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一章 狠毒的心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看着冯雪离去的身影,不由的陷入了沉思,幸亏他睡着了,否则以谷浩阳的性格她岂不是很危险。她看着睡得很沉的谷浩阳,不由的松了口气,走到床边,给他盖上了被子,回头看着地上已经空了的酒瓶子,摇了摇头,弯下腰捡起来,看着王阿姨,两个人互相望望,走出了房间。

“陈小姐,我帮你处理一下头上的伤吧?”王阿姨看着她头上一点点有些发青了的伤处,有些心疼的说。

陈心宁并没有反对,王阿姨去厨房拿了冰块来给她敷一下额头,她叹了口气:“这个冯雪胆子也太大了,明天少爷看到你又受伤了,还不知道要怎么骂她呢?”王阿姨叹了口气,小女孩真是太不懂事了。

陈心宁看着王阿姨轻声的说着:“我没事,不过王阿姨有个事情你可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事?”王阿姨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千万不要告诉谷浩阳今天晚上的事情,包括我受伤的事情,就说我是自己不小心,免得他又生气。”陈心宁不放心的说着,因为她还是想到了那个乞丐,她担心谷浩阳如果知道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恐怕这个冯雪的下场未必会比那个乞丐好到哪去?

“你还真是善良,依我看,她那么不识好歹,让少爷教训一下她也不错,免得这些年轻人总自以为是。”王阿姨对这个冯雪一点好印象也没有。

“不管她做了什么,必竟没有对谁造成什么伤害,所以给她一个机会吧?”她央求着她。

王阿姨看着她那肯求的样子,心里也一软,难怪少爷会喜欢她呢?她还真是一个好心人。“好,这一次我答应你,但是如果她敢再有下一次,我可不会再帮她隐瞒了。”

陈心宁一笑:“不会了。”她总算舒了一口气,真怕王阿姨不答应她。这个冯雪并不知道谷浩阳的可怕,以她那样的任性,难保以后不出现其他的事情,所以她必须要想点办法才行。

第二天一早,陈心宁坐在客厅里,李医生在给她检查胳膊,冯雪站在一边用那双幽怨的眼睛看着陈心宁,她昨晚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动过自己一根手指头,这个女人凭什么,她凭的不就是有个这么有钱的男人对她的宠爱吗?如果自己早一点遇到他,他也一样会对自己好的。

陈心宁看了一眼冯雪那付不服气的样子,淡淡的说了一句:“怎么?冯小姐好象不太高兴呀?”她话音刚落,李医生不由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到冯雪那个表情他不由的瞪了她一眼:“冯护士,你这是什么态度?”

冯雪没好气的瞪了陈心宁一眼,没有说话。

“她的伤怎么样?”谷浩阳从楼上下来,看着他神清气爽的样子,昨晚应该是睡着了,什么也不知道。

“哦,陈小姐的伤恢复的不错,也许用不了几天就可以把石膏拆下来了。”李医生站起了身子小心的回答着。

谷浩阳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转到沙发旁看着陈心宁,突然她额头的青紫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她的额头,皱了一下眉头:“这个是怎么弄的?”他的心里抽疼了一下,她在自己身边也受伤了吗?如果是,那么自己是多么的不可原谅。

陈心宁身子微微向后躲了一下,让自己的额头离开了他手指的碰触。“是我昨晚不小心碰到了。没事的。”她小声的说着。尽量躲着他的目光,因为撒谎会让她脸红的。

谷浩阳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自己弄的。他看了她好半天:“这么不小心。”

“我没事!”陈心宁忙补充了一句。

谷浩阳没有在追究下去,点点头:“好,吃饭吧。”他伸出手来牵起她的手,动作是那么的流畅,好象做过无数遍一样。陈心宁愣愣的被他带到了餐桌旁,坐在了对面,看着他吃饭,他可能是真的饿了,必竟昨天晚上没有吃饭。

“昨晚你喝酒了?”陈心宁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谷浩阳一愣,抬起头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他明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喝的,她怎么会知道:“昨晚你去我房间了?”这是他最先想到的问题。

“我……。”陈心宁完全没有跟上他的节奏,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昨晚陈小姐看你没吃饭,特意做好了粥想送到你房间里,可是少爷睡着了。”王阿姨忙出来给陈心宁打圆场。

“哦。”谷浩阳应了一声,仍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饭,不过心里却在笑,这个女人是在关心他对吗?她会亲自给自己做饭,尽管他并没有吃到,但是心里依然暖暖的。

“以后可以别喝酒了吗?对身体不好?”她轻声说着,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在他听来却是极为的悦耳。

“好。”他居然答应了,这让陈心宁包括王阿姨在内都有些意外。他有多么的在意这个女人呀?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会这么听她的话。

冯雪站在不远处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的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心宁,她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的说:“谷先生,其实酒这个东西只要喝得适量,对身体也是没什么伤害的。哪有陈小姐说的那么严重。”她得意的看着陈心宁,反正她想好了,无论陈心宁说什么,她都会反着来。

陈心宁看着冯雪,不由的沉下了脸,看着果然抬起头来的谷浩阳,他并没有去看冯雪,只是看了一眼自己。她轻叹了一口气:“这位冯小姐好象不太适应这里的工作,所以可以请她离开吗?”

谷浩阳愣了一下:“你确定要这么做?”

陈心宁点点头:“是的,再说我本来就没什么事,王阿姨也可以照顾我不是吗?”

王阿姨看着陈心宁,她是想让冯雪快点离开吧。于是王阿姨也忙附和着她说:“是呀,陈小姐不太习惯这么多人在家里面走来走去,我可以照顾好她的。”

“你不想答应我吗?”陈心宁盯着他的眼睛,她多么希望他能够很痛快的答应。

“好,就依你。”他真的答应了,陈心宁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些喜色,她回头看看王阿姨,冲她笑了。可是她们这样的互动在冯雪看来却是别有用心。

“行了,你们别假惺惺的了,我知道不就是因为我昨晚推了你一下,撞伤了头吗?所以你就要赶我走,你不也是打了我一巴掌吗?我们扯平了。”她说的好象很理直气壮,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靠近。

陈心宁和王阿姨不由的长叹了口气,这个冯雪,一定是被父母家人宠坏了的孩子,她们其实想让她快些离开这里,免得她受到伤害,可是她却偏偏不领情。

而谷浩阳眼里却真的闪出一丝凶狠,他看着一直在和陈心宁大声说话的冯雪,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而冯雪却看向了谷浩阳,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她喜欢谷浩阳,从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为什么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谷先生,我喜欢你,我不认为爱一个人有什么错,如果我们有一个平等的机会,我相信你也一定会爱上我的。”冯雪不知好歹的说着。

谷浩阳眼里的凶残逐渐的扩大,陈心宁忙站起来,走到谷浩阳的身边,挡住了他的视线:“今天我想回趟幸福之家,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她忙把话题岔开,看到他的目光,她真是替冯雪担心。

谷浩阳看着她受了伤的额头,心里真是被刺痛了。不过看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也许真正受到惊吓的是她才对吧,他怎么可以让她看到这样的自己呢?他缓和了脸色点点头:“好。”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冯雪一眼,转头对王阿姨说:“把钱给她,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不想再看到她。”

王阿姨点点头。

陈心宁站在谷浩阳身旁,和他一起离开,冯雪,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谷浩阳开着车,载着她向着效外驶去,他瞄了一眼她打着石膏的胳膊,又瞧了瞧她额头的青紫色,冷冷的说:“你不想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陈心宁身子一顿,随后笑笑:“没什么,都是小事,你别听冯雪瞎说,她根本没有推我,是我自己不小心的。我们只是都想要去扶你而已。”她轻描淡写的说着,也许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

谷浩阳自然知道她没说实话,不过这也没关系,只要他想知道,没有什么事可以瞒住自己的。

车子已经开到了孤儿院前方的小路上,陈心宁把脸扭向窗外,看着沿途的风景,曾经的小树已经长成了参天的大树,曾经的沙石路也变成了平坦的柏油路,一切都在改变着,没有改变的是她那颗感恩之心。突然路边的树林旁出现了一条人影,他的脸上带着口罩,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们的车子从眼前驶过。她的心猛跳了一下,忙转回头,看着前方,这个人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呢?

“怎么了吗?”谷浩阳觉得她的眼中有一丝的恐惧闪过,忍不住的问她。

陈心宁回过神来:“没什么?”她低下了头。

谷浩阳心里明白,她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告诉自己的,她不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是因为她的心里没有他,如此想着,心情一下子觉得很烦燥,他皱紧了眉头。

车子停在了孤儿院的门口,陈心宁下了车,这里已经不叫孤儿院了,早已经改了她给起的名字,没想到自己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谷浩阳就真的照着做了,一个这么听自己话的男人,怎么会让她不感动呢?

她长长的舒了口气:“你要一起进去吗?”

谷浩阳站在她身边淡淡的说着:“当然。”

两个人一起出现在韩冰面前的时候韩冰还是有些意外,虽然他们平时总会在这里碰面,但是象今天这样一同出现还真是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小孩子看到陈心宁和谷浩阳来了,当然很高兴,一下子都围了过来,英子拉着陈心宁的手高兴的说:“陈阿姨,你的手怎么了?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怎么不来陪我玩了呀?

陈心宁笑着蹲下身子,摸摸英子的小脸:“阿姨这不是来了吗?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呀?”

英子点点头:“当然有,我想快些长大,所以每顿都吃两碗饭呢?”是呀,英子现在可比她初次见到她的时候胖多了,脸上也更加的圆润饱满,更加的漂亮了。

“英子太棒了。”陈心宁夸奖着她。谷浩阳看着蹲着身子满脸微笑的她,也许只有在这里,她的笑容才是最真实的吧。

“阿姨,少飞叔叔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来,从我来到这儿,就一次也没有看到他,我都有点想他了。”英子用天真的声音说着。

陈心宁愣了一下,没想到英子会突然之间提到他,何少飞也许是他们俩人之间的禁忌,应该碰不得。她忙抬头看了一眼谷浩阳,他的表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眼中明显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陈心宁回过头来看着英子温柔的一笑:“少飞叔叔很忙的,他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他会来看你的。还有你知道除了少飞叔叔还有一个人也对你很好的。”

“谁呀?”英子眨眨眼睛。

“是这位谷叔叔,你知道吗?是他给你捐……。”陈心宁想要告诉她是谷浩阳给她捐的骨髓,但是谷浩阳却伸出手摸了一下陈心宁的头,心宁忙抬起头来看着他正冲着自己摇头呢,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陈心宁心里明白,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些事,他认为没有必要。陈心宁又垂下头来:“好了,去玩吧。”

英子必竟是小孩子,没有继续往下问,和其他的小朋友一块玩去了,不过他们都比较喜欢谷浩阳,把他给拉走了。

“手没事吧?”韩冰关切的问了她一句,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她当然什么都知道了。

“没事,一点小伤。”她笑笑。

“你怎么会和谷先生一起来,我听说你不是与那个叫何少飞的男人在谈恋爱吗?”韩冰看着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陈心宁长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总之我现在也是无可奈何。”

“你找过吴楠楠吗?没有问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心宁摇摇头:“这几天我就象与世隔绝了一样,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怎么,他们闹的还很凶吗?”

韩冰实在不明白她怎么会连这样的事都不知道,她难道是待在一个没有网络,真的与世隔绝的地方吗:“这件事情早就过去了,没有人在网上发贴子了,那些自称你家人的人也好象一下子消声匿迹了,再也没有出来兴风作浪,但是心宁,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呢?他们会不会真的是你的父母呢?”

“为什么这么说?”陈心宁看着韩冰,难道她知道什么?

“吴楠楠带走了你小时候用过的东西,说明她如果没有把握是不会来取走你的东西,重要的是,这些人还真的出现来找你了,如果吴楠楠她只是想要搞臭你,好象不用这么大费周折,随便找个人冒充就可以了。”韩冰这些天心里始终有这样的疑惑,虽然她也并不希望心宁会有这样粗鲁没有素质的家人,但是当年能把她遗弃了,这样的人本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心宁陷入了沉思,难道他们真的是自己的家人,可是吴楠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如果他们是,那么他们又怎么会一下子消失了呢?他们还没有达到目的,没有得到他们的钱怎么会善罢甘休呢?她看向了正在和孩子们玩的谷浩阳,难道这件事情会和他有关吗?这也不能怪她多想,他就是这样的人,似乎关于自己的任何事情,他都在插手。自己被抢劫了,那两个抢匪被他折磨的那么惨,自己被秦露袭击,他居然动手搞的秦氏破了产,因为何少飞没能好好的保护她,他就强行把自己带离他的身边,那么他们呢?他们不但想搞臭自己的名声,现在的伤也是拜他们所赐,他会怎么做呢?她如此一想还真是觉得太恐怖了,这个在自己身边帅到无敌的男人其实更有一颗狠毒的心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