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七章 情人 你配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在思量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谷浩阳,当然谷浩阳现在到未必愿意见她,但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也许今天的这种局面就是因她而起,她也弄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谷浩阳,能让他对何少飞下这样的狠手,如果是因为爱她,算了,别自作多情了,他从来没有承认过爱她,就算她主动问起来,他也只是冷冷的说她承受不起他的爱。她想了太多的事情,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谷氏大厦的楼下,她下了车,抬头看着面前这座恢宏的大厦,心里不自觉的生出了一种恐惧,其实谷浩阳给她的冲击还是蛮大的,由其是当她看到秦露的样子的时候,她一心只想逃避他,他在她的心里此时就和魔鬼一般无二。

于小姐看到陈心宁的时候也有些意外,好久没有看到她了,如今他们和何氏闹的这么凶,她来干什么呢?不过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陈小姐,好久不见。不知道陈小姐来我们公司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心宁同样的微笑着:“我想见一下你们谷总。”于小姐的态度一向如此,看上去让人觉得很舒服,很难想象她这么和气的人是怎么面对那个整天冷着脸的老总的,陈心宁还真是很同情她。

于小姐听到她说要见谷总,脸上稍稍变了点颜色,必竟他们现在是敌对的双方,这个时候她指名道姓要见谷总,谷总可能见她吗?陈心宁看到了她的顾虑,不由的微微一笑:“麻烦你通知一声,如果他不想见我,我也不强求。”

于小姐只好点点头:“那你稍等。”于小姐说完,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来到谷浩阳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谷浩阳正在埋头工作,听到门响随口应了一声。于小姐开门走了进来,她用公式化的声音说道:“陈心宁小姐来了,她说想要见您!”她在面对老总的时候声音通常是没有什么起伏。

谷浩阳却停顿了片刻抬起了头,看着于小姐,把她都看糊涂了,难道自己的着装有什么问题吗?她不由的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衣服。

“让她进来。”谷浩阳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低下头继续看着电脑。

“好的。”于小姐应了一声,没想到现在这个时候他还会见何氏的人,太意外了。她退出了谷浩阳的办公室来到陈心宁身边:“谷总让你进去。”

陈心宁点点头:“谢谢。”她走到谷浩阳的办公室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这个地方她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但每一次的心情还真是不一样。好比此刻,她除了紧张之外还有一丝丝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来自她的内心深处,但是她要努力的把它压下来,不能让他看出分毫。

于小姐看着陈心宁的身影被关进了老板办公室,她的心里却有点一丝异样的感觉,老板对这位陈小姐好象比对老板娘更关注一些,这是一种错觉吗?她摇了摇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她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陈心宁站在门边,看着一直在埋头工作的谷浩阳,说来也奇怪,刚刚心里的那份恐惧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居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灵深处的一份思念,看到他低着头工作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的眼睛里居然涌进了很多的泪水,可是她努力的控制着它们,不让它流下来,她不想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她在门口站了好久,谷浩阳也始终没有说话,好象她并不存在一样。陈心宁不想就这样一直沉默,于是她走到了他的办公桌旁:“谷先生,我想和你谈谈。”她故作冷静的说着。

谷浩阳听到她的声音响在头顶,才抬起了头,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她,她还是那么的清瘦,这几个月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看来过的也不是很好吧。他打量着她,虽然分开了那么久,但是她的一切他似乎都很熟悉,他盯着她的手腕,手腕上那道刀痕还在。胳膊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吧,那天晚上在医院看她抱着少飞抱得那么紧应该是好了。想到她被少飞抱在怀里的一幕,他的心又一次烦躁了起来。他皱了一下眉头,依然坐在椅子上,把身体轻轻的靠在椅背上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呢?”

陈心宁对上他的视线,他眼里的那种不屑和轻视让她的心很痛,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很平静:“为什么要这么对何氏?”

提到何氏,谷浩阳冷笑了一声:“所以你是为了少飞才来找我的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

陈心宁摇摇头:“我不明白,我已经离开了少飞,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他?”陈心宁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话不算话。

谷浩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也抬起头看着他,丝毫没有逃避他的注视。这样的眼神让他产生了些许幻觉,他有一种姐姐就在身边的感觉。他伸出手指,轻轻的遮住了她的眼睛,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是呀,除去眼睛,还真的看不出一点点的象。

陈心宁眼睛被他用手指挡住了,但是她依然稳稳的站在他面前,因为谷浩阳这个奇怪的举动已经有好多回了,甚至有时候他在看她的时候,她都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当然这个影子不是卓雅。他是把自己当成了谁吗?

谷浩阳放下了手指:“你想帮他吗?”他盯着她的眼睛。多少个夜晚他都梦到了这双眼睛,起初他以为自己梦到的始终是姐姐,但是现在的他也迷惑了,他梦到的究竟是谁?

“当然!”陈心宁说的很坚决。

看到她如此坚定的维护着何少飞,他的怒火又一次被点燃了,明明是他想要见她,所以不惜用这样的手段逼她出现,可是如今她出现了,却又回到了少飞那里,他知道她一直住在少飞的家里,想着他们可以同桌吃饭,可以在一起工作,当然还可以在一处缠绵,拥有彼此,所以这一切都是他在帮少飞对吗?帮他得到他喜欢的人?谷浩阳从心里苦笑着,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只要她一出现就会来找自己,可是没想到她隔了这么多天才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想要找到方法帮助少飞,不想来求他,如果不是这几天他加大了打击的力度,可能她还不会出现吧?

“你是来求我放过他吗?”谷浩阳故作冷静的说,转回身躲开她的眼神。

陈心宁点点头:“是的,我知道想要吃掉何氏,你的损失也一定会很大,所以我不希望你们俩个两败俱伤。”

谷浩阳冷若冰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屑的笑意:“我想你是多虑了,我想要打垮何氏,这是目的,不会计较自己是否会受伤。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的意思是他明明知道与何氏为敌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但还是要这样做吗?他真的疯了吗?何氏是少飞的心血,他在它上面付出了所有的精力和感情,就这样垮了,他怎么还能支撑的住呢?尽管他看上去还是一副极轻松的样子,但是私下里他是非常的着急的。

“要怎么做你才能收手呢?”陈心宁忍不住的问:“如果你的答案依然是要我离开少飞,那么我会立刻从他的眼前消失的。”

“为了少飞你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对吗?”谷浩阳的心真的是很受伤,少飞究竟和她发展到哪一步了,会让她这样义无返顾的帮他,他的心底居然冒出了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陈心宁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知道只要能换回何氏和少飞的平安无事,她愿意答应他那些无理的要求。于是她点了点头。

虽然他背对着她,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她心里的那份坚定,这也让他的心情糟到了极点。他冷笑了起来,转回身走到她面前,低头注视着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的嘴唇,曾经自己也吻过的对吗?但是它同样也属于少飞不是吗?他看到过少飞吻她,而且吻的那么深情。他伸出了自己那修长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手指不停的在她的嘴唇上摸索着。陈心宁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他的碰触她从来都没有觉得烦不是吗?

“如果你可以心甘情愿的离开少飞跟我回家,或许我会考虑放过他。”谷浩阳的声音再一次在头顶响起,这就是他的条件吗?他要把她还带回那座死气沉沉的大宅对吗?

陈心宁想到那座阴森森的大宅,心里不由的慌了一下:“是要我做你的情人吗?”她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是这个理由。

谷浩阳放下了她的下巴,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他摇摇头:“情人,你配吗?”他嘲讽着她,她把自己看的还很高贵,而他也许只想把她当成养在笼中的鸟,任他取乐消遣罢了。

陈心宁听到他这样轻视的话语,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不知为何,她眼中的泪水突然涌出来,在眼窝中转了几圈,还是没有忍住,流了下来,原来他的这种不屑会让她如此的受伤,她以为她进修了这么久的心理学,内心也应该变得很强大了,可是没想到在面对他的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吗?

看着陈心宁的眼泪一点点的划过脸颊,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好象被什么东西把心紧紧的拧在了一起的难受,可是陈心宁,你已经打扰了我的生活,已经让我的生活变得复杂不堪,难道你还想独善其身吗?他强行压制着心里的那份不舒服,故作平静的说:“怎么?不愿意,舍不得少飞对吗?”

“就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陈心宁居然询问着他。

“当然,不然你以为还会怎样?”他眯着眼睛看着她。

陈心宁低下了头:“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可以,但是我希望时间不要太久。考虑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不过我警告你,不要爱上我,否则我们俩个谁也别想活下去!”他冷冷的说着,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他是真的疯了。

陈心宁愣愣的看着他,这是对自己的警告,他要把自己养在家里,还不允许她爱上他,他的病是有多么的严重才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呢?谷浩阳,你这么凶残的人,就算想要爱上你也不敢呀,因为她还要活着呢?活着可以找到他,死了的话就一切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