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开我 哑巴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个女人喝着茶聊着天,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撒满了房间,暖洋洋的。服务生进来给换了几次茶水了,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他似乎也能感受到这两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服务生站在门口,透过一点缝隙往里看着,这样美丽而精致的女人,让他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看着举止优雅的她们,他竟然看痴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茶楼的老板来到了小服务生的身后,他好奇的朝房间里面看了看,是呀,这两个女人在一起,还真是养眼的很。茶楼的老板是一位四十岁左右年纪的人,他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此时眼前的这两个女人他隐约猜到了她们的身份。

“漂亮吗?”他在服务生身后轻声的说。

“漂亮!”服务生感慨的说着,居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他的眼睛着实被眼前这两个气质优雅的女人迷住了。

“别看了,这两个女人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他慢悠悠的说着。

服务生好象突然回过神来忙回过头来一瞧,居然是自己的老板站在自己身后,吓了一跳,他刚才目不转睛的看着美女时的样子都被他发现了不是,这下可麻烦了。他苦下了脸:“老板!”

对方笑了笑:“刚才看美女的时候都不紧张,现在有什么好紧张的。站好了,好好工作。”

“是!”他忙把腰挺起来。是呀,她们在怎么美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不是什么错。”他一边说着,一边朝里面看了一眼,轻轻的把门关紧转身下了楼。

这两个女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呢?在他看来,她们两个应该是天敌才对。他也算得上是上流社会的人,对于何少飞和谷浩阳这两个人的事情他也是略微知晓,当然不管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都没有人能惹得起。

何少飞下了班之后匆匆赶到茶楼,见到两个女人聊得挺不错,心里踏实了不少。这一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工作特别的忙。可是他的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她们两个,就算他知道她们两个都是好人,可谁又能保证好人就做不出恶人能做的事呢?就比如当初就是卓雅用刀刺伤了心宁。如果心宁再一次受到伤害的话,那么卓雅必死无疑,他也帮不了她,甚至浩阳会连他一起都不放过。

“不好意思,今天的工作真是太忙了。看样子你们谈得不错。”何少飞笑眯眯的走进来。

“看你说的,我和卓雅本来就是朋友。”陈心宁笑着看看他。

“对对,是我说错了。”何少飞走到桌旁:“你们还没吃饭吧?换个地方吃个饭吧,真看不出,你们居然会聊一整天。”他的眼睛看向了卓雅,卓雅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何少飞,一如既往的如同暖男一般。可是她会离开他的,就象她希望能够离开浩阳,是彻彻底底的离开。离开,她微笑的目光里居然有些不舍。

“吃饭吧,我还真是有点饿了。”陈心宁站了起来看着卓雅:“卓雅,你不饿吗?反正少飞今天请客,我想吃点好的。”

“好啊!”卓雅点点头也站了起来。

“心宁,你回去晚了没事吗?浩阳那个脾气不要紧吧?”何少飞有点担心,就算浩阳是真的喜欢心宁,可是他那怪异的性格谁也摸不准,万一回去晚了惹他发火可就不好了。

陈心宁摇了摇头:“没事,他今天有事,可能要很晚才回来,再说我和卓雅还没聊够呢?”

“真的不要紧吗?”卓雅也有些担心,她太了解浩阳。

“没事!”陈心宁看着他们笑了,他们都很关心自己。也许都是被浩阳吓到了。

“好了,那我们吃饭去吧!”何少飞一边说着一边把她们带出了酒店。

“这不是何氏的老总吗?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带着两个女人出来,这可是不太像他的为人呀?”他们离去之后,身后的人开始了议论。

谷浩阳站在自家二楼的阳台上,脸上阴沉着。明明他约好了客户要谈到很晚,没想到对方因为身体原因把时间推后了,这样也好,他可以早早的回家了。现在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急着回家,急着一进门就看到她的身影。

可是等他回来之后,却听说她不在家,而是不知道和什么人出去了。还一走一天,都这个时间了还没回来。他有些不高兴了,打她的手机,居然关机。他心情极为不好,晚饭也没有吃就回了房间。

陈心宁,你和谁出去了呢?他也知道心宁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朋友,她认识几个人都是有限的。而且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很熟悉的人,她也不会单独出去的。也许……。他心里有了几分猜测。可是这个时间她还不回来是不是情况就有些不对了呢?

他站在阳台上,明明以他的能力他会很容易找到她,可是他居然怕了,他怕看到自己不该看到的,听到自己不想听的。他冷笑着,自己是个懦夫,他一直都在逃避现实。

王阿姨上来两趟了,可是看到少爷只是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的,她也没敢去打扰他。但是她感受得到来自少爷身上那股怒气,她从心里祈祷着陈心宁快点回来。

已经八点多了,天早已经黑了下来。他就一直这么站着,眼睛望着门口,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才象个女人,因为有很多的女人是那么的依赖男人,而他此刻却是那么的依赖她,依赖那个他心里一直排斥的女人。

外面有车灯闪过,这条路除了他,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他的心猛得一跳,是她回来了吗?

车子在门口停下,陈心宁下了车,何少飞从车上下来:“心宁,你确定没事?”

“放心吧,不会有事。你照顾好卓雅吧,她今天喝了很多的酒。”陈心宁弯下腰看着在后座上已经睡着的卓雅,是呀,这段时间她太累了。她一直都绷着神经做人,是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子了。

何少飞扭头看了卓雅一眼:“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快点回去吧!”他催促着,虽然他也相信就算浩阳知道了心宁今天是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对心宁怎么样,可是卓雅呢?如果浩阳知道了她今天见的人是卓雅,他可不敢保证他不会牵怒卓雅。

看着陈心宁走进了大宅,何少飞才长叹了一口气心中默默的说着:心宁,希望你能够找到你想要的幸福。明明他就是一个能够给她幸福的人,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出现的太晚了呢?如果他比浩阳更早的认识她,那么现在的心宁说不定就是他的女人了。只不过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他打开了后座的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卓雅的身上,才坐回驾驶室开车离去。是的,他不敢停留的太久,如果被浩阳看到了他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多了呢?

陈心宁进了门,径直朝大宅里走,却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四下打量着,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是的,在这个大宅里,不会有其他的人。直到她抬起了头,看到站在二楼阳台处那条修长而孤独的身影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是他一直在看着自己。院子里的光线很好,她能够看清他的脸,他的脸色阴沉的很是难看,看她的眼神也好像充满了愤怒和不解。不是说今天会晚回来吗?她有些疑惑。

谷浩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一时看不到她,他的心里都会非常的难受,就好象有人抽走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血液一般。可是她究竟是去见谁了呢?居然会这么晚回来。

陈心宁抬着头和他对视了好久,直到他退回了屋里,她才加快了脚步进了门,跑到他的房间门口。他的门没有关,她一下子推开门,本想扑到他怀里安慰他一下,因为今天她才知道当年绑架他的人是卓雅的父亲,才知道这么久以来他总是一个人在默默的承受这样的痛苦和煎熬。她的心很疼,她想要给他温暖给他爱。可是她刚一进门,一只大手却一下子掐住了她的脖子。这只手冰冷而有力,还有些颤抖。

陈心宁一下子被限制了呼吸,可是她依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他。他的眼睛居然都红了,嘴角似乎也被牙齿咬出了鲜血,他的目光里满满的痛苦和仇恨。陈心宁抓住他的手,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可是他的手是何其的有力,岂是她这样柔弱的女人所能挣脱得了的。

可是她还是拼命的从嘴角挤出了几个字:“你放开我!”

谷浩阳掐着她的脖子,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这就是自己把她留在身边的目的吗?就为了有一天亲手掐死她。

“放开我!哑巴!”陈心宁的声音已经被他挤在了手指之间,小的几乎是听不到了。

而谷浩阳却好象是听到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她是在叫自己吗?她在用姐姐的口气在和自己说话。他的手不由的松了下来。他注视着她,这个女人究竟是哪里让自己这么着迷呢?还是就因为她和姐姐有几分的相似呢?

“你叫我什么?”谷浩阳垂下了手。

陈心宁一下子倚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半天才缓过气来:“你要杀了我对吗?”

“你究竟是谁?”谷浩阳颤抖着声音说着。

“我是陈心宁,陈心宁,浩阳,如果没有那个女人,你这一生都要如此过吗?”

“叫我哑巴!”

“如果你想听,我可以每天都这么叫你。”陈心宁说着,如果不是刚才自己说出了哑巴两个字,现在的自己会不会就是一具尸体呢?这样的浩阳是有多么的可怕,除了姐姐,他不会心疼任何一个人,包括他自己对吗?他的残酷她早就知晓,可是她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也会对自己动手。就算她一直隐瞒着身份,可是她明明能够感受得到他是爱她的,他爱的是现在的自己。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还是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