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章 我想要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傍晚回到家,王阿姨在厨房忙碌,没有看到陈心宁的影子,难道她还一直在睡觉吗?有没有吃饭呢?他的心里如此想着,不由的上了楼。

陈心宁此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开着电脑,正在和电脑那边的心理学医生瑞恩进行视频交流。

瑞恩看到陈心宁伤好了,也真是为她高兴,不过陈心宁则更加关心谷浩阳的情况。她知道以谷浩阳的性格,他一定不会跟着她一起去见心理医生的,如果让他知道原来自己始终把他当成一个患者的话,说不定会一下子掐死她,虽然他救了她。

瑞恩沉思了一会儿,皱起了眉头:“陈,你要知道,他的问题是越来越严重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尽快带他去治疗,在这样下去,我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陈心宁何尝不知道呢?可是她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他跟自己走呢?必竟他才是王者,没有人能够左右他的思想。

她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可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

“想办法把他带到我这里来,或者你可以要求和他一起出来散散心的。”瑞恩帮她出着主意。

“我在想想办法?”陈心宁点点头。

谷浩阳站在门口,听到陈心宁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他知道这个家里不可能出现其他的人,可是她在和谁说话呢?他轻轻的推开门,看到陈心宁坐在桌子旁正对着电脑说话,看不出,她还认识什么网友吗?

“陈,他回来了!我们下次在聊吧!”瑞恩从镜头里看到了一个男人开门走了进来,他知道他和陈心宁的谈话该停止了。

陈心宁愣了一下,随后慌忙的关上电脑。

“跟谁说话呢?”谷浩阳有点好奇的看着她。不可否认的是,他听到和她交谈的是一个男人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些不痛快。

“是我在国外读书时的一个老师,你下班了?”她简单的回答了他一句,然后岔开了话题。

谷浩阳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躲闪着他的视线,她是不是做了什么让自己不高兴的事情呢?不过他没有往下追问,而是问了她一句:“今天感觉好些了吗?”他的声音虽然很平淡,但是在她听来,却满满的都是关切。

她站起身来,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我很好,你怎么样?今天工作累不累,是不是这么久没去公司,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你处理呀?如果忙不过来的话,有没有我能帮得上忙的?”

她一连串的问题,不由的把谷浩阳问笑了,他稍稍用力反握住她的手,她的手生的还真是小巧,也让他的心不由的一荡:“好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的养伤,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王阿姨的饭做好了,下去吃饭吧。”

陈心宁点点头:“好,吃饭去!”她想着和他一起离开房间,可是还没等她挪步子,谷浩阳已经先一步把她抱了起来。

陈心宁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一下子搂紧了他的脖子,视线也对上了彼此,在他的眼睛里,陈心宁看到了一丝暖暖的爱意,是他,哑巴当年就用这样的目光一直的盯着她,他还是和当年一样,虽然不会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他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

“你爱我对吗?”陈心宁情不自禁的说,是的,他爱她,不管自己是姐姐,还是陈心宁,他都爱她,他爱上了同一个她。

谷浩阳不由的愣了一下,注视着她苍白的面容,是吗?他爱上了她,他明明一直在逃避这个话题,可是她还是说了出来。他的行为任谁都看的出来,他爱她!可是他不想要这样,只要不承认自己爱她,是不是就不算是背叛呢?

“爱上你,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冷下了声音,可虽如此,他却依然没有放手,还是把她抱到了餐厅。对于陈心宁而言,不管他是否承认,她都要努力让他爱上现在的她,而不是让他一直惦念着那个十年前的自己。

“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陈心宁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她都是自己上下楼的。

“是吗?”谷浩阳把她放到餐桌旁的椅子上,转身坐到她的对面,她明亮的眼中闪着温柔的光芒,他的心也跟着温暖了起来。

王阿姨收拾好了晚饭,看着他们两个四目相对的样子,忍不住的笑着。这个家因为有了陈心宁的存在,而变得不那么冷清了。

陈心宁吃了几口饭才想起一件事:“我好久没有去幸福之家了,明天我可以去看看吗?”她很想念幸福之家里的那些孩子,由其是英子。

谷浩阳并没有要反对的意思,他点着头:“好,明天我送你过去!”

“谢谢你!”陈心宁客气着,没想到她的一句谢谢却惹来谷浩阳的一句冷眼,或许在他心里,他们之间根本就不需要谢谢两个字吧。

陈心宁见他不高兴了,忙扁扁嘴角,低下头吃饭。餐桌上他们之间再无交流。

洗过澡之后,陈心宁坐在床上看书,而谷浩阳则坐在她的旁边看着眼前的电脑,他正在浏览的是新闻,这是前几天的新闻,是关于郊外仓库着火的视频。视频中熊熊大火伴着滚滚浓烟,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火势的凶猛。谷浩阳看着现场的画面,却在角落里看到了一条黑色的人影,他知道那个人就是小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小来如此的绝决呢?

“这是什么地方,这么大的火,不知道伤没伤到人?”陈心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虽然他把电脑的声音关了,可是还是被这样惨烈的画面吸引了。

谷浩阳扭过头看着她,她美丽而善良,是否有一天自己也会为了她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呢?

陈心宁见他一味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往自己的身上看了看,是哪里有什么不妥吗?也没有呀,她穿着保守的睡衣,也没有暴露的地方,他在看什么呢?“怎么了吗?”她不解的问着。

谷浩阳放下手里的电脑,眉头处显出了一丝的伤感:“有这样一个男人,他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可以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现在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子,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居然一把火烧了他的栖身之地,可能因为自己的过去太不光彩,所以想要和过去的一切说再见吧?”他淡淡的说着。

“是吗?”陈心宁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这个男人是谁,但是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关于别人的事情,那么这个人一定和他有着某种关系。

谷浩阳只是在她的嘴里听到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居然有些不甘心了,她不是应该追根究底问个清楚吗?怎么是这副样子呢?“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陈心宁轻轻的笑了一下:“爱情本来就是疯狂的,由其是他这样的人,以前的感情生活可能都是一片空白的,真的找到了自己爱的人,一无反顾是正常的。我很为他高兴,因为他必竟知道了他自己想要什么?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相反的,这世上有很多的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人生的路上一直找不到方向,迷茫和困惑让他们远离了自己的心,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陈心宁意味深长的说着,她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但又何尝不是在说谷浩阳呢?他就是这样的迷茫和不知所措,甚至是在封锁自己的心,而她又一次来到他的身边,就是为了帮他走出阴霾,解救他的灵魂的。

而谷浩阳却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她,这样的陈心宁他还是第一次见,她说的极其认真,眼里充满了坚定,似乎在做着某种重大的决定一般。此时的她居然是那么的吸引他,他的眼睛停留在她的身上居然一刻也不愿意离开。

陈心宁感觉到了他一点点变得火热的目光,扭过头看着他:“有什么不对吗?”

“那么你呢?”谷浩阳凑近了她的脸,轻声的问着她,他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她的脸不由的一热,对于哑巴,她几乎没有一点抗拒的能力。“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谷浩阳继续问着。

陈心宁红着脸低下头:“我当然知道!”她真的好怕,如果再一次对上他的视线,说不定她会把他推倒的。他和当年还是有所不同的,当年他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孩子,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禁欲式诱惑的男人,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能告诉我吗?你究竟想要什么呢?”他真的很好奇,这个不把金钱放在眼里的女人,她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陈心宁红着脸,可也鼓足了勇气抬头看向他:“我想要的东西你会给我吗?”

谷浩阳不知道她的答案是什么,但是怎么也左不过是什么珠宝首饰之类的,这些他并不担心,如果只是钱,那么她要多少他会给她多少,可是她如果要的是自由呢?她要离开他,他也会答应吗?这个他当然不会。他沉思了片刻:“只要是我能够给的起的,我当然会给你。”尽管他嘴上如此说着,可是他的心里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我想要你!”陈心宁用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着,必竟作为一个女人,有些话说出来还是很难为情的。

可是谷浩阳好象并没有听清她说什么,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想要你!”陈心宁大声的说着,是的,这是她的心声,她爱他,爱着哑巴,不管经历多少年,不管当年的哑巴现在是多么有钱的人,也不管他做过多少残忍的事情,更不管自己家人的失踪是不是和他有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法改变她爱他的那颗心,既然爱,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谷浩阳听到她的话,愣了半天,她真的爱上了他。起初听到她的话,他心里真的有点激动,虽然他嘴上说不允许她爱上他,可是他知道,其实他一点也不排斥她的爱。可是过了片刻,他的眼神就黯淡了下来,他怎么可以接受别人的爱呢?他爱上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的不是吗?他摇着头,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是的,他可以把这个女人留在家里,也可以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可是他不会承认他爱她的。

陈心宁看到他眼里的无助,心痛了起来,她抱住了他的腰轻声的说着:“爱我就这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