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五章 你保护不了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卓雅出国了,她回了家看望自己的妈妈去了。而陈心宁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并且也解下了石膏,她终于可以自由活动自己的手臂了。李医生也顺利的完成了任伤,看着谷浩阳给了他那么多的钱,陈心宁还真是觉得有点小小的心疼,必竟自己的伤也不重。

这几天谷浩阳都会亲自送她去幸福之家帮忙,下了班以后在去接她,两个人双进双出的让韩冰也有些迷惑了,心宁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她也不可能同时和两个人交往,但是这个谷先生是怎么回事呢?以她这样的年纪,阅人无数,她看的出来他在看陈心宁的时候眼神也明显是有些不同,少了一丝冷酷,而多了一份关切。不管怎样,她都希望心宁把以后的路走好。

可是在陈心宁的心里她始终不安心,尽管谷浩阳对自己也算是很好吧,可是必竟他在限制自己的自由,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他的家呢?而她却不敢提这件事,她心里有很多的顾虑,只能等到什么时候他真的厌烦了自己自然就会让她离开了吧。

天有些晚了,谷浩阳还没有来接她,陈心宁看着即将沉下去的夕阳,不免有些担心,必竟从这儿到城里有很远的路程,他又忙了一天,还要开车来接他,一定是疲惫的不得了,路上可别出什么事呀?她心里有着这种担心。于是她出了幸福之家的大门,顺着公路走出了一段距离,一个人如果太关心一个人,大概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明知道出去迎接也未必能看到人,可还是愿意在他来的方向守候着。

她站在高处看着远方,那孤零零的小路,一辆车也没有,本来就是郊区,四周没什么人家,天又有些晚了,更是连了人影也看不到,她站了好久也没见到一辆车驶过来,不由的有些失望,想着回去等他吧,如果他不来,今天她就住在这儿好了。

谁知她刚一转身,就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戴着口罩,直盯盯的瞅着她,陈心宁吓了一跳,四周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可是他是从哪里出来的?陈心宁忙往后退了几步:“你是什么人?”

对方凄惨的叫了一声,在这黄昏里显得格外瘆人。陈心宁吓得想要跑开,不料他却一下子扯住了她的胳膊,而且还是她受了伤刚刚好的右胳膊,她疼的叫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他伸出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口罩摘了下去,露出了一张狰狞恐怖到极至的脸,他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看上去伤处还很新。他不就是那次在这条路上袭击自己的人吗?那一次把她吓的晕倒了,最后还是谷浩阳开车路过救了她。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总缠着我?”陈心宁吓坏了,她想要挣脱他,可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了吗?”对方终于说了话,可是声音沙哑,根本分辩不清这个声音是谁?

“你谁呀?”

对方听她这样一问,不觉得流下了眼泪:“看来我的脸真的是毁得很厉害,连你都认不出我来了。”她痛苦的说着,用一种更加仇恨的眼睛盯着她:“陈心宁,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不是你搞得鬼,我等这个机会等很久了,今天我就要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人,我看看何少飞还有谷浩阳谁还会要你!”她怒吼着。

陈心宁听到她提到了少飞和谷浩阳,这让她有些疑惑起来,他到底是谁呢?怎么会认识他们两个人呢?而且还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要知道连少飞都不知道谷浩阳和她的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你究竟是谁?”

“果然,你还是贵人多忘事!我是秦露,被你害惨了的秦露,你害得我家破人亡,居然会不记得我?”她真是愤怒到了极点,恨不得一下子就掐死了她。

陈心宁这一回是彻底被震惊了,她是秦露,她不是躲起来了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在说什么?我可没有害你。”

秦露冷笑着:“你没有?你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就是找人想要教训你一下吗?是,我给了那小子钱,让他往你的脸上泼硫酸,可是你必竟没什么事呀。干嘛非要让谷浩阳来报复我,你看看我的脸,是他用硫酸给我毁了容,还是他把我爸爸的公司弄到破产,害得我爸爸自杀,我妈疯了,而我变成了这个鬼样子,连人都不敢见,陈心宁,我只是喜欢少飞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对付我吗?”她因为太过激动,脸上更加的扭曲,脸上的伤象一条条蚯蚓一样那么的恐怖恶心。

而她的脸此刻也没有她说的话更让她感到恐惧了,她是说因为秦露伤害了自己,所以谷浩阳就用这样的非人手段折磨她对吗?把她弄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平时都不敢露面。难道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吗?陈心宁不由的问着自己,她想到了那个乞丐,他抢了自己的包,所以谷浩阳会打断他的手脚,而秦露,她似乎就更惨了,平时那么爱美的女人居然会被他就这样毁了容,在自己身边,除了他还有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陈心宁的心瞬间冷到了谷底,原来谷浩阳他真的是一个疯子,他心狠到了极点,自己居然还待在他的身边,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还真挺喜欢他的,原来她喜欢的是一个魔鬼。

秦露看着她一脸的惊愕,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这个女人,明明是少飞的女朋友,却还要勾搭谷浩阳,他们真是瞎了眼,居然会喜欢上你,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和我一样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她诡异的看着陈心宁:“这个是我为你准备的,准备好久了,今天让你也尝尝被人毁容的滋味。”她说着,松开了陈心宁的手,伸手去拧瓶盖。陈心宁见状,忙转回身就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秦露追上了,一脚把她踹倒,陈心宁在地上滚了一圈,还没来得及起来,秦露又走了过来。

眼看着她就要拧开了瓶盖,突然一束车灯的光亮闪了过来,陈心宁爬在地上忙扭头看了过去,她虽然看不清是什么车,但是她感觉得到一定是谷浩阳,她回过头来看了秦露一眼急声的说着:“秦露,你快走!”

秦露听到她说的话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远处。

“你还不走,你想让他杀了你吗?”陈心宁催促着她,如果被谷浩阳看到秦露,他会放过她吗?一定不会!

秦露好象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忙转过身跑到树林里去了。

谷浩阳开着车,突然看到有人倒在路边,他放慢了车速,等到近前才看清原来是陈心宁倒在路边,他把车停了下来,下了车,朝着陈心宁走了过来。

陈心宁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在车灯的闪耀下,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的修长,脸也看不太清楚,只是觉得他的目光还和往常一样的凌利凶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反正此刻的他就是那么的恐怖,看着他一点点的靠近,她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怎么了?”他皱紧了眉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摔在地上,他伸出手扶起了她,但是他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以前的她从来不会这样不是吗?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平时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他有些疑惑,向四周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就象狼一般的犀利,也许四周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陈心宁忙站直了挡在他的面前:“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她不知道秦露是不是离开了,万一没有走被他发现了就更麻烦了。

谷浩阳看着眼前的她,心里虽是不解,但还是轻声说了一句:“上车回家吧?”他扶着她,可是却好象有什么东西粘在了手上一样,借着灯光,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居然是血,她的胳膊擦破了皮,正在流血。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把她带到车里,拿起了毛巾捂住她的伤口,加大了油门,迅速的向城市驶去。

她被他带到了医院处理好伤口,才回了家。

王阿姨见陈心宁的手刚好,又被缠上了纱布,不解的问:“陈小姐,你的手怎么了?”

陈心宁看了一眼谷浩阳,这个魔鬼,她一定要离开他,否则她自己都会有生命危险。她走近了谷浩阳,抬起头看着他:“你保护不了我不是吗?”她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的眼睛,她的眼中除了恐惧还有一丝的疏离,她是觉得在自己的身边也不安全吗?她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是不是他真的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姐姐她保护不了,陈心宁他也保护不了,他的头又疼了,脸也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他跟着陈心宁上了楼。

而这一切看在王阿姨的眼里,她不由的长叹了一声,陈心宁,你真的不在乎少爷吗?真的要这样伤害他吗?

陈心宁回了自己的房间依然紧张着,想到了那个乞丐,又想到了秦露,她的心就绷得紧紧的,这几个人虽然也有错,可是他怎么可以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动用私刑呢?是不是每一个得罪他的人,他都会这样对待他们,会折磨的他们生不如死!她越想越怕,这些受到他报复的人都是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是不是只要是自己的事情他都会想要插手,就象他说的,他会让少飞失去她,还有他办公桌上那些关于何氏的资料,也就是说他绝对不是说着玩的,他会把他们付之行动。虽然以何少飞的能力未必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少飞是善良的,而他是残忍的,他不会讲任何情面,他会至人于死地不是吗?她越想越怕,她觉得她的出现给很多人带来了麻烦,她是不是该离这些人远一点呢?

她怎么也无法入睡,她在想着如何能够离开这个地方,而且还不给任何人找麻烦。突然她的门开了,谷浩阳就象个幽灵一样的出现在了门口,他脸色苍白,而且明显得有些疲惫,但是现在在陈心宁的眼里,除了恐怖没有其他的。她吓得忙站了起来,看着他一点点向自己靠近,她本能的向后面退去,可是最终空间是有限的,她退到了墙边,再也没有地方可躲了。

谷浩阳走到她的面前,低下头注视着她,她惊恐的眼睛似乎在告诉他,她害怕他,她要离开他。他冷笑了起来,凑近她的鼻子:“我已经惩罚过我自己了。”

陈心宁被他说的莫名其妙,他说的惩罚是什么意思。她不由的打量着他,却看到他手臂处的衬衫上正有血渗了出来,她忙拉起他的手腕,把他的衣袖撸上去,他的手臂好似被刀划的,伤口正在流血,而受伤的位置却正好是她手臂受伤的位置。她的心有些疼,可是同时更加的恐惧,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惩罚他自己吗?因为自己受了伤,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就做出这样的事情吗?他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她看着他的脸,这张英俊的脸让她感到了陌生,她从来没想过这世上会有这样的人,会这样伤害自己的人,她想要离开,现在她知道,这个谷浩阳一定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他病的很严重,说不准他还会做出什么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事情。她伸出胳膊推开了他,她想要离开房间,可谷浩阳却一下子从背后抓住了她的胳膊,冷冷的说:“你要去哪儿?”

陈心宁看着他用那条受了伤的胳膊拉着自己,尽管那鲜红的血让她觉得刺眼,可是这也无法取代她心里的恐惧,她鼓足了勇气说:“我要离开这儿!谷浩阳,我求求你,放我走吧!”她的眼里涌进了满满的泪水,她知道因为她说的话可能会真的惹怒他,也可能会换来他更深的报复,可是这个家她一天也不想多待了。

谷浩阳走到她面前,眼神空洞而迷茫,他轻轻的重复着:“你要离开这儿?”

陈心宁用力的点点头,她的坚决让他特别的失望和痛苦,她要走对吗?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她要去找少飞吗?他眼神冷了下来,猛的手臂一紧,把她搂在身前邪邪的说了一句:“离开少飞!”

陈心宁知道,他这是在警告自己,可是就算他不说,自己也不会回到少飞那里去的,不为别的,只为了不让少飞受到伤害。她点点头:“只要让我走,我会离开他的。”

谷浩阳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嘴角不自觉得上翘了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在她的脸上一点点的游移着,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手指轻轻的压在了她的唇上,她的唇总是少了些颜色,但是对他却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他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

陈心宁除了恐惧还有一份难掩的心跳,为什么,她居然会对他有感觉,在明明知道他是个疯子之后。她没有躲,她也不敢躲,她怕因此惹恼了他,可是他的动作却也是极轻的,或许这种简单的碰触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吻吧。而他的唇却是凉凉的,和他的人一样。

谷浩阳皱起了眉头,他的头又疼了一下,他放开她,自己吻她了对吗?吻到她的时候居然心会跳,这怎么可以?她会把姐姐挤走的对吗?他痛苦的笑笑:“你可以走了!”他说完有些狼狈的出了她的房间。那着急离去的背影好象在逃避些什么一样。

陈心宁愣了片刻,他让自己走?她真的可以离开了?她打量着四周,一下子说要离开了,居然还有些舍不得呢?

天刚亮,陈心宁就站在客厅里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长叹了口气。

“陈小姐,你真的要走?”王阿姨仍然不相信这个事实,少爷怎么会让她离开呢?

“是的,王阿姨我走了。”她什么也没带,带走的只有一颗恐惧疲惫的心。

“等一会儿让少爷送你吧?”

“不了。”陈心宁扭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心里有些失落,也许是没看到他的关系吧:“王阿姨,你照顾好他!”她说完,出了房间,王阿姨跟上来给她开了大宅的门。“回去吧王阿姨,谢谢你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她走上了这条孤独如他的小路,心情也真是复杂的很。谷浩阳,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是不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