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跟我回家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何少飞却走近她,抓住她的手腕很坚决的说:“不行,你现在必须跟我回去!”他的坚持,他的毫不妥协,不由的让卓雅愣了片刻,看着他拉着自己手腕的手,那么修长而有力,她用力向外抽着手,却使他更用力的抓着自己。

卓雅抬起头看着何少飞苦笑了一声:“少飞,我该去哪儿?哪里才是我的家呢?”

“去我家!”何少飞丝毫没有犹豫,在这个城市,除了他或许真的没有人能保护了她了。什么人有这个能力与浩阳抗衡呢?

卓雅摇着头:“这不合适,如今我的身份这么的尴尬,怎么可以给你找麻烦呢?”是呀,如果当初不是父亲把她送到谷浩阳的面前,或许她和谷浩阳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她不会爱上他,不爱上他,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那样的话,也许自己会爱上何少飞的。她心里苦笑着,人生没有退路可走,也许当年卓安绑架浩阳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天所有的不幸,她就是这件事情的牺牲者。

“什么叫麻烦?你只需要乖乖听我的话。”他拉着卓雅就往门口走,看他的样子,今天他是非把她带离这个地方不可了。

卓雅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弱小的女子,她反抗不了他。可是她还是急声的说着:“等等,我的东西还没收拾呢?”

“过去的都不要了,回去你可以买新的。”何少飞并不觉得这个是理由。

“可是有我很重要的东西!”卓雅认真的说着。

何少飞转头看着她,见她的眼中闪着晶亮的泪花,不由的停下了脚步,放开了她的手腕:“真的那么重要?”

“是的,非常重要,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卓雅坚定的说着。

何少飞点着头,看着她收拾了自己的小行李箱,这个女人,从谷家出来只带了这么一点东西,狼狈的很。

“可以了吗?”何少飞看着她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看似有些犹豫的样子。他走到她近前,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往门外走。

“你确定要我住在你家吗?难道你没听说小产的女人不可以随便去别人家的吗?”卓雅仍然有些顾虑。

“这个我没听说过,好了,你只要乖乖的跟我走就行了。”他牵着卓雅的手腕:卓雅你可知道,如果我不保护你,你可能连命都会没有的。现在浩阳还不知道心宁就是姐姐的事,如果一旦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他可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姐姐的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那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但是他也希望心宁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好好的解决,因为她是那么的爱浩阳,为了浩阳,她可是什么事情都肯做。

想到心宁,他的心又莫名的疼了起来。疼又能怎样呢?她的眼睛里只有浩阳,她的心里也装不下除了浩阳以外的其他人,他苦笑着。

卓雅被他牵着手,但是她却能明显感受到何少飞的心理变化,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那种怕失去的感觉让她有了片刻的恍惚,但随后她又自嘲般的笑笑,是呀,他怎么可能害怕失去自己呢,他怕失去的只有陈心宁,或许此时的他也把自己当成了她吧。明知道他只是关心自己而已,可是她的眼睛居然酸出了眼泪。

何少飞的家她不是第一次来过,可是再一次踏进这个门的时候,心境还真是有所不同。面对着四周熟悉的一景一物,真是感慨万千。

何少飞扭回头看着她,微微一笑:“好了,到家了,你要不要回屋休息一下?”他笑的那么真诚,可是这样的真诚却是有距离感的,虽然卓雅并不明白何少飞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她,要把她留在他身边,但是她知道,他是想要帮助她。也是,在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帮她,这么多年,她付出了所有的时间,只陪在谷浩阳的身边,只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爱上她,所以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现在她的家变成了这个样子,更没有人愿意接近她了。

她点点头:“好的。”她上了楼,可没想到,何少飞也拎着她的行李箱跟她上了楼。何少飞把行李箱放在床边,直接走进浴室,过了一会才出来:“我给你放好了洗澡水,你洗个热水澡先睡一会儿。”何少飞说完,才转身出去了。

卓雅看着他离开房间,苦笑了一声,他还真是一个体贴的人,虽然她在那所民房里只住了两天就被他找到了,可是自己也有两天没有洗澡了,加上小产之后身子本来就虚,身上都有一股汗味了。她走进浴室,看着温度刚好的洗澡水,如果有哪个女人能够成为他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一定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的。

卓雅洗过澡之后睡了一会儿,这几天她还真是太累了,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如今躺在这张大床上,睡的还真是舒服的很。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屋子里安静的很,好象除了她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也是,房子太大,就只有何少飞一个人住,显然是寂静的很。

她下了楼,在台阶上就看到何少飞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沙发上看书。他安静的如同一尊雕像,英俊的脸庞就好象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人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中极品。不知为何,卓雅的心猛跳了一下,这样的男人,让她心动了对吗?可是随后她又默默的叹了口气,自己真是不自量力,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何少飞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的抬起头,看到卓雅站在台阶上,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尽管她是那么的憔悴,可是却掩盖不了她的天生丽质,她的美丽优雅不是靠华丽的衣服和精致的妆容包装出来的,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和她融为一体的独有气质。除了陈心宁,他的目光也只在她的身上多停留那么一会儿。何少飞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腕:“饿了吧,饭好了,等你一起吃呢?”

卓雅跟着他下了楼,餐桌上摆着几道菜,都很合她的胃口,并且也适合她现在的体质来吃,他还真是细心。

“坐吧!”何少飞示意她坐在椅子上,看到卓雅坐好,他才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来,并且冲着厨房说:“于姐,可以吃饭了。”

卓雅觉得很奇怪,何少飞的家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吗?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呢?

果然从厨房里走出了一位年约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走到卓雅面前放下来,和蔼的一笑:“姑娘,这个汤对你为身体很有好处的,趁热喝了。”

卓雅看着碗里的汤,又看看面前的这位于姐,有点糊涂了。

“这个是我新请来照顾你的,你就叫她于姐吧!这些天你的饮食起居都由于姐来安排,如果你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告诉她。”何少飞解释着卓雅心里的疑惑,然后对着于姐笑笑:“于姐,坐下吃饭,以后我白天上班,卓小姐就由你来照顾了。”

于姐点点头:“先生放心,我会尽力照顾好卓小姐的。”她一边说着,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吃饭,可能因为做保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可以和主人同桌吃饭,总觉得有点不习惯,所以很快的就吃完放下了筷子,一个人回了厨房。

卓雅看着于姐回了厨房的身影,愣了片刻才转回头看着何少飞:“你真的请了工人来照顾我,可是我应该不会一直住在这里,而且我也不需要专人侍候。”以她对何少飞的了解,他这个人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他一个人过的也很不错,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所以真的是不应该是为了她请个保姆。

何少飞吃了几口饭,笑了一下:“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就让于姐照顾你一个月就行。”他笑容可鞠的样子,却让卓雅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为什么是一个月呢?我可以照顾自己的?”卓雅很坚持。

“你现在的身子需要休养,所以有什么样的想法都要等到一个月以后再来谈。还有,汤如果再不喝,可就凉了。”他提醒着她。

卓雅看着面前熬的已经发白的汤,还真是让人很有食欲,她忍不住喝了两口。

何少飞见她吃了饭,似乎放下心来。他弯弯嘴角笑笑,才低下头继续吃饭。

“可是,我没想过要待在你家这么久,我想出去找个工作,我有能力养活我自己的。”卓雅固执的说着。

何少飞不由的放下手里的筷子,脸色严肃了下来,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化解浩阳心里的仇恨,可是他却知道以心宁的性格,她一定不希望因为她的关系,让浩阳来伤害卓雅,无论卓雅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她都一定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卓雅,与其说是为了卓雅,还不如说是为了心宁,为了不让她难过,所以他愿意做任何的事情。

他看着卓雅郑重其事的说着:“卓雅,你要清楚,你的处境现在很危险,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离开这个家你知道吗?”

卓雅的心中一紧,是呀,浩阳他不会放过她的,还有卓安。就算自己真的是浩阳的妹妹,可能他也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可是何少飞这么做又是何苦呢?如果她和浩阳的关系不存在了,那么自己与何少飞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我不能一直这么待着,我需要出去工作!”卓雅不想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人,过去的几年她陷进爱情的旋涡中难以自拔,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女人,可如今,她必须要努力养活自己。

“这个容易,等你的身体好了,就可以来我的公司上班。”何少飞轻描淡写的说着,好象这一切都是小事。

卓雅看着他不妥协的样子,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少飞,也许我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