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九章 她有多么的恨她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再见到谷名川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的傍晚了,落日的余辉撒满了整个房间。而这一次来的不仅仅有谷名川,还有沈清仪。陈心宁看到沈清仪,她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是的,她在和一个母亲抢她的儿子对吗?

沈清仪仪态端庄,高雅而不失尊贵。在陈心宁见过的女性当中,她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女王级的人物了。沈清仪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陈心宁,她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慌乱,反倒让她感觉她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或许她已经做好了从这个世上消失的准备了吧。

“陈小姐是吧?”沈清仪向前挪了两步,为的是把她看的更加清楚一些:“其实我真的是很好奇,你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可以让我的儿子对你这么死心塌地,连我这个做母亲的都丝毫不放在眼里。”她伸出了手,抬起了陈心宁的下巴,微微的一笑:“我看不出你有哪一点比卓雅强。看你瘦的皮包骨头的样子,怎么能给我生孙子呢?而卓雅的肚子里有浩阳的骨肉,就算浩阳不喜欢,但是我可是喜欢的很,我不会让卓雅受到伤害的。”

陈心宁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闪开了沈清仪的手,她的眼睛里对自己充满了敌视,是的,她不喜欢自己,她只认准了卓雅。今天他们到这里来,也许正是为了处理掉她吧,也许她和哑巴之间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她好后悔,没有当着哑巴的面告诉他,自己究竟有多么的爱他,她甚至愿意为他去做任何的事情。为什么自己没有成为他的女人。她脑子里闪过好多的影像,从十年前开始,她趴在他的背上,被他带着出去看风景,摘树上的果子,还是现在他每天冷冰冰的看着自己,不管他对自己有多么的冷酷,可是她感受得到他也是爱自己的,只是他不敢承认而已,而她也不需要他承认,她只要待在他的身边就好了。但也许自己真的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她扭头看向了谷名川,他是来终结自己性命的人,他可以杀了她,然后把她埋在这个无人光顾的废旧小区,或者在这上面盖上豪华的住宅小区,从此以后她就彻底消失了,几十年之内不会有人找到她。她淡淡的笑着:“那么您是来警告我的,还是要让我消失的呢?”

谷名川看着陈心宁,这个女人还真是冷静的很。今天老婆说要来见见这个陈心宁,她想要在她临死之前好好看看她,看看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妖精,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如此着迷。当然不但浩阳为她着迷,还有少飞,她们姐妹都有一个优秀的儿子,而这两个天之骄子,居然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他们兄弟之间游走,也许就是来祸害他们家的。“两种想法都有,你想好了吗?”

陈心宁淡笑了一声:“对于十年前就应该死掉的我来说,老天就算是非常怜惜我了。不仅让我活了这么久,还让我遇到了他,我觉得我的人生可能没有什么遗憾了。至于你们想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无力反抗,但我希望你们一定要瞒着浩阳,不要让他过份的自责和绝望。其实我一直怕的就是他眼里的那份绝望。”她说完转回身走向了洗手间,是的,她要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在这个世上她唯一的牵挂就是哑巴,如果自己的死可以换来他继续的活着,她愿意马上结束自己的生命。

沈清仪看着陈心宁去了洗手间,不知为什么,她的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是的,儿子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这种绝望在他回来向她打听陈心宁下落的时候表现的尤为明显。这么多年,她一直担心的就是儿子有一天会象她当年一样,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或者是疯狂的摧残着自己。她不只一次的在梦中惊醒,梦中的儿子用刀一下一下的刺向他自己,把他自己刺的遍体鳞伤,而那个时候他的眼里全是绝望的微笑。想到这儿,她的心不由的一阵抽搐,她一下子握紧了拳头,眼中出现了某种恐惧。

谷名川看着老婆这个样子,忙一下子抓住她的手:“怎么,冷吗?”

沈清仪看看丈夫摇摇头:“今天我们先回去吧?我要想一想该怎么做?”

谷名川看向了洗手间,他的心里还真是复杂,没想到口口声声说要杀了陈心宁的老婆会突然反悔了。看她的样子,心里受到的打击也一定不小,他是一个爱妻如命的人,他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和冷静。“好,我们先回去。”他搂住了妻子的肩膀,走出了门口。

“你开车送我们回去。”谷名川对看守着陈心宁的保镖说着。

“是!”保镖应了一声,忙跑到车旁打开了车门,请他们上车。

沈清仪坐进了车里,谷名川却在上车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眼睛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安慰。他淡笑了一下,坐上了车,保镖开着车离开了。

陈心宁收拾好了自己,从屋里走出来,却看不到任何的人影,他们哪里去了呢?她扫视了一圈,不由的走到门口,刚想推门试试,却不想门却被人打开了。

陈心宁看着一点点被打开的门,也许是保镖回来了吧。可是当对方的脸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一下,进来的人居然是卓雅。

她挺着大肚子,行为很笨重。也是,算算应该再有两个多月就生了吧。可是她怎么会到这里来呢?如果她想来,应该和谷名川他们一起来才对。

“卓雅?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她不解的问。

卓雅看着陈心宁,这样一个女人,她曾经把她当成了知己,可是没想到她会连自己心爱的男人都抢走了。如今她被关在了这个地方,本以为公公婆婆会来处置她的,没想到她还是如此完好无损。她冷笑了一声:“怎么?我来看看你不行吗?你抢了我的男人,我要让孩子好好看清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他的爸爸抛弃我们,不要我们!”

“卓雅,你不要这么说,我没想过要破坏你和浩阳的关系的。”陈心宁终究是善良的,在她知道浩阳就是她苦苦寻找的哑巴的时候,她没有马上告诉他,也是怕浩阳再知道了真相之后,会迫不及待的把她们母子抛弃,所以她才选择忍耐的。但是不管她的心里是如何想的,浩阳他还是依然把她们母子当成了不存在的人。

“说的真好,因为你的出现,他的心已经彻底离开了我,而我也没有办法让他回头了。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父亲的爱,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卓雅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激动。是的,就如她所想,她会变成一个恶毒的女人,在她偷听到沈清仪说要来见见陈心宁的时候,她暗自高兴,她想要来看看她被关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饱受着折磨。或许婆婆是来给自己出气的,这个精神不正常的女人,她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杀人要偿命的概念,她也许想要杀了陈心宁也不一定。可是看到陈心宁不但好好的活着,而且还衣冠整齐的样子,她的心里真的被刺痛了,怎么了?连那个一直向着自己的婆婆都被她感动了吗?她只是来看看她,却没有动她分毫。她从心里冷笑着,如果失去了婆婆的关心和保护,那么她在这个家里还有存在下去的意义吗?而如今,不想离婚的是浩阳,他眼里的邪恶告诉她,他在折磨自己,他会把自己折磨到崩溃为止,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再是以前的冷漠,而是仇恨,尽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份仇恨来之哪里。

卓雅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也是,这是个废旧的小区,就是几十年前的那种建筑,虽然只有六层高,但是没有电梯,她本来就这么大的肚子,走上来应该是相当费劲的。她躲在楼在,看着沈清仪她们离开,她想偷偷溜上来看个究竟。可是不知为什么,谷名川临上车时回头的一笑,让她不觉得有些奇怪,难道他知道自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吗?可是如果知道的话,他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呢?

“卓雅,要不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陈心宁看着她明显有些疲惫的样子,她的心里也很难受,是呀,是她的出现改变了现状,改变了他们原本的生活状态。

卓雅怨毒的看着她,突然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好象特别难受的样子,陈心宁吓了一跳,忙走到她的身边扶住她,她必竟大着肚子,不管怎样,孩子是最重要的。

陈心宁的手扶住了她的胳膊,想着把她搀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可是她没有看到的是,卓雅此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凶残,她转头看着陈心宁,为什么,她就能得到这么优秀的男人的怜爱,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己深深的爱了好几年的人,如今是她丈夫的人。

陈心宁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寒意笼罩着,她不由的抬起头看着卓雅,是的,卓雅的脸上不该出现这样的神情,她是一个善良而优雅的女人,这样的她怎么也觉得有些奇怪。

可是还没有给她时间多想,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戳进来一个冰冷的东西,她的身子不由的一顿,手不由的松开了卓雅的胳膊,整个人向后退了几步,疼痛一下子包围了她。她的肚子上已经被狠狠的插进了一把刀,只有刀柄露在了外面。陈心宁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惨白色,她退到沙发的位置,终于站不稳,摔在了地上。

她要杀了自己,她该是有多么的恨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