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七章 她就是个第三者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幽长的走廊尽头传来了钢琴声,谷浩阳坐在钢琴前不停的弹着,他已经不知道弹了有多久了,反反复复的总弹那么几首儿歌,他记得这是姐姐当年给他唱过的歌,那个时候,他认为这些歌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歌曲,它们充满了神奇的力量。因为它可以鼓励着一个濒临绝望的人坚持活下去。而他就是那个努力活下来的人,现在他更认为它们是天使之声,因为当年濒临死亡的姐姐居然也活了下来,他要好好的感谢它们,感谢它们让他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虽然他还没有找到她,但是必竟知道她还活在这个世上,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找到她的。

谷浩阳开始了疯狂的找人行动,他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电视,广播,网络,他这样的大张旗鼓找一个人,最震惊的就是他的家人。

谷名川坐在沙发上,看着被他好不容易叫回家的儿子,他这几天明显憔悴了很多,沈清仪依然坐在谷浩阳身边,看着儿子的样子,无比的心疼,她伸出手摸着儿子的额角头发有些不忍心的说:“儿子,你最近是怎么了吗?我听说你在找一个女人,她是谁?她得罪你了吗?就算要找也不能连家也不回呀?”

谷浩阳对着母亲苦涩的笑笑:“妈妈,我没事,只是不管付出多少努力我都会找到她的。”

谷名川阴沉下了脸:“浩阳,我不管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是我想提醒你,也许你根本没有机会找到她,你把网撒的这么大,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找她呢?或许是她不想见到你吧。”

谷浩阳摇摇头:“不会的,她也在找我。”这一点他很确信。她相信姐姐除了他不会再爱上别人的。

“儿子,她是你什么人?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过呢?”谷妈妈很好奇,她从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她可以如此影响儿子的生活。

“和妈妈一样,是我最爱的女人!”他轻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女人在他的心里份量是一样的。

谷名川皱着眉:“那又怎么样呢?也许她结婚了呢?而你现在也结婚了,就算找到了你要怎么做呢?”谷名川盯着他的眼睛,他要干什么呢?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和他发生了什么,他们现在都有了各自的生活,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

谷浩阳果然愣了一下,是呀,他自己都已经背弃了当初的誓言,和卓雅结了婚,就算他不爱卓雅,可是这是事实,还有他敢说自己对姐姐始终都是一心一意的吗?那么陈心宁又是怎么回事?她失踪了这么久,他难道就没有想过她吗?他的表情黯淡了下来,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居然是一个这么可恶的人,他的心早就不是在为姐姐一个人守候了,确切点说他真的背叛了她。

卓雅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些日子找人的信息扑天盖地,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从前她一直有这样的想法,这个女人可能是死了,不然浩阳不会一点行动也没有,所以无论他对自己多么的冷淡,但是为了他的母亲,他也一定会和她过下去。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了,他这么疯狂的找人,说明他知道了这个女人的信息,她还活着。卓雅苦笑着,眼泪从眼窝中涌了出来,她连一个她认为早已经死了的人都争不过,更何况还是一个活着的人。想想最近她的运气还真是差的很,爸爸的公司运作已经很困难了,而浩阳也始终没说要帮她,如今又冒出了这样一个女人,或许他会抛弃她的,对于自己这个本来他就不爱的女人,他会抛弃她的。但是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要做些什么阻止他和自己离婚。

她擦擦眼泪走下了楼梯,看着客厅里坐着的一家三口微笑了一下:“爸妈都在呀!”

谷妈妈忙拉着卓雅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不是说不舒服吗?怎么起来了,不多躺一会儿?”她总是很关心卓雅,必竟她是那么的懂事。

“妈,我没事。听说浩阳最近再找一个女人,我是想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她看着谷浩阳的脸,他的脸上经常会有这样的表情,迷茫,无措。

她的通情达理是让谷妈妈最欣赏的地方,她冲卓雅笑笑,转头看了一眼谷浩阳:“看你老婆多懂事,我真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浩阳,我告诉你,不管你找不找得到她,她都不可能做我的儿媳妇,所以你想想清楚吧?”在这件事情上,谷妈妈很是强硬。

谷浩阳抬头看了妈妈一眼,他该怎么办?能违背她的意思吗?看着母亲不高兴的样子,他的心一下子抽紧了,他怎么可能放弃找姐姐呢?又怎么会让她没有名份呢?他的头瞬间疼了起来。

“浩阳,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卓雅,快扶浩阳回房休息吧。”谷妈妈看着儿子的样子,心疼极了。而谷名川却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他们的表情却是这样的神同步,或许浩阳也和他的妈妈一样病了吧,之所以他现在还和正常人一样,可能是因为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一个女人让他牵挂吧。可是如果找到了那个女人,自己的老婆不接受,那么是不是会更加重她的病情,或许在妈妈和女人之间选择,会把浩阳彻底的逼疯呢?他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卓雅陪着谷浩阳回了房间,她关上了门,回头看着坐在床上的谷浩阳叹了口气,倒了一杯水递给他。谷浩阳抬起头看着她,这个女人,为什么非要介入自己的生活呢?如果不是她,自己现在还会有这样的矛盾吗?他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注视着卓雅。

卓雅微微一笑:“看我干什么?不认识了吗?”她笑的很甜,不知为何,今天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特别,与往常很不一样,可是是哪里不同呢?谷浩阳说不出来,只是觉得眼睛有些模糊,脑子也越来越不清醒,自己这是怎么了吗?

他最终还是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卓雅一件一件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她眼里含着泪水自语着:“浩阳,不用这种方法,你一定会抛弃我的对吗?那个女人出现了,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呢?我也是爱了你好多年的女人,我不要求你会爱上我,可是你却连一个让我成为你女人的机会都不给我,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谷浩阳才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觉得头还是有点疼,他抬手摸了一下额头,奇怪,自己怎么没穿衣服。他睁开眼睛,看着地上随意乱丢的衣服,有他的,还有女人穿的,他忙扭回头看过去,卓雅此刻就睡在自己身边,她好象全身**裸的。而且在她的脖子上,胸前清楚的看到一些红印,出现在这个位置的印迹就有些奇怪了,昨晚难道他们……。他一下子坐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头,可是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卓雅醒了过来,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谷浩阳,不由的脸一红,但随后又向他身边靠了靠轻声的说着:“你醒了?”

谷浩阳看着她:“昨晚怎么回事?”

卓雅脸更红了,她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里小声的说:“你还问,是你了,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就把人家的衣服都扯掉了,不过这也没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呀?”她抬起了头看着他。

谷浩阳没有理她,只是下了床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他的身材好的可以和模特比美了,光看着他的背影,也让卓雅很满足了。谷浩阳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卓雅叫住了他:“你还要去找那个女人吗?”

“当然!”谷浩阳说的很坚决。

“这么多年了,你从来不碰我一下,我想你是想把你的身体和你的心都交给那个女人吧?但是你的身体现在是我的了,她不会觉得你很肮脏吗?哦,她当然不会,因为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她充其量也就是个第三者吧,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卓雅优雅的脸上微微出现了一丝的邪恶,今天的事她想了好久,自从她知道那个女人出现过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他放弃那个女人,以她对他的了解,只要让他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他就会一点一点对他自己失去信心。

谷浩阳看着她,平时温柔漂亮的女人会这样一副表情,他不由的冷笑了一声:“你和你的父亲一样的歹毒!”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卓雅听到他提到了父亲,他怎么会说父亲歹毒呢?还是说父亲现在遇到的问题这么棘手会和他有关呢?

而之后,她父亲的公司更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一度要陷入破产的境地。

对于姐姐的寻找,就象走到了死胡同一样,他依然没有方向,她就象在这个世上一闪而逝的星星,没有了踪迹。

王阿姨看着谷浩阳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差,很是担心,他这个样子,谁劝也没有用。他每天晚上坐在钢琴前弹着曲子,手指都弹肿了,可他还是不想停下来,他的话也越来越少了,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感兴趣了。她能做的只有叹气,也许那位陈小姐能够开解他,可是她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再也没有了她的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