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六章 她真的回来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躺在病床上,老爸老妈来看过他了,他让父亲带母亲回去了,因为他只是有点头晕,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不想让他们担心。看着父母走后,他的心却真的沉了下来,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浩阳要这么做,这几天他一直想问问他原因,可是他从不接他的电话,何少飞叹着气心里默默的说:浩阳,你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还是你的精神状态真的出现了问题呢?他知道谷浩阳有病,尽管他从未承认过,但是何少飞老早就在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端倪,十年前的经历或许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无法抹去,他强撑着自己的神经坚持到现在,可是她所要找的人到现在还是音讯皆无,这样的刺激可能会比他被绑架所遭受的虐待还要深刻,所以他是崩不住了吗?

何少飞是一个好人,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恨过谷浩阳,他只是一直在同情他,甚至想要帮他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他浏览着电脑,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待在医院里,今天晚上也只能待在这儿了,他的工作都要从电脑上完成。

眼看着都快半夜了,他居然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突然他听到病房的门有响动,不由的抬起头看过去,眼前出现的人影让他一下子有些不敢确信,是陈心宁吗?她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真的是她吗?何少飞愣了片刻,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跑到他的面前,双手按着她的肩膀,用那双漆黑而深情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她,她的眉,她的眼,真的是她,她真的出现了吗?“心宁,是你吗?”他颤抖着声音,他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他找了她这么久,可是却一直也找不到,现如今她就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眼前,让他一时还无法接受了。

陈心宁看着他消瘦了许多的脸,心里居然有一丝丝的心疼,她点点头:“是我,少飞。”她话音刚落,就被何少飞一下子抱进了怀里,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腰,生怕她再一次不见似的:“心宁,你去哪儿了?想死我了你知道吗?”这些日子的相思之苦,谁又能体会的到呢?自己深爱着的女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而且还找不到,如今她就这样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她的身体现在就这样被自己紧紧的抱在怀里,他不会放手,一定不会放手的。

陈心宁明白他的感受,虽然她和他说过分手了,可是何少飞是一个这么重感情的人,他一定是放不下她的。可是为了他不受伤害,她选择逃避,而如今她不能再逃避了,她要和他一起面对。“少飞,你身体不好,快躺到床上去。我不走了,我会和你一起共度难关的。”

是因为他的生意受到了打击所以她才想要回来帮他的吗?这么说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浩阳,如果不是他,心宁根本不可能回来的对吗?他放开了她的身子,仔细的打量着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清瘦,只不过身上似乎更多了一份知性和优雅,虽然她不是什么豪门贵族,但是她的身上却有一种让人无法小觑的气质,也许内心丰富的女人就是这样,可以很普通,但是站在人群当中一样的抢眼。他不停的打量着她,突然他的眼睛被一道光亮刺了一下,他顺着光亮看过去,原来她戴在脖子上的钻石钥匙吊坠闪着炫丽的光刺到了他的眼,没想到,她真的还戴着他送给她的吊坠,她的心里明明还是有他的,何少飞异常的激动,他伸出手,把吊坠轻轻的捏在手指中深情的说:“这个你还戴着呢?”

陈心宁看着他手里的吊坠微微一笑:“当然,它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心门的钥匙。”

“那么它能够打开你的心吗?”何少飞的眼中充满了炫丽的光彩,他的眼中从来都是充满了希望不是吗?

“我正在努力。”陈心宁知道,过去的事情或许不该在这样纠结下去,由其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学习心理学,可能学习能让她心境开阔很多,渐渐的让她懂得什么是放下。尽管放下对她来说是难上加难,可为什么不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呢?

何少飞听到她这样说,忍不住又把她抱进了怀里,这个女人,总是让他身不由己的疼惜。

谷浩阳站在病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他的手瞬间攥得紧紧的,指甲几乎都要嵌进了肉里。明明他把何少飞害得住院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想来医院看看他,当然只是暗暗的不想让他发现,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一幕。由其是陈心宁脖子上的那一道闪光刺痛了他的眼,他冷若冰霜的脸上罩上了一层阴霾:陈心宁,你会害死他的。他看到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心里的愤怒无以言表,他转身离去。他甚至忘了,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希望陈心宁能够主动回来,可是他希望她回来干什么呢?是想看到她投进何少飞的怀抱吗?他冷笑着,当然不是,他只是想要折磨她,狠狠的折磨她。因为她的身影总是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所以他想要把她亲手毁灭在自己的记忆里不是吗?

当何少飞与陈心宁一同出现在何氏大厦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陈心宁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一下子又出现了呢?而且还是和老板在一起,难道他们住在了一起。王欢可没那么八卦,她走到陈心宁面前高兴的说:“陈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是和我们一起并肩做战的吗?”

看着越来越干练的王欢,陈心宁开心的笑了起来:“是呀,我们一宁要帮助何氏度过这个难关。”

王欢俯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陈姐,你不会是和老板住在了一起了吧?”原来她在这儿等着她呢?

陈心宁假装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在胡说我可就要打你了!”她举起了手佯装要打她,王欢忙举手求饶:“好了,我不乱说了。”

何少飞看着大家虽然的精神状态还真的都不错,虽然这一次何氏遇到的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冲击,但是大家都没有一个打退堂鼓的,反而干劲更足了,这让他很感动。突然一个小伙子走到何少飞面前拧紧了眉头,焦急的说着:“何总,今天一早我们的股票就暴跌,在这样下去,我们公司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大家一听这话,心里也是一惊,齐刷刷的看向了何少飞,这种恶意的攻击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对方明显是有要同归于尽的意思,这样的疯狂和不计后果,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所能做出来的事情。何氏实力强大,想要扳倒它,他们也没有便宜可占,只能是两败俱伤。

何少飞和陈心宁互望了一眼,他心里也在默默的说:浩阳他是真的疯了吗?但不管浩阳他究竟出了什么事,现在的危机摆在眼前,他们只能打起精神想办法来解决。

在接下来的几天,大家努力的想要扭转局面,但是谷浩阳的手段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根本就找不到方法可以突出重围。陈心宁想起来摆在谷浩阳书房里办公桌上那厚厚的关于何氏的资料,她的心沉了下去,或许他真的是研究了他好久,只为了这一天,想要一举打垮何氏,可是何少飞与谷浩阳之间明明是好兄弟,弄成这样,真的是为了自己吗?陈心宁心乱了。按说她学了这么久的心理学,人也应该淡宁下来,可是她一想到谷浩阳,心里还是莫名的恐慌了起来。他不是一个坏人,他拿出那么多的钱来帮助那些小孩子,也拿出那么多的钱来支持何氏对于偏远山区的医疗救助。可是他也不是好人,他用了非常残忍的手段教训了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那些人虽然可恨,但是他的手段却是变态至极,由其想到秦露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她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谷浩阳对何少飞下了狠手,她该有多么的内疚呢?她躺在大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从床上爬起来,或许她该去见一见谷浩阳,看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她出了房间,从楼上下来,本想到沙发上坐一会儿透透气,可是站在楼梯上他看到了何少飞也坐在沙发上,客厅点着昏暗的灯,何少飞好象在抽烟,他平时是不抽烟的,淡淡的烟圈从他的唇边飘起来,他的背影居然一下子有点孤独。她默默的注视了他好久,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何少飞不是意气风发,神彩奕奕,如今他也有了这样的无奈,只是这份无奈从来都不曾在人前表现出来吧。

何少飞好似听到了有人在叹气,他不由的回过头来,一眼看到站在楼梯上的陈心宁,他那明明寂寞的眼神一下子闪出了些许光彩,他看了她好久,轻轻的把烟掐灭,丢进了烟灰缸,站了起来,一步步的向着陈心宁走来。

陈心宁看着他修长的身影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他眼神里那种茫然和无助,让她的心一下子痛了起来。

何少飞走到她面前,把她轻轻的抱进怀里,甚至可以说是他把头深埋在她的劲窝处,静静的感受着她身体的温度,她的体温好似能融化他此刻那冰冷而颤抖的心一样。陈心宁感受到他身体的寒意,不由的伸出手抓紧了他后背的衣服,他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在所有人面前都装作若无其事,可是私底下他也是一个人,一个正常的人。

“心宁,为什么?我和浩阳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我的敌人,我真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到底想要什么呢?”亲人间的互相残杀可能才是最让他接受不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