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一章 伤心是她该受的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坐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时钟已经指在了后半夜了,他从床上起来,轻轻的推开门走了出去。虽然这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他还是很自然的放轻了脚步。他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她的门关着,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不由自主的推开了她的房门,他也弄不清楚,其实自己真的想要看到她,他究竟是想看她,还是觉得她和姐姐太像,所以才愿意看着她,愿意把她留在身边呢?

屋子里的灯关着,他轻轻的走到床边,小心的打开了床头灯,可是她却没在床上,去哪了呢?他有些疑惑,想着要转回身出去寻找,却看到她的床边放着一大堆的书籍,看不出来,她对书这么感兴趣。他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题目很是显眼《积极情绪力量》,是一本关于心理学的书,谷浩阳翻看了几页,她在研究心理学吗?在研究谁的心理呢?他皱了一下眉头。把书又重新放回原处,从她的房间里出来,楼下的灯依然亮着,他下了楼。在楼梯上就看到了她整个人倦缩在沙发上睡着了,腰上还系着围裙,手里拿着毛巾,看来是打扫卫生太累了,就睡着了。

他站在楼梯上看了她好一会儿,尽管他看不到她的脸,可是心里还是有种异样的感觉。睡在这里,半夜不会冷吗?他用极轻的脚步走到她近前,她睡的还真是很香,倦屈着双腿,紧紧的窝着身子。额角的头发垂在唇边,奇怪,她真的算不上出奇的漂亮,可就是让他那么想要和她亲近,他缓缓的蹲下身子,凑近她的脸,盯着她的眉眼,她安静的样子和姐姐还真是像的很。也许每看到她一眼,就让姐姐的印象更加深了一点,因为她似乎时刻都在提醒着她,这世上还有一个和她相似的女人存在,那个人才是你的最爱。

他的头有些疼了,不由的用手捂住了额头,是的,姐姐是这个世上最能折磨他的人,她不知道他在找她吗?为什么不出现呢?

陈心宁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睡在了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不同的是她的身上多了一条毛毯,她坐起来,看着身上的毛毯,又抬眼看着楼梯的位置,是他吗?是他来给自己盖的毯子吧,除了他,这个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她的心里暖融融的。不过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她忙洗脸刷牙,起来做早餐,以前她一个人总是随便凑合着,可现在她居然是那么的愿意做饭,只为了做给他吃,看着他把饭菜吃的光光的,她的心里还真是高兴的很。

谷浩阳收拾好了下了楼,她已经把饭菜盛好了坐在桌旁等他了,谷浩阳坐到桌旁,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了几口,怎么觉得这个女人一直盯着自己呢?他抬起头看着她:“你不吃吗?”她真的正在微笑的看着他。

“哦,吃啊!”她拿起筷子,忙吃了起来。谷浩阳看到她的样子,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好象有什么事儿一样呢?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对她的事情都那么感兴趣呢?

吃过饭,谷浩阳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他该去上班了。

“等等!”陈心宁在他身后叫住了他。

“有事吗?”他回过头来看着她,她摘掉了围裙,原来早已经换好了漂亮的衣服走到他身后,

“我要出去办点事情,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吗?”她舔了一下嘴唇,好似有些紧张,怕他不同意自己的要求。

谷浩阳看着她,她有事情要去办,办什么事情呢?是去和少飞见面吗?他的心里这样想着,还真觉得有点不高兴了。

陈心宁看着他冷下来的脸,知道他可能想多了,于是忙解释着:“昨天看中了一件衣服,所以今天想去买回来,怎么?不可以吗?”她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

谷浩阳暗自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的表情倒没有缓和下来,他瞅了她一眼:“走吧!”

陈心宁高兴的笑了一下,跟着她身后上了车。好在他没有问下去。

路上的风景很好,这是陈心宁现在的感觉,以前她看着面前的这条小路的时候总觉得它很孤独,很寂寞,现在就不同了,她觉得道路两旁的绿树那么充满了生机,虽然没有其他的车,但是却安静的象个大家闺秀般让人怜爱。路会让人怜爱吗?或许真正让她怜爱的是身边的他吧。

“你在学习心理学吗?”谷浩阳想到了昨晚在她的房间里看到的书。

“啊!”陈心宁被她问的一愣,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是的。”

“怎么想起学这个了?”他若有所思的问着她。

“在国外那段时间就是进修心理学的,可是我也只是学了一点皮毛而已,因为感兴趣,所以想多学习学习。”她故作轻松的回答,哑巴,你可知道,在我的内心里,学这些都是为了你,或许在还不知道你就是哑巴的时候,我已经想要帮助你,拯救你了吧?不然,心理学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课题,她又怎么会想到要去学它呢?

谷浩阳转回头,看着前方,心理学?少飞提醒过他要他看医生,他说自己需要做一个心理疏导,有吗?自己又不是精神病,他正常的很不是吗?

“还有,我什么时候能去考驾照呢?如果我可以自己开车,就不用每天麻烦你了对吗?”陈心宁小心翼翼的问。

谷浩阳收回了思绪:“这个简单,我可以尽快给你安排一下,不过,如果考不下来,你就不许开车!”他说的很坚决。是的,如果考不过的话还要上路开车,那无非是危险的。

“考不过,你就要天天带我出来,否则我一个人在家里会很闷的。”陈心宁抗议着。

“你好象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吧?”他冷冷的说着。

“什么身份?”她明知故问。

谷浩阳的声音更冷了,怎么觉得这个女人是在耍自己呢?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家里你只是我的保姆而已。”

“哦!”她点点头,不过却转头看着他的侧脸,他的侧脸还真是迷人的很,当年和他在一起那么久,她居然没有发现他是一个这么英俊潇洒的人,看的她不由的脸红了起来,不过她还是厚着脸皮小声的说:“保姆还有这样的待遇,可以得到老板的照顾,晚上还起来给盖被子吗?”

谷浩阳自然知道她在说什么?看她得意的那个样子,他居然觉得她特别好玩,但是总不能让她看出来自己有点开心吧,他故作无所谓的说:“如果你病了,谁来伺候我,我看你是想多了。”

“是吗?”陈心宁耸耸肩,他说什么是什么吧,反正他是不会承认他喜欢自己的。

“不过在外面你要说是我的女朋友!”他补充的这句话还真是让她有些不理解了。她叹了口气:“卓雅会伤心的。”

谷浩阳嘴角的凶残一步步的扩大了起来,他冷若冰霜的脸上显出一丝恨意:“伤心?是她该受的!”

陈心宁不理解他的话,就算不爱,但他们之间也不应该有恨才对呀!她没有再问下去,问他估计他也不会和自己说那么多的。

到了谷氏大厦的楼下,谷浩阳停下了车子,转头看着她:“忙过了就来公司找我,不要在外面等知道吗?”他完全体一副命令的口吻,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

陈心宁硬着头皮点点头:“好的。”她一边说着,下了车,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这件事情她现在还不想让他知道。虽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谷浩阳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靠在椅背上眯起了眼睛,这个陈心宁,今天会不会来办公室找他呢?是不是还会坐在外面等她呢?他站起了身,来到窗前,不由自主的向下看着,看着花坛处还有没有她的身影,楼那么高,就算有个人影他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外面好象下雨了,行人们都打了伞。他的心里一阵的不舒服,她在哪了?自己怎么不问一问她要去什么地方呢?下雨了,她知不知道找个地方躲雨呢?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电话响了起来,他转回身来到桌旁,手机上显示着小来的名字,谷浩阳忙接起了电话:“喂!”

“我是小来,你还好吧?”小来的声音也是很冷淡,很平静。

“很好,这个时间打电话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谷浩阳有点不解,平时这个时候小来通常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那老家伙好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这几天我觉得他鬼鬼祟祟的,而且也好象再转移大笑的资金。”小来有点担心了,原本他们的计划是天衣无缝,卓安一直也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可是这几天他的行为有点古怪了。

谷浩阳微微沉思了一会儿冷笑了起来:“这老家伙,还是把钱看的太重了,没关系,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办,只是这边的资金先不打过去,我到要看看他想究竟想干什么?”谷浩阳邪邪的笑着,你折磨了我两年,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我也会让你尝尝被人折磨的生不如死,失去亲人的滋味,慢慢来。他暗暗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