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听到这个结果,他脸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他抓住他的肩膀,狠狠把他摔到了地板上,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上:“你这样的人是真的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他的脚一用力,恨不得一脚就踩死他。

“浩阳,不要啊!”卓雅忙跑了过来,抱住谷浩阳的腰,无论浩阳是一个多么冷酷的人,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动手的样子,今天的他是真的愤怒到了极至了吧。听到父亲讲述这件事情,卓雅也被自己父亲的凶残吓到了,她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如此的邪恶,可是谷家究竟和他有什么样的恩怨呢?会让父亲如此不择手段。

这当然也是谷名川想要知道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怀里瑟瑟发抖,她空洞的眼睛似乎在告诉他,她已经崩溃了。

“浩阳,我有话要问他!”谷名川看着儿子要杀人的样子,他的心里不由的一颤,是的,儿子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被他折磨疯了,现在因为知道了当年的卓安居然有这样卑鄙的想法,连他这样身经百战的人都觉得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儿子,最重要的是儿子一直在找的这个人早就摔死了,可是儿子这么多年却一直相信会有奇迹,那就是她还能够活着。如今这唯一的幻想都破灭了,儿子的心是不是也跟着一样被摧毁了呢?

到现在为止,他还想不到自己和卓安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恩怨,会让他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他,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

谷浩阳听到父亲的声音,不由的把脚缓缓的从他的胸口上拿了下来,卓雅忙放开谷浩阳的腰,跑到父亲身边扶起他,紧张的看着他:“爸爸,你没事吧?”

卓安看了卓雅好半天才摇摇头:“我没事。”

“爸爸,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呀?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情!”卓雅忍着越来越不舒服的肚子,抓住父亲的手,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了。

卓安转头看向谷名川冷冷一笑,他揉揉刚才被谷浩阳摔疼的腰,看着缩在谷名川怀里的沈清仪,真是太好了,这可真是报应啊!

“没错,卓安,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谷名川拧紧了眉头,他想不出自己和他有什么其他交集的地方。

卓安冷笑了起来:“也是呀,你现在过得这么幸福,当然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问你,你还记得白若银吗?”

谷名川听到白若银三个字,整个人都怔住了,这个名字有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她在哪儿,过得还好吗?他的眼神里不由的流露出了关切的神情。他这一细微的变化不由的让沈清仪感到了一丝的不安,这个女人的名字她从来都没听说过,可是看到名川的样子,应该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很不一般,难道他除了自己,还曾经爱过别的女人。她不由的松开了搂着他腰间的手,站直了身子看向了丈夫。

谷名川觉得自己的腰间一凉,心更是凉了半截,清仪,你在怀疑什么吗?他转头看着沈清仪,她正用一双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这样的神情让他的心不由的疼了起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她不受伤害,可是现在,她明显的是觉得有什么不对了,或许女人天生就是敏感的吧。

“你应该不知道,她是我的妻子吧?”卓安说出这句话,谷名川还真是一愣,若银她居然是卓安的老婆,当年只是听说她的丈夫在外面做生意,他也不曾问过她丈夫的名字,没想到他们会是一家人。

“她是你妻子?”谷名川拧紧了眉头。

“没错,现在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了吧?”他向前走了几步,盯着沈清仪苍白的脸,不由的奸笑了一声:“没想到吧,这么爱你的男人会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看来你的男人你看的还是不够紧哟?”

“爸爸,你不要胡说好吧,从我记事开始,妈妈就病着,她连自己的房间都走不出来,怎么会和外面的人有来往呢?”卓雅不相信爸爸说的话,因为在她的心里,妈妈不是这样的人。

“当年你的妈妈和这个男人相好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你当然不知道了。”

沈清仪看着谷名川,眼泪不自觉得从眼窝中流了出来:“是真的吗?你真的和那个女人好过?”她强忍着头痛,没想到一直以来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人居然也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的心乱了。

谷名川摇摇头:“清仪,相信我,这些都不是真的。”

“你真的认识那个叫白若银的女人?”

“认识,但是当年我因为受了伤,晕倒在她家门口,她好心救了我而已。”

“沈清仪,你可别听他骗你,若银早在多年前就亲口承认了,她喜欢你的丈夫,并且爱得死去活来的。谷名川,现在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了吧?我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才想到办法并得到了这个机会可以绑架你的儿子,把你变得一无所有,这么多年,我花的都是你的钱,就算你现在让我一无所有,那也是你的钱而已,所以最后你才是输家!”

“既然这样,你又为什么要把我嫁到谷家来呢?你们之间有这么深的仇恨,为什么还要搭上我呢?”卓雅额头的汗已经顺脸淌了下来,她强撑着让自己不要倒下,她要知道原因,明明她和谷浩阳没有半点交集,是父亲故意把她带到谷家来的,但是自己最后居然爱上了谷浩阳,而且爱的是那么的彻底。

卓安看着卓雅,又看着谷名川,还有在他身边快要崩溃的沈清仪,以及站在自己身侧好似下一秒就能掐死他的谷浩阳不由的一笑:“卓雅,快生了吧?本来我不想让你这么激动的,可是事情既然弄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让你难过了,因为必竟现在孩子是可以存活下来了吧。”

卓雅很不明白他的意思,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是呀,在有一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通常情况下,孩子现在是可以存活的,可是这和自己要知道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谷名川,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当年为什么我放了你儿子,是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报复你的方法,这个方法可以让你没有脸在活在世上,你说如果你自己自杀了,和我杀了你哪一样对我最有利呢?”他依然露着诡异的笑容。

“卓安,你把话说清楚,别卖关子好吗?既然你要说为什么不干脆一点,不管你说出了什么都最好不要后悔!”谷名川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冷静下来,很可能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看不出来,你还很心急呢?我这个方法就是让你的儿子和你的女儿结婚,然后他们还会生孩子,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家都是无法接受的吧。没想到我的这个想法还真的变成了现实!”卓安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卓雅听到父亲的话,整个人都站不住了,她一下子摔在地上,肚子剧痛无比,并且明显感觉到正有什么从自己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抽离,她痛苦的叫了起来:“你胡说!”

“我没有胡说,你就是你妈和谷名川的女儿,就是说你和你的丈夫其实是两兄妹,当年你妈背叛了我,我不会让她好过的,你以为你妈是天生的身体不好吗?你错了!她身体的好坏是由我说的算的,我不想让她站起来,她就永远也站不起来。我让她每天躺在床上象个活死人一样,她就是一个活死人,就象当年我可以把谷浩阳变成哑巴一样!”

卓安的话让沈清仪彻底的崩溃了,她捂着头尖叫了起来,转身跑了出去。谷名川看着卓安:“你会后悔的!”他忙撵上沈清仪把她一下子抱在怀里:“清仪,冷静一点,你要相信我,这些都不是真的!”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他的心都碎了。

“别碰我,不要碰我,你很脏的!”沈清仪用力想要摆脱他的手,可是谷名川却紧紧的搂着她不放,因为太过激动,沈清仪晕了过去。

卓雅惨笑了一声,看着谷浩阳,原来他们真的是不应该结婚的,看着父亲那得意的样子,她闭上了眼睛,这个自己叫了这么多年的父亲,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想着自己的妈妈这二十年来都躺在床上,从来不见外人,她的心里就无比的难受,为什么,就算不爱了,可以选择分手,但是却为什么还要住在一起互相伤害呢?她的两腿之间早已被鲜血染红了,孩子,此刻也许正在一点点的离自己而去吧?浩阳,你的心里该是有多么的痛苦呢?

谷浩阳还没有从这件事情当中回过神来,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小来打来的,因为是小来的电话,所以他马上就接了起来:“你快点回来,陈小姐很危险!”小来的话让谷浩阳的身子猛烈的一颤,难道她的病情恶化了吗?

他看着一团乱的家里,看着晕倒在父亲怀里的母亲,难道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吗?但是陈心宁,你真的不能再出事了。他转回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没想到与何少飞也正往屋子里走,何少飞到医院去看陈心宁,却看到是小来在医院守着,以浩阳的个性,一定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他才会离开医院的,所以他也随后赶到他们家。看着浩阳急匆匆的离去,他感到很纳闷,他走进了房子,就看到卓雅坐在地上,地板已经被血染红了。

他看到了卓雅的父亲站在一边只是一个劲的大笑,这笑声是那么的诡异。他没有多想,走到卓雅身边抱起了她:“卓雅,你撑住,我带你去医院!”

卓雅早已经模糊了双眼,但是听到何少飞的声音,她的心才稍稍的有些安静下来,当她的身体靠进了她的怀里,她才长长的舒出来一口气:“少飞,等等,我有话要说。”

何少飞一愣:“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要说的,以后有的是时间!”何少飞真不明白,她这么不关心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