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六章 姐姐还活着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名川站在海边,看着身边的阿峰长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被浩阳查到了。”他皱紧了眉头,语气有些无奈。他在背后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后还是没能阻止得了他知道真相,只能说儿子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

“浩阳他是怎么查到的呢?据我观察,小来并没有把事情告诉他…….。”阿峰也很是不解。

谷名川摇摇头:“之前小来已经查到了那么多的事情,浩阳他只要静下心来想想,不难看出这里面的问题。看吧,这一次的风暴一定小不了。”他已经嗅到了空气中的那股血腥味。

“没办法阻止他吗?”阿峰转头看向了谷名川,他的头发白了很多,脸上的皱纹也仿佛一下子多了不少。他这些天没有怎么休息,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浩阳晚一点知道这个结果,但最终还是没能做到,也许他们真的是老了,已经无法阻止年轻的一代成长了。

谷名川苦笑了一声:“如果有办法阻止他,我们还会这么无奈的站在这里吗?”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他经历过非人般的对待,所以他心里的仇恨比任何人都要深,十年了,终于找到了幕后的真凶,他怎么可能罢手。

小来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他也知道,谷浩阳查到了真凶,他也一定知道了是自己隐瞒了他,可是他并没有怪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失望,甚至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件事,这让小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是不再需要自己了吗?

谷名川和阿峰转回身向着他们的车子走来,当然也看到了小来,谷名川略微弯了一下嘴角,走到小来身边,看着他一脸的冷峻,不由的拍拍他的肩膀:“我们都失败了不是吗?”

小来看着他,他本身就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就算他一副和蔼的样子,但也无法掩饰他骨子里的那种威严。从某种意义上说,可能谷浩阳和他还真的是很像吧。“你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帮他吗?”他盯着小来的眼睛,尽管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谷名川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丝的温暖,这份温暖让他好似看到了某种希望,也许有一天浩阳也会这样眼里也会出现这样的温暖。

“也许还有一种方法。”小来冷静的与谷名川对视着。

“什么?”谷名川有些好奇,他不知道小来会有什么方法能让浩阳除了报复还有其他的牵挂。

“女人。”小来缓缓的说着。

谷名川皱了一下眉头,他怎么会不知道儿子根本不喜欢卓雅呢?他也是个男人,从浩阳的眼神中他已经看的出来他只是在做着他母亲希望他做的事情,由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我想会有一个女人来拯救他的。”小来说着,转回身上了自己的车,开车离去,在他的心里他始终相信谷浩阳的心里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可以掌握着他的生死,只要得到她的爱,他会有勇气活下去的。

谷名川虽然不知道小来说的这个女人是谁,但是他宁愿相信这世上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

卓雅从国外回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沈清仪有些不解:“卓雅,你怎么了?是你妈妈身体不好吗?”

卓雅勉强的笑了一声:“不是,我妈妈她还那样,只是我爸爸的公司遇到点麻烦。”

“哦!”沈清仪似有所悟,但是她从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再问下去。“刚回来,是不是有点累了,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卓雅摇摇头:“不了,我去公司找一下浩阳,希望他能够帮帮我爸爸。”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在家里这几天,每天都看到父亲焦头烂额的样子,她很想帮他,可是在她了解父亲的公司遇到的情况时,心里也不由的害怕起来,不知道是谁在和他们过不去,对于公司的打压和围堵是那么的惨酷并且滴水不露,按说卓雅也是一个相当有经商头脑的女人,可是在这次好似有意和他们为敌的商战中,她居然看不出任何的破绽,看到父亲整天愁眉不展的样子,她现在能想到的只有浩阳了。

谷浩阳坐在办公桌旁批阅各种文件,他把生意做的很大,也许他之所以这么努力并不是为了赚钱,钱在他看来什么都不是,但是他想做更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没有钱还真的是不行。

他查到了当年绑架自己的幕后真凶,当然也查到了小来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还隐瞒了自己。父亲也知道这件事,他还从中设置了那么多的障碍想要阻止他,他心里叹了口气。小来?他想到了那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孩子,或许是她改变了他吧,也许小来有一天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笑了一下,这么多年小来只在自己的身边待着,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从来没有为他自己想过,现在也该是他为自己想的时候了。至于父亲,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卓雅走了进来,看着好多天未见的谷浩阳,心里的那份思念一下子都涌了上来,她无法象他一样做到不爱他,她走到他身边,抱住了他的肩膀,却没有说话,只要让她这样抱着他,她就心满意足了。这会让她知道其实他一直是自己的。

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连着在好几个文件上签了字之后,随后才说道:“可以放开了吗?”声音冷冷的,好似有些不耐烦。

卓雅难过的放开他的肩膀,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浩阳,我想求你一件事?”她有些为难的说着。

谷浩阳似有所悟的看着她,眉毛向上挑了一下:“帮什么忙?”

“我爸爸的公司遇到对手了,而且还是对方恶意的攻击,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实力却是非常强大,现在我爸爸面临着经营上的困难,你点子多,看看有什么好办法能帮帮他。”

谷浩阳冷笑了一声:“好的,我可以考虑。”事情果然朝着他想的方向发展了。“你可以回去了吗?”

卓雅摇摇头:“我可以陪你一起工作吗?”她只想多看他一会儿。

谷浩阳瞧着她的样子,居然没有拒绝她,他只是埋头工作起来,对于卓雅他反倒好象并不存在一样。但是卓雅却非常的开心,虽然他依然对自己冷冰冰的,但是他允许她待在他的办公室里,他们会不会向好的方面发展了呢?

陈心宁彻底的失踪了,这一回哪里都没有她的消息了。何少飞查到了她坐飞机出国了,可是在她不知道转了多少架航班,又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其他的交通工具,最后消失了。看来她是有意的躲着自己,心宁,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走进你的心里对吗?他一个人失落的想着。但是他并没有放弃,他依然派出了很多人手四处打听着她的下落。

一个月后,他终于等来了陈心宁的一条短信,短信上说:少飞,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思考,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们两个还是不合适,所以我决定和你分手。这世上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找一个爱你的人和她共度一生吧。

何少飞看到短信就急了,她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吗?他按着短信的号码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心宁,你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呢?和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的无奈,这么的没有安全感吗?他痛苦极了。

他坐在海边喝多了,三十多年了,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想要为之付出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始终无法爱上自己不是吗?她努力过,但是还是不行,她始终忘不了那个留给她深刻记忆的男人。他苦笑着。

谷浩阳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他喝多了,嘴里不停的念着陈心宁的名字。他冷笑了一声,这个不就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吗?他希望她离开少飞,如今她是离开了,却是去到一个连他都找不到的地方,她是有多么的爱少飞呢?为了不让他受到伤害,什么事都愿意做吧,还有她是有多么的讨厌自己,不希望他再去纠缠她。这些日子没有了她的消息,他的心里居然也是那么的空落落的。

大半夜的少飞给他打电话约他喝酒,他知道他一定是喝醉了,所以他开车过来了,看到少飞这个样子他想到了自己,自己为了寻找凶手,用了整整十年,并且对于姐姐他也内疚自责了十年,不过现在好了,他终于知道了当年的凶手是谁了?等到他把事情解决了,他就会去找她的对吗?失去永远的爱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谷浩阳坐到他身边,拿过他身边的酒,也喝了起来,也许他不必在守着自己这个健康的身体了,它已经没有了意义,没有了姐姐,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不是吗?

何少飞在第二天早上酒醒了过来,他看着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谷浩阳不好意思的笑笑:“让你看笑话了。”他想象的到昨晚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失态,这对于他这个拥有绅士般风度的男人绝对是个笑话。

谷浩阳看了他一眼,是呀,自己的表哥是这么的善良,对于感情也是这么的认真,他哪里都好,比自己要好太多了。他淡笑了一声:“好了,醉过了就没事了,该回去了吧?”

何少飞点点头,两个人站起来,互望一眼,开车离开了。

谷浩阳开车朝着自己公司的方向走,突然旁边的一家大型的珠宝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由的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朝着店里走去。他看到了珠宝店的门口贴着一张大大的海报,那上面显示得是一串通休翆绿的项链,看到它的时候,他的心不由的猛跳了一下,这条链子……。

一大早,店里还没有什么客人,除了工作人员打扫卫生,还有一位好似专家模样的老者。他走到柜台前,服务员热情的接待他:“先生,要选点什么吗?”

谷浩阳指了指门口的海报:“那个有吗?”

“有,我拿给您瞧瞧。这可是本店唯一的一条项链,先生还真有眼光。但是这是个非卖品。”服务员一边说着,一边戴上手套,一边从旁边一个独立柜台里拿出了这条项链。谷浩阳拿在了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皱了一下眉头。

这时旁边的专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先生,您好象对它很感兴趣,老实说这个在本店已经好多天了,因为样子普通,还真没有几个人看过。”

谷浩阳看了他一眼:“这个是非卖品,它有什么特别的吗?”

“是这样,相传这是当年成吉思汗所拥有的东西,世上仅此一件,它的价值无法估量。但是它却是一个仿制品。”专家微笑着说。

谷浩阳摇着头:“既然只有一件,你怎么知道它原来就是这个样子呢?”

“前段时候有位姑娘拿着这件东西来找我鉴定,她说是朋友送的,很多年了,不知道它的价值,所以我就给她看了一下,实物还真的是与众不同,通体翠绿不说,还寒气逼人,我做文物珠宝鉴定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珍贵的物件……。所以只是照着做了一条,算是了我对这件东西的相思吧。”

谷浩阳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一个姑娘带着这个东西,难道是姐姐,除了她还会有谁拥有这件当年自己送给她的东西,他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抓住他的手急声说:“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看着他那一脸的紧张和激动,专家有些不解,他垂下了脸思索了一阵:“她是一个二十八九岁年纪的姑娘,长得很漂亮,安安静静的,至于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她的样子,这个东西对她真的很重要……。”

直觉告诉他他找到了,找到了姐姐对吗?她还活着,她真的还活着,想到她如今还活在这个世上,他居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象他这样强势的男人流泪,把对面的专家都看呆了,他这个样子会让他觉得有些心疼,心疼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专家整个人都觉得不正常了。

谷浩阳掏出名片递给他:“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下次您要是再看到这个女人的话一定给我打电话,谢谢您了!”

他接过名片,不过也皱了一下眉:“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她,或许她只是过路的呢?我可以帮你留心,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报太大希望。”必竟从那之后,他一次也没有再看到这个女人。

谷浩阳也知道这茫茫人海,想要找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他还是给他深深的鞠了一躬,他是自己生命里的贵人,没有他,他怎么可能如此确信姐姐还活着呢?

看着谷浩阳离去的身影,他感觉的到他和那个姑娘一定是有故事的。他长叹了口气,现在这个世道让他这个年纪的人越来越不能理解了,年轻人也越来越开放,做很多的事情都是那么的不可议。可是这个叫做谷浩阳的人,他的眼里却有一份深深的忧伤,让人心疼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