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水落石出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干杯!”两只杯子轻轻碰到一起,夏龙巩虽不喜欢喝酒,但一想到与黎少钦冰释前嫌,还是忍不住跟服务员叫了一瓶啤酒上来,两人分着喝。

黎少钦喝了一口,问道:“你说你也不知道自己代表哪一方?什么意思?”

夏龙巩喝了一小口,脸便显得有些红了,他说道:“当年的叛乱产生了两个矛盾,除了外界商人与学校的矛盾之外,还有一个,便是‘黄金一代’与商会其他人的矛盾。”

黎少钦轻轻地点了下头,静听他说下去。

夏龙巩见他不说话,又小声道:“当时商会的那些人聚在一起,一致要求‘黄金一代’离开商会,并交出手下所有的产业,三个女子虽然受尽百般刁难和委屈,但她们还是保持着理性,为了商会的发展,她们同意了退出,不过她们也开出了两个条件。”说到这里,夏龙巩紧紧地盯着黎少钦。

接下来,黎少钦便看到他咬着牙齿说出了下面的话:“第一个条件是,三年之内,商会不得取缔三个女子最初加入商会的三个地方;第二个条件,由她们选出一个人来继任会长,为期三年。”

第一个条件黎少钦略有耳闻,三个女子发迹的地方分别是陈小白经营过的报亭和自己手上的影院,还有一家书店,第二个条件则让他绷紧了神经,三个女子选定的继承者,莫非是……想到这里,黎少钦顿时瞪大眼睛看着夏龙巩。

“看来你猜到了,我就是‘黄金一代’选出来的继承者。”夏龙巩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流露出一种凄凉的味道,似乎心情极度复杂。

黎少钦知道这时候不能让他沉浸在回忆之中,否则接下来就什么也问不到了,于是便岔开了话题:“这么说来,你背后便是‘黄金一代’了,是吗?”

夏龙巩举起酒杯,双眼怔怔地看着里面的酒,喃喃道:“‘黄金一代’?不,现在哪里还有“黄金一代”,早就没了……”

黎少钦没想到他与“黄金一代”的渊源这么深,现在他似乎已经沉浸在一种极度悲伤之中,于是也不再问他,开始自己思索起来。

夏龙巩是“黄金一代”选出来的继承人,那么他到底继承着什么意志,又肩负着怎样的使命呢?

“黄金一代”早已成为商界的历史,难道说夏龙巩背后根本没有人,他完全靠自己坚持到了现在?

想到这里,他不禁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震撼,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个男人他是怎么走到了现在的,他如何忍受这么长时间的孤独?到底什么在支撑着他?

“那,学校有没有给你什么支持?”黎少钦依旧不敢相信他一个人走到现在的事实。

“没有!”夏龙巩答道,“学校自成立商会以来,就已经明确规定不会插手这里的事情,除非遇到紧急情况,就像前面说的叛乱,否则他们是不会干涉的。”

黎少钦心中释然,看来学校是要把这里当做真正培养商业人才的地方,如果过多干涉的话,那么培养出来的人,出到社会上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这一点倒是很值得赞赏,就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你为什么坚持到现在?”黎少钦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说话也受到自己的心神影响了。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喝了酒的夏龙巩似乎没有什么忌讳,有问必答,“三位学姐待我恩重如山,当年她们含泪离开的时候,曾经拜托过我,一定要恢复商会原来的样子,那个时候我便知道,这就是我以后的使命。”

黎少钦点了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可是我没有为她们达成这个愿望,我辜负了三位学姐,也辜负了自己的使命。”夏龙巩说着,拿起酒杯把剩下的大半杯啤酒一饮而尽,顿时变得醉眼朦胧起来。

黎少钦一脸惊讶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出这么泄气的话来,故意说道:“这么快就泄气,不像你的风格嘛。”

夏龙巩拉起朦胧的双眼望着他,说道:“你忘了我继任期了吗?”

黎少钦一怔,夏龙巩的继任期是三年,那么到现在,似乎也即将结束了,想明白了这一点,脑中又有疑团解开了,原来李金雷和风建平他们敢于自作主张来袭击联合会,原因肯定就是夏龙巩的任期即将结束!

“这……”黎少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心中顿时也变得一团糟起来,自己曾经一直把夏龙巩当做对手,可看到这个“对手”黯然收场的结局,他心中还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悲伤。

夏龙巩忽然笑道:“其实我也没有多大遗憾的,知道为什么吗?”

黎少钦心神已乱,也没在意他说了什么,只机械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听到他这么问,夏龙巩笑得更开心了,露出了嘴里洁白的牙齿,看着黎少钦说道:“因为我发现了你!”

“我?”黎少钦从刚才的心情中恢复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夏龙巩说道:“我这一次去上海待了一个多月,名为出差,但谁都能猜到那只是个幌子,但我真正要干什么呢?却又没有几个人知道。”

黎少钦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之前就有过怀疑。

夏龙巩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这一次,是去见三位学姐的。”

“什么!”黎少钦心中也设想过很多可能,但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夏龙巩这一次去上海,竟然是去和传说中的“黄金一代”见面去了,这里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自己一下子根本接收不过来,夏龙巩毫不讳忌地把这些秘密跟自己说出来,又是为什么呢?

“我这一次去,就是和学姐们商量关于你的事情。”夏龙巩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我?”黎少钦的心脏狠狠地抽蓄了一下,他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夏龙巩竟然一下子告诉了自己这么多重磅消息,自己前面一个还没消化完,他又抛出了下一个,换个心脏不好的来,恐怕他蓄意谋杀罪早就成立了。

夏龙巩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觉得看黎少钦这种反应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说道:“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你了,你做商业的营销手段,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虽然你目前参与的只是一些小本经营,也一直只是扮演一个幕后推手的角色,但这些丝毫不影响我对你的判断。”

黎少钦总觉得他这番话有些言过于实,他说这么多好话给自己听,应该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他也不想让夏龙巩看出来自己其实是个菜鸟,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对蓝海战略有一些研究,所以在与你们的较量之中,施展了一些从其中学来的手段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想夏龙巩果然信以为真了,赞赏道:“果真是蓝海战略的高手!”

黎少钦心中一阵恶汗,什么蓝海战略他也是才听说不久的而已,不过他不想与他多说自己的事,经历的事情多了,他也知道,不能随便让别人看出自己的虚实,不能让别人太过了解自己,否则日后交锋起来,就会让自己处于被动地位。

他开口问道:“你说你去上海和‘黄金一代’商量的是我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龙巩淡淡说道:“还不明白吗?我的任期结束了,可我的使命还没结束。”

黎少钦一听,顿时大感头痛,夏龙巩这么**裸地说出来,难道是要自己去继承他的使命吗?这是什么狗屁逻辑?他心中不由得暗骂起来。

夏龙巩见他不说话,又继续说道:“我虽没完成自己的使命,但也觉得没有多大遗憾了,因为我已经尽力了。”

“尽力你妹!”黎少钦心中暗骂,他能想象夏龙巩在“黄金一代”面前忏悔的情景,“黄金一代”三姐妹肯定被他忽悠过去了,并对他说“没事,小巩你已经尽力了,不用太过自责”之类的话。

现在自己刚刚帮助联合会走上正轨,他居然来叫自己去趟商会这趟浑水,他忽然觉得,这夏龙巩简直是专门来为难他的。

“我跟三位学姐详细说了你在商界的事迹,包括帮助林峰打印店死里逃生,让南校区报亭起死回生,甚至成立篮球联盟所使用的瞒天过海的手段,我都跟她们说了,学姐们都很看好你哦!”夏龙巩继续诱惑道,这的确是一种诱惑,在商界里面,谁不知道“黄金一代”的光辉事迹?谁不想跟传说中的“黄金一代”有点交集?

“这事情,容我回去再想想吧。”黎少钦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光倒流”表,又说道:“晚上我还有个约会,就先走了,谢谢你的宴请。”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走出门口之后,黎少钦终于长长舒了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飞也似的逃离了这间地下餐厅。

夏龙巩看着黎少钦离去的方向,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小子……”然后举起手招呼道:“服务员,埋单!”

夏龙巩结账之后,也迅速离开了地下餐厅,只留下服务员怔怔地看着那桌自始至终都没动过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