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九章 会放过何氏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回到何氏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场更大的危机在等着他们,何氏旗下的一座五星级酒店发生了用餐客人集体中毒事件,具统计此次大约有两百多人中毒,目前都在医院治疗。这在何氏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何少飞已经被警察带走接受调查。因为老板被带走,所以整个公司乱作一团。

王欢看到陈心宁从外面回来,忙跑了过来,她焦急的说:“陈姐,这可怎么办?何总不在,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在这样下去,公司真的就垮了,而且无法翻身了!”

陈心宁的心一凉:谷浩阳,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吗?你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尽快答应你的要求吗?可是我既不是你的仇人,也不是你爱的人,你又何苦以这样的方式相逼呢?她看着公司里议论纷纷的样子,不行,她必须冷静下来,也许这件事本来就是因她而起,所以她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少飞解决。

她拍拍王欢的肩膀:“别急,我们先去医院看看患者怎么样吧?少飞不在,这件事情也是要做的,来表明我们何氏的态度。”她故作冷静,其实她的心里何尝不是波涛汹涌呢?

王欢此刻也没了主意,只能听陈心宁的,虽然她刚回公司,也没有什么职务,可是以她和老板的关系,此刻似乎只有听她的。

陈心宁带着几个公司高管来到医院,了解了一下患者的情况,他们大多数情况还是比较稳定的,只有两三个人现在还在观察当中。陈心宁来到病房来看望患者,有个别患者很不理智,说的话很难听,但是陈心宁始终保持一颗稳定的心态,她知道这个时候大家情绪激动是可以理解的。她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请大家放心,这次的事件在没查清楚之前,何氏会为大家负责的。住院其间的所有费用都由何氏来出,还希望大家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她说着,又深鞠了一躬。

她和大伙刚出了医院大门就被赶来的记者围住了。记都们拿着长枪短炮把他们堵在门口。

“听说这次的事件影响很坏,不知道何氏如何来应对呢?”

“请问陈小姐是以何先生女朋友的身份来医院控望的吗?”

“何先生是被警察抓走了吗?”

“何氏的股票已经跌到了最低点,请问有没有可能破产呢?”

记者的问题都是那么的犀利,连珠炮般的提问让陈心宁有片刻的紧张,因为她只是一个公司的职员,很少面对这样的场面,就算有,也是站在何少飞身后,一切都是他来解决,如今镜头前的人换成了自己,她一下子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放缓了语气:“首先,这次的中毒事件我们还在等待警方的调查,这个不方便与大家透露。何先生是去主动配合警方的调查,不是被抓走的,公司的运作是出现了一点问题,但是我们正在积极努力想办法解决,请大家放宽心,何氏能够生存这么久,自然有它长期屹立不倒的理由,相信用不了多久,何氏还会和以前一样强大,请大家放心。”陈心宁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和这些记者说这么多的话。

“请问你是何总的女朋友吗?如今何氏都快要破产了,你会和何少飞结婚吗?”有个记者还真八卦,不依不饶的追问。

陈心宁看向了这个记者,她是一位女记者,也就三十岁左右,从她好奇的眼中陈心宁看到的是一颗想看笑话的心,现实中有很多这样的人,看到别人倒霉就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能让全世界都知道。她冲着这个记者冷笑了一声,这样的表情似乎从来都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过,她一字一句有力的说着:“何少飞是一个好人,我和他平时就是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个特别值得信赖的人,相信这么多年他做的那些善事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所以在这么困难的时候我们何氏的所有人都不会离开他的,我们会和他一起努力的!”

“之前有人看到你在何少飞的家里出现,难道你们不是正在同居吗?怎么现在又说和他是好朋友呢?”她还真是不知死活。

陈心宁看着其他记者都安静了下来,似乎也很关心这个问题,她环视了一周:“这个好象和你们没有关系,这是我的私事。”陈心宁说完,带着大伙挤出人群离去。

在电视前面看直播的谷浩阳的眉头不由的紧皱在了一起,这些记者还真是讨厌,看着陈心宁不慌不忙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丝疑问,初次见她时的那种小女人的姿态不见了,如今的她在这样的场合都能表现的如此大气自如,这一切都是少飞的功劳吗?是他把她打造成了这样一个知性优雅,又沉着冷静的样子吗?所以她所有的进步都是少飞的功劳吧。想到这儿,他的心里居然有些不是滋味。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着屏幕上那串陌生的号码,心中不由的一动,他的电话号码通常没有几个人知道,如果是生意上的事都是会把电话打在前台,在由秘书转接过来,这个号码一直响,他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他接通了电话,只听到对方冷冷的问了一句:“是你做的对吗?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连考虑的时间都不给我!”果然是陈心宁打来的电话,她知道自己一定不会猜错,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谷浩阳淡淡的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让你快些想清楚而已。”尽管对方的声音明显的有些生气,但是他还是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高兴了一点,比他赚了多少的钱都要高兴。“那么我想请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似乎很有耐心等她的回答。

“如果我答应你,你就会放过何氏吗?”陈心宁实在是不放心他这样的人,他好象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谷浩阳心里居然出现了片刻的疼痛,她是为了少飞才愿意答应他的要求吗?她为了少飞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包括出卖自己?少飞在她的心里是有多么的重要?他眼中的迷茫再一次的出现了,他想要这个女人来自己身边干什么呢?看着她每天在自己面前思念着少飞,这是要惩罚她还是惩罚自己呢?可是这也总比看着她和少飞每天出双入对的要好的多吧?“当然,只要你做的好。”

陈心宁的心一跳,他说做的好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要和自己……。”她脸居然红了起来,不会是这个意思吧。算了,不管怎样,现在最重要的是少飞能够平安,他斗不过谷浩阳的,因为他是一个疯子,他为了达到目的,根本不惜搭上无辜人的性命,她不想在看到事情继续恶化下去,到时候受伤的可能不仅是何氏,还会有更多的人。于是她点了点头:“那我明天去找你。”

谷浩阳摇了摇头:“明天我去何氏接你!”他的话真是让陈心宁大跌眼镜,他要去何氏接她,那岂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他们这样的关系又如何能暴光在阳光下呢?

“你疯了!”陈心宁忍不住的喊了他一句。

“怎么?要反悔吗?”他仍然淡淡的说着,想着她此刻那瞪眼睛的样子,他觉得一定很好笑。

陈心宁知道,现在的事情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可能自从她遇到了谷浩阳,她的人生轨迹就变了。如果她要反悔的话,也许换来的就只是何氏的彻底破产。虽然她也知道以何少飞的能力一定可以东山再起,可是谷浩阳是一个如此凶残的人,只要他想,他就一定会和他死磕到底。她默默的挂上了电话,陈心宁,也许这就是你的命。

谷浩阳放下电话,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想着很快陈心宁又会出现他的大宅里,他心里真的有些小激动。

何向天和沈君仪透过电视看到了陈心宁出现在医院里,本来他们也是要来医院的,可是看到陈心宁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看到陈心宁面对那么多记者的围堵,而她却丝毫不慌乱,而且所有的回答都以何氏的利益为重,何向天不由的点了点头自语道:“这个陈心宁越来越有贵族的气质了,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和咱们的儿子还是越来越般配了。”

沈君仪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她本来就对陈心宁的印象很好,若不是因为知道她整容了的事情,还有她得过重病可能这一生都无法怀孕事情,她的心里是很认可她的,可是做为一个母亲,她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叹了口气:“是呀,只不过她的身体恐怕真的没办法给咱们何家传宗接代。”

何向天心里当然也明白,作为他这个年纪的人,没有后代这件事情也根本无法接受,可是这个陈心宁,她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姑娘:“或许会有更好的方法的。”

沈君仪点了点头突然眼睛瞪了起来:“你说浩阳他怎么了,他是不是疯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付少飞呢?清仪她不知道吗?”少飞出事这么久了,沈清仪从来都没有过问过,如果沈清仪阻止他的话他一定会听她的。

何向天看看自己的老婆,这几天明显也是有些太操心了,脸上憔悴了很多。他拍着老婆的肩膀轻笑了一声:“你以为谷名川会让沈清仪知道吗?浩阳那小子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你还笑的出来,明明你儿子都快要被他搞垮了,你好象一点不着急。”沈君仪瞪了他一眼。真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他还笑的出来。

何向天忙收起笑容:“这有什么呢?这样的生活才有意思呀,少飞从做生意以来,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这样不好,这次的事件就当做是给他个机会锻炼一下。”

“都快要破产了,这个锻炼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沈君仪不高兴的说。她可做不到何向天这么洒脱。

“这有什么,大不了从头再来,我想好了,如果这次何氏真的撑不过去,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一家三口好好出去玩玩,你想想,咱们有多久没有和儿子一起出去玩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点再长点吗?”

沈君仪点点头:“那倒是,这么多年了,他出去一个人住,每天都忙的不得了,这样想着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她居然会认同了何向天的想法。

何向天笑了笑,不过隐藏在背后的表情却是妻子看不懂的。谷浩阳这一次是经过深思熟虑,他研究了谷浩阳好久了,看来他在何氏这件事情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的计划天衣无缝,也难怪他会收购了那么多的公司,把他的公司在短短几年之内做的这么强大。所以他知道这一次,少飞真的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