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放过卓雅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对着冯雪冷笑了一声:“小来,把她带走,我不想再看到她。”他说完,扭过头走到床边,他真是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小来明白谷浩阳的意思,弯下腰解开她被绑着的手脚,顺手把她搂在自己的风衣下,推门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他真的太失败了,居然会让她一次次的受伤。他轻轻抓住她的手,像个雕像一般站在床前,希望下一秒她就能醒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被自己握在手掌中的手好象动了一下。他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没错,是她的手在动,谷浩阳看向了她的脸,她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了,轻轻翕动着嘴唇,发出了极其微弱的声音。他听不清楚,不由的弯下腰,把耳朵贴在她的唇角听她说什么。

“放过卓雅!”她小声的说着,尽管眼神当中没有半点光彩,可是表情却是坚定的。

谷浩阳愣住了,他不由的轻轻的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注视着她,他没有想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自己放过卓雅,她差一点就没命了,可是她还是要原谅卓雅,她是不是病糊涂了呢?

但是不管怎样,她醒了过来,他想要出去叫医生,在他转身之际,陈心宁突然用力握住了他的手:“别走!”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声。她昏迷了这么多天,好象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她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每天都可以趴在哑巴后背上,被他带着四处看风景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觉得他的肩膀好宽厚,也好温暖,趴在他的身上,她觉得是最幸福开心的时候。她一直在拼命的挣扎着想要从过去的回忆中解脱出来,她知道她已经找到了哑巴,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不在是只存在回忆里的人了,她要睁开眼睛,她要拯救他。

此时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虽然此时他在自己的眼里是模糊的,可是她依然能感受到他憔悴的样子,一定是因为自己受了伤,所以他才会把他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的,她的心很疼,如果自己不出事的话,他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她喜欢他一直以来盛气凌人的样子,喜欢他目空一切的傲气,喜欢他霸道甚至不讲理的时候,但一定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谷浩阳看着她流泪,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珠轻声的说:“别哭,对身体不好!”他不愿意看到她流泪,因为让女人流泪的男人一定是一个失败的男人。

“你瘦了!”陈心宁无比心疼的说。原来他也很瘦,但是却不是象现在这样的颓废。

有的时候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就能触动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这个地方脆弱到一触即碎,谷浩阳只是听到她说了这么几个字,整个人都好象被电流触到了一样,她的眼睛里有他对吗?他俯在了她的耳畔轻声的说:“是的,好久都没有吃过你做的饭了,当然会瘦。”

陈心宁的嘴唇不由的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的微笑:“所以我会很快好起来的。”

谷浩阳含着泪点点头:“是的,你会很快好起来的。”他望着她的眼睛,仿佛这样的注视已相隔了千年一样,他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他要感谢老天,让她能够醒过来,只要让她醒过来,那么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浩阳,求你放过卓雅!”她又重复了一遍。

谷浩阳点点头:“好的,只要你能醒过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他答应着她,为了她,他愿意放弃一切亿怨吗?

陈心宁笑了笑,不由的慢慢闭上了眼睛,可能是因为刚醒来就说了这么多的话有点累了,又睡了过去。

谷浩阳看着她睡着了,眼神中有一抹杀气掠过,他暗暗的说:那怎么可能,伤害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谁也不例外,他冷哼了一声。他要把那些对她有威胁的人都清理干净,因为终有一天,他会离开她是,没有了他的保护,她会被人欺负的。

他所不知道的是,卓雅此刻也在这家医院的抢救室里,何少飞守在抢救室外,满身都是血。看着她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他的心忽然难受了起来,卓雅,她不是一个坏女人,他不知道她和谷家究竟经历了什么,可是不管怎样,这似乎都不应该是这个女人该承担的。难道是因为她伤害了心宁,所以她才会同样遭受到这样的痛苦吗?

时间一点点的流走,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抢救室的门才开了,医生从里面脸色凝重的走了出来,何少飞忙跑过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抬头看看他,皱了一下眉头:“你是他男朋友?”当然他会以为何少飞是她的男朋友,因为只有他守在抢救室外面,除了他,没有一个多余的人。“很不幸,因为失血过多,所以孩子没有保住。”

“大人怎么样?”何少飞的心一沉,孩子,那个孕育在她肚子里的小生命,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外面的世界就永远的离开了吗?不管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但是必竟孩子是无罪的。

“大人的命是保住了,只是身体太虚弱了,所以现在还没有醒,不是我说你,年轻人,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知道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那是她的命,是她的全部,是她可以活下去的理由。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呢?”医生指责着他,同样做为一个女人,她太能理解当一个女人失去了孩子时的那份痛苦。

何少飞没有去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也不想去解释,卓雅没事,他才放下心来。

躺在病床上的卓雅整个人憔悴的不得了,她睡得很沉,可能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吧。但是她醒过来又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结果呢?何少飞坐在床边看着卓雅,本想着要去心宁那边看她,可是他又不放心这边,最终他还是决定守着卓雅吧,必竟心宁那边已经有了浩阳,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势力可以将他们分开的,除非死!

何少飞把工作都安排了下去,他静静的待在医院里,他想要等着卓雅醒来,也许她会告诉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来把冯雪带到了旧仓库,他知道,谷浩阳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谁让她犯了这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呢?

冯雪颤抖着身子打量着四周,这里真是空荡的很,机器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已经锈迹斑斑,根本是无法运转的。最可怕的是这里这么大,除了他们两个,居然没有其他的人,有的只是几只老鼠不知死活的从他们的眼前晃过。冯雪吓坏了,现在她知道自己把事情闹大了,现在自己被带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算是被他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想着自己的身体可能会被这些可恶的老鼠当成美餐,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面对着眼前这个冷若寒霜的年轻人,她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地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能放过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冯雪壮着胆子走到小来的面前,也许离开了谷浩阳的眼,事情会有转机的。她侥幸的想。

小来看着她,明明她也很漂亮,可是他不明白,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向谷浩阳最在乎的人下手。只要他不想让她活,她就一定活不了。他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你知不知道伤害陈心宁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但是之前的那些人都没有象你这么凶狠,居然想要她的命?你想不想知道之前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下场呢?”小来慢悠悠的说着:“抢她包的人最后被我砍断了手脚,往她身上泼开水的人最后被毁了容,想要让她身败名裂的人最后只能去打扫厕所,你看看你,做的比这些人还绝,你认为你还能活命吗?”

“可是杀人是犯法的,你就不怕警察来抓你吗?”冯雪不甘心的说,她不信,这世上会没有王法了,没有人能管了他们。

“警察?”小来冷笑了一声:“警察不可能抓到我?因为我就是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存在的人。”他的笑好邪恶,是的,他是一个没有名字,没有身份的人,他就象是一个幽灵一样,在这个世上飘荡着,没有家,没有归宿。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小西。

想到了小西,他的心里掠过了一丝的温暖。

冯雪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这样一种人存在,所以就算是自己被他杀了, 警察也根本查不到是他干的对吗?自己死就只能白死。她还是不甘心,伸出手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只要你能放过我,我就是你的。”她无耻的脱着自己的衣服,都说男人都经不住女人的诱惑,自己长是又这么漂亮,她就不信,小来会对自己无动于衷。

小来冷眼的瞅着她:“我看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