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八章 爱他就永远不要出现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出了谷浩阳的公司,她突然想一个人走走,她要想想清楚自己究竟该怎么办?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少飞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突出这重重的包围,答应谷浩阳,说不定他真的会收手,但是同时她也会失去自由的。而且还要每天都面对那个魔鬼,忍受着他那莫名其妙的行为,自己真的愿意承受吗?

她不停的思索着,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她一看,是何少飞打来的,自己偷偷来找谷浩阳,他根本不知道,一定是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她的人,有些着急了。她忙接起电话:“喂,少飞!”

“心宁,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看不到你的人呢?”何少飞有些奇怪,明明早晨他们是一起来公司上班的,可是到了公司之后,他就没见过她,问其他人,他们都说陈心宁出去了,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少飞,你别急,我出来透透气,马上就回去。”她安慰着他,也许此时的少飞对她更加的依赖吧,好象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心里就有了底气一样。

“那你快点回来啊!”何少飞在电话那头催促着她。

陈心宁点着头,挂上了电话,不知不觉中,她好象走出了很远的路。无意间好路过一家珠宝店的门口,觉得很熟悉,自己应该来过这里才对。门口贴着一张很大的海报,海报上的照片是一串碧绿的项链,这么的眼熟,这不是她的那条项链吗?她把它好好的收在身边,因为知道了它的珍贵,所以她再也没敢戴在脖子上,可是这里怎么会有它的照片呢?她有些好奇,刚想进店里问问清楚,突然有人在她身后轻声的说了一句:“陈小姐,是你吗?”

陈心宁一愣,回过头来一看,居然是卓雅站在自己的身后。她脸色明显的是不太好,而且她的小腹有些微微的凸起,她的心里不禁有了一丝猜想。她忙微笑的说:“卓小姐,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她注意到她的身后跟着两个女人,看样子应该是保姆之类的。

卓雅一看果然是陈心宁,也不由的笑了一下:“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我刚从医院出来。”

“你哪里不舒服吗?”陈心宁看着她有些泛黄的脸。

卓雅不好意思的一笑:“其实也没什么了,可能怀孕都这样?陈小姐有空吗?要不我们去咖啡馆坐一会儿?”她邀请着她,其实她在这个地方也没什么朋友,这么多年,她只围着谷浩阳一个人转,自己的圈子也是越来越小了,虽然认识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愿意聊天的还真没有几个,不过陈心宁就是其中的一个,不仅因为她是少飞的女朋友,还有陈心宁身上的那种亲切感。

陈心宁点点头:“好啊!”她答应了,但是在看到卓雅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很愧疚的,因为卓雅明明是谷浩阳的妻子,可是自己却和谷浩阳有着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她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个很无耻的人。

在咖啡馆里,两个保姆在另一张桌面坐下来,卓雅和陈心宁则坐在了相对安静的角落里,其实她们俩个还是蛮像的,她们都很喜欢清静,气质也同样优雅,卓雅本来就是千金小姐,身上的贵气浑然天成,而陈心宁身上却独有一种如兰花般高雅的气质,所以她们才会投缘吧。

“陈小姐,我想你不介意我叫你心宁吧,你也可以叫我卓雅,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不用一直这么客气。”卓雅温柔的说着。

“当然可以。”

“心宁,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

陈心宁苦笑了一声,她该怎么说呢?说是受到了她丈夫的威胁才离开的吗?当然不能这样讲了。她喝了一口咖啡:“出去学习了一段时间,你呢?几个月了?”她看着卓雅的手始终放在肚子上,看的出来她对于这个孩子的重视程度,可是看着她的肚子,陈心宁的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快三个月了。”卓雅回答着,随后又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一丝忧郁爬上脸颊。

“怎么了吗?”陈心宁不知道她怎么一下子就不开心了呢?刚才还好好的。

卓雅摇摇头:“心宁,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浩阳他疯了似的在找一个人,一个女人。他说那个是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陈心宁愣了一下,她当然知道在谷浩阳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他心里的位置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他找到了吗?”陈心宁也很好奇他要找的究竟是谁呢?

“没有,我婆婆不让他找了,浩阳他这个人谁的话都不听,但是他只听他妈妈的话,他妈妈这里有病。”卓雅指自己的脑袋:“所以他不敢惹她。”

“哦!”陈心宁好似明白了一些什么。

“我和浩阳之所以能够结婚,也完全是他妈妈的意思,所以就算不爱,他也一样会娶我的。”卓雅笑着,她心里的苦又有谁能够明白呢?

“卓雅,你不感兴趣他要找的那个女人是谁吗?如果找到了她,也许他真的会离开你的。”陈心宁有些替她担心。

卓雅摇着头冷冷的笑了一声:“其实我比他还想要找到她,我只想问问她,她有什么资格得到浩阳的爱,如果她真的那么爱他,为什么一直不出现,而是要这样的折磨他,她给他的不是爱,是让他每天都深深的陷在自责和悔恨中的痛苦。而我给他的爱要比她给他的多的多,这五六年来,是我一直陪在他身边,是我一心一意的爱着他,她呢?她在哪儿呢?”卓雅越说越激动,手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陈心宁看着卓雅眼圈中的泪水,她明白了一件事,不管谷浩阳爱不爱卓雅,但是她对他的爱是那么的真实而完整,她想到了自己,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谷浩阳的要求,那么卓雅是不是就会受到更大的伤害,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而她要找的人在哪儿?是不是他也结婚了,也会遇到象卓雅这样的问题,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找到他,对他和他的家庭真的好吗?

“其实你别看浩阳他表面上很强硬,其实他的内心是极其脆弱的,找到了她又能怎样,可能会让他的精神彻底的崩溃,他也许会真的杀了他自己的。”卓雅流着泪说着,这是她这么久以来对他观察的结果,他眼里的那份绝望,对这个世界的绝望让她觉得有一天,他会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她震惊了,她完全不懂卓雅的意思,如果找到了他爱的人,那么很多人不都应该解脱了吗?少飞,她,甚至还有卓雅。由其是卓雅,在一个没有一点爱的婚姻里她就真的幸福吗?“为什么这么说?”

“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对那个女人的背叛,他结婚了,然后还有了孩子,他该怎么面对她,那个女人如果爱他的话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现才好,这样的话还有一丝希望留给他,他会继续的找下去,只要目标还在,他的人就会在。可是我的感觉很不好,我感觉也许有一天我会失去他,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孩子,希望看在这个小生命的份上,他能够撑下去。”卓雅的眼睛看向了远方,她知道谷浩阳一定是得了和她妈妈一样的病,只不过他还是在硬撑着,就象现在,何氏从来都没有惹到他,可他还是要出手与他为难,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卓雅是一个何等聪明的人,她早就看穿了一切。

陈心宁沉默了,是呀,怪不得谷浩阳不允许她爱上他,也许是他的心门关的紧紧的,不希望任何人打开吧。如果某一天,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他是不是会真的觉得对不起那个女人,然后做出更极端的事情来。在她几个月的学习当中,她接触了很多关于心理疾病的案例,可是却没有象他这样特别的例子。想到他每天晚上在琴房不停的弹着琴的样子,那份孤独,那份无奈,还有那整个大宅的死气沉沉,那就是他内心的写照吧。

卓雅坐了一会儿就有点累了,先起身离开了。看着卓雅有些笨拙的行为,是呀,谷浩阳和卓雅结婚了,并且也已经有了孩子,如果她答应去谷浩阳那里住,会彻底的伤害她。卓雅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真的为了爱他付出了她的所有。而谷浩阳口口声声说不爱,又怎么让她怀孕了呢?她苦笑了一声,卓雅的肚子居然让她的心里不是滋味了,因为孩子必竟是两个人激情后的产物,而他们是夫妻,做什么都应该是很正常的,她的心里不该难受的。

此时的她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她想要帮助少飞,可是如果答应谷浩阳的要求,她又会伤害卓雅,而且可能她真的也管不住自己的心,明明没有见到谷浩阳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很恐惧的,可是看到他的人,她的心里又满满的是心疼,是思念。她敢说离开的这段时间她不想他吗?她几乎每天都会想起他,甚至他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内心,连她想要找的人都快要不见了踪影。陈心宁,你变了,你忘了他,当年他为你做的一切你都忘了,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她恨自己,明明自己的心平静的如同一湖清水,却在见到谷浩阳的时候一切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