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四章 帮他走出困境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在家里呆着也实在是无聊,她陪着王阿姨一起来打扫院子,院子特别大,一个人打扫起来很废力,有时候她也觉得奇怪,王阿姨待在这里不会寂寞吗?

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王阿姨看着她笑了笑:“不会呀,其实你如果用家的眼光来看待这里的话,是很美好的。要不你试试,把这当成家,把少爷当成自己爱的人,也许心情就不一样了。”

陈心宁叹了口气:“算了吧,谁敢把这当成家,又有谁敢爱上他,他可是随时都有杀人的可能的。”

“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少爷就是不太爱说话,没有那么多的表情而已,其他的都还好吧。”王阿姨看着陈心宁,原来少爷在她的心里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陈心宁看了王阿姨一眼,算了,她当然不知道谷浩阳做的那些事,随随便便打断人家的腿,毁了人家的脸,这是她知道的,她不知道的事情说不定还有多少呢?她也别和王阿姨说了,给她添堵。

看她不说话,王阿姨突然八卦了起来:“心宁,昨晚你在少爷的房间里睡的?”

陈心宁没想到王阿姨突然问这个问题,一下子羞红了脸,忙低下了头:“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很好奇你说的只要我在这里他的睡眠就很好,所以想去看看而已。”她急着解释,免得王阿姨误会。

王阿姨则意味深长的笑笑:“少爷可不是一个随便让女人进他房间的人,所以你对他来说一定特别重要。”

“重要?”陈心宁重复了一遍。她真的在他心里很重要吗?重要到想要杀了自己,这是什么理论。

“当然了,还记得上次那个叫冯雪的护士吗?”王阿姨竟然提起了她。陈心宁一下子想了起来,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谷浩阳不会把她怎么样了吧?“她还好吧?”她急着问了一句。

王阿姨摇摇头:“她怎么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少爷问过我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只能实话实说,他听说是因为冯雪推了你你才受伤的,好象特别不高兴,那种表情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他会为了你发那么大的火,我想这个冯雪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好过吧。你说你在他的心里是不是很重要,心宁,试着爱他吧,也许你才是可以打开他心结的那个人。”王阿姨恳切的说着,她知道少爷这些年过得一点都不快乐,他的心里始终有个结,也许是个死结,这么多年没有人能打开,连他的父母都没办法,所以她希望陈心宁是那个人,可以拯救他的人。

陈心宁苦笑了一声:“王阿姨,你知道他的心里有一个最爱的女人吗?对他来说,那个人才是最重要的,他只要她的爱,其他人的爱他都不需要,也许当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的时候,他会更加自责,更加矛盾,这样的折磨对他来说才是最残忍的。我不想成为他以后自责的根源,其实我可能也高看自己了,我对他来说就只是一只养在笼中的鸟,高兴的时候来看看,不高兴了就丢在一边。”她有些伤感,是的,就在今天早上他还提醒过她,不要爱上他,否则会很痛苦,如今她已经被他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伤到了,她的心里想到这句话就很不是滋味。

“你不想帮帮他吗?帮他走出困境?”王阿姨当然知道谷浩阳的心里有个女人,尽管她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是她猜的出来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比他的命还要重要,可是那个女人在哪儿?她怎么可以这样的折磨他呢?“人是应该往前看的,如果只活在过去的回忆里,不是对自己太残忍了吗?”

陈心宁听着王阿姨所说的话,是呀,人不应该活在回忆里,每个人都应该有充满希望的明天,而谷浩阳他的不快乐也完全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存在,所以他不爱卓雅,所以他不允许任何人走进他的心里,他怕自己心里的那份美好一旦破灭,他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或许她应该帮帮他,让他走出阴霾,活在阳光里。

临近傍晚的时候,谷浩阳回来了,还带了另外一个男人回来,这一点连王阿姨都有些意外,这个家真的是很少有外人来的,这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人很陌生,至少王阿姨是没见过,当然她也没见过几个人。

陈心宁坐在沙发上有些累了,倦着身子差点就要睡着了。看到谷浩阳从外面进来,她忙打起了精神,在他面前她还真的是应该时刻保持充足的精力来应对那些出其不意的事情。果然谷浩阳看了陈心宁一眼对身边的男人说了一句:“就是她,我把他交给你了。”他冷冰冰的说着,随后回了自己的书房。

陈心宁吓了一跳,这个男人是干什么的,不会是杀手吧,他想要杀了自己,然后毁尸灭迹吗?这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满脸微笑,他是那种看上去稍稍有些娘娘腔的男人,不可否认的是他长的很好看,五官精致的象化了妆一样,他走到陈心宁身边,很有礼貌的和她打着招呼:“你好,小姐,我是谷先生找来的造型师,叫我凯伦就行,他说今天晚上有个活动要和你一起参加,所以余下的时间不太多,还请您配合。”

“造型师?”陈心宁愣了一下,看来他是决意要带自己去参加那个所谓的什么活动了,自己还有理由反对吗?她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那好,请和我一起到房间里去吧。”

凯伦的造型技术还真是没话说,明明普通的人,在他的手底下一下子也变得神彩奕奕了,陈心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脸还是那张脸,可是却比以前漂亮了好几倍。她当然不知道,凯伦其实是国际上著名的造型师,他只给上流社会的人做造型,连那些所谓的明星请他他都一律拒绝。但是他和陈心宁说话还真是很客气,这当然也是谷浩阳的面子大。

看着呆呆的坐在镜子前的陈心宁,凯伦有些好奇:“陈小姐,谷先生为了你特意把我从美国找回来,怎么你看上去好象并不太高兴呢?”是呀,被一个这样的男人如此重视,是个女人都应该感动的一塌糊涂才对,可是她一直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坐着,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是吗?那我应该怎么高兴呢?”他看着镜子里的凯伦。这个有着女人般美丽容颜的男人,微笑起来还真是暖死人了。

凯伦依然保持着笑容:“你知道吗?这世上最美的妆容不是出自哪个造型师的,而是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那种开心,那种对生活的态度,对美好人生的追求和向往,这世上没有一个造型师可以做到,只有你心里的那个造型师能做到。我想你和谷先生都缺少了这个,这样,你试着想想高兴的事,在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陈心宁看了凯伦一眼,想到了那个充满鸟语花香的地方,虽然荒凉,但是却很安静,有一个野人跑到她的面前,哇哇的叫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样子是那么的好笑。当年她只感到很害怕,可如今想来却是那么的另人难忘。她不自觉得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此时身处的环境。仿佛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个。

凯伦看到镜子里的她,不由的也笑的更开心了,这个女人笑起来是那么的美丽,也难怪谷浩阳会对她这么在意。可是他的笑容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的时候僵住了。

谷浩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他应该是听到了他刚才和陈心宁说的话,他走到了陈心宁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笑的那么开心,他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这个笑容,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没有绝望,如此的阳光,这样的笑容他有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了,曾经可以给他这样微笑的那个女人还没有找到,而她的脸上怎么会有和她一样的笑容呢?他忍不住伸出了手指,绕过她的脖颈,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腮边,他的手指在碰到她皮肤之后居然变得灼热起来,很快的他的整个人都跟着温暖了起来。他的手指一点点的滑向她的嘴唇,那种柔软和水润,让他的心跳了起来。

陈心宁看着他的手指不停的在自己的腮边流连,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的退去。她没有阻止他,只是这样愣愣的看着他,他的行为总是这样怪异,她应该一点点的习惯。

“可以换衣服了吗?”凯伦看着谷浩阳的手指迷恋她的样子,真的不好意思在待下去,可是自己的工作还没完呢?他是一个对工作特别执着的人,所以他不识好歹的打断了他的动作。

谷浩阳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会对她这么着迷呢?他放下手同时也冷下了脸:“当然,时间快到了。”他一转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起了腿,拿起沙发上的杂志看了起来,好象对眼前的一切又都不感兴趣了一样。

陈心宁默默的叹了口气,算了,他就是一个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一点都不讨厌他的碰触。自己真是一个很下贱的女人。在凯伦的示意下,她起身去了浴室换衣服。

凯伦让陈心宁换上的是谷浩阳亲自给选的湖蓝色的礼服,高贵而深沉,就如这个女人一般。她看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简直象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是她吗?她不是第一次穿着礼服参加上流社会的活动。上一次就是应何少飞的邀请假装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少飞也给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就是那次,她遇到了谷浩阳,所以开始了这样纠缠不清的生活。她叹了口气,虽然和少飞在一起自己是为了帮他解围,但是这回呢?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去参加活动,心境还真是不一样,她不知道在这个晚宴上会不会看到少飞,会不会遇到卓雅,会不会遇到一些自己不想见到的人,但是不管怎样,她都必须要去。她硬着头皮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紧张的连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这样的打扮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凯伦居然被她一眼惊艳到了,他见过的美女无数,并且都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对于美他似乎早就麻木了,这些女人在他的眼里都只是他的作品而已,是他要拿到人前展示的作品。但是陈心宁有点与众不同,明明她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是她的那种安静低调,和现在稍稍表露在眼中的一点小紧张,居然让他的心也跟着跳了起来。他不由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陈心宁走了过去。

“别紧张,你很漂亮的。”他安慰着她。眼睛却一刻都不曾离开她。审美疲劳的他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不是他找不到,而是所有的女人在他的眼里都是一个样,可是她就是这么特别。

“真的吗?是个什么活动,用得着这么隆重吗?”陈心宁不好意思的小声的问着他。

凯伦这才回过神来,想到了此刻谷浩阳还坐在沙发上,忙尴尬的笑笑:“当然,否则一般的场合他通常是不会参加的吧。”他说完扭回头看了谷浩阳一眼,而他也正用一种冷酷的快要杀死人的目光看着他,吓的凯伦忙走到一旁,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

他很快的收拾完了:“我走了。”他感到了空气中有种压抑的感觉,还是快点离开为妙。

谷浩阳摆摆手,示意他闪开。凯伦深情的望了一眼陈心宁,才有些不舍的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