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章 叫我哑巴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家里的陈心宁马上开始洗手做饭了,看着她越来越熟练的做饭手法,谷浩阳还真是觉得有些无奈,明明是想要好好的难为她一下,可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把它当日子过了。看着她一边做着饭,一边哼着小曲,他觉得他很危险,现在的他会不由自主的想要看到她,想要把她抱在怀里,甚至想要的更多一点,是不是在这样下去他会彻底的沦陷。

陈心宁把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子,回头招呼着他:“吃饭了!”她围着花布的围裙,还真象一个家庭主妇一样。谷浩阳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餐桌旁,看着她做了四个菜,有肉,有青菜,还有汤,居然有模有样的。他坐下来,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青菜,味道还真是不错。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筷子却没有停下来,把她做的菜挨个的都尝了一遍,陈心宁真的很开心,她坐在他对面吃了几口饭才说:“你多吃点,我觉得你最近好象是瘦了点。”

谷浩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有吗?没觉得。”他对自己的体重一向很模糊,她居然能看出自己瘦了。

陈心宁抿唇笑了:“也许是我的饭做的太难吃的缘故,以后我会改进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的碗里:“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他把她夹到自己碗里的肉送到嘴里淡淡的说着。

“我想去幸福之家帮忙!你看行不行?”陈心宁很小心的问,她自从回国好象就没有见过韩冰,没有见过英子,她还真是很想念她们的。

“我安排了很多的人手在那里做事,不差你一个,现在你的任务就是照顾我,只要照顾好我,幸福之家的人才会幸福,这个你懂的。”他反对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说的话他都不同意,放在以前他可能会答应她的这个要求的,必竟幸福之家是他精神上的寄托。他知道姐姐当年就是一个孤儿,所以他才想要去帮助孤儿院,也许是想感受一下姐姐当年身处的环境吧?但是他在看到那些孩子的时候心里也真的是很痛,或许姐姐当年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可能还不如他们,他想要帮助他们,更重要的是孤儿院里有那么多和姐姐有着同亲经历的孩子。

陈心宁吐吐舌头,看来自己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说服他,他现在好象把她当成了他的私有财产一样,一切的行动都要听从他的支配,算了,不要惹他不高兴了。她垂下了头,吃光了碗里的饭。抬起头注视着他,没想到当年那个呆头呆脑的人居然会是这么帅的人,而且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气。想来也是,他一个人待在那个环境当中两年,从来没有说过话,也从来没有见过除了绑匪之外的任何人,而他却没有疯掉,没有想过自杀,可见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强大。但是现在,他拥有了自由,也拥有了数不尽的财富,可是他的心理却出现了问题,这真是很让人揪心。

谷浩阳几乎吃尽了世上所有的美味,却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吃的这么饱。可能只是因为是她亲手做的缘故吧。盘子里的菜几乎被他吃光了,他才放下了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发现她正在看着他,不由的淡淡的说了一句:“怎么?我很好看吗?”他说着,眼里却闪出了火一样的光芒,这光芒好似瞬间就要把她点燃了一样,她忙站起身,端着盘子去了厨房,她不得不承认,对于哑巴,她真的没有什么免疫力,她真怕有一天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她只能选择回避。

谷浩阳看着她匆忙逃离的身影,不由的觉得特别好玩,看到她钻进厨房不出来,他微微扬起了嘴角,一抹笑意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脸上,看上去好温暖。

直到钢琴声传来,陈心宁才从厨房出来,收拾着餐桌。看着满满的一箱从超市里买来的梨,她愣了一下神,这个是他想吃的,可能他平时从来没有去过超市,也没有见过这种原生态的水果吧。她洗了一些,放在果盘里,端起来悄悄的上了楼,来到他的卧室,把果盘放在他的床头柜上,一会儿他弹完了琴应该回来会吃吧。她打量着他的房间,一如往常的简单,阴沉。她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衣柜上,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打开了柜门,那个抽屉呈现在了眼前,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抽屉,她的心就不自觉的扭在了一起。这里面有一把手枪,一把可以取人性命的手枪,这把手枪是为谁准备的呢?她伸出了手,想去拉开抽屉,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冷森森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陈心宁吓了一跳,忙回过头来,他就站在自己身后,正用那双阴鹜的眼睛盯着她,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她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呢?

谷浩阳把手按在了她身后的衣柜上,把她圈在了身前,直视着她的眼睛,声音冷冷的说:“你看到了什么?”

她忙摇摇头:“没有,什么也没看到呀,我只是想把今天买的梨拿来给你尝尝!”她狡辩着,她怎么可能告诉他,她是来看那把枪的,看它还在不在那里呢?

“是吗?”谷浩阳看着被她打开的衣柜门,眼里闪过一丝的怀疑,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陈心宁忙从他的一侧溜出来,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可没想到谷浩阳一伸手直接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扯到了眼前,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惊恐,有紧张,还有一丝的伤感,这种眼神,让他觉得这么的熟悉,他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大手指在她的唇边不停的摩擦着:“姐姐!”他轻声的说着,姐姐这两个字,在他的心里已经说了成千上万次,可没想到他会对着她说出这两个字。是因为她和姐姐真的是那么的神似吗?

陈心宁一下子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他,难道他认出了自己?还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被他发现了身份?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只能愣愣的站着,任由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游走。

“叫我哑巴!”他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着。他说完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着听她叫自己呢?

陈心宁心里一阵的恍惚,他是要听到自己叫他的名字吗?叫这个只有她才知道的名字。“哑巴!”她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是的,这个称呼在她的心里存在了很多年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想起他,都会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希望有一天他能够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如今自己的这个愿望是不是实现了呢?

谷浩阳闭着眼睛听着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心抽得紧紧的,眼睛也觉得异常的酸疼,不知不觉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一滴一滴落在了陈心宁的脸上,嘴唇上。

陈心宁看着他流泪了,心更加的痛了,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明明知道他在找自己,可是自己却要这亲瞒着他,让他找的这么的痛苦,她不可以这样对他的,不管他是不是结婚了,是不是有了孩子了,自己都是爱他的,十年来从来没有变过的爱。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呀!她的话几乎都要脱口而出了,可是谷浩阳却自嘲的笑了一声:“我还有资格爱她吗?”他收起了泪水,他没有想到,只是听到从她嘴里说出哑巴两个字,他就这么的激动,这是他一直想要听到的声音,闭上眼睛听来,和姐姐还真是很象。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和姐姐有几分相似的女人,他清醒了过来,不由的放开了手,把她轻轻的推离了自己。

“怎么了?”陈心宁看着他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眼里的那份绝望更加的明显,她害怕了,她抓住了他的手:“把我当成你要找的人好了,你希望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但是只求你不要这样!”她觉得他会离开自己的,永远的离开,尽管她努力了,但是无论自己怎么做,结局都不改变。

谷浩阳凄惨的笑了起来:“没有人能取代她在我心里的位置,但是也没有人象她一样可以这么的折磨我,我会活到找到她那天为止的!”他推掉了她的手,是的,他会活着,只是想要看到她,知道她还好好的活着,而他,早已经没有了爱她的资格,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他会好好的惩罚自己的。他走到床边,拿起果盘里的梨,端详了好一阵,梨,是当年他和姐姐唯一能吃到的水果, 而他们这一生也许注定的只有分离。

陈心宁被他的话吓到了,他不是说着玩的,或许那把枪就是为他自己准备的。他想到了死,是在找到她之后。她紧张的握紧了双手,他病了,他真的病的很严重,有什么办法才能让他从阴影中走出来呢?她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她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却也睡不着,只好一个人打扫着房间,或许她真的应该尽快的帮他找到打开心结的方法。否则他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把他自己逼上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