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累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医生做完了手术,看情况应该不错,必竟他的身体素质很好,休息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但是子弹射穿了他的肩膀,麻药过劲之后一定会很疼的。

陈心宁整个人瘫软了下去,她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死亡居然离她如此之近。她看着护士们把他推出了手术室,而自己却完全没有力气跟着出去了。又过来两名护士把她扶起来:“小姐,你该休息一会儿了?”

“不用,我要陪着他。”她努力的让自己打起精神,这个时候她不能倒下。

谷浩阳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一直昏睡着。他该好好睡一觉了,他累了这么多年,惩罚了自己这么多年,是时候休息一下了。陈心宁坐在床边抓着他的手,尽管医生已经说过了他没有事了,只是需要休息和调养,可是她依然很担心。王阿姨打来了电话询问情况,她给她报了平安,电话那头的王阿姨对谷浩阳的关心丝毫不比他少,这一点陈心宁感觉的到。

谷浩阳受了伤的消息不知道是被哪个护士或者是医生透露了出去,没用半天的功夫,几乎全城的人都知道了。必竟谷浩阳在这个地方可以说的上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了。

何少飞与杨思晴一同出席了海富集团的晚宴。海富集团的少东家刘子俊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对杨思晴爱慕已久,但是杨思晴却心如止水,不为所动,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可以和她多亲近亲近,却不想她居然是和何少飞一同来的。何少飞是什么人?那可以说的上是男人中的极品了,哪个女人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呢?没有一点不良嗜好,脾气又好,又事业有成,还有一张连女人都要嫉妒的绝世美颜,这样一个男人和她一起出席,这个杨思晴的野心还真是不小呀。

刘子俊心里虽然不爽,但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和他们打着招呼,因为何氏他可惹不起。

何少飞的为人一贯如此,低调而不张扬,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他都是一样的对待。虽然此刻杨思晴挽着他的手臂,明明是逢场做戏,但是何少飞却能感受到杨思晴对自己那份炽热的关切。他很无奈,对于女人,他总是没有办法,就象现在除了心宁他无法爱上任何一个人一样,他就是这样执着。

想到陈心宁,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昨天晚上会不会被浩阳责怪呢?还有卓雅,她究竟和心宁都谈了些什么呢?他很好奇,但是又不能问的太多,他发现如今的自己对卓雅的事情好象是越来越关注了,他居然有兴趣想要了解她的一切,这还真是很奇怪。整个晚宴上何少飞都兴趣索然,杨思晴心中自然明白,何少飞这样的男人,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征服的了的。

突然人群之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大家交头接耳起来,好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何秒飞觉得有些纳闷,他看着杨思晴,她好象也有点莫名其妙,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母亲打来的,电话那头的妈妈声音颤抖的很厉害,她焦急的询问:“少飞,是浩阳受了枪伤吗?”

何少飞一下子愣住了,浩阳受伤了,而且还是枪伤,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做。他终于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开始交头接耳了,可能他们也是再议论这件事吧?

“妈,你别急,我马上了解一下,放心,浩阳他不会有事的!”何少飞安慰着妈妈。

他从杨思晴的胳膊中抽出了手臂,走到角落里给陈心宁打电话:“心宁,是浩阳受伤了吗?”

陈心宁听到何少飞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她一下子哭出了声:“少飞,你在哪儿?我害怕,浩阳他被枪打中了肩膀,动完手术还没醒,你说他会不会有事呀?”此时她听到何少飞的声音就象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好象少飞能救浩阳一样,他一直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

“别哭心宁,没事,浩阳他坚强的很,他曾经经历那么多的无情摧残却依然好好的,相信他,他一定不会有事,你在哪个医院,我马上来!”何少飞一边劝着陈心宁,心里一边的不是滋味,心宁,你的心里就只有他对吗?除了他,你不会关注任何人,包括自己,他凄凉的笑笑,挂上电话。转回头对身后的杨思晴说:“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杨思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何少飞的脸色都变了,可能这个事情一定不小,她想在他身边。

但是何少飞却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这是我家里的事,你去不太好。你好好玩儿,我们下次再聊。”何少飞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向外走,杨思晴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下次再聊!”也许何少飞只是一句客套话,但是她愿意把它当成真的。

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可热闹了,一大批的记者守在医院的门口,看看能不能拍到有价值的镜头可以上头条。

何少飞停好了车刚走到门口,就被眼尖的记者发现了,他一下子就被记者围了起来。

“何先生,听说谷浩阳受了枪伤住院了,情况怎么样?”

“知不知道凶手是谁呢?”

“平时他树敌太多,这一回能不能是仇人的报复?”

“你和谷浩阳是表兄弟,同时也是情敌对吗?如果谷浩阳有个什么不测,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和他女朋友重修旧好呢?”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苛刻,何少飞皱了一下眉头:“我不知道你们的这些消息从何而来,目前我还没有得到浩阳受伤的消息,我到这儿来是来看望一个朋友的。至于你们刚才的那些问题在我这说说也就算了,如果惹他不高兴,我怕你们的饭碗可能都会保不住吧?”

“你这是威胁吗?”

“你不怕我们把你说的话播给全国的人听到吗?”

何少飞笑了笑:“我这可不是威胁,是在提醒你们。你们想想利弊。播不播是你们的自由,但是写些无中生有的事对你们可是没有一点好处的。”何少飞说完没在理他们,直接走进了大门。这帮记者,还真不知好歹,他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他们好,以浩阳的脾气,不高兴的话让他们全部下岗那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有一个人比他更早的来到了医院,这个人就是小来。他听到了谷浩阳受伤的传言,心里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这些日子以来,谷浩阳没有安排他做任何的事情,甚至都没有打电话给他,他明白,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时间,做回他自己的时间。此刻他静静的站在病房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向里看着病床上的他。陈心宁一直坐在床边,从他来到这儿,她都没有挪动一下位置,他心里明白的很,谷浩阳和这个女人是真心相爱的。

而自己呢?这些天他也是一直守在小西的学校门口,希望能够看到她从学校里走出来,可是他一直都没见到她,或许她是有意躲着他吧?在她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残暴的坏人,可以随便糟蹋别人的生命的人,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喜欢她不是吗?就算她为自己付出了感情和肉体,她依然不愿意和这样的自己在一起。他已经慢慢开始绝望了,他知道小西是不会原谅和接纳自己了。

他的心本已经很痛,可是因为谷浩阳受了伤,使他的心仿佛又**进来一把刀一样,让这份疼痛更加重了。谷浩阳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曾经他以为他会这样一直守着他,保护他直到生命的尽头,现在看来他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了。如今只能看着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而自己却帮不了他,他苦笑着。

但是他有办法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他可以替他报仇。他暗暗的下着决心。

何少飞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小来离去的身影,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个人的背影看上去居然和浩阳有点像,那种孤独和冷酷,是谁呢?他顾不得多想,轻轻的敲敲门,虽然里面没人应声,他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他看到陈心宁静静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轻的握着浩阳越发苍白而修长的手,他的心里一痛,是的,浩阳受伤了,他的心很痛,可是让他更痛的是心宁的眼里不再有自己一点点的位置,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浩阳的身上,哪怕是自己走到了她的身后,她依然毫无感觉。

他轻叹了一口气:“浩阳没事了吧?”他知道他不会有事,经历过那么久非人的生活,他依然活下来,他相信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陈心宁听到他的声音才缓过神来,轻轻转回头看着他,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她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现在浩阳这个样子,她不知道她该找谁来帮她,而少飞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何少飞也没想到,仅仅是一天不见,她就会憔悴成这个样子,会发生这么危险的事情,但是会是谁呢?居然对浩阳下这样的黑手。

“别哭,心宁,浩阳有你陪着,他不会有事的。”天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究竟酸成了什么样子。

“可是他为什么还没有醒?”陈心宁紧张的转头看着谷浩阳。是的,手术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医生也说该醒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还没醒呢?

何少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他睡着了,他一定是累了,想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何少飞的眼睛看向了谷浩阳,他是在好好的休息,也许对他来说,好久都没有这样久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