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六章 亲子鉴定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王阿姨坐在谷浩阳的车上不停的叹着气,谷浩阳有些不解:“怎么了,王阿姨?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不高兴吗?”

王阿姨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担心你们俩,心宁她能照顾好你吗?我看她自己平时的生活都简单的很,真不敢想像为什么你要让她做这些事情。”

谷浩阳从心里冷笑了一声,是呀,怎么他一觉醒来就会冒出这个想法呢?他想把她当成佣人一样的使唤,甚至想着要好好的折磨她,只因为她这么强势的强占了自己的心,所以她就必须接受惩罚。

“少爷,你爱上了她,不管你要找的女人是谁,也不管她曾经留给你多么深刻的印象,但是那些都是过去式了,你已经爱上了心宁,这一点我看的出来,可能任何人都看的出来。”王阿姨看着车子行驶的这条孤独如他的小路,意味深长的说着。

谷浩阳的心猛的跳了起来,难道真如王阿姨所说的,他是真的爱上她了,这怎么可能,他不会的,他不会忘了姐姐,不会背叛她而爱上别人的。所以他才要折磨她,折磨到自己对她没有一丝的兴趣为止。

面对谷浩阳的沉默,王阿姨只好不再说这个话题。她看着谷浩阳:“如果觉得她无法胜任,就给我打电话,我可以随时回来。”

谷浩阳点着头,而他的心里却在冷笑,也许王阿姨等不到他的电话了,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切就都解决了。这一次他给了王阿姨一张卡,说是让她回家给家里人买些礼物,王阿姨当然不知道,这上面有五百万之多,这是他感谢王阿姨多年来的照顾,还有以后也许不会再见了,他要帮王阿姨把以后的生活安排好。

陈心宁看着谷浩阳和王阿姨离去,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谷浩阳,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对吗?一定是的!否则她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待在这里,还答应要照顾他,明明她连自己都不会照顾,怎么还会照顾他呢?她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极其的矛盾,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相处,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她一定要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让他重新爱上这个多彩的世界。

只不过想的和做的永远都是不一样的,平时看王阿姨做事情好象也没有这么累,可是轮到自己做还真是力不从心呢?她打扫着每个房间,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瑞恩了来了消息要和她视频聊天,陈心宁忙来到书房,打开了桌上的电脑。

“陈,最近怎么样?”瑞恩面带微笑的说着。他似乎很关心这个中国学生。

陈心宁点点头:“挺好的,只是瑞恩,我好象找到了他。”她皱了一下眉头说着。此时的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着急印证她心里的猜测,可是她又不敢轻易的这么做。

“是吗?他知道吗?”

“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首先他有老婆,而且他的老婆都快要生孩子了,如果真的让他知道我就是他要找的人,他会不会真的抛弃妻子和孩子弹呢?我不想这么做。还有,他的心里一直是矛盾的,我不知道让他知道了我的身份对他的病情是不是有帮助,万一没有帮助反而更严重了该怎么办?这是我最担心的。”陈心宁的心里真是有很多的顾虑。

瑞恩听她说完不由的沉默了片刻:“陈,难道一直和你在一起的那个谷浩阳其实就是你要找的人吗?”

陈心宁点点头:“是的,他的身上有我当年留下的印迹,而且还曾经被绑架过,我知道是他,一定是他,因为我爱他,这个世上不会有第二个男人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我坚信是他没有错。可是瑞恩,我又好怕,现在的他和当年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两个人,我很担心,担心他心里的结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打开,相反的我怕他会因为知道了我的身份而自责,做出伤害他自己的事情。我该怎么办?”

瑞恩沉思了一会儿:“陈,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不一样,是的,他那么迫切的想要找到你,可是如果真的找到了,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结婚了,并且有了孩子而痛恨自己,陷入深深的自责呢?这个我也不敢保证,依我看你先观察一段时间在说吧,你可以不经意的问问他,看看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陈心宁点点头:“是呀,我也是这个意思,可是瑞恩,最爱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与他相认,这太折磨人了。”她有多么想要扑到他的怀里告诉他她就是他要找的人,和他说说这些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可是有很多的问题摆在眼前,她不敢轻举妄动。

“孩子,你用了十年的时间在等待着他的出现,所以不会在乎再多等几天吧。”

“是的,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哪怕一辈子都不告诉他我是谁,哪怕给他当一辈子的保姆,我也是愿意的。”陈心宁知道,以前她总想离开他,其实并不是因为她讨厌他,而是她怕有一天自己爱上了他,会把哑巴彻底的忘记。现在则不同了,她知道了谷浩阳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她不会离开的,就算有一天他赶自己走,她也不会走的,只要能守在他的身边,就算一辈子隐藏身份,她也要能够天天看着他,看着他活下去。她不希望有一天那把手枪能够派上什么用场。

和瑞恩结束了通话,陈心宁平复了一下心情,打扫着书房,他不经意的拉开了他的抽屉,抽屉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处很原始的森林,有山谷,有河流,这个不就是当年她和他相遇的地方吗?也是他被绑架的地方。她的眼睛湿润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着他就是当年的哑巴,可是这张照片是谁拍的呢?难道是当年那些绑匪拍的吗?他一直在找那个地方,那个只有他们俩个人的世界。她愣了好半天,才想着把照片放回原位。抽屉下面压着一张白纸,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可是就一眼,却让她吃惊不小。那张白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陈心宁与陈连贵的DNA检查报告,他们的亲子关系概率值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七,也就是他们其实是生物学上的父女。陈心宁看到这个报告,整个人都站不住了,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

她想起来当初是那个自称是自己弟弟的小伙子推倒了她,并且扯掉了她的几根头发,说是要做什么亲子鉴定,可是没想到,他们之后就消失了,没有了踪影。吴楠楠说过,说不定他们的消失就是与谷浩阳有关,那么谷浩阳早就知道了这个鉴定结果了,他知道那些是她的家人,可是他还是把他们不知道弄到哪去了对吗?

说实话,她并不喜欢那些人,就算是她的家人,她对他们了谈不上什么感情,想当年他们那么狠心的抛弃了她,如今看到她认识了有钱人又想来认亲,她从心里也接受不了,可是就算在不喜欢,她也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由其是谷浩阳的伤害。因为他是一个特别凶残的人,说不定他们已经被他默默的处理掉了。想到这儿,她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知道谷浩阳做的到,就象那两个曾经抢了自己包的男人,如今断了手脚步,伦为乞丐。还有秦露,被毁了容,根本没办法见人。吴楠楠现在只是一个清洁工,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这些都是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所以他惩罚了他们每一个人。而那些陈家人,他们更是伤害了她,不但让她受到人们的非议,还因为那两个弟弟推倒了自己,让自己摔断了胳膊,所以他照样不会放过他们的对吗?

整个下午她都在想事情,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谷浩阳的车已经开进了院子。她忙把亲子报告放回原处,从他的书房里出来。

谷浩阳走进了客厅,一眼便看见站在楼梯上的她,她的眼睛红红的,好象哭过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红肿的眼睛有些刺眼。这个女人,是不是没事在家的时候总是在哭呀?算了,她心里始终只有少飞,他本该好好惩罚她的。如此想着,他坐在了沙发上,冷冷的说了一句:“晚饭好了吗?”

陈心宁愣了半天,她看着他的脸,英俊而冷若寒霜,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点的温度,哑巴,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呢?曾经的你很善良,很会心疼人的。她从楼梯下下来,走到沙发旁看着他,他将头靠在沙发上,微微闭上了眼睛,明显感觉有点累了。她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抚上了他的额头,一点点的在他的脸上移动着,她想要找到他和哑巴一样的地方,为什么这张脸居然一点也不像呢?她苦笑着,他认不出自己来,一是因为自己整了容,再者当年的自己病的那么重,人也瘦的不行,再加上这十年的蜕变,她早已不是当年的她了。而他当年被人打的那么重,脸都变了形,而且蓬头垢面的,和现在比起来,也象是整了容一样。

谷浩阳只是闭着眼睛,根本没有睡着,他感觉到她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游走,可是他却没有睁眼,她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让他的脸不由的一下子热了起来,这样的感觉好熟悉,就象当年姐姐总是喜欢在自己没睡醒的时候用手指在自己的脸上画着各种图画,那个时候她的手指是冰冷的,每每在自己脸上碰触,都会让他觉得心痛。可是如今,陈心宁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还是只是凑巧而已。过了好半天他才闭着眼冷冷的说了一句:“你想要饿死我吗?”

陈心宁听到他说话,才一下子回过神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她这是怎么了,就这么情不自禁吗?这么想要让他知道自己是谁吗?她忙回过头走进厨房,她需要冷静,再冷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