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九章 我们离婚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雷声就这么突然的响了起来,俗话说雷阵雨下三天,看来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大雨又倾盆而至。谷浩阳把手枪重新放回了抽屉,他扭回了头,看着门口,他说过雷雨天让她到他的房间里来睡,她真的会来吗?他的心里居然也充满了小小的渴望。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卑微,平时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是在面对她的时候,自己就变成了小男人,期待着人家的注意和需要。

门果然响了一下,他注视着门口,是她吗?是她真的来了吗?

直到门被彻底打开,他才看清了她的样子,她披着头发,满脸的惊恐,她究竟经历过什么,会让她对于雷声这么的恐惧。天知道他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有多么的心疼,他居然慢慢的张开了手臂,做出了要拥抱她的动作。

陈心宁看着他,为何让她感觉到此刻只有在他的身边她才是安全的呢?一道闪电划过天边,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进来。她吓得颤抖了一下身子,忍着腰痛,紧跑了几步,一下子扑到了他敞开的怀里,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胸口。

在他的怀里她渐渐平静了下来,也很快的睡着了。在自己还醒着的时候她都能睡着,可见她是有多么的累。他把她抱到了床上,而自己则躺在她的身边,不停的打量着她,这世上明明他只愿意对姐姐一个人好,可是她是施了什么魔法吗?让自己对她也是这么的疼惜,他想不明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还在睡着,不同的是她已经象个小猫一样的睡在了自己的怀里,头也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他们这样抱了一夜吗?他的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当年和姐姐在那个小窝里,姐姐也是这样每天晚上睡在他的怀里,就和她现在的姿势一样。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姐姐病得很重,脸色也不好,每次醒来看到她,都让他的心一疼。而陈心宁似乎很健康,必竟她的脸上充满了光泽和红润。看的久了,他居然会产生错觉,觉得她们两个居然是同一个人,是自己的眼睛出现问题了,还是脑子出现问题了呢?

他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坐起来,帮她把被子盖好,让她睡吧,他该去上班了。

卓雅在第二天看到了扑天盖地的新闻,昨天晚上杨氏的周年庆典,谷浩阳带着一个女人出席,这个女人的出现惊艳了全场。可是在她看到了这个女人的时候她还是被震惊了,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是陈心宁,曾经是何少飞的女朋友。原本头几天她在新闻上已经看到了关于谷浩阳亲自去何氏接走了陈心宁的消息,可是她心里还存在着某种幻想,幻想着陈心宁只是为了想要帮助何少飞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她知道她太天真了,谷浩阳不但把她接到身边,还大大方方的带出来并且诚认陈心宁是他的女朋友。他可是一个有了家室的人,怎么可以如此明目涨胆的把情人领出来呢?他和陈心宁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她实在想不通。并且网络上还配了一张照片,看上去就是偷拍的那种,照片上明明是谷浩阳和陈心宁接吻的照片,她看着照片,心真的碎了,浩阳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呢?他怎么可以抢走何少飞的女朋友,又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她呢?他明明知道此时的她是经不起任何的打击的。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可能这个孩子他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吧,所以自从谷名川夫妇离开之后,他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他是要彻底冷落自己吗?她的心跳的特别难受,她用手按着自己的心脏提醒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她在两个保姆的陪同下来到了谷氏的办公大厦。于小姐远远的看到卓雅朝着这边走过来,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谷浩阳的事现在是人尽皆知,所以老板娘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她这个时候到这儿来会不会是自讨没趣呢?她的肚子明显的凸起来,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知道自己的丈夫出轨并且领着情人四处转,这无疑是对妻子最大的伤害,普通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孕妇呢?

卓雅走到于小姐身边,强忍着心里的那份委屈,微微的笑了一下:“于小姐,浩阳在吗?”

于小姐点点头:“在,您怎么来了?身体不方便,应该好好休息才对。”她关切的问,她也是一个女人,她此刻特别能理解卓雅的心情。

“医生也建议可以做些运动的。我想见见他。”卓雅依然优雅的说着,这世上想要见自己的丈夫还要麻烦秘书通知的人可能没有几个,她从心里苦笑着,自己这是干什么呢?亲手给自己建了一座坟墓,然后还主动爬了进来,难道她要待在这座坟墓里一辈子吗?

于小姐点点头:“好,您稍等,我去通知一声。”

卓雅看着她站在办公室门口敲着门,很快的进了屋又很快的出来,她走到卓雅身边一笑:“老总请您进去。”

卓雅长出了一口气,他愿意见她,这应该是好事,有什么话她可以当面问清楚。她让两个保姆等在了门外,自己一个人进了房间。

果然谷浩阳依然坐在超大超豪华的办公桌旁在处理着各种各样的工作,是呀,谷氏之所以能有今天,和他的勤奋努力是分不开的。虽然他没有看她,但是他也感觉的到她在一点点的靠近自己,直到她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肩膀,他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丝的冷笑:“你来找我有事吗?”他没有躲开她,但是也没有给她更多的回应。

卓雅轻笑了一声:“浩阳,你有好多天没有回家了,我想你了,想来看看你。”她依然温柔的说着。

“看过了,你可以走了。”谷浩了依然淡淡的说着,声音中不带一丝的起伏,就好象这不是他的事情一样。

“你是真的爱陈心宁吗?”卓雅明明心里很生气,但是她还是强忍着愤怒,用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和他说话。

谷浩阳听到她提到了陈心宁,不由的整个人怔了一下,卓雅感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她知道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可是她还是多问了一句:“你要找的那个女人找到了吗?她知道你已经变心了吗?”她如此说着,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的微笑,她早就抓住了谷浩阳的软肋,那就是那个在她看来根本就不存在的女人,只要有她在,他就不敢爱上任何人,就算是爱,他也是会一直逃避,不会承认的,他一直在这样的纠结矛盾中生活,他在折磨她,而她又何尝不是在以这样的方式折磨他呢?她不停的提醒他,他不应该爱上其他的人。

谷浩阳果然感到头有点疼了,是呀,他的脑子里因为姐姐和陈心宁的交替出现而变得疼痛无比。爱,原本他一直坚定的对姐姐的爱此刻居然让他有了片刻的犹豫,他推开了卓雅,用刀子般的目光盯着她:“这与你无关。”

卓雅点点头:“是的,这是与我无关,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与你我有关,那就是我才是你的女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应该还记得,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谷浩阳冷哼了一声,是呀,那天早上他看到了床单上的斑斑血迹,那又怎么样呢?卓雅她要说什么呢?

“所以你的身体是我的了,而你的心却给了陈心宁,就算不是全部给了她,但是你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了,你认为你有资格去找她,去爱她,你还有这个勇气能亲口对她说你爱她吗?你不能,她一定会说你其实就是个骗子!”卓雅说到他的痛处,她的心里居然一点也不后悔说了这么多,是因为这样的婚姻让她感到了疲惫吗?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爱,有的也许就只是互相伤害。

谷浩阳看着她,忍着头痛,她说的没错,在寻找姐姐的这条路上,他已经给自己设置了那么多的障碍,或许他真的没有办法在回到从前了吧。可是这个平时看上去柔情似水的女人却说了这么恶毒的话,看来她的心也和他的父亲一样歹毒,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谷浩阳冷静了下来:“说了这么多,你想怎么样呢?”

卓雅依然平静的说着:“我们离婚!”这是她来这儿的路上想过的最好的办法,可以让她不要在面对这样的他,不再受这样的折磨。

谷浩阳听到她说离婚,居然笑了:“你说离婚,你不是一直想要维持这段婚姻吗?你不是一直想用这个孩子来稳固自己的身份吗?”

“我现在想清楚了,没有爱的婚姻只能是互相伤害,所以我想要放手了。”卓雅要用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爱了他那么多年,就算没有任何回报她还是爱着他,如今要放弃,她的心里是有多么的难过,可是她真的累了,她不想在继续下去了。

谷浩阳不屑的笑笑,看着她美丽的容颜摇摇头:“我不会和你离婚的,你还是回到家好好的把你的胎养好吧。这个孩子你也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为什么?”这一回轮到卓雅感到了意外,她一直认为只要自己提出离婚,他就一定会答应的,因为这个婚姻并不是他想要的,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反而不同意了呢?

谷浩阳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是呀,他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的折磨她吧。让她一个人守在那座大房子里孤零零的没人过问,让她也尝尝自己当年的那种孤独绝望。或许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如果他和她离婚,母亲是根本不会同意的,她那么在意卓雅肚子里的孩子,在一切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他不会让母亲受到任何打击的。

卓雅一个人愣愣的出了他的办公室,她从心里冷笑着,这座坟墓是自己修的,修的时候她没有留个出路,如今想要走出去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