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五章少飞需要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坐在钢琴旁依然在弹着琴,他不停的弹,手指都弹肿了。明明琴声很好听,但是在深夜,而且还在这样一座冷清的大宅里,总是让人感到有些诡异。今晚不知怎么了,吃过晚饭之后他就一直弹到现在,平时这个时间他可能都该休息了。

王阿姨看着他坐在钢琴旁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下了楼,这些天她感觉到谷浩阳的心思似乎更重了,但是她却无法开解他。

琴声终于停了下来,他趴在了钢琴上,伸出自己那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琴键不由的苦笑了起来,为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和姐姐是那么的近,每次摸到钢琴,就象是姐姐在自己身边一样,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呢?他不停的问。如果在找不到她,他可能真的是要崩溃了,这些日子他的头疼的越来越厉害了,是他拼命的撑着这根弦不让他断了。

他也知道他自己其实是不可原谅的,因为每次他想起姐姐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就会闪出陈心宁的影子,而且是越来越清晰,如果继续下去,她会彻底的把姐姐的身影挤走对吗?所以他想要惩罚她,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才能证明自己其实一直爱着的是姐姐,他一直都没有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是前题是他必须要先找到她。

陈心宁一直在学习心理学,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想学这个,不过她在这上面还真是很有天赋,连她的外国老师都说她简直就是个天才。放了几天假,她准备了简单的行李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黄岚看到陈心宁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也是一愣,她没想到陈心宁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忙拉着陈心宁的手把她让进屋:“心宁,你怎么会在这儿?少飞之前给我打过电话问你来没来这里,听他的声音很着急,你干嘛去了?”

她一边把陈心宁让到沙发上一边迫不及待的询问着。陈心宁笑了一下:“我只是出来学习一段时间。”

黄岚的家也好大,但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陈心宁有些好奇:“你丈夫和孩子呢?不在家吗?”

黄岚这才稍微平静了下来笑了起来:“他们俩个出国旅游了。”

“你没有一起去吗?”陈心宁有点不解,外国人平常不都是一家出门玩的吗?怎么黄姐会待在家里呢?

“我手头的工作比较多,所以没去,快说说你,怎么一下子就不辞而别了呢?”

陈心宁叹了口气:“有很多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的。”

黄岚皱了一下眉头:“这我就不懂了,以少飞的实力,什么人敢来为难你呢?还身不由己,要我说是你太矫情了。放着少飞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玩什么失踪?”黄岚有点埋怨她,必竟她与何少飞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太了解他这个人了,他真的是一个天下最好的男人,他的身上集合了所有男人的优点,换成了一般的女人能够被他爱上还不得感动的痛哭流涕,她可好还逃跑了,不过说到少飞,她到想起了一件事,忙对心宁说:“你知不知道何氏出事了?”

陈心宁听到她说何氏出事了,不由的一愣,这几个月来,她几乎和网络绝缘了,她只是安心的学习,外面什么事情她都不清楚,听她这么一说,她的心里不由的一紧,何氏出事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什么人在打压着何氏,这几天何氏的股票跌得很厉害,你一点都不关心他的事吗?”黄岚还真搞不懂,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

陈心宁的心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是他吗?是他在找何氏的麻烦吗?自己都已经离开了少飞,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陈心宁的心乱了,这段时间她不停的在考虑她和少飞还有谷浩阳的关系,虽然她不能够爱上少飞,可是少飞却不会让她感到恐惧,而谷浩阳却能,她想到那个乞丐,想到秦露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她的心里就害怕的不得了,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谷浩阳这样的凶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这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虽然他们有错在先,可是把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样的事不是正常的人能做的出来的。

虽然她早就想到了谷浩阳的精神状态是出现了问题,可是没想到他真的会这么的严重,由其是这些日子她专心研究心理学,更加的明白,谷浩阳的行为已经具备了精神分裂的各项条件了,以他这样的状态来对付少飞,少飞必败无疑。她的脑子在飞速的旋转着。

黄岚看到陈心宁的表情怪怪的,知道她心里其实也是在担心少飞,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你不想去帮帮他吗?”

陈心宁抬起头看着黄岚,是呀,她还能这样待在这儿吗?可是如果自己回去会不会引起更大的风暴呢?她有点胆怯。

黄岚给她倒了一杯水,顺手打开了挂在墙上的电视,此刻正在播放国内的新闻。何氏的这一次危机无疑是上了头条,扑天盖地的都是他的消息。而这两天的新闻又有了最新的爆料,原来一直在打压着何氏的人居然是他的表弟谷浩阳,这也是最近几天何少飞查到的信息。

天知道当何少飞知道了居然是浩阳在以这么猛烈的方式对付他他有多么的震惊,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两兄弟会成为对手。而且这个消息弄得全国都知道了,谷浩阳的天宇集团一下子从默默无闻到天下皆知,本来谷氏就很强大,可是这么多年由于行事一贯低调,所以从来没有被人注意,这下可好,因为与何氏的经济大战,一下子把他推到了大众面前。

果然是他,陈心宁的心彻底的绝望了。她之前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是内心深处还存有一丝的幻想,希望他会念在兄弟们一场的份上不会下这样的狠手,可没想到,他真的出手了。

最震惊的当然是黄岚,她盯着电视屏幕半天没有缓过神来:“以前听少飞说过他有个表弟是一个经商的天才,但是他的生意一直都是在国外,怎么一下子成为了对手了呢?这个人是不是疯了!”她无法想象他们之间会有这么一天,以前她在何氏工作的时候何少飞没少夸讲他这位表弟,说他怎么有本事,言语中满满都是关心,他这个人是不会伤害别人的,由其是家人,可是你不伤害他,他却来伤害你了。

陈心宁看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何少飞的影子,他消瘦了好多,虽然还是那么的帅,脸上也依然挂着暖人的微笑,可是她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不解和迷茫,他一定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与谷浩阳之间怎么会弄成这样。面对记者的提问,他有条不紊的回答着,这些记者想要采访记者那一定是不可能的,所以都转到他这边来了,想从他这边挖些猛料出来。

“何先生,请问公司现在的运行情况怎么样?”一个记者提问着。

何少飞帅气的笑笑:“很好,一切正常。”

“可是何氏的股票这几天跌得更厉害了,你想好了什么对策了吗?”

“这个是当然的,这些在商场中都是小事,总之何氏这么多年的发展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有这个实力让何氏恢复原状的,甚至会比以前更好。”

“听说这个天宇集团的老总是你的表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和你过不去呢?”其中一个记者问到了一个这么尖锐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是大家最想知道的吧。

何少飞明明是一脸的笑容,可是在听到记者抛出了这个问题之后,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敛去,是呀,他不在乎何氏现在所遇到的困难,他所在乎的是浩阳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给浩阳打电话,可是他一直都不接,人这一生最大的伤心莫过于亲人的背叛和伤害,这几天他根本没有休息,他搅尽了脑汁想要知道原因,可是到现在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面对记者的问题,他只觉得头有点晕,眼睛好象也有些不太好使。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清醒一点:“或许他在和我玩一场游戏吧?”何少飞说着,语气中却充满了无奈,这真的是游戏吗,如果是游戏的话那这个代价可太大了。

可是记者们却仍不依不饶的提问,尽管有很多保安贴身的保护,但是这么多的记者还是不停的往前涌,何少飞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电视屏幕前的陈心宁看到何少飞晕倒了,不由的紧张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病了吗?他是太累了对吗?她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谷浩阳,你太过份了!

黄岚看到何少飞晕倒了,不由的叹了口气:“看来他的**病还是没有好,心宁,回去吧,帮帮他,他现在需要你。”黄岚意味深长的说着,她就不信陈心宁还会无动于衷吗?

陈心宁听到黄岚这样说,转过头看着她,她躲了他们这么久,但最后还是躲不掉的对吗?也许今生注定她要和这两个男人纠缠不清的,她是不是也不能再逃避了,她要回去和少飞一起面对这件事,明明失信在先的是谷浩阳,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守着什么承诺了。

看着陈心宁匆匆离去的身影,黄岚心里多了一丝的安慰,少飞,也许你这一次的危机会让你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她心里在祈祷这次的事件快些过去,希望他和心宁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陈心宁回了学校和自己的老师道了别,带上书离开了。她要搭最快的飞机飞回去看他,她要帮他,这次的事情可能真的是与她有关,她不能让谷浩阳这么样的伤害一个他,她要阻止这一切。可是她真的可以做到这点吗?

飞机在万米高空中飞行,她的心就象飞机一样悬在空中,少飞,你没事吧,我以为只要我离开了你,他就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他还是做了,他是个疯子,所以你不会是他的对手的,其实陈心宁心里明白,生意上的事不会打垮他的,而唯一能让他这么疲惫的也许就是因为对手是谷浩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