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慢慢忘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卓雅看着下班回来就钻进厨房给她做饭的何少飞,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这个男人总是这么的贴心,他对自己真的很关心,可是这种关心也有些奇怪,说是朋友般的关心吧又好象比朋友更近一点,如果说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关心又差点什么?那种若即若离,那种相敬如宾,这样的距离让她觉得安全,可是又让她有些失落,她甚至也偷偷的想过,找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其实也不错。可是终究只是想想,她明白此时自己的身份,她注定这一生都不会得到真爱的。至于少飞,他和少飞一样,都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

“吃饭了!”何少飞把饭菜端到餐桌上,一边叫她吃饭。卓雅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莞尔一笑走到桌旁,看着餐桌上的菜,全是很清淡的。前些日子何少飞总是给她弄些产妇吃的饭菜,这段时间发现她不爱吃太油腻的东西又换成了清淡的,他这个人还真是贴心。不知道哪个女人会有这样的福气可以拥有他。

但是她心里有了一个决定,不管何少飞允不允许,她都必须要去做。

两个人坐在餐桌旁吃着饭,餐厅的灯非常的柔和,显得卓雅更加的明艳动人了,这段时间她的气色好了很多,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心里的承爱能力自然要比常人好一些。人这一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能做的不是怨天尤人,而是要想办法解决。说白了人生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

何少飞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也正在看着自己,她温暖的目光象一缕阳光照进了他的心里,居然暖暖的。他忙闪开了她的目光:“怎么不吃饭?”

“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卓雅脸一红,除了浩阳,她居然会把他也看进了心里,自己还真不是一个好女人,她无法守住自己的心不是吗?是呀,她口口声声说爱着浩阳,可是却为了能够得到他不惜怀上别人的孩子,她的身体早已经背叛了她所爱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呢?她和浩阳的关系居然是这么的复杂,也很有可能是兄妹吗?妈妈失踪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可是妈妈身体不好,行动不便,她又能去哪里呢?还是浩阳同样也没有放过妈妈呢?这一切她都不敢想。

“我也有事要和你说。”何少飞似乎感觉到了她要说什么,所以他阻止了她的话。

“什么事?或许我们要说的是同一件事吧?”卓雅看着他,她的眼神好复杂,让人捉摸不透。

何少飞轻叹了一口气:“是心宁想要见你!”

卓雅愣了一下,她想过好几种可能,但却没有想过是陈心宁想要见她,她为什么要见自己呢?她应该恨死了她才对,还是她本来就是来指责自己的。她的眼中略过一丝的紧张。

她脸上的微小变化没能逃过何少飞的眼睛,他轻松的笑了一声:“她一直很关心你,她怕你出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你和浩阳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何少飞停了下来,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盯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一直在抖,或许此刻的她是想到了当初她把刀刺进了心宁的肚子里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出奇的冷静,脑子里只有一个心思,就是要她死!只要她死了,浩阳就会回到她的身边。可是事后她就后悔了,她本来也不是那么残忍的人,况且心宁还是一个那么善良的人,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何少飞轻轻的按住了她颤抖的手安慰着她:“别怕,我想心宁一定是想要和你和解的,她不会怪你的。难道你不想和她坐下来好好谈谈,你一定要把这个包袱背下去吗?”他的眼晴里充满了鼓励,充满了关切,而且一个男人的眼睛居然可以艳丽到这种程度,真是有一种让女人都嫉妒的魅力。他的手干净而修长,此刻是那么温暖的包裹着她的手,卓雅的心乱了。可是她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对他不该有这样的心动。

卓雅缓缓的抽出自己的手,脸上也不由的红了起来。何少飞的手掌一下子空了,心里居然有点小小的不舍,不过他又甩甩头,是呀,他这是怎么了?他还会对除了心宁以外的女人感兴趣吗?不可能的。他笑了笑,把手抽了回来:“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替你答应了。你不会怪我吧?”是呀,他都没有问她,就替她决定了这么重要的事,是不是自己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卓雅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其实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我和陈小姐之间真的需要坐下来好好的谈谈,除了你没有人能够给我们创造这样的机会。”她优雅的说着,是的,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那好,明天我给你们安排时间。”何少飞点着头,不由的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半天才说:“卓雅,你真的放下了对吗?真的不会再伤害她了是吗?”

卓雅看到他一脸关切的样子,他在意的依然还是陈心宁,他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切只是因为他同情自己,可怜自己而已。她苦笑着,这世上的事还真的是很奇怪,陈心宁虽然漂亮,但是也没好看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却能够让本地最优秀的两个男人对她死心蹋地,她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呢?“你依然爱着她对吗?怕我伤害她?是不是除了她你不会再爱上其他的女人?”卓雅一连串的问着他。

何少飞听到她这样问,眼中显过一份失落。是的,他爱她,就算现在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浩阳和心宁他们的缘分早就注定了,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分开他们,可是爱情就是如此,不管对方爱不爱你,你也依然爱着对方。他痛苦的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回头往楼梯处走了过去,他的身影是那么的修长而健美,背影却显出一丝的孤独和凄凉。一个如此成功的男人此刻看上去居然有些可怜。

卓雅的眼睛一酸,眼泪忍不住在眼窝中直打转。她爱的那么痛苦,他又何尝不是呢?他同样也把陈心宁当做珍宝一样的呵护,最后却还是孤独一人。

“你没事吧?”卓雅轻声的问。

何少飞刚迈上一个台阶,听到她的话身子不由的一颤,是的,他没事吧?他当然没事,他一贯隐藏的很好,他会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看着窗户外面的星星默默的流泪。是的,他会哭。他用心爱着的女人如今和自己的表弟在一起,而他居然只能看着他们在一起恩恩爱爱,什么也做不了。他得不到她的心,注定也无法得到她的人。他转回身子,看着站在身后几米远的卓雅,她安静的站在一边,漂亮优雅的如同天上的仙女,眼窝中似乎有类似珍珠般的光芒闪过。她和他,其实还真有点同命相连。何少飞冲着她淡笑了一声:“我没事,伤口总有一天会长好。你也一样,有些东西既然不属于自己,那就要学会慢慢忘记。”他的笑容很暖,却有一种莫名的心痛。

卓雅注视着他,眼泪早已忍不住的夺眶而出。温热的眼泪流过嘴角,又苦又涩。何少飞依然笑着,却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指抚摸上她的嘴角,那湿湿的感觉让他的指尖变得灼热起来。

卓雅没有躲,她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她的影子,明明她还有事情要和他说,可这个时候她居然说不出口了。

何少飞的手指沿着她的嘴角一直向下滑,手指掠过她的脖颈,胸口……。卓雅脸红了起来,心跳的更快了,他想干什么呢?是不是他也难过的想找人陪呢?她正胡思乱想呢,她的手已经被他抓住了,他牵着她的手上了楼,卓雅走在他的身后,手就这样被他牵着,他真的伤心过头了吗?把自己当成了陈心宁吗?还是他们两个人这个时候需要互相慰藉。她强忍着砰砰的心跳,任凭他一路牵着自己的手,无论他要带着自己去哪儿?

何少飞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看她一笑:“好了,你该休息了,好好的睡个美容觉,明天会很精神的。”

卓雅看着自己的房间,心里自嘲的笑笑,是自己想多了。她抽出了手点点头:“你也早点休息。”说着她忙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随后把门关上。

何少飞愣了一下,手上她的温度消失了,让他的心有点烦躁起来。他摇着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卓雅靠在门上苦笑了起来,是的,她该离开了,如果还要一直住在这儿的话,她真的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再一次沦陷。为什么,她会对少飞有感觉呢?明明她爱的是浩阳啊!她认为自己应该去找一份工作,一个女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放弃自己,一个有价值的女人才有资格争取爱情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