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二章 好戏刚要开始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沉思了片刻,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于小姐走了进来,她依然露着公式般的微笑:“谷先生,少奶奶来了。”

谷浩阳稍稍的愣了一下,她怎么会突然到这儿来呢?看来她是来找不自在的。“让她进来!”他淡淡的说着,好象来的这个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

卓雅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现在已经有六个多月了,生命真是了不起,从一个小小的蝌蚪一天天长成了胎儿,在通过母体把他孕育出来,一点点看着他长大,陪着他读书,陪着他成长,看着他成家立业,也难怪人们都说这世上最伟大的爱就是母爱了。卓雅现在能够深深的感受到这一点,因为她的肚子告诉他孩子在一天天成长,已经会踢她的肚子,会挥动小拳头了。虽然这个孩子不是爱的结晶,可是这也是可以维系他们之间关系的纽带,如今也成为了她唯一的筹码,可以赶走陈心宁的筹码。

卓雅看着谷浩阳站在窗边,冷傲而孤独,这样才像他。如果有一天他会开怀的大笑,或是放下身段变得体贴入微,她可能还会不习惯吧。

“浩阳!”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如今是这么的陌生,她有多久没有当面叫过他的名字了,他们这样的夫妻也真是天下少有了吧。她想过离婚,她想过独自把孩子抚养长大,可是他不给自己机会,因为他的眼里不再是之前的冷漠,还多了一份仇恨,她不知道这种仇恨来自哪里?但是他不离婚也许就是想要折磨她吧,让她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双进双出,卿卿我我。果然这样的折磨是非常痛苦的,必竟她爱了他这么多年。

“有事吗?”谷浩阳冷冷的说着,他不想看到她的脸,每一次看到她就象看到了她那个狰狞的父亲一般,是他拆散了他和姐姐,是他让自己的母亲精神崩溃,是她让自己觉得没有任何颜面在见到姐姐,也许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能够见到姐姐,能够在她的怀里死去。那样的话他就不会在痛苦再内疚了。

“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行动起来很不方便,你可不可以回家来陪陪我?”卓雅楚楚可怜的说着,人家大着肚子丈夫都在身边陪着,只有她孤单一个人,想想还真是可怜的很。

“你的要求有点过份哦!”他冷笑了一声。

“你是我的丈夫,回家来照顾妻子很正常,也很应该的。”她小声的说着。她知道也许不管自己怎么说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丈夫?”谷浩阳冷笑着:“你不觉得这是个笑话吗?”

“是笑话,我们可以离婚的!”她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她心里的那份不满会变成仇恨,她会变成一个邪恶的女人,她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这个是自己没办法控制的。所以她想要通过努力结束这样的关系,她不要变成一个坏女人。

“离婚?”谷浩阳不屑的笑了,嘴角显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凶残:“这个你想都不要想,我不会和你离婚的。”

“可是你明明不爱我,又在外面养着别的女人,为什么不放手呢?当初我执意要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感动你,我以为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爱的,可是没想到你宁愿抢少飞的女朋友也不愿意爱我,所以我想放弃了。你知道吗?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爱你的,所以我想把位置让出来,把它还给它的主人,这样不好吗?”卓雅在做最后的努力,她不希望事情闹大,因为她的心里还是那么的爱他。

“这个不是你该想的,卓雅,有些事情都是有因才有果的。你回去吧!”谷浩阳的话让卓雅有些不解,俗话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爱他,全心全意的爱他,却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卓雅想不通,所以她真的要反击了,既然他不放手,那么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拉回到自己身边,浩阳,你不要怪我。

她转回身走到门口,轻轻的拉开办公室的门,却一下子愣住了,陈心宁就站在门外,好象淋到了雨,浑身都在发抖,她好象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卓雅,一时之间也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空气就好象在这一刻凝固了一样,这两个同样优雅的女人就这样互望着。陈心宁看到了她隆起的肚子,是呀,这里面有个小生命,是哑巴的,而她却在破坏这个女人的幸福对吗?

卓雅的眼中满是仇恨,是的,如果此刻她的手上有把刀的话,她可能真的会刺向她的。

于小姐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景,一个是正牌的少奶奶,一个是身份特殊的情人,这两个人见面就是情敌相见,应该分外眼红才对。平时处理过很多棘手问题的于小姐这时也没辙了。

而谷浩阳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气氛不对,不由的缓缓转过身来,他看到了头发都在滴水的陈心宁,这个傻女人,她是不是不知道下雨要找个地方避雨呢?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一边埋怨她的呆傻,一边又心疼她此刻的狼狈。他几步走到门口,丝毫不在意卓雅就在身边,他一下子拉住陈心宁的手,把她带进了屋里,拿起了毛巾擦着她额头的雨水,嘴里还忍不住的埋怨着:“你几岁了,不知道找个地方避雨吗?”

陈心宁转头看着卓雅,看到她眼里的仇恨变成了绝望,是的,什么能让一个女人露出这样的神情呢?除了死亡大概就是这样看着自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嘘寒问暖。卓雅受的伤一定很重。

卓雅看到谷浩阳以极其温柔的动作擦着她脸上头上的雨水,明明语气还是那么阴冷,可就是让她在这当中听到了一丝丝关怀和怜爱。陈心宁,你是在向我示威吗?卓雅冷笑了一声:不要高兴的太早,好戏刚要开始呢?她如此想着,转身离开了。

陈心宁的眼睛一直的盯着卓雅,直到她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才转回头看着谷浩阳,他的眼睛在看自己的时候明明有一丝温暖的。她是该高兴还是该内疚呢?哑巴对自己好,她很高兴,可是这些都是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痛苦之上,她不是狠心之人,看到卓雅那笨重的身子,她也觉得很是心疼。如果谷浩阳不是哑巴,或许她会果断的选择离开,可是现在她舍得离开吗?舍得他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吗?她想要陪着他。

“怎么了?”谷浩阳见她只是盯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也许不该让她看到卓雅的,以她的善良,她一定是在自责的。

陈心宁只觉得眼睛一点点的模糊了起来,他的样子也越来越不清晰,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耳朵却能听到他呼唤自己的声音:“姐姐,姐姐醒醒!”是错觉吗?他认出了自己,还是把她当成了替身呢?她已经没有了力气思考,之后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一张洁白的大床上,她四下看看,到处洁白一片,空气中还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这里大概是医院吧?她微微转了一下头,看到正有一个人趴在自己的手边好象睡着了。是他,是哑巴!陈心宁摇着头笑笑,这样的场景仿佛把她带回到了十年前,带回了那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山谷。她的病情越来越重,而每次她醒来第一眼就会看到他在自己身边,因为只有看到他,她的心里才会踏实。如今他就在自己身边,和当年一样。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哑巴,你是认出我来了吗?是认出来了但是又不愿意承认吗?她摸摸自己的脸,她的变化真是挺大的,当年为了躲避他们的追杀,她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居然没有摔死她,可是她也因此毁了容,虽然她求着医生能够尽量保持她的原貌,但是必竟伤的太重了,整容手术虽然做的很成功,可再也不是自己原来的样子了,没有变得可能只有自己的眼睛和嘴唇了吧。他不知道他离开之后自己又经历了这么多,所以怎么可能认出自己呢?而她,能把这一切告诉他吗?他会不会更加的痛恨他自己,当年为什么把自己一个人丢下,她不想他难过自责,所以她要把这件事埋在心底。

谷浩阳醒了过来,抬起了头看着她正在看自己,心里稍稍平静了下来,天知道当他看到她晕倒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是有多么的害怕,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怕就这样失去了她。看到她没事,他居然真的要感谢一下老天爷,感谢他听到了他的请求,让她快快的醒来。

“我这是怎么了?”陈心宁不明白自己只是淋了一点雨怎么就会住进了医院,还是因为她看到卓雅眼里的那份绝望,心里太愧疚,无法承受这样的局面才会晕倒。

谷浩阳缓和了语气,但也是明显的有些埋怨她:“你淋了雨,发烧到三十九度三,我问你,你是个笨蛋吗?下雨了也不找个地方躲躲!”

陈心宁被他一骂,才想了起来,原来她也是想来公司找他的,可是半路却看到了冯雪,她现在打扮的满身的风尘味,看到她之后就骂她,说是她把她害成了这样,其实陈心宁心里明白,冯雪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谷浩阳做的,他怎么会容忍一个女人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重要的是她让自己受伤了。每一个让自己受伤的人他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他很在意自己,可是这种在意本身就是病态的。她不想和她纠缠,朝着他的公司跑来。冯雪在后面追了她很久,直到看到她跑到了谷氏大厦才停住脚步。自己什么时候淋的雨她都不知道。可是这些她能告诉他吗?她当然不能,如果让他知道,他可能会更加的愤怒,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冯雪呢?她忙掩饰的笑笑:“我只是太想见到你了,所以没有在意天气。”她撒了谎,但是她又何尝不是想要时时刻刻见到他呢?

她的回答谷浩阳明显不信,但是他也没想过要追究,必竟她说的话自己还是很爱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