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七章 女朋友的身份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做饭对她来说是有点难度,如果是她一个人,她就可以煮面或者熬点粥就行了,可是和他在一起,她总不能让他跟着自己吃这些东西吧。冰箱里什么都有,可是她看了半天好象只会做西红柿炒蛋。她一边煮着粥一边切着西红柿,可是刀一滑,不小心切到了手,血一下子就窜了出来。她吓的忙放下刀,捂住住了受伤的手指。心里还在不停的嘀咕自己还真是笨。她四下找着创可贴,她觉得厨房里应该有才对,难道王阿姨就从来不切手吗?也是,王阿姨那么会做饭,她应该是很小心的。

谷浩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在翻着东西,血从她的左手上滴下来,他的心疼了起来,自从认识她,只要是她受一点点的伤,他都会心疼,这样的心疼是发自内心的,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陈心宁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只好站起身,刚一回头,就看见他站在门口正在看着自己,他眼神很复杂,有点心疼,有点生气,还有点不屑,她低下了头,忙把手背到身后,她以为他看不到吗?

谷浩阳走进来,把她拉到水龙头下,给手冲干净,又一伸手,在高一点的柜子上面拿下一个小盒子,那里面放着药棉和纱布之类的。他用毛巾擦干了她的手,涂上消毒药水,用纱布给她的手指缠好,他的动作还真是很熟练,看来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以前他也曾经为别人做过,她心里暗暗的想着,不过随后自己又否认着,当然不是,如果他可以对其他的女人这样,又怎么会等她这么多年。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他说了一句挖苦她的话,然后转身自己去做饭了,是呀,如果等着她做饭给他吃的话他可能真的饿死了。

陈心宁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在厨房忙碌,心里还真不是滋味,自己这么笨,连饭都做不明白,能照顾好他吗?

她一个人愣神的时候,他已经炒了好几个菜了,把菜一一端上桌,盛好了两碗饭,他坐在桌旁看着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不由的冷冰冰的说:“你不吃饭吗?”真搞不懂,他们这是谁给谁做饭呢?

陈心宁才反应过来,坐到桌旁,看着他炒的菜,虽然没有王阿姨做的那么多,但是也比自己强多了,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但是她心里同样也做了一个决定,她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过去的那些年她只是在生存,活的如同行尸走肉一样,从现在开始,她要生活,要活的有意义。

谷浩阳的菜炒的还算是不错,她吃过饭之后看着他:“那个,我已经差不多学会开车了,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开车出门了?”如果不开车的话,她可能只能走到市里。

谷浩阳瞪了她一眼:“想什么呢?你有驾照吗?没有驾照怎么上路呢?”这个女人是不是什么都不懂。

陈心宁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那么有办法,给我办一个就行了呗。”她知道以他的能力别说是驾照,想要什么他都会给弄来的。

谁知谷浩阳却拒绝着:“不行,如果想开车就必须考试,这个过程一定要有。”如果她开车的水平不行,他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开车上路呢?万一路上出事了怎么办?

陈心宁见他很坚决,只好点点头:“那好吧,我明天就去考试行吗?”

“不行!”他依然反对着:“手好了以后在去。”他瞅了一眼她缠着纱布的手指,纯白的颜色很是刺眼。

她只好不再说了,反正说什么他都会反对的。

很晚了,琴声还是一直没有断,陈心宁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琴房门口,他一定是在想她对吗?所以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相见,她曾经想过,外面的世界如此繁华,就算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真的爱她,可是十年了,应该会改变很多的想法,他不会为了一个死了的人而继续守着那份感情,就算他有了爱的人,她也不会怪他,只要他过的好比什么都重要,可是他却比以前更加的固执了,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办法把她忘记。她是该高兴还是该心疼他呢?

谷浩阳透过了钢琴的反光看到了她站在门口,而她也明显没有躲藏的意思,这个女人越来越大胆了。他不由的停下了手,却没有转回身。看着她一点点的走近自己,在他的心里,她已经打破了他好多的禁忌,这个琴房明明是他每天和姐姐交谈的地方,没有人敢随便进来,可是她却能,曾经她还睡在这里,重要的是他居然没有发火。现在亲眼看着她走过来,他依然没有半点的愤怒。直到她坐到他的身边,伸出手指在琴键上随意的按了几下,而他只是透过反光看着她。

“你在想她?”陈心宁小心翼翼的问,她不知道提起了她会不会让他生气发火,所以她压低了声音。

谷浩阳心里一颤,是呀,他在想她,他一直都在想着她。这个是不可否认的。

“你是不是特别想要找到她,然后和她在一起呢?”

谷浩阳凄凉的笑了一声:“你认为我还有什么资格爱她,面对她!是我对不起她,是我背叛了她,原本我以为她死了,只要守住我的心就好了,可是她还活着,而我却不敢再去见她,我怕……!”他停了下来,或许是说不下去了吧。

陈心宁看着他,他的眼里略过了一丝的绝望,仿佛自己走进了死胡同,他始终在那里面徘徊,却找不到出口。这样的他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她一下子搂紧了他的腰,心里默默的说:哑巴,没有人会怪你,对我来说你只要过得好我就满足了。没想到我的存在给了你这么多的折磨,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放下自责和绝望呢?

因为她的拥抱他觉得身体一下子温暖了好多。他扭回头,却只能看到她的头顶,她为什么这么主动的与自己亲近,难道她爱上了自己?不可能的,她明明爱的人是少飞的。是的,他不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想着,他推开了她,站了起来冷冷的说了一句:“我警告过你,不要爱上我,否则你我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他说完,转身走了。空气好象在这一刻凝固了,陈心宁看着自己空空的臂腕,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也许这就是命,即使找到了他,可是却不能相认。对于他们来说彼此都是矛盾的。

谷浩阳手里握着那把手枪,用手轻轻的擦拭着,是呀,他和卓雅结婚已经是错了,如今她又有了孩子,而现在他连自己的心都要守不住了,他发觉陈心宁在自己的心里越来越重要,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神经,也许有一天,他会因为真的爱上了她而结束自己的生命吧,死可能才是一种解脱,不会在继续煎熬下去,至少心不会再疼了。

陈心宁并没有闲着,她很快的熟悉了家里的情况,并且抽出时间在网上学了几道特色菜,而且每天都会换着花样给他做,虽然味道一般,但是相比以前也是算有很大的进步了。家里也被她打扫的很干净,明明谷浩阳是想要折磨她的,要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好让自己对她失去兴趣,可是没想到她却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真的把日子过的很滋润,这不由的也让他对她有点好奇了。看着她每天都穿着不一样的衣服,有的知性,有的优雅,有的青春可爱,奇怪的是哪一样她都能驾驭的了,这些衣服明明都是他买给她的,买的时候他也没仔细看,现在看她穿在身上,还真是有点赏心悦目。

“今天你能开车带我出去吗?”陈心宁和他一起吃早饭的时候要求着。

谷浩阳并没有看她,只是吃着碗里的粥:“有事吗?”

“我想去买点菜,昨天我在网上又学了一道新菜,可是家里没有这样的食材,所以我想去市里买一些,在说,你不是说我可以逛街的吗?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要办。”她轻松的说着,好象很快吃完了的样子,擦擦嘴:“我去换衣服了,你等我!”她一边说着,一边上了楼。

谷浩阳无奈的苦笑一声,他好象并没有答应她呀,可是她就这么自信他一定会带她出去吗?直到陈心宁换好了衣服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这个女人真是把自己当成这个家里的主人了吧。不过今天她换上了一件纯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阔腿裤,还真的让人眼前一亮,实在是太优雅了,看上去就象是一位豪门千金一样。她走到谷浩阳身边冲着他一笑:“好了,走吧。”

谷浩阳没办法只能让她坐上自己的车带着她进了城。

“买好了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回去。”谷浩阳看着她,这一大早出来买菜能买到什么时候。

“好的,我先去办其他的事情,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去你的公司等你呢?”她有些得寸进尺的问,不过她的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

“你觉得呢?”谷浩阳反问着。

陈心宁叹了口气:“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是呀,她到公司去还不被人当作小三一样的看吗?在外人的眼里,她就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那么你以什么身份去呢?”谷浩阳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有点好奇她的回答,不由地盯着她的侧脸。

陈心宁转过头一笑:“当然是以你家保姆的身份了。”是呀,她现在不就是他的保姆吗?每天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打扫房间,收拾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不但是保姆,而且还是全职保姆。

可是她的话却让谷浩阳有些莫名的生气,明明是他要把她当成保姆一样的使唤,可是听到保姆两个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还是很刺耳的。他把车停在了离公司不远的路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如果想要去找我,就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女朋友。”

陈心宁咧了一下嘴,吐吐舌头:“你这是要让所有的人都骂我呀!”他不记得他已经结婚了吗?还敢如此明目涨胆的说自己是他女朋友,只有疯了才会这么做吧。她说完,推开车门下了车,看着谷浩阳把车开走了,她才长叹了一口气,为了你,什么样的罪她都可以受,只要他能够快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