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幸福之家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一直在这么残忍的对待他自己,他把心关的紧紧的,不让任何人来触碰。他不接受卓雅的爱,但同时也不承认对她的爱,也许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其实是一个失败者,甚至是一个懦夫,这一点与他冷峻而高傲的外表完全不相符。他走在两个极端,这两个极端早晚有一天会让他崩溃的。

谷浩阳感受到腰间来自她身体的温暖,不由的心中一颤,整理身体都跟着有了某种变化,那种想把她压在身休下的欲望一下子如此的强烈。只有面对她,他才有这样的感觉对吗?面对其他的女人,他就如同面对一座雕像一般,没有任何的杂念。

他伸出胳膊,搂住她的肩膀,低下头,嘴唇轻轻的印在了她的额头,眉心,鼻尖…….。他的心出现了片刻的恍惚,这一刻他忘记了她是谁,只知道她是一个自己想要的人。

陈心宁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他越来越模糊的脸,自己对于他从来就没有一点抗拒。任凭他的唇在她的脸上游走,而她整个人瘫软了下来,纵使已经被他推倒在了床上,嘴唇也被他霸占了,她依然接受。甚至她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反而搂住了他的脖子,加深着他的吻,她要成为他的女人,也许十年前她就应该成为他的女人,而这一天晚了整整十年。

他把手伸到她的腰间,扶摸着她光滑而细腻的皮肤,这时的他是不是已经被情所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她,要她成为他的女人。他的手变得灼热起来,并且一点点向上滑去。突然他的手碰到了她正在结痂的伤口,伤口处那种粗糙和她的皮肤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不由的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猛的抬起头,注视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她,她绯红的脸色正好暴露了她身体上的某种渴望,虽然害羞,但是她却并不反对他的进一步动作,可是为什么他停了下来呢?陈心宁睁开了眼睛,对上了谷浩阳的视线,他在用自责的眼神注视着她,而他的手却一直停留在了她肚子上的伤口处。

他第一次碰到了她的伤口,尽管它可能已经不疼了,可是他在摸到它的时候,心里还是受到很强烈的震撼。他没有这个能力保护她,和自己在一起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的,比如姐姐,比如她,差一点因为自己的关系丢了性命,也许他不该喜欢任何一个女人,所有的不幸也都是因为他造成的。

“怎么了吗?”陈心宁感觉到了他的犹豫和内心的挣扎,随着身上的灼热散去,她也冷静了下来,可冷静下来的她则更加的害羞了。她居然会如此主动的想和他融为一体,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一个女人,女人应有的含蓄和矜持怎么会在他的面前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居然还在问他怎么了,这句话怎么好象是在说:你快点要我吧,我准备好了一样。

谷浩阳凝视着她的眼睛,而他自己的眼睛却变得湿润起来,她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又一次浮现在了眼前,其实只差那么一点,他就失去她了。想着再一次面临着失去,他的眼睛居然很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落下来。他忙抽出手,扭过头去假装淡定的说:“你的伤没有好。”

“哦!”陈心宁红着脸点点头,转过身躺在床上,轻轻的拉上被子,他还不能完全的接受自己吧,或许在他的心里,过去的那个她更重要一些。知道他这么多年一直爱着她,她是应该高兴的,可是她却不希望他这是在用生命来维护爱情。她闭上了眼睛,总有一天,她会再一次走进他的心里。她默默的下着决心。

谷浩阳见她转过身睡去,心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伸出修长的手指,揩去眼角的泪珠,躺在了她的身侧,从后面抱住了她,他喜欢这样的姿势,当年他也是这样每天晚上搂着姐姐入眠的。这么多年了,他依然记得把她搂进怀里的那种感觉,她就象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柔软而脆弱,需要他的关心和爱护。他把她搂在怀里,就象拥有了无价之宝一般,并且暗自下着决心,他一定要让她快乐。

他轻叹着,这些话他从未对姐姐说过,因为他被毒哑了嗓子,没有办法表达他的想法,但是他始终相信,姐姐知道他的心。

吃过早餐之后,谷浩阳把陈心宁送到了幸福之家,跟韩冰打过招呼之后,他要返回公司上班,并且说过了下了班以后会来接她。

韩冰看到陈心宁之后非常的高兴,必竟她又好好的站在自己的眼前了。

“心宁,我看这位谷先生对你是认真的!”韩冰这个年纪,什么事情都看的很明白,虽然谷浩阳的话特别的少,也从来没有把他的心思告诉任何人,可是韩冰看的出来,他喜欢心宁,就算他结了婚,但是对于心宁的爱却是无法掩饰的。

陈心宁不好意思的笑笑:“哪有?他这个人给自己的心上打了一把锁,任何人都打不开的。”昨天晚上她想的很清楚,谷浩阳一直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他怕他会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说不定哪一天,他不在压抑的时候,也就是他崩溃的时候,她不能让这一天到来,所以她会尽快的选个合适的时间把真相告诉他,但同时还不能太刺激他,而且她也要确定卓雅没事才行。

韩冰拉住她的手优雅的一笑:“你呀,躺在床上当然是不知道了,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是他一直陪在你的床前,他把自己弄得像个疯子一样不吃不喝,说真的,那时候的他给我的震撼还真是不小,我从来都没想过他会对哪个女人这样关心,甚至愿意为了你让自己这么不修边幅。心宁,有时候我不能理解,明明他都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以他的性格,他也不可能会对其他的女人感兴趣,可是我真的看错了,或许他对你才是真爱吧?”韩冰说着自己的想法,是的,她永远忘不掉在医院里看到谷浩阳的时候,他的那种颓废和自责,还有那深深的担心。她也是一个过来人,在她的心里从来不认为一个男人会对一个女人有如此深的爱,可是谷浩阳,原本一个冷峻的如雕塑般的男人却改变了她对于男人的理解。

陈心宁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当然明白,谷浩阳这些日子守在医院里,几乎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即使护工来为她擦洗身子的时候,他也要待在帘子外面静静的守候。那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她的哑巴,是那个自己愿意用一生去爱的男人。

“阿姨!”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陈心宁低头一看,是英子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她抓住陈心宁的手高兴的说:“阿姨,你去哪了?这么长时间才来看我?”

陈心宁笑着蹲下身子:“英子想阿姨了吗?”她抚摸着英子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英子好象有点瘦了。

“当然想了!陈阿姨都好久没有来看我了,你看,我是不是又长高了?”英子边说边踮着脚尖。

“是呀,英子还真的是长高了很多呢?”陈心宁摸着她的头。她很喜欢小孩子,可是自己的身休似乎不允许她有自己的孩子,这一点对她来说是最大的遗憾。就算将来有一天她会和浩阳在一起,可是她没办法给他生孩子,而自己又能陪他多久呢?如果让他再一次失去他,他会不会真的就疯了呢?她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陈阿姨,我去玩了!”英子一边说着,一边跑回了小朋友的中间。

“英子这孩子比其他的孩子懂事很多,可能这也和她的经历有关。前些天有一对夫妇想要来领养英子,可是因为你住院的关系,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所以没有答应。”韩冰看着和小朋友玩在一起的英子轻声的说着。

陈心宁听到韩冰的话,不由的一愣,有人要领养英子?她转头看着韩冰。

韩冰拍拍她的肩:“你知道,我们这儿健康的孩子很少,就算我们这他们做的再多,但终究也代替不了爸爸妈妈在小孩子心里的位置。这对夫妇经济状况很好,他们没有孩子,会对她好的。”

“可是英子现在还不算一个健康的孩子,万一他们知道了英子得过这种病,会不会抛弃她呢?”陈心宁有些担心。是的,象她们的这种病,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复发了,如果有一天真的复发了,那就要付出很多的金钱和时间,他们愿意为一个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孩子付出所有吗?

韩冰点点头:“我已经把实情交代给他们了,可是他们还是很坚持收养英子。”

陈心宁看向英子,她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其实有一个完整的家对英子来说是最好的,可是自己却有点舍不得。原本她也可以把英子带在身边的,可是自己现在身不由己,谷浩阳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他每天都在不停的折磨着他自己,如果英子出现在家里,他会不会觉得很烦呢?

韩冰似乎看懂了陈心宁的想法,她叹了口气:“心宁,如果你舍不得,可以让英子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就象你当年一样,可是你问问自己,你过的快乐吗?是真的快乐吗?”

陈心宁听到韩冰这么一问,心里果然颤抖了起来,是的,她快乐吗?没有父母关心的小孩子,真的象表面看上去这样的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