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是你的女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要求出院,医生也阻止不了。虽说他的伤并没有伤到要害,可是必竟是枪伤,住这么两天就要出院还是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而对于谷浩阳来说,这点伤又算什么呢?

陈心宁开着车,他反而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斜瞄着她,而她却目视着前方,丝毫不敢分心。谷浩阳嘴角不由的向上微微扬起,她一定是有点紧张了。就如那天她开车拉着自己到医院来也是如此,不过就算她在紧张,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许将来的她也能成为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人吧。

他的心里对她越来越不舍了,也越来越依赖了,可是他什么承诺都不能给她,却还是愿意把他留在身边,重要的是就算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结果,她也从未说过离开,是因为她真的爱上了他吗?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于小姐打来的。

“您让我查的事我查到了。”于小姐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平静。

“怎么样?”他看了一眼陈心宁,有点迫不及待的问。

“资料上显示她做过骨髓移植手术,而且是在英国做的。”

“其他的呢?”

“没有其他的了,影像资料一律都没有。我了解到那家整形医院,是全世界最高水平的整形医院,我把照片发给了他们,而他们说只看到过她现在的模样,没有人见过她以前的样子,听说她去医院的时候整个脸都被毁了容,没办法判断她以前的样子。”于小姐把了解到的都告诉了他。

谷浩阳挂上了电话,心情有些无法言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有点怀疑她的身份,或许是从第一次看到她有着和姐姐相似的眼睛,还是那一次她情不自禁的叫自己哑巴。他的心里有着某种期待,期待什么呢?希望陈心宁和姐姐是一个人吗?他摇了摇头,他好怕她们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在之前对她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该如何的面对呢?他看着陈心宁,除了姐姐,还真的有人愿意这样无怨无悔的对自己好吗?现在的他究竟希不希望找到姐姐呢?他明明知道姐姐还活着,可是却没有用尽全力去找她,在他看来,之所以找不到都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努力。

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等到了家,车子开进了大门,他才反应了过来。

王阿姨早就做好了饭菜等着他们了。她知道这几天他们一定都没有好好的吃饭。

陈心宁陪着谷浩阳回了他的房间。

“我要换件衣服。”谷浩阳看着陈心宁。

“哦!”她点点头:“我帮你换吧?”她说完,脸不由的一下子红了。

谷浩阳有点意外她说的话,他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而是自己动手解着衬衫的扣子。左手不太方便,他只能用一只手来解。扣子用一只手很容易解,可是脱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心宁走到他面前,低着头帮他把衬衫脱掉,又找了一件家居服帮他换上。

谷浩阳站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帮自己穿衣服的样子,她羞红了脸,呼吸都明显的变得急促了。是的,他的身材尽乎完美,精壮的身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麦色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泽而富有弹性。这就是哑巴,是那个当年瘦得皮包骨头,看不出模样的哑巴。如今他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对吗?可是他肩上白色的纱布还是刺痛了她的双眼。她不由的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伤口。是的,当年是她在他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给他留下了永远也抹不掉的伤疤。可如今这一枪把她的印迹彻底打没了。她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没了也好,人不是应该往前看吗?如果当年的自己真的死了,他还要折磨自己一辈子吗?这绝对不是她希望的。

“这一枪把我想要留住的东西打没了。”他幽幽的说着,心里有万般的不舍。肩上的疼痛远远不及他心里的痛,那是姐姐留给他的,当年他把传家宝留给了她,而她只给自己留下了这个唯一的印迹,这么多年,他脑子里总是不停的闪现着当年姐姐趴在自己肩膀狠狠咬他的情形,而现在,他再也看不到姐姐的齿痕,取而代之的是子弹的痕迹。他看着陈心宁,她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吗?如果她听的懂,自己该怎么办?

陈心宁明白他的话,可是在他的眼里她看到的是矛盾和不知所措,他一直这么纠结着。“有些东西该放下还是放下吧,人总是要往前看,日子也总是要往前过,既然留不住,那就是不该留下的东西。”她垂下头,避开他的眼睛,她好怕他在这个时候看穿了她。“吃饭吧,王阿姨早就准备好了。”她拉着他的手,把他领出了房间。

他任由她牵着他的手,象个小孩子一样跟在她的身后下了楼。

与平时不同的是,今天吃饭的时候陈心宁并没有坐在他的对面,而是坐在了他的旁边,王阿姨的菜做荤素搭配的很好,她知道少爷这几天一定没有好好的吃东西,所以格外的用了心思。陈心宁把菜夹到他的碗里看着他吃饭,他是一个连吃饭都极为优雅的男人,有些东西不是学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王阿姨自然是能感受到陈心宁那充满了爱的目光,相信少爷也是能够感受得到。可是他低着头,他一直在逃避吗?他不排斥她的存在,也不排斥她的爱,他所逃避的只是自己不能够爱她吧。王阿姨默默的叹了口气。

晚饭之后谷浩阳洗澡的时候犯了难,他的伤口不能沾水,一只手又很不方便,他站在浴室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背后伸过来一只手,脱掉了他的上衣,他知道这世上除了她没有人能这样对他,他还没有回过神来,陈心宁已经把他的裤子脱到了脚踝处,并且轻声的说:“抬一下脚。”

他依言抬起了脚,让她把裤子拿走。陈心宁起身浸湿了毛巾,走到他面前,避开他的伤口,轻轻的擦拭着他的身子。她的脸红到了极点,心里更是有一头小鹿在乱撞,虽说她并没有脱光他的全身,可是她的行为足以让人大跌眼镜吧。她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女人,却做了这么多不该做的事。

陈心宁不敢抬头看他,只是仔细的帮他擦着身子。看着陈心宁紧张的样子,他笑了,其实他又何尝不紧张呢?就算他和姐姐曾经那么样的深爱过,却也从未做过这样的事,这么多年,他从不允许别的女人碰他,现在只这么的纵容着她,不管她对自己做什么,他都不反对,甚至是无力反对。他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欲望,可是身体却好象不是自己的,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了,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每动一下,都会让他的每一根细小神经跟着颤抖。陈心宁不是十几岁的孩子,她看的懂他身体的变化,这让她的脸更是灼热了起来。他对自己也是有着某种渴望的对吗?他从不承认爱她,他嘴上不说,身体却很诚实吧。

好容易给他擦完了身子,拿了一件睡袍给他换上,她扶他到床上躺下:“那个……。”她抿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你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谷浩阳看着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去洗个澡,陪我睡!”他说的很平静,可他的心里早就一阵阵的颤栗着。他知道如果她今晚不睡这,他也会去找她的。

陈心宁愣了一下,才去了浴室,只要是哑巴的要求她都不会反对。

等她洗完了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谷浩阳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是呀,他太累了,这么多年,他象个机器一样的运转,从未停下来休息,她站在床边注视了他的脸好久,他睡的是那么的沉,那么的安详,嘴角处似乎有丝微微的笑意。

她轻轻的上了床,躺在了他的身边,他的屋子很暗,窗帘都是黑色的,她改造了那么多的房间,唯独他的房间他不让动,是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吗?这几天因为要照顾他,她也没有好好的睡觉了,只是她没想到他说的让她陪他睡只是这样睡而已,她还以为他们之间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呢?不过她也自嘲了一番,现在的自己还哪里像个女人。她伸手关了灯,很快的也睡着了。

在她睡下不久,谷浩阳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他侧过头去,看着她,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他的屋子里一片黑暗,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线,他就像是在一个无底深洞里,明明有些害怕,有些胆战,但是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他就安心了下来。

陈心宁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用手指在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唇,是浩阳,他醒了吗?她睁开了眼睛,果然是他坐在她的身边轻触着她的唇角,见到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好像有点意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拉开了窗帘,清晨的一缕阳光从窗户玻璃处投射进屋子里,暖暖的。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谷浩阳幽幽的说着,他就这样守在她身边看了她好久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把她当成了什么人,女朋友,情人,或者只是一个暖床的女人。

陈心宁钻进了他的怀里:“我是你的女人!是最爱你的那个人!”

谷浩阳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长叹了一口气,最爱自己的人?他摇摇头,姐姐,你到现在也还是一如即往的爱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