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四章 遇到少飞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陪着母亲吃过早饭,准备离开,突然卓雅说了一句:“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谷妈妈看着卓雅笑了笑:“他去上班,你去干嘛?”谷浩阳也有些好奇的看向她,她想要干什么呢?

卓雅眼睛红红的,应该一夜都没有睡吧,她看了谷浩阳一眼:“我想陪他去上班!”

谷妈妈听她这样说,不由的点点头:“这样也好,夫妻俩本来就应该双进双出的。去吧?”

卓雅没有理会谷浩阳的表情,直接出了屋子。他看着母亲那满意的笑容,不由的叹了口气,这个卓雅她想干什么呢?

卓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有多久没有坐过他的车了,连她都快忘了他车的模样了。她打量着车里的环境,这是她老公的车,而她却象是个外人一样觉得新鲜。突然在谷浩阳的靠背上她发现了一根长长的头发,她不由的伸出手小心的拿起那根长发打量了半天,又看着正在开车的谷浩阳,她不由的苦笑了一声:“浩阳,你外面有女人了对吗?”

谷浩阳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的手里拿着一根长头发,他自己心知肚明,这根长头发是陈心宁的,除了她没有人坐过他的车,他也不会允许别的女人坐他的车的。“怎么?你有意见?”

卓雅轻叹了一声摇摇头:“我怎么可能有意见呢?我的男人一点也不爱我,是我自己没本事,我还真的很想认识她,看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你心甘情愿的和她在一起。”她心里冷笑着,无比的自嘲,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个女人可以得到他的认可,看来还是自己努力的不够吧?

谷浩阳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反而问她:“你要去哪儿?”

“医院。”卓雅冷静的说着。“你不是说要生个孩子吗?我想好了,我愿意。”她想了一个晚上,如今也或许只能用这个方法才能把他留在身边吧?就算他不爱自己,但是终究会爱自己的孩子,她只能赌一把。

“真的想清楚了?”谷浩阳想着确定一下。

卓雅无奈的点点头:“想好了,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可以不爱我,我可以生个孩子来陪着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该是有多么的难过,现在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可她还是象古代的小媳妇一样,永远会以男人为中心,谷浩阳你可曾知道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谷浩阳看着她眼里的那份无奈,心底也被触动了一下,这个女人只为了留在他的身边,什么事都愿意做吗?他看了她一眼:“你想好了,这个孩子是你给我妈生的,不是我的,所以不要指望我会象个父亲一样对他好,你想清楚吧。”他警告她,也许她的样子真的是让他在反醒自己的决定。这一刻他有些心疼她吧,心疼她因为嫁给他而承受的这些不幸。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他就是要折磨她,折磨到她彻底绝望。

卓雅被他眼底的那一丝阴险吓到了,他是说就算她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他也不会对她好的。她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停车!”她大叫了起来。

谷浩阳一愣,不由的放慢了车速,在路边停了下来。卓雅打开了车门,从车上下来,跑过了马路,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人群里。他冷冷的笑了起来,卓雅,也许当年你的父亲把你带到我家来就是一个错误,这个后果是你应该承担的。

在外面没有目的地走了一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她找了一家酒吧喝酒,这样的地方她平时是不来的,她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地方什么人都有,更不知道一个单身女人在这里所能遇到的危险。她一边喝着酒,一边哭,哭得神情恍惚,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由其她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本来在人群中就出奇的抢眼。果然有几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盯上了她,他们凑到卓雅身边:“小姐,你怎么了?哭的这么伤心,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你冷静冷静。”

卓雅根本看不清这些是什么人,摆摆手,可是手却被其中的一个人一下子捉住了,他奸笑着:“这手可真白呀,看来是什么人惹你伤心了,来,让我好好安慰安慰你吧。”几个人一起哄笑了起来,虽然酒吧里有很多人,但是对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见怪不怪,眼看着三四个男人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带走,虽然都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却没有人出来阻止,相反的大伙只是起哄般的笑笑。

卓雅被他们带上了车,她整个人晕晕的,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想吐:“停车,快停车!”她叫了起来。

他们也看出她有吐的症状,忙把车停在路边,卓雅从车上下来,来到路边一阵狂吐,她几乎不喝酒的,若不是心情不好,说什么她也不会选择喝酒来麻醉自己。她吐了好久,感觉要把胃都吐出来了。可是她也一下子有些清醒了,自己这是在哪儿呀?她抬起头四下打量着,这是一个自己很陌生的地方,尽管路边的路灯很亮,可是她还是有些分不清楚方向。

“小姐,你吐好了吧,上车吧。”

卓雅忙站了起来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三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你们是谁?”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们忘了,我们是可以给你快乐的人,走吧。”他们说着,过来拉卓雅的胳膊。

卓雅好象有点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忙把胳膊抽了回来:“放开我!”她说着,转身就跑。可没跑几步就被他们追了上来,其中一个人还抱住了她的腰,手还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摸了起来,嘴里不由的说着下流的话:“小姐,你好香呀!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快跟我们走吧,我们会好好疼你的。”

卓雅吓坏了,她拼命的挣扎着,狠狠的踹了一脚他的脚,尖尖的鞋跟正好戳在他的脚上,他疼得一下子松开了手,卓雅看到对面驶来一辆车,不顾一切的跑到马路上,冲到车前……。

车子在她离她不足十公分的位置停了下来。那几个男人见状,一下子走过来,继续来拉扯她。

车门开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他明显的是有些不高兴了,走到他们旁边:“住手!”

“少管闲事!要不老子弄死你!”他们只瞅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着,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卓雅却好象看到了救命恩人一样,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居然一下子踏实了下来,她叫了起来:“少飞表哥!”

何少飞因为心宁不在,所以这几天也是无聊的很,每天晚上都开着车出来散散心,也许她暂时想回避一下吧,必竟这几天的事情太多,这不是她所能承受的了的。今天却意外的遇到了卓雅,并且她还被几个男人纠缠着,这让他很是恼火。他看到那几个人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不由的叹了口气,抬起一脚踢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他们这才有点反应过来,放开了卓雅奔着他来了,这小子是来坏他们好事的。

卓雅刚才的鞋都跑掉了,她光着脚站在一边,眼看着何少飞和他们打了起来,她的心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平时温文尔雅的少飞表哥,能打得过他们吗?不过几分钟后,她就知道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少飞居然很会打架,几下子就把他们打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何少飞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还不快滚,谁的女人都敢动!”他叫他们滚,可是他们根本站不起来了。何少飞也没理他们,走到卓雅面前关切的问:“卓雅,你没事吧?”他又换上了一副温暖如春的表情,和刚才的凶狠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听到何少飞问她,她才后怕了起来,如果不是遇到他,那么自己现在是不是就会被这几个男人污辱了呢?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这都太可怕了,她一下子抱住了何少飞,放声大哭起来。

何少飞知道她一定是吓坏了,拍拍她的肩,过了好久他才说:“我送你回家。”

“不!”卓雅拒绝着:“我还不想回去。”

“那我让浩阳来接你?”

卓雅苦笑了一声:“不要告诉他,免得我更伤心。”

何少飞被她说糊涂了,她和少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了吗?“那么先去我家待会儿?”他征求着她的意思。

没想到卓雅爬在他的肩头居然点了点头,何少飞只好把卓雅带上车,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

卓雅站在客厅里看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说:“表哥,我可以先洗个澡吗?”她觉得自己的身上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

何少飞笑笑:“好,去吧。”他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心情舒畅。他把卓雅带到了浴室门口:“你等一下。”何少飞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离开了一小会儿,在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浴袍:“这个是心宁的,你先穿吧。”卓雅把浴袍接了过来,陈心宁,她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女人,幸福的让人嫉妒。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去了浴室。

何少飞坐在沙发上,心里好奇卓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拿起电话想给浩阳打个电话,可是又想到卓雅不同意,只好等一会儿再说了。心宁的电话就在自己身边,这是他从医院里拿回来的,虽然他知道现在心宁没事,也可能她真的只是想去散散心,可是她走的这么急,并且自己安排了那么多人保护她还是让她离开了,这件事情怎么想都觉得有些诡异,就算自己怎么想她,也只能等她给自己打电话过来,通常他打过去都是关机的,她到底在哪呢?怎么会让自己一点线索也没有呢?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这个号码,果然是心宁这几天一直用的号,一下子接了起来:“心宁,你的心情有没有好点,什么时候回来呀!你要想死我吗?”

陈心宁在那头强作微笑:“少飞,你别急吗?等过几天我的心情好了就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心宁,我不想这样每天只能和你通几分钟的电话,给我的感觉好象你被人绑架了一样,现在没事了,那些人再也没来找你的麻烦,你不要再躲了好吗?”何少飞着急的说着,这是他的感受,他总觉得心宁好似被人限制了自由一样。

陈心宁看着眼前的谷浩阳,他一声不响的站在自己身侧,虽然并没有看她,但是他的存在似乎在告诉她,他就是被人绑架了,只不过不象其他的绑架那样受虐待就是了。她笑了:“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真的很好,好几天就回去了。不早了,你早点睡吧!”她说完忙挂上了电话。

谷浩阳看着她,该死的,她为什么总是要求给少飞打电话呢?而自己居然会答应她。她是在考验自己的耐心吗?他伸出手指抚摸着她额头的伤,好了很多了,还微微能看出一点淡青色。冯雪,他心里默念着。

“我没事了。”陈心宁忙把头扭到一边,不想让他看到她的伤,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伤好吧。

谷浩阳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皱了一下眉头:“这么讨厌我吗?”

陈心宁看着他的眼睛,是呀,自己讨厌他吗?她怎么会讨厌他呢?她不讨厌他,更多的是有些心疼他,心疼他这么帅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冷酷的心。

谷浩阳放下了手,没有等到她的任何回答便出了房间。看着他孤独的身影,她的心还真是百感交集。

卓雅从浴室出来,看到何少飞正在和陈心宁打电话,她没有打扰他,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站着。

何少飞挂上电话才发现卓雅一直站在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笑:“卓雅,坐呀!”他站了起来,示意卓雅坐下。

卓雅微微一笑,坐在沙发上,何少飞忙给她热了一杯牛奶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喝杯牛奶吧。对了你有没有吃晚饭呀?”

卓雅摇摇头:“没有,一天都没吃了。”

何少飞忙说:“那你等着,我去给你做碗面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厨房。卓雅扭回头看着何少飞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或许他是一个大男人的关系,做起饭来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可是却让她看哭了,浩阳如果有他一半的贴心,她都会认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他没有,他不会给她一点点的爱,哪怕只是一个温柔的眼神。

何少飞端着刚出锅的面走了出来:“做好了,不知道好不好吃。”他把面放到茶几上,扭头看着卓雅:“你怎么了?怎么哭了?”他也坐了下来。

卓雅忙伸手檫着眼泪:“我没事。”

“浩阳他欺负你了吗?告诉我,我去教训他。”何少飞安慰着她。

卓雅苦笑了一声:“少飞表哥,你知道吗?如果一个男人他真的不爱这个女人的话,那么对这个女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伤害。我就是那个不被人爱的女人。”

何少飞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当然明白了几分,他也知道浩阳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他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可是他们都结婚了,希望他们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吧。

“浩阳就这样,也许以后会好的。”

卓雅摇摇头:“只要他心里的那个女人在,他就不会对我好的,我不知道他怎么了?那个女人如果爱他,为什么一直不来找他,为什么他对她就是那么念念不忘,她究竟给他施了什么魔法?”

“卓雅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他曾经经历过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你不要怪他,面不吃的话一会儿不能吃了。”何少飞知道浩阳不愿意跟别人提起他的往事,所以他忙岔开了话头。

卓雅看着眼前的面,心里一下子变得温暖了起来,她吃光了一大碗面,味道也还真是不错。

“今天我可以住你这儿吗?”卓雅问着他。

“可以是可以,可是卓雅,你也不能总不回家呀?”何少飞劝着她。

“我想回家看看我妈妈,冷静几天在说吧。”卓雅说着,她是该回家了,有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的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