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陪我参加舞会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少飞,你怎么样?好久没看到你了?”陈心宁躲在房间里给何少飞打电话,是的,从她出院,她好象就没见过何少飞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什么。

何少飞接到陈心宁的电话,心里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明明自己是那么的爱她,可是这份爱注定没有任何的结果。可是她的声音在他听来依然很动听,让他这颗越来越浮躁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

“心宁,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何少飞关切的问。

“我已经没事了。少飞,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知道的话一定要告诉我!”陈心宁轻声的说着,今天她没有去幸福之家,她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何少飞皱了一下眉头,她想要问什么呢?他的心里有了几分猜测。可是她天天和浩阳在一起,难道她没有问过他吗?还是她不敢问。

“什么事?”

“我想知道卓雅怎么样了?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已经出生了?”卓雅这些日子一直关心这件事情,就比如她从一醒来就求着浩阳放过卓雅,虽然卓雅差点要了她的命,可是她对浩阳的爱是真的,她对浩阳的爱丝毫不比自己少,只不过她爱错了对象,她为之付出所有的这个男人不会爱上她的。

何少飞无奈的笑了笑,她果然要问的是关于卓雅的事情。他该怎么和她说呢?他迟疑了起来。

“少飞,你说话呀?卓雅出什么事了吗?”她的语气明显的紧张了起来。

“心宁,这件事你没有问过浩阳吗?”

“我没敢问他,他也不允许我问这些问题。”陈心宁停顿了片刻不由的又焦急的说:“你告诉我吧?你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她有种不好的感觉,以浩阳的性格,他一定不会轻易的原谅卓雅的。

何少飞叹了口气:“心宁,如果你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呢?你能够改变什么呢?”他知道,如果自己把真相告诉了心宁,她一定会非常的伤心的。她能责怪浩阳吗?还是能够离开他?她哪一点都做不到,只能让自己更加的自责和伤心而已。

“卓雅真的出事了?”陈心宁声音颤抖着,那个优雅的女人会因为她的一念之差而丢掉性命?

何少飞长叹了一口气:“心宁,把心放宽吧!无论发生了什么,也都是他们该承受的。”何少飞安慰着她,是的,如果不是卓安当年绑架浩阳,如果不是他有目的的把卓雅送到浩阳的身边,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卓安已经倾家荡产了,他,一点都不值得人同情,换做是他的话,他也一样不会放过他。至于卓雅,似乎也太过极端,爱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她却选择了一个让人无法原谅的方式。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浩阳的,不知道是和哪个男人的孩子,为了能够得到浩阳,她对心宁动了刀子,所以尽管她现在的处境很惨,但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惩罚。

“少飞,求你告诉我吧!”

何少飞思考了半天,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你想见卓雅吗?”

“当然想!”她迫不及待的说。

“如果你不怕浩阳知道这件事的话,那我明天去接你?”

“好!明天他上班以后我给你打电话!”陈心宁放下电话,想着很快能见到卓雅,她的心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

何少飞看着手里的电话好半天,他答应让心宁见卓雅,可是卓雅愿意见到心宁吗?

王欢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声,她不由的走了进来,见到何少飞愣神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自己的老板这段时间一直是怪怪的。“何先生,您没事吧?”

何少飞才回过神来,看到王欢不好意思的笑笑:“有什么事吗?”

“哦,龙裕集团的杨小姐找你,说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王欢才想起来她进来干嘛来了。

何少飞轻轻一笑:“请她进来!”刚才他一直在和陈心宁讲电话。

王欢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杨思晴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办公室的门口。她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想要好好的表现自己。除了他,她从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目光。

何少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迎上前:“杨小姐,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快请坐。”他礼貌的把杨思晴让到沙发旁,回头给她倒了一杯水。

杨思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怎么?来看看你不行吗?”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魔力,特别的吸引她。如果马上让她和这个男人结婚,可能她也会非常愿意的,当然这也要人家愿意才行。

何少飞怔了一秒,而后温和的笑了起来:“当然可以,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大驾光临。”他客气的说着。

“真的?那我可不客气了。”杨思晴明知道何少飞只是客气两句而已,但是她宁愿装糊涂,把这样的客气当成真的。

何少飞点点头:“不过今天杨小姐来我这儿我想是有什么事情吧?”

杨思晴一笑:“没错,我今天还真是有事要找你。周日海富集团搞了一个私人舞会。我就在受邀之列,我想你应该也接到了邀请函了,我是想和你一起出席。”

“我们一起去?”何少飞有点意外,杨思晴居然会来找他一起出席,象他们这样的有钱人搞的这些活动,多数都要带女伴出席的。就象他也会找陈心宁和他一起去参加自己家里的宴会一样。

“是的,海富集团的大公子刘子俊一直对我有那个意思,所以我想让你帮我解解围。”杨思晴脸红了起来,她这个人一向高傲,不是那些自认为优秀的男人就能入了她的眼的。

“我?”何少飞意外的笑了,他想起了自己和陈心宁的第一次约会,他也是用这样的方式。现在看来这是有多么的幼稚。可是自己也是有私心的,虽说只是想让心宁帮忙,可是又何尝不希望把这样的戏码变成现实呢?那么现在杨思晴呢?她是不是和自己当初的想法是一样的呢?他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他没有马上回答她。

杨思晴明白何少飞心里的想法,可是她不想就这样放弃,她楚楚可怜的说:“好不好吗?你就帮帮我吧?”

“行!”门口处传来了一个声音,何少飞忙向门外看去,居然是自己的老妈沈君仪,她怎么会来呢?

杨思晴看到何妈妈来了,心里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她忙迎上沈君仪,挽住她的胳膊:“阿姨,您怎么来了?”

沈君仪拍拍杨思晴的手:“我来看看我这个好几个月都见不到面的儿子。”她看着沈君仪和蔼的笑笑:“你不是要和少飞去参加舞会吗?你放心吧,他一定会去的。”沈君仪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一脸无奈的样子看在她的眼里觉得还真是好笑。

“好,阿姨我听您的,那我先回去了,少飞,我们周日晚上见。”杨思晴温柔的笑笑才转回身走了。

“思晴,哪天有空陪我去逛街好吗?”沈君仪微笑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个姑娘她还真是很喜欢,也对,她哪个都挺喜欢的,谁让自己的儿子现在还没人要呢?别说这个杨思晴本身就这么优秀,就是在差一点,只要少飞愿意结婚,她都愿意接受。

“好啊,您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样的机会做为杨思晴来说是求之不得。

“行,你先忙去吧!”

杨思晴笑着出了何少飞的办公室,何少飞拉着脸走了过来:“妈,你怎么能替我答应呢?我可没说要和她一起去什么舞会。你答应的你去吧!”

“你这小子,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你都多大了,你不着急娶媳妇,我还着急抱孙子呢?像你这样,恐怕你老妈到死那天也看不到你娶媳妇了!”

何少飞搂紧了老妈的肩:“妈妈,你儿子就这么没本事吗?连女朋友也要妈妈帮着找啊,再说你喜欢的未必就是我喜欢的,妈妈你能不能不管我的事啊?”何少飞真是没办法了,自己的老妈和天下所有的妈妈一样,他的终身大事是她以后的奋斗目标。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卓雅留在你的家里,我告诉你,你就是同情她也好,可怜她也好,我都不会允许她进我们何家的门的。先不说她还是浩阳的媳妇,就算是他们离婚了也不行。他们卓家把浩阳一家害的那么惨,你阿姨这次犯病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严重的多。对于他们姓卓的,我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你尽快让卓雅从你的家里搬出来,不然的话,我亲自去赶她走。”沈君仪冷下了脸,对于把她姐姐害成这样的一家人,她无法原谅。

何少飞拍拍老妈的肩膀:“妈,你看你说的,我也没想和她怎么样啊?只不过现在她的孩子没了,家也败了,前些天她还出国去找了她的母亲,没想到她的妈妈还失踪了,现在她没有地方可去,如果我在不收留她,你让她怎么办呢?其实当年绑架浩阳的事都是卓安一手策划的,卓雅她也根本不知情,说白了她也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妈妈,你最仁慈了,你连只蚂蚁都舍不得杀死,你忍心看到卓雅露宿街头吗?再说你以前不是也很喜欢她吗?”他极力的为卓雅开脱。

何妈妈瞪了儿子一眼:“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尽快的让卓雅搬出你家的话,我会亲自去的。还有,周日和杨思晴一起去参加舞会,不许反对!”沈君仪强硬的说着,她这可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好,我可以陪她去,但是有一样,我和卓雅的事你也不要管,否则不管你帮我介绍多少女朋友,我都一概看不上。”

“你个臭小子,居然敢威胁我了,是不是等我找来你爸爸收拾你呀?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沈君仪说完,转身就走。

“一起吃个饭吧?”何少飞忙讨好的说着。他知道老妈这是给自己时间了,至少短时间内她是不会再来理会卓雅了。

“没心情和你吃饭。”何妈妈没好气的出了办公室。

何少飞吐吐舌头,别看他是一个如此成功的男人,可是在母亲的眼里,他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