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忙里偷闲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四月二十六日,星期四。

今天,阴霾两日的天空终于放晴了,此刻的天空就像一块一尘不染的碧玉,让人看得无比心醉。

黎少钦地走在蓝天下,仿佛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是蓝色的,心中的抑郁之气也一扫而空了。

每逢这种时候,他的心情都会变得出奇的好,走在路上看见陌生人的时候,他都是笑嘻嘻的,甚至还朝他们点点头,也不管他们是否懂得自己的意思。

现在的校园,到处都张贴着明天晚上即将要举行的“周末派对”的海报,黎少钦做这种事情早已经是老手了,“周末狂欢夜”、“把心中的躁热冰冻起来”、“中大盛典”、“免费入场”、“龙凤,李姗姗主持”等等这些嘘头放出来,足以吸引了无数的眼球。

龙凤自不必说了,毕竟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很多人都认识这个大美女,而李姗姗因为上次的生日派对,也已经在校园内崭露头角,就算是不认识她的人,也会被宣传海报上她的美貌所吸引,有这两大美女坐镇,宣传效果比什么都好。

此刻,走在校园里的人们,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悬浮在周围的一股躁动,事实上这一股躁动早已蔓延到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这两天来,学校的论坛上几乎全是讨论这个派对的话题,其讨论声之热烈,胜过了即将召开的大公会。

幸好黎少钦没有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公示出去,他贴的是徐人坤的手机号码,据说这小子现在已经忙得不可开交,电话都被打爆了。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对于那些蜗居在学校里面,一直渴望打破传统的青年人来说,这简直是久旱逢甘霖,没有什么比“放纵”这种事情更加激动人心的了。

炎炎夏日,一个可以提供冰冻啤酒和汽水的派对,就像沙漠中的旅人遇到一汪冰泉一样,可以预见,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疯狂。

黎少钦走了一会,最后在梧桐树下的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他很享受现在的这一种感觉,这一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感觉,接下来,只需要耐心等待明天晚上的这个时刻的到来就可以了。

他躺下身来,静静看着头上偶尔飘落下来的黄色梧桐叶,脑海中闪过很多画面。

此刻他想的最多的是龙凤,想起两天前的那一幕,他心中不禁感激万分,要不是她,自己此刻也不可能休闲地坐在这里了。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为何这个女子能够在商会这种庞然大物的压力下生存下来,因为她确实有不输于任何男人的魄力和胆色,这种胆色和魄力,至今仍然深深震撼着他。

看着一张张在风中飘摇不定的梧桐叶,他的目光渐渐开始迷离起来,脑海中慢慢回想起了那一幕。

那个时候,龙凤问他为什么眉头不展,他本来犹豫着不肯说,最后还是在龙凤的再三要求之下,他才把自己受到资金困扰的事情说了出来。

本来料想她不会过问自己这些事情,哪知道她听完之后,当即毫不在意地对自己说道:“这有什么难的,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黎少钦当时就懵了,他一脸惊讶地看着龙凤,后者却不以为然,似乎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是要在你们篮球联盟做广告吗?这样吧,我一次性把三年的广告费都提前付了,这样你不就有钱了吗?”

说完她还特意解释:“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帮你,这个派对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我和我的新闺蜜,姗姗妹妹一样倾注了很多心血,我们都不想因为资金这点小小的问题,而把它搁浅了,你明白了么?”

听到龙凤如此解释,黎少钦还能说什么呢?最后问题就这样解决了,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他知道龙凤有钱,可他觉得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玩钱吧?她完全可以把钱拿去做别的投资,然后坐等丰厚的回报,可是她最终却做了这么一个决定,把钱投给了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当时的龙凤特别爷们,是的,特别有男人气概,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那种信赖实实在在地刻在了自己的心头,大家心照不宣。

龙凤肯定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很难筹得足够的资金来开展“周末派对”,所以才给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其中的种种,很难用语言来说清楚。

这一次,黎少钦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大商之道”,当他向别人敞开了心怀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迟早会收到别人的回报。

想着这种种,他心中忽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想当初,自己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身边始终有一群人陪伴左右,默默地支持着自己,毫无怨言,他觉得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呢?

他眯起双眼,静静地享受着从梧桐叶的缝隙里射下来的阳光,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白静打来的,当即心中一动,暗道这个女生挑的时候可真准。

接通电话放在耳边,黎少钦故意用一种懒洋洋的声音说道:“喂~~”

“黎少钦……”白静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愉快,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黎少钦一听便知道不妙,他心中“咯噔”了一下,忙问道:“怎么啦,白静学姐?”

白静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良久才说道:“我现在要见你,你有空吗?

黎少钦一下子从石凳上坐起来,答道:“有,你过来吧,我就在篮球场老地方等你。”

白静闻言说道:“好,那你等我十分钟。”

挂了电话,黎少钦心中又泛起了另外一种情绪,他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白静了,心中对她颇为挂念。

白静是那种让人一见到,就能够静下心来的女孩,在自己心中,她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仙子,一直以来,她都是那副恬静的模样,这是她给自己的印象,只是为何这一次,她会失态了呢?

想了一会,他心中暗暗有些担忧,当下也不再多做逗留,起身向篮球场走去了。

来到那个曾经与白静待过几次的那一张石凳前面,他思绪渐起,这算是他和白静两个人心知肚明的“老地方”了,恰好左边几棵梧桐树把太阳光遮住了,此刻反倒成了一个乘凉的好地方。

黎少钦来到那石凳旁坐下,面向着篮球场的入口处,静静地等待白静的到来。

白静果然守时,等待了快十分钟之后,终于出现在了黎少钦的视野里。

她今天穿了一身淡青色的连衣裙,乳白色的高跟鞋,手里提着一个小提包,她远远看到黎少钦,便径直往这个“老地方”走了过来。

黎少钦静静地看着她,待她来到近前,他发现了藏在她眉宇之间的那一抹忧色,不过他却不动声色,装作没看见一样,忽然变出一副笑脸,笑嘻嘻地问道:“咦,学姐,你今天是怎么啦?”

白静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个男生,她算是比较了解了,当下什么也没说,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黎少钦只想逗她开心,又问道:“你今天用什么化的妆?”

白静闻言转过脸来,疑惑地看着他:“什么?”见他紧紧盯着自己的脸看,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她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说道:“我哪有化妆?”

黎少钦作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我看你脸上有煞气,眉头就像京剧里的关公眉一样,该不会是昨晚睡觉的时候,你舍友给你化了个京剧妆吧?”

白静一听,终于明白了过来,他是寻自己开心呢,旋即叹了口气说道:“人家今天心情很糟糕,你还要来取笑人家吗?”

黎少钦见她心事重重的模样,知道自己刚才的笑话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当即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正起容来,柔声问道:“怎么啦?”

白静低下头去,闷闷不乐道:“学校广播室取消了我的文学广播版块,我失业啦!”

“不会吧?”黎少钦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他知道文学对于白静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她曾经偷偷对自己说过,她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拥有一个自己的电台,每天夜里,用文学去熏陶那些迷醉在都市里的人们,让这个浮躁的社会能有一处安宁的净土。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跟白静相识的情景,那时候,自己因为一时兴起,对了她一句诗,随后他们相识,他很清楚,这个女生对文学有着一种执着的热爱。

“学校为什么会取消文学广播呢?”黎少钦忍不住问道,他对学校广播室的这个决定感到有些不解。

白静叹了口气,轻声道:“不为什么,学校对广播室进行了整顿,添增了几个新的频道,自然也要取缔几个落后的频道了,这无可厚非。”

白静说的平淡,但黎少钦却明显感觉到了,她语气之中的那一种不甘,同时也为文学在这个时代的没落而感到惋惜。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忽然道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那你以后还做广播吗?”

白静一脸苦闷地说道:“他们给我分了一个心理健康频道,去他的,我本来好好的文学频道,为啥要换掉我的!”此刻她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口中居然说出了“去他的”这三个字来。

黎少钦瞪着大眼睛,一脸惊讶地看着她,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时一向宁静温婉的这个女生,居然也会有发飙的时候,不过她发飙的样子,看起来也蛮有味道的,他心中暗暗想道。

白静见他这种表情,却忍不住笑了:“怎么啦,人家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都不行吗?”

黎少钦假装正经道:“仙女一下子变泼妇,你毁了我的三观。”

白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哼,还三观呢,等下我毁你五官!”说着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黎少钦两只耳朵,用力揪了起来。

黎少钦没想到她居然会动手,当下连声求饶,白静则边揪边说:“叫你换我的频道,叫你换我的频道……”

她这一次是真的用力了,黎少钦的耳朵被她揪得生疼,不过他心中却生不起气来,他能理解此刻她心中的郁闷,正想再争辩几句,白静却放开了他的耳朵,紧接着他忽然听得一阵抽泣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心中一震,连忙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白静泪眼婆娑的脸,此刻她正阙着嘴吧看着自己,泪水从两边的脸颊慢慢流下。

见她这般,黎少钦只得柔声安慰道:“好啦,不就换你一个频道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却听白静娇斥道:“又不是换你的频道,你当然不在乎!”

黎少钦知她此刻需要好好发泄一番情绪,当下也不再去反驳她了,只是难得见到白静显露出如此狂野的一面,干脆盯着她看个够,还露出一幅嘿嘿傻笑的模样。

白静从包里抽出几张纸巾,轻轻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但她的眼睛此刻已经哭得有些红了。

过了一会,她渐渐恢复了常态,抬起头看着黎少钦,一脸幽怨,像极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

黎少钦也静静地看着她,见他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他不由得一阵心疼,可此刻他又能做什么呢?

不对!忽然他心中一动,顿时站起了身来,对白静说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