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四章 心宁是替身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也没想到他打电话约了浩阳出来喝酒,他居然答应了。离上一次他们在一起喝酒好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两个人坐在海边,看着天边正在一点点下沉的落日,那抹残红好似要把天空燃烧了一般。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并肩坐在一起,何少飞不停的喝着酒,而谷浩阳却只喝了几口,最近他好象对酒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他扭头看着自己的表哥,是呀,他们明明是好兄弟,却因为一个女人弄成了这样,如今想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何少飞终于在喝下了一瓶红酒这后才开口说话:“卓雅不舒服,住院了。你不准备去看看她吗?必竟她的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他说着,扭过头看着谷浩阳,一个人就算在冷漠,在不喜欢一个女人,可是孩子却必竟是他的。他怎么可能做到不闻不问呢?

谷浩阳只是冷笑了一声:“孩子?是她自作主张要这个孩子,我早说过,就算有了孩子我也不可能爱上她,孩子或许只是她给我妈生的礼物而已。”他的话让何少飞的背后发凉,以前他知道浩阳不爱卓雅,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却感觉到他的眼神中却多了一份仇恨,这是何缘故呢?

“浩阳,我现在特别想知道你爱心宁吗?是真的爱吗?”何少飞觉得浩阳是那种会伤女人心的男人,卓雅已经是这样的女人,他不希望心宁也是。那样的话,他的心会更疼的。

谷浩阳听他提起了陈心宁,心里还真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从表哥的嘴里听到心宁两个字,让他觉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这是表哥一直纠结的地方,也是他一直纠结的问题,他究竟是不是爱上了她呢?如果爱上了她,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明明让她远离自己不就好了,可是他却费尽心思把她弄到身边来,为什么呢?他喝了一大口的酒,轻轻的哼了一声:“她和她太像了。”这是他第一个想到的原因,把她留在身边的原因。

何少飞听到谷浩阳这样说,却一下子愣住了:“她像你那个姐姐吗?”这样的答案是他没有想过的,他想过很多种理由,却唯独没有想过会这样。

提到姐姐,谷浩阳的酒喝的更多了,他点点头:“是的,很像,由其是那双眼睛。”

“所以你把她留到身边只是把她当成了那个女人的替身对吗?浩阳,你根本不是爱她,你是想要透过她来寻找那个女人的影子对吗?”何少飞很不高兴,是呀,如果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他可以成全对方,可是现在他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心宁变成另一个卓雅,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边受尽折磨呢?“或许我应该把心宁带走,因为你给她的不是爱,是折磨。”

“不可能!”谷浩阳听到何少飞说出这句话,心里还真是有些着急了,他如果把心宁带走,他的心里一定是空落落的没有地方安放的。他扭头看着何少飞,嘴角的凶残不自觉得扩大,他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表哥,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否则咱们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回到从前了。”

“你在威胁我?”何少飞直视着他的眼睛,两个一样帅翻天的男人此刻的眼睛里好似充满了无尽的**味,就象是两只雄性动物之间要爆发的战争一样,谁也不示弱。为了一个女人,他们不在乎兄弟相残对吗?

“你也可以这么想,总之你和她之间是不会在有可能了,因为她会是我的。”谷浩阳宣布着主权。

何少飞很不服气:“那也未必!”他的话音刚落,电话响了起来,何少飞愣了一下,有点不耐烦的掏出了电话,可是在看到电话上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上一下子充满了笑容,因为电话是陈心宁打来的,居然是这么的巧,她会在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而他也明显得感觉到了身体被一股寒意包围了。他抬起了头,果然看到谷浩阳那冷冰冰的甚至想要杀人的目光,他看到了他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他在生气,生气是不是说明在乎呢?他没空想那么多,忙接起了电话,站起身走到一边。

谷浩阳看着他走到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说话,心里真不是滋味,陈心宁,你果然还很惦记少飞,或许你一直爱着的就是少飞吧!他喝了好几口酒,把衬衫都弄湿了。

而陈心宁只是很关心何少飞现在的处境,她不知道他的公司运行的怎么样了,他的身体好不好,希望他不要太难过。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现在何少飞居然和谷浩阳在一起,如果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的,而何少飞听到陈心宁的声音,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一样,这也许就是爱的魔力吧,就象缺了水的花朵突然有了雨水的滋润一样,一下子充满了活力。

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在陈心宁的语气里,他没有听到伤心或者是难过,也许浩阳对她很好吧。也是,他把她当成了姐姐,就一定会对她好的。等他放下电话回过头来的时候,浩阳居然走了,也许是他们聊的太投入了,他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到。只是浩阳一定会非常生气,他会不会迁怒心宁呢?这是他现在最担心的。

陈心宁放下电话,心里放松了不少,必竟少飞的公司也在恢复阶段,她相信以他的能力他会很快重振雄风的,这她就放心了,必竟谷浩阳没有食言。她洗了个澡,看看时间,以往这个时候他都应该回来了才对,不知道今天怎么会晚了一点。她下了楼,坐在沙发上看书,这是她买回来的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她一直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谷浩阳,希望他能够快乐起来。

“心宁,少爷今天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回来呢?”王阿姨做好了饭等他回来吃饭呢?可是都八点多了,他怎么还没回来呢?这对他来说是很不寻常的,难道是去了卓雅那边?不可能呀,如果他去了卓雅那,他也会打个电话回来的。再说自从心宁来到这个家,少爷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的时候,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王阿姨有些担心。

陈心宁抬起头看看时钟,是呀,不知不觉得已经这么晚了,她忙拿起身边的电话想要给他打电话,就在这时房门一响,谷浩阳从外面回来了,而他明显是喝醉了的样子,衣衫不整,满身的酒气,他喝了那么多的酒还开车回来,这有多么的危险呀?陈心宁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扶着他的胳膊:“你喝酒还开车,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她明显是埋怨着他。

谷浩阳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着她,轻轻的哼了一声:“出事了不是更好,省得活着这么痛苦。”

他的话刺痛了她的神经,他是要放弃他自己吗?也许有一天他会这么做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允许你这样!”陈心宁盯着他的眼睛,她的目光是坚定的,她要让他活着,她不让他放弃生命,放弃希望。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绕过她的身体自己朝着楼梯走过去。看着他的背影,陈心宁觉得他太可怜了,一个这么高大英俊的男人显得这么可怜,那得有多么大的压力和痛苦才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呢。

谷浩阳扶着楼梯扶手上了两个台阶,突然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来看着一直站在原地的陈心宁,冷峻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邪恶,这个女人,还和少飞藕断丝连不是吗?他真的很不高兴,他又从台阶上下来,走到陈心宁的身边,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不容她反对的拉着她上楼。他的手那么用力,抓得她手腕好疼。

“喂,你干嘛?松手!”她反抗着,可是在他的面前她太弱小了,就象是一只猛虎叼着一只绵羊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她一直被他拉着上了楼。

王阿姨看着他们,什么时候这个家里能充满了快乐呢?不要在这么阴森森的,不要在这么冷清呢?

陈心宁被谷浩阳拉着回了他的房间,他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的生气,她什么都没做呀?陈心宁糊涂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被他狠狠的甩到了床上,摔的她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等她明白过来,谷浩阳已经扑上来,压在了她的身上,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直窜进鼻孔。“你要干什么?”她这回可害怕了,虽然她在打雷的那两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可他们之间秋毫不犯,可是现在,他这个样子,眼睛里好象着了火一样的盯着自己,象是要把自己一口吞掉,他是想和自己发生点什么吧?她一下子抱紧了双肩。

“你怎么了?要做什么呀?放开我好不好?”她怏求着。

“放开你?放开你你是不是又会回到少飞的身边去了?陈心宁,你为什么总惹我生气,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解着自己的衬衫,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如果他不付出行动的话,她就会成为别人的女人,他的脑子里此刻只想着她给何少飞打电话的事情,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这个时候他只想要她,不是因为爱她,只想彻底拥有她。

陈心宁吓得面无血色,她拼命的挣扎着想要从他的身下逃走,岂不知这样更是惹恼了他,他按住她的肩膀冷笑着:“怎么?就这么不愿意,如果是少飞的话你就会举手欢迎的是不是?我告诉你陈心宁,如果你想让少飞好好的活着,就乖一点,你答应到这里来不就是希望我能放过少飞吗?你想把他重新推进深渊吗?”他觉得自己好可怜,想要得到这个女人的关注和重视居然要用表哥来威胁她才行,他从心里瞧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