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三章 最后一次抱抱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们回家吧?”她要求着,必竟她只是发烧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而她更是不愿意待在医院里,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在住在医院里了。

谷浩阳听她如此要求着,不由的伸出手摸摸她的额头,好像不烫了才站起身走了出去。他去咨询一下医生可不可以办出院回家。

陈心宁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真的没有什么力气,不过头已经不晕了,她想要喝水,便下了床,来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太热还喝不到嘴里去,就把水杯放到一边。门一响,她忙回过头来:“怎么样?我可以出院吗?”她迫不及待的问。

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的人不由的愣住了,进来的人不是谷浩阳,而是何少飞,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何少飞今天是来接母亲出院的,她的心脏不好,已经住了好多天的医院了。可是当他不经意的转身之际,却看到这间病房里她的身影,他的心一慌,难道她也病了吗?于是他情不自禁的推开了门,没想到真的她。

“少飞,你怎么在这儿?”陈心宁忙压抑着心里的那份紧张,尽量说的平静一点。是呀,看到他她还是会紧张,因为是自己把他害成这样的。她的心里很愧疚,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补偿他。

何少飞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痛,他看着她的眼睛:“你病了吗?”他的眼中充满了关切,他对她还是那么的在意。

“只是有点发烧而已。”陈心宁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何少飞心里明白,她是一个白血病患者,虽说治好了,可是身体素质和别人没法比,重要的是就算真的治愈了,最多也只能活个二三十年,而她已经走过了十年。

他轻轻的拉住她的手就往门外走,陈心宁吓了一跳:“少飞,你要干什么?”

“心宁,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要和你好好说会儿话。”他温柔的看着她,是的,他知道浩阳一定在这儿,说不定一会儿就会回来,如果让他看到他们,他就没办法和心宁说话了。他会把他们强行分开的。

陈心宁听他如此一说,心里也一阵的难过,什么时候他要如此小心翼翼了呢?可是他抓着自己的手还是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她不由的把手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尽管她不讨厌他,而她的手也曾被他这样牵过很多回,可是现在她却不希望他在碰她,是因为她不能在给他希望,不能在让他有这种错觉,因为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何少飞感觉到她的手从自己的掌中抽离,他的掌心一下子没有了她的温度,而他的心也在此时变得空荡荡的,他用那种极其复杂的眼睛看着她好半天:“你爱上了他?”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因为爱上了浩阳,所以她才会拒绝他的碰触。

陈心宁看到他眼里的痛,心也跟着疼了起来,她没有回答他,而是更加主动的走出了房间,也许她该和少飞坦白,这样他才会从这份失望中彻底走出来。

他们来到了花园里,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长椅上坐下来。陈心宁看着他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少飞,你到医院里来做什么?”

“我妈妈今天出院,我是来接她的。”他淡淡的回答,以前他总认为心宁是被迫和浩阳在一起的,或许她是为了自己,他一直在责怪自己,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还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吗?可是现在他觉得情况不是他想的那样,可能在他们的相处中,真的相爱了。不过他还是想要解开自己心里的疑问:“心宁,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选择和浩阳在一起吗?”

她知道,这件事情一直在折磨着他,是她把他们三个人,不,甚至是包括卓雅在内的四个人之间的关系搞乱了。少飞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她应该可以对他说出真相,同时也是在释放自己不是吗?

“最初确实是为了你不在受到浩阳的伤害,我才答应他的条件,离开你,和他在一起的。”陈心宁平静的说着,她觉得他知道了结果可能会很难接受,但是过一段时间他会想明白的。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看来还是我自己没有本事!”何少飞苦笑着,这简直就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污辱,比杀了他还要痛苦。陈心宁,我在你的心里就这样无能对吗?所以你才要牺牲自己来救我。

陈心宁知道她的话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可是她想要对他说出真相,这样他就不会内疚,不会自责。“少飞,不是这样的!”她忙解释着。

“心宁,我可以一无所有,就算浩阳要和我死磕到底我也会奉陪,我不在乎金钱和地位,这样你可以回到我身边吗?”他转头看着她。

她对上了他的视线,他的眼中多了一丝的希望,是的,她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帮他,不正说明她是爱他的吗?不想他受到伤害吗?而她却摇了摇头:“少飞,我们是不可能的。”

何少飞刚刚燃起的希望又一下子破灭了,他痛苦的惨笑了一声,心里好似被无数枚钢针扎透了一般的疼痛,他好失败,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无法让她回头,就算没有浩阳,她也没有爱过他。他站起了身,或许他真的该离开了,不走还待着干嘛呢?做为男人他已经够没有尊严了。

看着他落寞的身影想要离开,陈心宁也站了起来:“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她的话好似平地里响了一颗炸雷般让他吃惊,她说浩阳就是她要找的人,可是浩阳要找的人是那个他叫做姐姐的人,原本他以为心宁说她的心里早已有了一个爱了很多年的人是骗他的,可没想到这个人是存在的,而且还是浩阳,这可能吗?他回过头来,看着她。陈心宁的眼中已经涌出了泪水,是的,每每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心里的那份挣扎和痛苦,眼泪就象海水一样止不住了。

“可是浩阳要找的人是姐姐?”何少飞难以相信她说的话,如果浩阳是她要找的人,那么他们认识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才知道是他呢?

“那个女人就是我!”她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自从知道了谷浩阳的身份,她时时刻刻都绷紧着神经,她想要扑到他的怀里告诉他,她就是姐姐,就是他要找的人,可是她又不敢,她好害怕,怕因此自己会失去他,可是她有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发泄一下情绪呢?否则她的这根弦都快要绷不住了。

何少飞走到她面前,看她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心里也真是无比的痛,看她的样子说的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呢?到现在才知道?

“当年的他被人绑架了,脸被打得都变了形,而且那个时候他的头发和胡子都乱糟糟的,又被下了哑药,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人,而我因为当年被人追杀跳下了山谷,摔坏了脸,做了整容手术,所以他根本认不出我来。”她一边抽泣一边说着。

“浩阳知道了你的身份?”

“他不知道,我不敢告诉他,我害怕!”她颤抖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是的,她心里充满了恐惧。

“为什么?”何少飞极为不解,他明白了陈心宁之所以不接受自己是因为浩阳的存在,可是如今找到了他,又为什么不告诉他让他不要再继续找下去了呢?

陈心宁抬起泪眼看着他,无助的眼神让何少飞觉得那么的可怜,他忍不住抓住了她冰冷的手:“怎么了?”

“少飞,你知道吗?他的手里有一把枪,也许这把枪就是为他自己准备的,浩阳他的心理有很严重的问题,他整个人是那么的矛盾和纠结,我怕有一天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会做出伤害他自己的事情,因为他结婚了,并且有了孩子,他没有办法给我一个清白的自己,所以他也许会选择逃避。”

何少飞知道浩阳的心理是有问题的,但是他却一直坚信自己没有病,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看过医生,做心理疏导,所以他的病也不是一朝一夕了,之所以看上去还象个正常人,可能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目标还没完成吧。

“少飞,请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如果被他知道了,他该怎么办,和卓雅离婚吗?不要孩子吗?你知道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他好好的活着,活得快乐一点。”

“也许找到了你,他才会快乐吧?”何少飞幽幽的说着。也许知道了真相反而会让他病情好转呢?

“不,少飞,你一定要答应我!你知道吗?当初抢我包的那两个男人吗?他们被浩阳用了私刑砍了手断了脚,还有秦露,她被毁了容,吴楠楠,因为鼓动陈家的人来闹事,现在只能当个清洁工,没有人敢用她。还有冯雪,她现在沦落到酒吧…….,包括突然失踪的陈家人,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为了让我出现,他不惜与你为敌,因为我受了伤,我只说了一句他保护不了我,他就用刀刺伤了他的手臂,所以少飞,千万不要告诉他,我怕他会受不了内心的折磨而崩溃,一切等我医好他在说。”陈心宁抓住了他的胳膊肯求他:“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我才要告诉你,希望你能够谅解我,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可是这一切却无法用爱情来偿还,我想让你明白,感情这个东西是很奇妙的,喜欢不等于爱,忘了我,寻找你自己的幸福好吗?”

看着她那急切的样子,何少飞心里不禁长叹了一声:是呀,一切都是注定的,心宁不属于自己,而且还是他亲手把心宁送到浩阳的眼前的,想想当初浩阳看心宁的眼神那么奇怪,或许在浩阳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她和他要找的人很像吧?他苦笑着,不管自己多么努力都无法得到她的爱,而现在的她又找到了她爱的人,自己还能做什么呢?她和浩阳十年的感情未变,只能说他们才是真心相爱的吧。而自己只是一个过客,可是知道了真相的他更加的难过,是不是从此以后他就该把她彻底的忘记呢?因为他们再也没有可能了。

“心宁,我可以最后一次抱抱你吗?”何少飞深情的说着,他想要给自己这么多年的爱画上一个句号,从此他又会是一个孤单的人,今生恐怕不会再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