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一章 情人 宠物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下了楼,来到厨房帮着王阿姨一起做饭,其实她这个人也不会做什么,她平时不太讲究吃的,所以也没有研究,不过王阿姨可真算得上是一位大厨了,她会做那么多的菜,陈心宁说是来帮她,其实也只是帮着洗洗菜而已。

“怎么样?换好了吗?”王阿姨一边切着菜一边问她,今天她陪着陈心宁去了书店买了很多的书,又和她一起去挑选窗帘,她说屋子里的窗帘太暗了,让她感到了压抑,所以她想要把他们俩个房间里的窗帘都换掉。

陈心宁叹了口气:“只换了我房间里的,他的不让换。”陈心宁嘟起了嘴,是呀,她还没有办法走进他的心里,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她知道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了她,恐怕他真的会疯的。

王阿姨安慰着她:“这也是好事,最起码他让你换了自己房间里的,慢慢来,少爷他已经改变了很多了。”

“王阿姨,你知道他要找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人吗?”陈心宁很好奇的问。

王阿姨摇摇头:“不知道,这种事少爷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前些日了他找她都找的快疯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卓雅怀孕了,所以这件事就被压了下来。

“如果能找到她就好了!”陈心宁认真的说着。

“找到她又怎么样呢?她是一个让人伤心的女人,这些年少爷为了她简直都快成了疯子了,如果她真的爱他,又为什么不快点出现,还要折磨他到多久呢?可是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未必是件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陈心宁不明白王阿姨的意思。

王阿姨叹了口气:“卓雅怀孕了,夫人特别在意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所以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少爷现在的生活的,你不知道,夫人她的精神是有问题的,所以少爷就算在厉害,他可以不听任何人的话,但是夫人的话他一定会听,如果现在这个女人出现了,你让少爷怎么办呢?他一方面不能惹夫人生气,一方面又不能不对卓雅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对那个女人则会更加愧疚,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的话,我怕少爷他根本承受不住,也许他真的会崩溃的。”王阿姨看了陈心宁一眼:“找不到会一直有个目标找下去,可是找到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关系,所以我说这个女人永远不要出现才好。”

陈心宁听着王阿姨的话心里不觉得一凉,是呀,那个女人是他的今生最爱,可是就算是那么的爱,他都没办法处理他此时的矛盾境地,那么她又算做什么呢?情人,宠物,她的存在不会给他带来困扰吗?

王阿姨似乎看明白了陈心宁的心思,她拍拍她的肩:“想什么呢?你和她不一样,你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而她只是一个活在回忆里的女人,也许那个女人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所以她才会一直躲着不见少爷也说不定。你可以让他忘掉她,让他重新过上自己的生活,重新选择爱情,把他从回忆中解救出来。”她和谷浩阳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而然的了解了一些他的脾气和性格,她希望谷浩阳快乐起来,那怕是象以前坏一点,也好过他一直这样消沉下去,一直这样惩罚自己。

陈心宁垂下了头,她特别能够明白谷浩阳此时的心境,因为她也是这样的矛盾着,明明她心里爱着那个呆头呆脑的人,可是为什么心里还会对谷浩阳这么的心疼,她也一直在逃避不是吗?如果真的找到了他,那么他结婚了,他又爱上了别人,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吃晚饭的时候,陈心宁一句话也没有说,这让谷浩阳有些奇怪,他看着她只是一个劲的吃着碗里的饭,一口菜都没有吃,不由的皱紧了眉头,看来她的胃口不算好啊。他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的碗里:“怎么了?有心事?”他的声音变得温和而充满磁性。

陈心宁抬起了头看着他,他的眼睛里明明只有自己,可是却让她感觉到他是在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只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女人的替身对吗?听到他在问自己,她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今天有点累了。”

谷浩阳点点头,却从睡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来,放在餐桌上推到她面前:“这个给你,以后想买什么就用这里的钱买。”他想今天她出去买东西一定花了不少钱吧。而她又能有多少钱呢?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已,大多数的钱又都捐到了孤儿院,在说他特别愿意她花自己的钱。

陈心宁看着眼前的银行卡,钱还真是好东西,如果当年自己有钱的话就可以给自己治病,不会选择一个人去流浪。当然如果不去流浪,可能就永远不会遇到他,她也不会找了他十年。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拿他的钱,尽管他很有钱,可能这点钱在他眼里就算是丢了,他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但这终究不是自己的。她又把卡轻轻的推到他面前:“这个我不能要。”

谷浩阳可能料到了她会这么做,在她的手还没有缩回去的时候,他的手已经重重的覆盖在她的手上,让她动弹不得。

陈心宁的心里一阵狂跳,她抬起头注视着他,而他却用极温暖的目光看着她。他的手是温热的,相比以前他整个人的生硬和冰冷,此时的他还真是象大男孩一样充满了朝气。她不由的看呆了,她就这么花痴吗?可是还没有等她说出一句话来,他已经把银行卡重新放进了她的手掌中,并且站了起来,探过身子凑到她的眼前:“拿着吧,反正这个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这个男人明明那么努力的赚钱,却说钱对他没有用,到底该怎么评价他呢?可是她真是好奇他心里的想法,不由的轻轻的问:“那么什么对你来说是有用的呢?”

谷浩阳被她问的一愣,是呀,什么对自己有用呢?找到姐姐,是他最希望的事,可是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让她看着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家里有个妻子,外面还养着一个关系不明不白的女人?他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也许有一天知道了未必是一件好事。”他说完,转身上了楼,只给她留下了一个深沉而寂寞的身影。

今晚会下雨吗?谷浩阳躺在床上,想想也好笑,他居然会盼着下雨,盼下雨干什么呢?还是他有点习惯了有她睡在身边的感觉呢?这样的感觉和姐姐真的很象。他摇了摇头,别傻了,她就算是和姐姐很象,也必竟不是她,他怎么会这么着迷呢?他扭头看着房门,可是门一如既往的安静。是呀,她今天是不会来了,因为外面的天空布满了星星,明天一定是一个艳阳天。

陈心宁却没有闲着,她坐在床上翻着关于心理学方面的资料,她想要帮他就必须要学习。她拿着笔,不停的在书上圈圈点点。不时候她也没有弄明白,她去了美国为什么会选择进修心理学呢?原本这个和她所学的专业没有一点关系,还是说她是为了他才去学的呢?想到这儿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难道自己潜意识里早就想要帮助他吗?想要帮他摆脱这种矛盾和纠结,她长叹了一声,也许她要帮的不只是他,还有她自己才对,难道她和他在某种意义上是很象的吗?不同的是他的心里有一个女人,而她的心里深藏着的是个男人。

从此陈心宁开启了学习模式,她利用白天谷浩阳不在家的时候上网和瑞恩进行交流,她把自己的意见反馈给瑞恩,由他来帮自己分析她用什么样合适的方法可以帮他摆脱过去。当然瑞恩给她最多的意见就是让她首先要快乐起来,要快乐的面对现在的生活。既然没有办法改变,那么就要适应它。在瑞恩这里她学到了一句释迦摩尼的一句话: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她觉得这句话说的与他们现在的情形真的很贴切,所以她要把过去埋在心底,让自己真的开心起来,这样才可以帮助他,同时也在帮自己。她想有机会她也一定要把这句话说给谷浩阳听,让他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到了周六周日,谷浩阳通常哪里也不去,而是待在家里,亲自教她开车。这条路还真是适合学车,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人,安全的很。但是陈心宁明白,自己在开车这一方面还真是很笨,有时候刹车和油门都分不表楚,也难为了谷浩阳,明明是那个冷若冰霜,高高在上的人,可在面对这个笨女人的时候这么有耐心。

两个人开着车在这条路上来回的练习,却有一个人站在树林里冷冷的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他背着双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猜不透他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