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八章 你不要自责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听到她这样说,脑子里也瞬间转了起来,是呀,刚才他吻她的时候居然是那么的投入,甚至有些恋恋不舍,他能对一个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这还不能说明是爱吗?他看着她笑了一下,可是笑容里的那份绝望却越来越重,他会死的,会死在她的手里。他牵起了她的手,迅速的朝着门外走去,直到在众人的眼前消失,当然,这也包括何少飞,他可以这样眼看着别的男人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而选择默默离开,或许他就是一个懦夫吧?他从心里嘲笑着自己,也注定今天晚上他成为了大家嘲笑的对象,因为没有人不知道他曾经和陈心宁的关系,如今他的表弟抢走了他的女朋友,而且是这么明目涨胆,丝毫不觉得愧疚,他是一个多么失败的男人呢?

谷浩阳开着车把她直接带回了郊外的大宅,这一路上他们几乎都没有什么交流,也许他此刻正矛盾着,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他的问题他终究没有回答,原本他以为无论哪个女人说爱他,他都会很干脆的拒绝,可是陈心宁的问题让他为难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不爱她?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说爱她,那怎么可能,如果自己真的爱上了她,可能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了。所以他选择沉默。

陈心宁的腰好象受伤不轻,越来越疼了,这一路她都咬牙忍着。好不容易到了家,她忙从车上下来,慢慢的尽量用着正常的姿势走上了楼,她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异样,因为谷浩阳的保护欲太强了,为了她,他已经伤害了那么多的人,所以她不希望他在为了她做出什么伤害别人的事。不管那些人是有心还是无意,就算她受了伤,但终究是小伤,而他却会用极其残忍的方式来报复他们,这才是她感到最可怕的地方。

王阿姨看着谷浩阳和陈心宁回来,还没等和他们说句话,陈心宁已经上了楼,而谷浩阳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该怎么办呢?

陈心宁回了房间,换掉了身上的礼服,也洗去了妆容,可是她的腰好象越来越疼了,她忙趴在床上咬牙忍着。

钢琴声又一次传了过来,陈心宁叹了口气,该怎么评价他呢?他真的是一个很变态的人,何少飞,秦露,吴楠楠,那两个乞丐,她不知道还有多么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怎么他就象是一颗定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她则需要更小心的保护这颗**,免的它爆炸的那一刻毁了他同时也毁了自己。

她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嘴唇,唇齿间的那种熟悉让她也觉得有些诧异,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在面对他的亲吻的时候心跳的不得了,重要的是她并不排斥。

突然有人敲门,陈心宁愣了一下,钢琴声依然还在响着,应该是王阿姨才对。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门口,把门开开,果然是王阿姨。她看着王阿姨手里端着两碗粥和几道小菜愣了一下:“王阿姨,你这是?”

王阿姨一笑:“少爷说你们晚上没有吃饭,让我给你做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把饭放在她的床头,回过头来看着陈心宁:“快吃吧,还热着呢?”

陈心宁点点头:“他也没吃呢?”是呀,今天晚上他们好象都没有等到晚宴开始就离开了,胃里还真是空落落的很。

“哦,一会少爷弹完琴应该会下楼吃饭吧。”

陈心宁朝着床边走来,却因为腰疼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忙伸手捂住了腰。

“心宁,你怎么了吗?”王阿姨看她的样子好象有些不对劲。

“腰碰了一下,有点疼。”她咬着牙说着。在王阿姨面前,她不用在伪装了。

王阿姨忙走过来扶住了她:“快躺到床上让我看看。”

等她掀起了她的衣服的时候,好大一片淤青出现在她的后腰位置,不仅仅是变了颜色,而且还有些肿了。王阿姨吓了一跳,怎么她只是跟少爷出去一会儿就会受伤呢?这如果让少爷知道了还得了。她忙站了起来:“你先趴着,我去给你拿药油。”王阿姨说着,急急忙忙的走出房间。

陈心宁趴在床上,或许用了那个什么药油就好了呢?她如此希望着。王阿姨很快的就回来了,她一边给她往腰上擦着药油一边问:“你这是怎么弄的?”

陈心宁故作没事的笑了笑:“没事,高跟鞋穿不惯,在卫生间滑倒了。”

“也不小心一点,摔到了头可怎么办?这个伤我看也要好几天才能好,要不去趟医院吧。”

陈心宁摇摇头:“没事,不用去医院,只是别让他知道就行,我会小心的。让他知道他又会小题大作了。”陈心宁感到腰上有一丝丝的清凉,很舒服。而王阿姨也再没有说话。

“王阿姨,你答应我别让他知道啊!我现在还真的是很怕他。”她扭回头看向了王阿姨,却看到王阿姨只是站在了一边,那么是谁的手在自己的腰上一直按摩着呢?她吓了一跳,忙扭过身子向后看了一眼,可是因为太疼了,她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也看清了身后的人,是谷浩阳,是他的手一直在自己的腰上游走吗?她的脸不由的一红,刚才只顾着和王阿姨说话了,连钢琴声什么时候停的都没有注意。

谷浩阳淡淡的说了一句:“趴好,还没弄完呢?”

陈心宁忙回过头趴在了枕头上,她也只能用这样的姿势来掩饰她的脸红了。王阿姨则是更加识趣的离开了房间,她站在门口叹了口气:这也许是好事吧,必竟少爷知道关心人了。

因为知道了是谷浩阳的手一直在自己的腰上按摩,那种凉凉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灼热,他的手指就象一个小火把一样,在她的身上不停的燃烧着,她羞红了脸,把脸深深的埋在了枕头里。

“真的是自己碰到的吗?”谷浩阳有些不信。凉凉的声音让她的心里不由的一颤,他在怀疑什么对吗?

“是我自己不小心,那个鞋太高了,我没有站稳。”她忙着解释。

谷浩阳居然从心里发出了一声叹息,可是这无声的叹息陈心宁却好象听到了一样。她不由的愣了一下,他是在自责吗?她记得上次遇到秦露的时候受了伤,她的一句你保护不了我而让他自残,他亲手弄伤了自己的手臂,这一次呢?他是不是还会用同样的方式虐待他自己呢?

想到这儿,她有些怕了,她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轻轻的扭过身子,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笑笑:“我没事,我很好,所以你不要自责。”

谷浩阳看着她的笑,眉头皱的更紧了,她的手此刻就握在自己的手上,那么柔软而温暖。他一下子靠近她,整个身子倾了下来,这样的姿势好色情,面对着差一点连眼睫毛都要碰到自己脸的谷浩阳,她的心跳了起来,他想要干什么呢?

这个女人,她怎么知道自己会自责呢?她是认为她在自己心里很重要对吗?她是不是认为她可以取代姐姐的位置呢?她以为他会爱上她吗?他一连串的问着自己。当然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矛盾的。如果不爱她,为何刚才在门口看到她受伤了,他会情不自禁的走进来,并且想要亲手为她处理伤口,那是因为他的心很痛。

离她太近了,他居然又想要吻她了,难道自己这是上瘾了吗?他甩甩自己的头,坐了起来,让自己平静了一会儿,才看到她床头柜上的饭,对呀,他们都没吃饭呢?如此想着,他站起了身:“吃完饭,早点睡。”他一边说着,一边出了她的房间,好吧,他不得不承认他不敢在她身边在待一会儿,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留下陈心宁一个人愣了半天,他走了吗?前一秒他的手还在自己的腰上恋恋不舍,下一秒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会这么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是不是说明他的病没有想象的严重呢?

谷浩阳来到书房,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对面传来了小来清冷的声音:“这么晚了,有事吗?”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他冷冷的问着。

“和你想的一样顺利,那老家伙丝毫没有怀疑。”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很好,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也一定要让他尝尝失去所有的滋味。小来,照顾好你自己。”

小来轻轻的嗯了一声,他这个人独来独往惯了,本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是现如今有一个女孩子会每天晚上给他打电话过来和他说话聊天,尽管她有时候对他说着他根本不认识的人和不熟悉的事,可是他居然有耐心听完,而且还从不打断她,也许他对她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只是愿意听到她的声音而已。

小来,好好干!以后卓氏就是你的了。谷浩阳从心里默默的说着,这件事情他也想了好久了,小来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他不能让他一辈子都为自己活着,是时候让他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了。

放下了电话,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凉的,谷浩阳,你是一个多么无能的人,你总是这样没办法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不是吗?当年的姐姐你没有办法保护她,而如今就连陈心宁也一样,她在你的身边可是你还是会让她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或许你真的没有资格爱姐姐,爱任何人。他走到柜子前,从里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这把手枪非常小巧精致,而且很干净,看来每天都有人擦着它。这把枪或许有一天会用到的,不是她,就是自己。他冷笑着,他这是何苦呢?想要证明什么呢?证明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姐姐在自己的心里就是唯一的,还是想要给自己结束生命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因为自己背叛了姐姐。姐姐,她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她经常出现在他的脑子里,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