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把谷浩阳抢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峰看着谷浩阳的车离去,转头看向了站在大门口的韩冰,她满脸微笑的看着他们远去,是的,她的一生都给了这所孤儿院,七八岁时的心宁,相比其他那些正常的孩子要安静好多,也可能是她小小年纪就心思很重吧。事实证明她也的确是如此,她从不轻易向人说起她的事情,尽管她对每一个人都报以善意的微笑,但是她看的出来,她并不是真的快乐。可是现在则不同了,她很开心,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对于她来说,这应该是找到了真爱。

韩冰似乎感觉到有人看向了自己,她不自觉得转过头去,看向了那片树林,可是她却一个人也没有看到。是的,以阿峰的身手,他不想让她看到他,那么她是永远都不会看到他的。韩冰摇头苦笑了一声,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了吗?她的心里一直有一种期盼,有一种渴望,渴望什么呢?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看着她转身回去了,阿峰才从树后面转过身来,他默默的念着:是你!以他的能力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底细应该不算什么难题,这些日子,谷名川带着沈清仪出国治病去了,他没有去,他留在了国内,是因为他想要解开自己心头的疑惑。这些天他把韩冰的经历了解的很清楚,可是越了解,他的心里越难过,她把自己的心思全都放在这些没有人要的孩子身上,她给了他们满满的爱,可是心里却唯独没有她自己。也许她在看到这些孩子的时候,心里是比任何人都难过的吧?或许只有把爱寄放在了这些没人要的孩子身上,才能支撑她继续活下去。

阿峰的心痛了起来,或许当初他就错了,他不该犯这样的错误。但是现在他又能用什么方法来弥补这一切呢?

谷浩阳带着陈心宁回了家,王阿姨早就准备好了晚餐在等他们。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谷浩阳低头吃着饭,但仍不忘问问她的感受。

“啊,挺好的!”陈心宁回避着他,她怕他看出什么不对劲,因为他就象个人精一样,没有什么能瞒过他的眼睛。

“哦,明天还去吗?”

“去呀!怎么你不同意?”她答应秦露明天要在那个地方见面,她可不想食言。

谷浩阳想了想嗯了一声:“如果你觉得身体吃的消的话,我没意见。”他越来越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了,似乎只要她高兴,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陈心宁睡着了,可是她却做了一个恶梦,她梦见秦露那张丑陋无比的脸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同时她露着惨白的牙齿和鲜红的嘴唇,她好怕,拼命的想要躲开她,可是无论她跑到哪里,她都会紧紧的跟着她。

“醒醒,心宁!”谷浩阳俯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她一定是做了恶梦了,看她大汗淋漓的样子,他的心跟着疼了起来。

陈心宁听到有人在叫她,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谷浩阳关切的眼神,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看上去有一丝的忧郁。她伸出胳膊抱住了他的腰,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他的怀抱让她感到了安全。

“做梦了?”谷浩阳搂住她的双肩,轻吻着她的头发。

“嗯。”陈心宁点点头。

“梦到什么了?”

“没什么?只要有你在身边就好了。”

谷浩阳的心动了一下,她越来越离不开自己了,也就是说她是真的爱上自己了。爱上,这个词在他听来居然是那么的恐怖,他颤抖着身子,想要把自己的胳膊从她的肩上抽离。他在顾忌什么呢?明明没有人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可是他却是那样的怕。怕自己心里的恶魔,还是心里的那份愧疚,他无法说清楚。

陈心宁感觉到了他的异样,搂着他腰的胳膊更加用力的抱着他,往他的怀里用力的靠了靠,浩阳,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呢?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在逃避现实不是吗?谷浩阳如此,陈心宁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她想过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或许他就会放下心里的包袱,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但是万一他知道了真相,会更加的自责,更加的伤心怎么办呢?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谁也无法确定他能不能做出更加伤害他自己的事情。

当陈心宁真的出现在秦露面前的时候,秦露多少还是有点诧异,说实话,她也没觉得陈心宁一定会来,自己都要杀了她,她还不躲着自己,她难道就不怕死吗?

陈心宁看着脸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秦露,她只露着一双眼睛,不可否认的是秦露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如果不是她太自私,如果不是浩阳太凶残,她还依然是那个人见人爱的大家闺秀。可是,这一切都没办法回到从前了。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秦露仍然阴森森的说着。她四下看着,她不相信今天她是一个人来的。

陈心宁看出了她的顾虑,她微微一笑:“放心,就我一个人来。”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个是英国著名整形医生的名片,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希望他能够帮你。”她说的很诚恳。

秦露看着她手里递过来的名片,不由的冷笑了起来:“让我去整容,和你一样吗?”明明她天生丽质的,可是现在居然要去整容。

陈心宁没有理会她的话,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这上面有一百万,足够你的手术费用。希望你可以从头再来。”

秦露伸出手接过她手里的银行卡和名片,诡异的看着陈心宁:“你就不怕我整的比你还要漂亮,到时候我会回来把谷浩阳抢走,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报复你的方法,你真的不怕?”她阴险的笑着。

陈心宁叹了口气,走到秦露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好半天:“秦露,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不要玩火。他不是你能招惹起的,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就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我想你应该弄清楚一件事,虽然你被毁了容,但这并不是我的错。换句话说,如果当初你找的那个男人不是害怕做牢,他泼的不是开水而是如你所愿是硫酸的话,那么被毁容的就是我了。所以我不欠你什么!”

陈心宁说完,转回头走了。

秦露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心里还真是百感交集,她恨陈心宁,如果不是陈心宁的出现,她的生活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不让她出现呢?看着她离开的身影那么的洒脱而坚定,或许此时的陈心宁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小心谨慎,整天以微笑示人的陈心宁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自信,可以不顾忌的表达着她自己的想法,做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是谷浩阳给了她这样的自信吗?是这个男人改变了她吗?

看着陈心宁远去,她把手里的银行卡握的紧紧的,陈心宁,或许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她暗暗的说着。

秦露一边想着,转回身想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着一副高大的身影,像一堵墙似的挡在了她的面前。秦露吓了一跳,身子不由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对方身上那股强大到可以震碎人心肺的气流,让秦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是阿峰,昨天她才刚刚见过,他还打了自己一拳,现在她的身上还痛的要命,她回避着他的眼神。

阿峰看着秦露胆怯的样子,不由的弯弯嘴角冷笑了一声:“原来你也知道怕啊?如果怕就不要做伤害她的事情。她想帮你,你该感激她,而不是想着报复她。”阿峰向她身边走近了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沉稳,听在秦露的耳里却如一把刀刺进了她的心肺:“离开这儿,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让他知道了,你觉得你还能活命吗?”

秦露果然浑身颤抖了一下,虽然他没有说出这个人是谁,但是她心里明白,他说的他是谁。秦露心里明白,如果让谷浩阳知道这件事,她不敢想象他能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她。想着他那张冷酷到能冻毙任何生物的面孔,她慌忙的转回头跑进了森林深处。

阿峰微微眯起了双眼,看着陈心宁走到了幸福之家的门口,他明白,陈心宁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想给谷浩阳赎罪,她不想他的身上背上太多的罪孽。

可是他自己呢?他身上的罪孽还少吗?有多少人死在了他的枪下,又有多少人因为他失去了家庭。而自己的凶残也得到了报应,让他失去了自己的女人,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每每想起自己当年的决定,他就后悔不已,尽管有时候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陈心宁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不由的回过头来,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为什么,她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的方向,会是谁呢?什么人会天天出现在这里呢?除了秦露还有其他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