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必死无疑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卓雅嘴唇苍白,没有一点的血色,与其说她不在乎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如说她更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如果卓安说的是真的,那么她的存在有多么的尴尬。何少飞抱着她,连他的手都被鲜血染红了,可是路过卓安身边的时候,卓雅还是示意他停下来。

她转头看着卓安,明明她的眼睛已经模糊的几乎看不到什么了,但是她还是冲着卓安笑了一下:“不管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但是必竟我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父亲,我从来没有想过把我养大的亲人会是一个如此邪恶的人,是,你想看到谷家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但是真不好意思,我想你会失望了,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浩阳的!”

卓雅的话说出来,卓安果然愣住了,他看着卓雅那没有半点神彩的双眼,她是在骗自己对吗?他等了这么久,只为了看到谷家出丑,让他们从此抬不起头来。卓雅是那么的爱谷浩阳,她不会允许别的男人靠近她的,所以她是故意这么说,故意要让自己失望不是吗?“你别骗我,你爱那小子爱的死去活来的,我不相信你会怀上别人的孩子。”

卓雅冷笑了一声:“我和他从来都没有做过夫妻,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被你逼得跳下山谷摔死的女人,他不对任何女人感兴趣,当然也包括我。而我居然傻到想利用孩子来把他留在身边,现在知道了你和谷家的这些恩怨,我真的很庆幸,我和浩阳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越轨的事情,你很失望吧?”卓雅笑了,笑过之后,眼睛却再也睁不开了,她的身子整个瘫软了下来,何少飞心中一紧,虽然他不知道他们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件事他是弄清楚了,就是卓雅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浩阳的,可是以卓雅这样性格的人,她是不会随随便便和别的男人怎么样的,要不就是她动用了什么医学手段,但此刻这些都不是他能想的,他只想着快点把她送到医院,否则她会很危险。

昏昏沉沉中,卓雅的眼泪从眼角滚落了下来,是的,那个晚上,她把浩阳迷倒了,可是浩阳却什么也没做,他只是昏昏的睡去,而她为了能让浩阳相信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自己戳破了身体,把那片殷红弄在了床单上,她爱他,她这一辈子只爱他这一个男人,为了他,她都可以变得邪恶起来。现在想来,自己有多么的愚蠢呢?浩阳,他会是自己的哥哥吗?

“卓雅,醒醒,不要睡,不要睡!”何少飞的声音响在了她的耳畔,她还没有死吗?不,现在她真的只想死,她不想再活着了,因为就算活着也只是一个笑话。少飞,不要救我,真的不要救我!随着身体一点点被掏空,她再也无力想下去了,或许死神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谷名川已经带着沈清仪回了房间,此刻这么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卓安和阿峰两个人。卓安他达到目的了对吗?逼疯了沈清仪,也许还会逼疯谷浩阳,卓雅做为谷名川的女儿最后也难逃噩运,这一切都是自己想看到的,他达到目的了。可是他为什么却开心不起来呢?这么多年他花着谷家的钱,过得潇洒自在,可是现在他又一无所有了,变成了穷光蛋,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谷浩阳接到小来的电话,便开车回了医院,这一路上也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他怕,他怕她出危险,就象当年的姐姐那样,在他离开的时候就遭遇到了不幸,难道自己的这一生注定要在痛苦中度过吗?

他来到了抢救室外,看到小来站在门口,脸上有些凝重,他焦急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心宁怎么样了?”

小来低下了头很是自责:“都怪我,是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就被人趁虚而入。陈小姐现在还在抢救室抢救!”小来从洗手间回来,透过门玻璃看到了一个护士模样的人站在陈心宁的床前,正在往输液瓶里注射什么东西,小来看她有些慌张的样子,凭他狼一般的嗅觉,他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一个护士,难道她是来伤害陈小姐的?如此想着,他迅速的走进房间制止了她。果不其然,她正在往输液瓶里注射空气。

谷浩阳听完小来的叙述,冷峻的脸上更是阴冷到极点,居然会有人趁着他不在,敢对陈心宁下手,这个人是谁呢?难道是卓安派来的人干的吗?但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人呢?”他冷冷的问着。

“放心,她跑不了!”小来肯定的说着,是的,他没能保护好陈心宁,又怎么可能让这个伤害她的人跑掉呢?

谷浩阳点点头,是的,小来也是无心的,他不会怪他,要怪他也只能怪他自己,是他为了报复卓安才会离开医院,最终,没能让卓安难堪,却让自己现在的处境极为尴尬,他和卓雅是兄妹吗?如果是他该怎么办呢?这世上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虽然他从未爱过卓雅,但是必竟他们结婚了,而且卓雅也有了他的孩子!他从心里苦笑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他还能活在这个世上吗?当然他没有理由活在这个世上,他背叛了姐姐,并且让自己的生活一片混乱,也许他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他还要守护着她是,直到她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谷浩阳忙来到医生面前:“她怎么样了?”是的,他真是一个无能的人,他没有办法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以前是,现在也是。

医生看了看谷浩阳,他焦急的神情让他的心也不由的一颤,是的,在这个地方,现在是没有人不知道谷浩阳的名字,他冷漠而残酷,于何少飞之间的那场纷争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为人,只要他不高兴,对任何人他都会不择手段的。而眼前这样的他还真是让医生的心里感慨万千,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守在医院里,为了一个女人,他可以放下所有的事情,只愿意陪着她,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和外界所传的那个冷酷的人有些不太一样。

他长出了一口气:“她的身体里被注入了空气,但是好在发现的及时,被注入的空气不是很多,并没有形成气栓,所以她的情况还好。”医生心里明白,如果这位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可能会有一大批人没有好日子过了,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谷浩阳听到医生这样说,心才稍稍放了下来,随后看到陈心宁被推了出来,他忙走过去,抓住她的手:太好了,她没事,他只要她没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酸涩的很,眼泪就这样顺着眼角滚落了下来,一滴一滴,落在了陈心宁的手背上,他这一生只为了两个人流泪,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陈心宁,当年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只有他一个人孤孤零零的时候,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为了她们他却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看到谷浩阳的眼泪,小来被惊到了,这种感觉比***爆炸的威力还要强烈,像他这样英俊绝伦又手段毒辣的人,为了一个女人流泪,却不知为何他的眼泪好让人心疼,如果陈心宁此刻能够醒过来,她一定也会被他的眼泪打动的,这是关心,是珍惜,是怕失去。

陈心宁被重新推回了病房,护士在检查好输液一切正常之后退了出去。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她依然安静的躺着,明明医生已经说她没什么事了,可是她为什么还不醒呢?还是她一直在做梦呢?

“人呢?”他转头看着小来。

小来点点头,弯下腰,从床底下拖出了一个人,她好象是被打晕了的样子,手脚都被捆着,嘴里塞着布条,身上果真穿着护士服。小来看到她行为不正常,直接进到屋里来把她打晕了,把她捆好塞到床底下只是十几秒的事情。

谷浩阳低着头看着躺在地上穿着护士服的这个女人,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呢?小来伸出脚来,踢了踢她的身子,过了一会儿,她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谷浩阳就象一座冰雕一样的伫立在眼前,她知道自己完了,这一回是必死无疑了。

谷浩阳看着她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不是曾经被自己找来照顾陈心宁的护士冯雪吗?怎么会是她呢?

冯雪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谷浩阳和小来,不停的发出沉闷的声音,看样子她是想说话。

谷浩阳看了小来一眼,小来心领神会地弯下腰,把她嘴里的布条扯下来。

冯雪长长的喘了一口粗气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声音说:“对不起,谷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次的祸可闯大了。

“不敢了?”谷浩阳冷笑了一声:“你曾经是一个护士,我想你应该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但是你还偏偏要这么做,你以为你一句不敢我就能原谅你吗?”他的声音冰冷到了极致,听他的口气,就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那种杀气,他不会让这个女人再出现在她眼前的。

“谷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杀了我!”冯雪吓的冷汗直流,她比谁都清楚,谷浩阳的手段是极其残忍的,因为她弄伤了陈心宁,她已经被他逼得找不到任何工作,最后只能在夜总汇那样的场所陪客才能勉强活命。想着自己会被那么多的男人折磨,她从心里恨陈心宁,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伦落到这种地步呢?所以在她在路上看到陈心宁的时候,她都想要撕了她,可是她最后跑进了谷浩阳的公司,她才没敢进去。这一回她刚好到医院来检查身体,无意间听护士们谈论起了谷浩阳来,说他为了等女朋友醒来,已经在医院里待了好多天了,一刻都不曾离开。她一打听,才知道是陈心宁受了伤住院了,到现在还没醒。她心里有点暗自高兴,可是听说她的刀伤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她又不甘心,如果她死了该多好!所以这几天她一直在医院徘徊,希望能有机会靠近她,并且能有办法让她永远也醒不过来。

直到看到谷浩阳匆匆的离开医院,等到小来去了洗手间,她以为她会成功的,可没想到小来回来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