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章 你不想活了吗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前方其实她什么都没有看清楚,她的心里乱得很。她不知道谷浩阳是不是真的会为难何少飞,但是如果他真的与少飞为敌的话,她想她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少飞是自己的贵人,他对自己的帮助太大了,所以她不会允许他伤害他的,可是以她的能力她又能怎么做呢?她太渺小了,如同尘埃一样,谷浩阳如果想要把她怎么样那只是分分钟的事。

王阿姨拿了一件披肩走到她身边,把披肩披在她的肩上,和蔼的一笑:“陈小姐,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陈心宁听到王阿姨说话,才缓过神来,她依然看着前方,在她的前方是一块绿地,绿地被矮树丛包围着,远处的高墙边种着许多爬墙虎,还有成片的粉色小花,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鸟叫。草地上有几只小猫在玩耍,四周安静的很,没有汽车的轰鸣,也没有人群的喧嚣,陶渊明所说的桃花源也许也不过如此吧。是呀,多么美的家呀!可是这个家却因为有了一个象谷浩阳这样喜怒无常,又凶狠冷酷的人而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她叹了口气:“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谷浩阳是不是有些大惊小怪了,我只是受了一点点的轻伤,不用这么夸张吧。”她还真是有些不舒服,那个李医生之前很认真的给她查看伤处,其实伤在她身上她明白的很,她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至于那个冯雪,她的表现就有些奇怪了,虽然对自己也是满客气的,但是眼神里却总是流露出一丝复杂的光芒,搞得她也是莫名其妙。

王阿姨叹了口气,若有所指的说着:“对于少爷来说,这个一点也不夸张,相反的,他认为很有必要,如果你有半点闪失,我想会有很多人会为此付出代价。为了他们着想,你还是忍着吧!”

陈心宁并不理解她的意思,在她的脑子里她一直认为他就是一个极端霸道的人,他做事情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目的性,但是她也清楚,如果他不高兴,可能会有人跟着倒霉,就比如那个乞丐……。想到那个乞丐,她不由的觉得浑身一颤,瞬间觉得冷了许多,忙把披肩用力的向身上裹了一下。

“太阳快下山了,外面有点凉了,要不你先回屋吧,一会儿少爷回来我们就吃饭。”王阿姨关心的说着。

“没事,你去忙吧,我在坐一会儿。”陈心宁幽幽的说着,外面的空气好,不像屋里那么的沉闷。

王阿姨没办法,只好先回去了,必竟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陈心宁继续坐在藤椅上,抬起头看着天边的那一抹血红色,除了那抹红色,天空还真是干净的很,像被水清洗过一样。

大门开了,谷浩阳的车开了进来,陈心宁却没有看他,反正这个家除了他还有谁能够自由的出入。她依然看着天边的血红,这样的红她喜欢,曾经有多少个黄昏,她都会靠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看日落,看晚霞。那个时候的他们尽管被限制了自由,可是因为有了彼此,在艰难的日子也可以一起承受,并且把它过得很快乐。也许那样的时光这一生都不会再有了。她看着天边微笑着,而眼睛却好象被天边彩霞的光芒刺伤了,眼泪就这样一滴一滴的划过脸颊。

谷浩阳来到了她身后,见她抬头看着远处的天边,那一抹艳丽的红色,他居然也没有说话,而是和她一起默默的注视着远方。

王阿姨看到少爷站在陈心宁的身侧,却不知为何这样的背影却看上去那么的和谐,她不由的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也许她就是那个可以拯救少爷的天使吧。

“王阿姨,谷先生和陈小姐是什么关系呀?怎么感觉怪怪的。”冯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王阿姨的身边,她也在看着草地上的两个人,但是眼里却明显多了一份酸溜溜的气息。

王阿姨在谷家这么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她看着冯雪不由的长叹了一声:“冯小姐,如果想把钱痛痛快快的挣到手,那么就好好的干好自己的工作,其他与你不相干的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她看了冯雪一眼,明显是在提醒她要小心一点,不要以为自己年轻漂亮就有资本,所谓的年轻美丽对于谷浩阳来说根本就没有吸引力,弄不好还会惹怒他。她出于好心,才会对她说这些话,也希望她能够听的明白才好。

“不回去吗?”夕阳彻底的落了下去,那抹鲜红也已消失不见,星星取代了它们的位置,出现在天边,夜有些凉了。

陈心宁叹了口气:“好美的夕阳,可惜太短暂了。”她感慨了一句。随后扭回头看着他:“你能够想办法留住它吗?”她的问题真是太难为人了。

“不能!”谷浩阳不明白她的意思,她的问题根本就很荒唐。

“哦!”陈心宁转回头轻声的说:“原来你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什么?”谷浩阳没听明白她的意思,又追问了一句。

陈心宁摇摇头:“没什么?“

谷浩阳转到她面前,弯下腰,凑近了她的脸,看了她好一阵,她眼神里的那份无助真是有点刺痛了他的神经。在这儿她一点都不快乐对吗?是不是只有少飞才能够给她快乐呢?该死的怎么又想到了少飞。他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

心宁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谷浩阳,他双手抓着藤椅的扶手把她完全禁锢在了他的身前,在他修长而矫健的身影下,她的样子却显得非常的娇小。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对于他,她始终无法做到心静如水不是吗?

谷浩阳看着她略微有些苍白的嘴唇,为何是如此的熟悉,他一点点凑到她的唇边,轻轻的嗅着她唇齿间的淡淡轻香,人居然有些醉了。

他的动作却是如此的暧昧,与他这个平时一副霸道不讲理的样子还真是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距离也许就只差这一厘米。

“要怎么做你才能够放过少飞?”她不合时宜的说,也许她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她没有想过她这样说话会激怒他吗?

果然谷浩阳脸色一变,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到少飞呢?她讨厌自己吻她对吗?他轻轻抬了一下头,拉开了彼此的距离,眼里的凶残居然一下子扩大了,他冷笑了一声:“看来你很舍不得他呀?”

陈心宁点着头:“是的,我不希望你伤害他。”她直视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亲情,可是她却除了一点点被放大的凶狠什么也看不到。

“你的爱会害了他!”他冷冷的说着。

“你是在嫉妒他吗?”

“嫉妒?”谷浩阳重复了一句,自己这个样子是因为嫉妒少飞吗?

“你爱上我了吗?”陈心宁毫不避讳她的眼睛,她想知道谷浩阳这么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爱?”他又重复了一句,他爱她吗?他的脑子里一下子乱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上她了吗?那怎么可能,他始终对自己说过,他不会爱上任何人,他的心只为一个人守候着,即使一生都无法得到她,他也不会改变初心的。可是对于陈心宁他又是怎么回事呢?明明是她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不是吗?他看着她好半天,最后才冷笑了一声:“那怎么可能?你承受得起我的爱吗?”他说完,站直了身子,回去了。

陈心宁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听到他的否认,她的心里居然有些不舒服,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更加渴望的是他的肯定吧。自己这是怎么了,自作多情吗?可是如果他不是因为爱上她,又为何要把她从少飞的身边带走呢?

谷浩阳喝醉了,这是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喝醉,明明这段时间他在好好的保护自己的身体,为了姐姐,他要让自己的身体更健康,可是现在他真的喝醉了。他一个人坐在卧室的地板上,身边是已经被他喝光了的红酒瓶,他一个人苦笑着,他是有多么的自欺欺人,明明知道姐姐在他离开她的那天就已经接近死亡了,这么多年他还一直心存幻想,幻想着有一天姐姐能够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是这么多年他之所以还选择活着,就是因为心里有这样的幻想呢?

冯雪却在这个时候悄悄的走进了他的房间,轻轻的关上了门。她走到谷浩阳身边,注视着他。这个帅到极致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呢?更何况她这么的年轻漂亮,那个陈心宁有什么本事,能获得他的关心,明明她就没有自己漂亮,她能做到的事,自己也能做到。女人的嫉妒之心真的很可怕,她会让人迷失了自己,也会让人更加的放纵自己。她伸出手扶起了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谷浩阳,把他扶到床上。谷浩阳一头栽在床上,整个人昏昏的睡了过去。

冯雪目光贪婪的看着他,找一个又有钱又帅的男人大概是每个年轻女孩都会有的想法吧。她在看到谷浩阳第一眼的时候就被他的冷酷和气场深深的迷住了,在大宅里这两天她亲眼看着谷浩阳对陈心宁那种关心,虽然他从不说些温柔的话来温暖对方,但是这种在意却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这让她很不服气,凭什么她就能得到这样一个极品男人的呵护,她没有自己年轻,也没有自己漂亮。她一边想着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直到把衣服脱的一件也不剩。她爬上了床,动手解着他的睡衣……。

陈心宁坐在屋子里,想着谷浩阳晚饭都没有吃,她有些担心,夜有点深了,她来到厨房,想给他熬点粥,可是她必竟右手不便,再说她本身就不会做饭,把厨房弄得叮当响。

王阿姨听到厨房有响动,忙出来看看。见陈心宁好似要做饭的样子,不由的走过来:“饿了吗?我来做。”

“不是,谷浩阳晚饭没有吃,我想给他做碗粥,可是我是不是真的很笨?”她不好意思的说。

王阿姨欣慰的笑了,至少她现在知道陈心宁也是关心少爷的,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样很值得人高兴,“我们一起做吧。”王阿姨说着,和陈心宁在厨房里做起了饭。

粥熬好了,王阿姨又做了两个清淡的小菜对着陈心宁一笑:“要不咱们一起送上去,这个时间,也许他还没睡。”

陈心宁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胳膊摇摇头:“不了,我还是不去了,今天我惹他不高兴了,也许他并不想看到我。”

“怎么会呢?我还从来没看到过少爷如此关心过谁,你是第一个,如果是你去送,相信他就不生气了。”王阿姨微笑着说。

“好吧。”陈心宁点点头硬着头皮和王阿姨一起上了楼。王阿姨负责端着盘子,陈心宁走到谷浩阳的房间门口,他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她回头看了王阿姨一眼,王阿姨示意她推开门。陈心宁伸出手推开门,随着屋里的景象越来越清晰,陈心宁不由的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同样感到震惊的还有王阿姨,冯雪正在脱躺在床上的谷浩阳的衣服,而谷浩阳却并不反抗。陈心宁心里居然一酸,有钱人也许就是这样吧,根本不在意自己床上的女人是谁,只要有人陪就可以。她的眼泪在眼圈里转了两下,但是她终究是忍住了,没让它流下来。

两个人愣了片刻,王阿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必竟这是年轻人的事,这样的事让她这个老太婆看到难免会有些尴尬,她扭头看着陈心宁。她不知道陈心宁会怎么做,也许她会转身躲开吧。

但是陈心宁并没有躲开,却走进了房间。

冯雪听到身后有声响,忙回过头来一看,也吓了一跳,这么晚了,她们怎么还没睡,不过她很快的就平静了下来,用那种不屑的眼光看着陈心宁。

陈心宁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好似睡熟了的谷浩阳,冷冷的对冯雪说:“你要干什么?”

冯雪扁扁嘴:“明知故问,都看到了还用我多解释吗?”

“你知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他有老婆。”陈心宁真是觉得她的表情可恶极了。

“那有怎么样?知道人家有老婆,你不也是照样贴上来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呢?”冯雪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你抢了人家的老公还有脸教训我,真是……。”她话还没说完,陈心宁已经伸出左手,狠狠的打了她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不由的也吓了王阿姨一跳,她看上去那么安静的人,居然也会动手打人。

冯雪被陈心宁打的有点蒙,她捂着自己的脸尖叫了起来:“你敢打我!”

陈心宁看着她摇摇头:“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他的房间,否则他不会饶了你的。”

“你别吓唬我,我才不怕呢?我就不信,他对你这样的女人都感兴趣,会不喜欢年轻貌美的。”冯雪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些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连最起码的廉耻都没有。

谷浩阳翻了一下身子,陈心宁忙伸出左手拉住冯雪的胳膊,想把她从床上拽下来,可是冯雪却用力推了她一下,陈心宁没有站稳,身子往后一退,一下子撞在身后的柜子上,额头上瞬间红了一大块。

王阿姨见到陈心宁受伤了,才回过神来,忙放下手里的盘子走进来,扶住陈心宁关切的说:“陈小姐,你没事吧?”看着她额头上的一大块红色,不由的心里一凉,这么大的伤,明天一定会变成青紫色,会更加明显,少爷看到了,不知道又该有多么的生气,她看着有些发呆的冯雪:“冯小姐,你是不想活了吗?”

冯雪虽然任性,但是看到陈心宁受了伤,她还是有点怕了,谷浩阳之所以会找她和李医生来就是因为陈心宁受了伤,只是一点小伤,他就请来了本地最好的大夫,如果被他知道陈心宁的伤是她弄的,说不定她真的会杀了自己的。如此想着,她慌忙从床上下来,捡起地板上的衣服,跑出了谷浩阳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