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九章 卓安出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看着陈心宁,她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他有多么的想要伸出手,抚摸着她苍白的脸,感受一下她身体的温度,然而这一切现在看来只能这样想想而已了。因为心宁她早已心有所属,浩阳是她寻找了十年的人,这一生她爱的人就只有这一个。而他自己,只不过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自责,为什么,他没有阻止卓雅把刀从她的身体里拔出来,那一刻,他担心陈心宁的安危,却不敢惹怒她,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她讲条件,可是在那种场合,讲道理完全是没有用的。他的爱是不是太谨慎和冷静了。也难怪到现在为止,除了心宁,他还没有找到其他能让他心动的人。

谷浩阳把何少飞带来的饭都吃光了,才擦擦嘴看着自己这位英俊潇洒的表哥。有时候他其实也是很嫉妒他的,不仅因为他也爱着心宁,而是因为他是一个这么阳光的人,不管遇到了多么难的事情,他都可以微笑的面对,他同样也不把财富放在心里,但相较于自己,表哥则更洒脱一点,因为他的心里没有仇恨,没有苦恼。

何少飞走到谷浩阳面前,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你想好怎么办了吗?”他的心里同样是沉重的,在他看到卓雅把刀子从心宁的身体里拔出来那一刻,他也想要掐死她,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不可以这么做,因为卓雅的肚子里必竟还有一个小生命,这个生命是无辜的。现在他也在猜测浩阳他究竟会怎么做呢?他不会一直这样下去,他不会让那些伤害了心宁的人有好下场的。卓雅,真是一个尴尬的存在。有沈清仪在,恐怕浩阳也伤不了她,但是她现在待在谷家真的还有什么意义吗?

谷浩阳听到表哥这样说,不由的轻轻的哼了一声,嘴角的凶残一点点的扩大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表哥,是的,他已经不用亲自去找卓安的麻烦了,现在他已经把他逼上了绝境,也许用不了几天,他就会来向自己摇尾乞怜,并求他放过他的。

何少飞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只是希望他能够对卓雅手下留情。当然想让他手下留点情,唯一的就是心宁能够快点醒来。可是心宁,你究竟什么时候会醒呢?如果你不醒过来的话,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会如何的往下发展。他问过医生了,心宁的伤虽然很重,但是目前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至于为什么还没醒,可能是因为她太虚弱了吧,医生也说不出原因了,所以他们只能等。

何少飞知道,无论他怎么做,都不可能改变现状,只要心宁平安,他就放心了。他转回身默默的离开了,爱,对他来说还真是遥不可及的。

日子就这样慢吞吞的过着,几天之后的傍晚,卓安出现在了谷家的门口。此时的他看上去居然是那么的狼狈,头发居然都白了,虽然穿的还是名牌衣服,但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之前还真是判若两人。

卓雅看到父亲来了,感到有点意外,但是看到他的样子,她的心里还真是酸痛的很,若不是身体不便,她早就想回家去看看父亲,和他一起共度难关。

沈清仪把卓安让到屋子里,看到自己的亲家现在这副模样,她还是觉得很奇怪,她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亲家,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呀?怎么会弄成这样?”沈清仪看的出来,卓安的状态有些不对。

卓安打量着谷浩阳的家,冲着沈清仪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笑声有点诡异,卓雅走到父亲身边,心疼的看着的他,泪水在眼中直打转,她挽着父亲的胳膊:“妈妈怎么样了?”对于他们家的变故,卓雅心里很清楚,而且她更加怀疑这件事情是浩阳做的,因为除了他,不会有人这么恨她。她伤害了他在意的人,这是对她的惩罚,但是他真不应该把这一切都归结在卓氏身上。

卓安看着卓雅,女儿的脸色不是很好,肚子也很大了,她不由的轻声的问:“快生了吧?”

卓雅点点头:“还有一个多月就生了。”

卓安好似很满意的笑笑:“是呀,一个孩子很快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了,他是来干什么的呢?是来讨债的,还是来这个世上看笑话的呢?”

卓安的话让沈清仪有些不爱听了,她看着卓安,脸色冷了下来:“亲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可是我谷家的孙子,也是你的外孙子,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呢?”

卓安扭头看着沈清仪呵呵一笑:“你儿子已经把卓氏逼上了绝境,我现在是负债累累,以前的朋友没有一个肯帮忙的,他们都想要看着我死,我这么说他的孩子有什么不可以呢?”卓安的笑容里好似隐藏着某种阴谋一般,沈清仪有点不解了,但同时她又有些不甘心:“我已经让浩阳帮你了,是你自己没有经营好生意,又怎么会怪我们呢?”

“是吗?是你让他来帮我?”卓安冷笑了一声:“这么说我倒是要感谢感谢你了?”卓安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并用那双诡异的眼神看着她。卓雅也觉得父亲的样子有些奇怪,就算是浩阳动了手脚,是他要把卓氏至于死地,父亲可以愤怒,可以发火,但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状态。

“你胡说,浩阳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沈清仪明显是为信,浩阳就算是不喜欢卓雅,但是必竟也和卓雅结了婚,而且卓雅也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怎么会因为陈心宁受了伤就牵怒整个卓氏呢?

卓安看着沈清仪,她还真是一个美丽而优雅的女人,可惜,是个疯子,他哈哈一笑:“你想不想知道我和你儿子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沈清仪一愣,他和浩阳不就是翁婿关系吗?难道还有其他什么她不知道的关系吗?

卓雅也对父亲的话感到奇怪,她走近父亲:“爸爸,你是糊涂了吗?”

卓安看着卓雅,是的,有很多事情可能连你也不知道吧?既然我们从此以后会一无所有,那么我又何苦让他们好过呢?

“我没有糊涂,卓雅,你知道当年谷浩阳被人绑架的事吗?”他看着满脸疑惑的卓雅,这件事情她不可能知道,因为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卓雅一愣:“绑架?”她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件事,谷家的人也没有人提起过,她和浩阳交往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浩阳他被绑架过吗?什么时候呢?是小时候吗?

沈清仪听到绑架几个字,浑身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她忙用手按着自己狂跳起来的心脏看着卓安:“你知道这件事?”

卓安用看热闹的眼神看着沈清仪,看着这个女人由刚才的端庄优雅,到现在的紧张和害怕,果然谷浩阳就是她的软肋。

卓安走近沈清仪轻轻的一笑:“你想不想知道当年究竟是谁绑架了他呢?”他凑近了沈清仪的脸不怀好意的说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沈清仪真的很漂亮,年轻的时候也是漂亮的如同仙女一般。

沈清仪惊恐的看着他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觉得他的脸是那么的狰狞,可是自己的心却迫使她想要知道当年究竟是谁绑架了自己的儿子,并且还把他打的没有了人样,最可气的是居然把他的嗓子毒哑了。想到当年儿子不能说话的日子,她的心就如刀割般的难受,那个时候她就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让她知道了是谁绑架了儿子,她一定会一刀一刀活刮了他的。

卓雅看着父亲离自己的婆婆越来越近,越发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她忙拉住了父亲的胳膊:“爸爸,你怎么了?今天怎么光说胡话呢?”

卓安回头看着卓雅,淡淡的笑了起来:“他们想要把我逼上绝路,没那么容易,这件事情,她早晚是要知道的,如果由我说出来,可能会更好一点!”

“卓安,你闭嘴!”门一天,谷名川和阿峰从外面走了进来,看来是走的非常急。

沈清仪看着丈夫从外面回来,忙跑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声音说着:“名川,他知道当年绑架儿子的凶手是谁?快问问他,究竟是谁和我们这么过不去,要如此的折磨我的儿子!”沈清仪焦急的表情,让谷名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抓紧老婆的手安慰着她:“别听他胡说,他怎么可能知道呢?这件事情我查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查到,外人更不会知道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阿峰一眼:“把卓先生先带出去。”

阿峰走到卓安身边冷若冰霜的说着:“卓先生,走吧!”阿峰得到消息说卓安回了国,他就在想他这个时候回国很可能是来找谷浩阳的,他找谷浩阳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乞求他高抬贵手放他马,一种是来个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来的这么快,他和谷名川赶回来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场景。

卓安看着站在自己眼前身材高大的阿峰,不由的扁扁嘴一笑:“走?我话还没有说完,你让我往哪里走?”

“爸爸!”卓雅也不知道父亲这是怎么了?

“卓安,只要你离开,我答应你可以保你全家平安,还可以让你从头再来。”谷名川说着,他不愿意清仪听到这件事情的真相,他怕她会受不了打击。

卓安无所谓的笑笑:“谷名川,现在我不需要这些了,我只想让你们和我一起痛苦,我知道,你怕你老婆知道这件事,你怕,我不怕,我可以亲口告诉她事情的真相!”

阿峰伸出手一下子掐住了他的脖子,以他的力气,可能稍一用力就会把他的脖子扭断。

“爸爸!”卓雅吓坏了,忙走过来拉扯阿峰的手。

“让他说名川,我要知道当年的事情究竟是谁做的。”沈清仪看着谷名川,她要知道真相,凭直觉,她觉得丈夫肯定知道这件事,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知道而已。

谷名川摇摇头:“清仪,以后我慢慢跟你说好不好。”他怜爱的看着自己的老婆,事情既然弄到这种地步,他还是希望能够由自己慢慢的和她说,让她一点点的接受这件事情。

“不,名川,其实你一直都在瞒着着我是不是,你早就知道这件事,只是不想让我知道对吗?”沈清仪盯着自己的丈夫,她不傻,她知道丈夫是怕自己伤心难过,可是她已经被折磨了这么多年,这么些年来,她每天闭上眼睛脑子里都会出现儿子回来时候的样子,那简直不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那些人只是给他留了一口气而已,而明明已经疯癫的她再看到儿子的那一刻瞬间清醒了过来,清醒之后她则更加自责,是她没有照顾好儿子,才会让他遭受这些非人的待遇。那时候她就在想,总有一天,她要亲手杀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