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孩子不是我的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一百一十五章 孩子不是我的

小来看着小西离去的身影,摇着头苦笑了起来,明明之前也想过,他和小西之间也许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真的看着她离开,他的心却痛得无法言诉,这种痛比当年他在黑市打拳,被人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还要痛上千倍万倍。他笑着,眼泪却从眼窝中不自觉得流了下来,是的,像他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去爱,因为他的爱是不会有结果的。

陈心宁这几天总会醒一会儿,可能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所以虚弱的只想睡觉。不过就算醒上这么一小会儿,谷浩阳也是高兴的,因为她还认识自己,他有多么的怕她象电视里演的那样,醒来的时候失忆了,不记得他了。好在她什么都记得。

他的妈妈犯了**病,疯疯颠颠的,谁都不认识了,而且对于谷名川,她却是由其的排斥,或许就算是她现在疯了,可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终究背叛了自己对吗?他不仅爱上了别的女人,还和对方有了孩子。这一切是她永远也无法接受的。

谷名川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带着她出国治病去了。临走时他也没能来看儿子一眼,或许在他的心里,沈清仪更重要吧。如果不是因为沈清仪不喜欢陈心宁,事情或许还不至于弄到这种程度。但是他从不后悔答应沈清仪把陈心宁从儿子的身边弄走。

谷浩阳知道了母亲旧病复发,他很担心,但是更多的却是怨恨,母亲,她明明知道,可以接近自己的女人对他一定有着特殊的意义,却还是要来伤害她,她那么关心自己,却最终伤了他的心。当然父亲一定会把母亲照顾的很好,就和当年一样。他坐在床边,虽然这些天他一直待在医院里,但是却一直也没闲着,他想做的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卓安离开了谷家,但也没有其他的去处,他的债主在四处找他,他只能躲起来,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也许卓安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早知道有今天,当年就应该把这小子杀了,让他活到现在就是来对付自己的吗?

但是做为卓安来说,他还有更阴险的想法,只要可以留着这条命,早晚他都有机会反击的。

“想什么呢?”陈心宁睁开了眼睛,看着谷浩阳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有些担心他。

谷浩阳见她醒了,忙缓和了脸色:“没什么,你醒了,好没好点?”他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在陈心宁听来却充满了关切。她轻轻的笑了一下:“我没事,我只是担心你,你看看你,胡子都长这么长了。”她怜惜的说着,他的胡子这些天都没有修剪过,不过此刻看上去,似乎还真能看出点哑巴当年的样子了。

谷浩阳摸了摸自己的唇边,淡淡的笑了一下:“很难看吧?”

陈心宁摇摇头:“帅得很,是我喜欢的样子!”她舒了一口气,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她都喜欢他,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你喜欢我?”谷浩阳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她的喜欢让他很满足,可是冷静过后的他心里却显得很矛盾。

陈心宁看着他迷茫的眼神,她好想现在就告诉他,她就是他一直要找的姐姐,让他不要再这样纠结下去,可是话到嘴边,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想了想:“是我没有这个资格喜欢你吗?”

谷浩阳冷冷的笑了一声:“不,是我没有这个权利,我是一个无能的人,我没有办法保护我爱的人,让她一个人在那样的环境里独自承受痛苦,而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我想她对我也是伤透了心了吧,所以到现在为止都不愿意来见我。”

陈心宁忍不住的问:“你相信她还活着?或许她已经死了呢?”

“不,她一定还活着,这一点我很确定。”谷浩阳坚定的说着,是的,自从他知道了那条项链的存在,他就相信姐姐一定还活着,就算卓安口口声声说姐姐跳下山谷死了,他虽然愤怒,但是他的心里却始终相信,姐姐还活着,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也许是她对自己彻底绝望了,也或许她有了自己的家庭,不愿意在和自己有什么瓜葛了吧。

“也许她在等一个什么时机来和你相见。”陈心宁似乎看透了他心里的想法,所以想要安慰她。

他摇了摇头:“我早就没有脸再见她了,或许只能等到我解决了所有的事情,去另一个世界等她,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和她相见。”他冷冷的说着,转头看着陈心宁,她的眼睛和姐姐真是非常的相似,或许他愿意把她留在身边也是这个原因吧。但是为什么,只要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他的心都会痛呢?如果自己真的是爱上了她的话,那么她是不是也会象姐姐一样,在自己眼前彻底消失呢?还是说自己会因为对不起姐姐而无法在活下去呢?

如果让她知道卓雅是自己的妹妹的话,她会怎么样呢?她除了震惊可能更会觉得无法接受吧。

陈心宁摇着头伸出手,轻轻的抓住他的手:“也许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在她的心里可能比任何人都希望你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她用无比怜爱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男人,她会用自己的一生去爱的,现在的她更应该快些好起来,让自己有能力照顾他。

谷浩阳看着她修长而苍白的手指轻轻的握着自己的手,却让自己浑身都温暖了起来。他抬起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表情温柔的不得了,可是在他的眼里她却看到了某些无奈和无助,难道仅仅几天的功夫又遇到了什么事了吗?她盯着他的眼睛,身体不由的用力想要起来,可是一动牵动着伤口很疼,她皱了一下眉头。

“你干什么?”谷浩阳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心里不由的一痛。

“能扶我起来吗?”她轻声的说着。

谷浩阳想她可能是躺的太久了,所以想要起来坐一会,他站了起来,轻轻的搂住她的肩膀,把她扶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小心,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她。

陈心宁却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腰,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我就是想要起来抱着你!”她温柔的说着。她的话让谷浩阳一阵心疼,原来她忍着痛只为了这个,他俯下身子,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意,这个女人爱上了自己对吗?他凑近她的唇边,伸出手指描画着她的嘴唇轻声的说:“叫我哑巴。”他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着。

“哑巴!”陈心宁小声的说着,这两个字在她的心里早已说了千遍万遍,已经深深的融入到她的骨髓里,成为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而她的话音还未落,谷浩阳已经吻上了她的嘴唇,每一次闭上眼睛在她的唇齿间留连,都会让他产生某种幻觉,他觉得他一直在亲吻的人是姐姐,是她,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

陈心宁的心颤抖着,一时间整个人都好象被麻醉了一样,丝毫感觉不到疼了。她搂着他的脖子,迎合着他的唇,尽管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好象怕弄疼了她一样。可是今天的她已经说了很多的话了,疲倦再一次袭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昏睡在他的怀里。谷浩阳怜爱的看着她的样子,可能和男人接吻还能睡着的人就只有她一个吧?是的,她太虚弱了。他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如果此刻陈心宁是醒着的话,恐怕她一定会被他眼里的那份温柔感动吧。也许只有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他的表情才会是这样的。

他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才转回身看向了门口,原来何少飞一直站在门外,他看了他们很久。他看到心宁醒了,真的很高兴,可是看到浩阳那么深情的吻她,他的心真的是酸到了极点,可是没办法,他只能把这份心酸埋进心里,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没有办法得到心宁的心,因为她的心里始终只有浩阳。

谷浩阳从屋子里出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看起来他这几天也很累的样子。“有事吗?”他表情冷冷的,也许在他看到何少飞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吧。

何少飞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也许他早就见惯了谷浩阳的这副样子,所以并不以为然,只是故作轻松的说:“心宁醒了就好!”他嘴上说的漫不经心,其实如果有机会,他更想要来到她身边,好好地把她抱进怀里,让他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

谷浩阳对于他的话丝毫也不领情,而是冷冷的说:“这个好象与你没什么关系吧?”他这样的人到现在还没被人砍死还真是个奇迹。

何少飞有点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我可不是来看你的。”他这个表弟,在他看来越来越不像正常人了。

“那么你以为你来看她我就会高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是你把卓雅送到医院里来的对吧,你明明知道我不想见她,我甚至都想让她死,可你却要救她!”谷浩阳整天呆在这间病房里,居然什么事情都知道。

“你知道卓雅的孩子没了吗?”何少飞知道,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谷浩阳并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说:“那又怎样?”他眼神中掠过一丝邪恶,是的,他就是一个邪恶的人,他会和这个疑似自己妹妹的人有孩子,难道不邪恶吗?“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他阴森森的说着。

何少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难道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于是他忍不住的问了他一句:“你知道卓雅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他以为谷浩阳知道这件事,可是谷浩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却大吃一惊。他看着何少飞愣了半天:“你说卓雅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