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我会继续陪着她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小西转回头看着谷名川和阿峰的离去,她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为什么总是缠着小来,而小来在他们的面前又显得那么的无力。

她正想着,小来已经走近了她,伸出胳膊把她紧紧的固定在自己的怀里,他知道,他爱她,这种感觉在这一刻由其的强烈,不管自己曾经经历了什么,不管当年的自己在被人打倒丢在路边任他自生自灭的时候,他内心里有多么的绝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多少的怨恨,都在这一刻化成了灰烬,这也许就是爱情力量。

小西感觉到了他的心跳,她甚至觉得他的心离自己是越来越近了。她不由的抬起了头,看着小来一点点温柔起来的双眼,她不由的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她伸出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从眉心,鼻翼到嘴角,他的脸就好象雕刻师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那么的立体,那么的精致。

小来再一次吻上了她的嘴唇,这个女人,要用她那娇小的身子保护他不是吗?曾经谷浩阳向他伸出了手,拯救了他的性命,从此以后他就认准了他,他要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就算有一天让他替他去死,他也愿意,但是现在他更加希望谷浩阳能够活着,能够开心的活着,就象他已经找到了可以在这世上存在的意义,希望他也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他要用余下的时间好好爱她,也许当一个人真正为爱付出的时候才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吧。

当他们开开心心的在布置着自己家的时候,陈心宁终于从重症病房转到了VIP病房。医生也说了,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是还没有醒,大概也需要一些日子恢复吧。虽然谷浩阳非常不放心,但是必竟这样他就可以近距离的看着她了,这让他的心里还稍稍有点满足。

她一直昏睡着,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没有痛苦,没有难过,睡的是那么的安详。谷浩阳坐在床边,轻轻的抓住她的手,如果不是因为他,可能她不会遭受到这些不幸吧。现在他只希望她能够醒过来,只要她能够醒过来,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韩冰来到了医院,她打电话给陈心宁,是谷浩阳接的电话,她才知道心宁出事了。她的心里也是非常的着急,她看着陈心宁长大,在她的心里,甚至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所以她很快的来到了医院。

她站在门外看了好久,谷浩阳一直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他的身影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安静,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安静却让她感到极不正常,这样的安静让她的心里有很深的压迫感,但同时她也感觉到,也许谷浩阳是真的喜欢心宁吧,否则以他这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医院里陪着陈心宁呢?她在门外站了好久,最后还是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谷浩阳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但是他并没有回头,也许他猜到了这个人是谁吧。这几天何少飞几乎每天都会来医院看望陈心宁,他知道表哥对心宁的感情真的很深,在他还不认识她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相处了好多年了。可是每次看到表哥的时候,他的心里都是酸溜溜的。因为他根本也没办法确定,在陈心宁的心里,究竟是自己更重要一些,还是表哥更重要。而且过去的那些年是表哥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的。

韩冰找不到陈心宁,他告诉了她心宁住院了,伤的很严重,因为知道心宁和韩冰的感情很深,所以他才不想隐瞒她。

“心宁怎么样了?”韩冰站在床边看着心宁,这样的心宁让她的心里很难过,这么多年,无论她经历过什么,她都会微笑的面对,现在她却只能躺在床上,没有人分担她身体上的痛,她只能独自一个人承受。

谷浩阳一直盯着陈心宁,他青黑的眼圈和出现在唇边的胡子似乎在告诉所有的人,他有多久没有好好休息,有多久没有好好洗个澡了,平时他总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狼狈和颓废。但是他却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着:“她会没事的。”他的眼睛一刻都不曾离开她,仿佛一辈子也看不够的样子。

韩冰再也没有说话,是的,她也希望心宁没有事,她希望她能够平安,因为在她的心里她始终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他们彼此沉默着,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溜走,韩冰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到房间门口,她看到了她,但心里则更是放不下了,究竟她还要多久能醒过来呢?她不由的回过头来向床上望了一眼,是的,她帮不上什么忙。

她从房间里出来,一个人静静的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她该回去了,幸福之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她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因为那些孩子更需要她。她转回身走了。

她刚一离开,身后就出现了两个人。是谷名川和阿峰,谷名川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浩阳怎么会认识这个年纪的女人呢?以他的脾气,他似乎应该没有这个心情去结交其他不相干的人。

而阿峰却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女人的背影,为何会这样的眼熟,他的心脏不由的也跟着跳动了起来,他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心脏,那种心酸,心痛一股脑的涌了出来,她的身影好像让他压抑多年的思念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一样。

“怎么了吗?”谷名川看到他的样子,觉得有些好奇,阿峰从来都是一个冷静如水的人,就算有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可能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却是他们相处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过的。

“没事!”阿峰摇摇头,极力的掩饰着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情绪。虽如此说着,他的眼睛却还是看向了她离去的方向。

谷名川转回头,走到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向里看着,他只看到谷浩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病床前的背影,看不到床上的陈心宁,但是他也知道陈心宁就躺在那里,儿子连公司都不去了,就待在医院陪着这个女人,或许这样才是真爱。几天不见儿子,他特别想要知道他的情况,可是看到他的样子,他也觉得好心酸,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吧。

而家里这些天也没有平静过,先是卓雅知道了父亲公司破产的事情,卓安背了一身的外债,现在正在四处躲债。因为心情不好,肚子一直都不太舒服,沈清仪要她去医院检查,可是卓雅却说讨厌医院里的味道,请了家庭医生专门在家里护理。

沈清仪的态度很坚决,她不喜欢陈心宁,她认为陈心宁才是破坏他们家庭生活的坏女人,所以无论浩阳有多么的难过,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会妥协的。

“要进去看看吗?”阿峰在他身边轻声的说着,其实他知道,谷名川想儿子,他怕儿子因为这件事而想不开,谷浩阳看上去很强势,其实他的心则像玻璃一样易碎。他要进去吗?不,儿子可能现在并不想见到他。他摇了摇头:“算了,看看就行了,早晚有一天他会回去找我的。”谷名川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门。阿峰也跟在后面离去。

谷浩阳低垂着眼睛,直到父亲离开,他才抬起头来,他感觉到了父亲的存在,可是他不想见他,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对于他来说,此刻对父母,可能心里也是有恨的吧。他不明白,他们明明那么的爱自己,为什么却偏偏要伤害他所在乎的人,陈心宁她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们的事情,而他们却为什么非要让她死呢?

他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陈心宁,苦笑了一声:也许你真的应该快些醒来,否则我都不知道下一步自己想要干什么?也许除了惩罚那些伤害了你的人,还有进一步伤害他自己吧。这些天他不吃不睡,身体也快要撑不住了。

至于卓雅,原本他对她就没有爱,更何况她的父亲当初还绑架了自己,如今她又亲手刺伤了陈心宁,当年他的父亲就已经让自己的心死过一回,现在他的女儿同样让他的心快要碎了。这笔帐,他会和他们算的,而且很快就会结束的。

谷浩阳握着陈心宁的手,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她还活着,她还会和以前一样陪他在那座空荡的大宅里生活。

“你确定你要这样下去吗?”何少飞出现在他的身后,表情有点凝重,谷浩阳明显的消瘦了很多。眼睛里也没有了以往的冷酷,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他自己对吗?心宁遭受的痛苦他也要亲自尝一尝。可是如果这样下去,也许不等心宁醒来,他就倒下了。所以他必须提醒他,为了心宁他也要好好的活着。

谷浩阳并没有看何少飞,反正他现在也不想见到他,明明他是那么的关心自己,可是在他看来总觉得他对心宁还是念念不忘的。他也并没有说话,本来他就不爱说话,现在就更加没什么可说的了。

“这样下去你还有什么能力保护她,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倒下了,那么我会继续陪着她的!”

他的话果然激怒了谷浩阳,他回过头来看着何少飞一副得意的样子,也许他说的对,如果自己真的倒下了,他真的会继续和心宁在一起的。这怎么行呢?

他看到了何少飞放在一旁的饭菜,站起身走了过去,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是的,他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离开了他,她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的。

何少飞看到他的样子,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的浅笑,也许只有这样做,他才会停止伤害他自己,浩阳,你知道吗?心宁是你一直要找的人,只要你好好的,早晚有一天你会梦想成真的,只不过现在不能让你知道而已,因他如果现在告诉你真相,恐怕你会更加自责吧。一切都等心宁醒来在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