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九章 你是个疯子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笑的很艳丽,这样的笑却让陈心宁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无论以前他多么的冷酷,她都不认为他会真的伤害她,但是现在她却不那么认为了,他觉得他眼神里充满了邪恶,这种邪恶会让他无论面对谁都会不择手段的。

就好象现在,夜深人静的,却从走廊的尽头传来了一阵钢琴声,听得出弹琴的人水平不错,但是在这大半夜的,难免会让人感到了一丝诡异,由其是在这样空荡的房子里。

陈心宁住在楼上,虽然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但还是被一丝琴音搅得无法入眠,她坐了起来,下了床,轻轻的推开房门,幽长的走廊一片漆黑,声音的来源就在漆黑的尽头,她轻轻的拉上自己的衣服,端着受伤的胳膊一步步走到最里面的那间琴室门口。门是虚掩着的,一丝昏暗的光从门缝里透了出来,她轻轻的推开了门,透过门缝向里看着。

果然,谷浩阳坐在钢琴旁边,不停的弹着曲子,这曲子却是一首儿歌,谱子虽然简单,但是也被他弹奏的非常饱满。这首儿歌是她小的时候最爱唱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她没有妈妈,所以更加渴望能够得到妈妈的爱,可是妈妈,她究竟在哪儿?为什么要抛弃那么幼小的她呢?如今听他弹着这首曲子,心里的那份伤感不由的又冲进了脑海,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那个自称是自己妈妈的人真的是妈妈吗?因为他们太过贪婪,所以她不愿意有这样的家人,可是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呢?那么她就不是一个孤儿了,她就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了。

谷浩阳弹完了,停了下来,他抬起了头,眼睛注视着前方,前方除了钢琴架什么也没有,而他却憨憨的笑了,轻声的说:“姐姐,我弹的好不好?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最喜欢这首歌了,我练了好久了,如果你觉得我弹的还可以的话别忘了晚上告诉我一声。”他一边笑着,一边合上了琴盖。却在光亮的钢琴架上看到了门口的身影,他眨了眨眼睛,注视着钢琴架里的影子。她来了很久了吗?为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呢?

陈心宁听不清他在那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只是看他不在弹了,却还在那一直坐着,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但是自己会站在这儿本身就不太正常吧,她想着,一点点的退了出去。可是她退出去以后,突然觉得好象有什么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她忙回过头来,只看见身后站着一条白色的身影,吓得她不由的尖叫了一声:“啊!”人也随后向后倒了下去。

眼看着她就要摔倒了的时候,却有一只大手一下子把她抱在了怀里。这时走廊的灯亮了,是王阿姨听到声响开了灯。陈心宁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人,是谷浩阳,他刚刚不是还在屋里发呆吗?她不由的又看向了刚才的那条白影,居然是冯雪,她穿着白色的睡衣,披着乌黑的长发,大半夜的还真是够吓人的。

“你怎么在这儿?”谷浩阳抱着陈心宁的腰,看着冯雪,眼神中明显是有些不高兴。

“我听到有声音,所以想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她解释着,她也是听到了琴声才过来的,没想到陈心宁早就站在了门口,她刚走到她身后,她就发现了她,还把她吓了一跳,险些摔倒。看到谷浩阳的眼神,她知道自己一定是闯祸了。

王阿姨忙走了过来,看着谷浩阳,又看了看一直被少爷抱在怀里的陈心宁:“陈小姐,你没事吧?”

陈心宁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自己也真是没用,怎么这么胆小呢?她看着冯雪一副吓坏了的样子忙摇摇头:“我没事。”她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挣开谷浩阳的胳膊,可是她右胳膊受伤,根本不敢用力,而谷浩阳一直搂着她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她不由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示意他可以放手了。而谷浩阳却完全无视她的目光。

王阿姨心里觉得好笑,又不便笑出声,忙对冯雪说:“冯小姐,回去休息吧!”冯雪被她提醒才回过神来:“对不起陈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她说完,忙跟着王阿姨下了楼。

“可以放开我了吗?”陈心宁看到王阿姨她们都离开了才对谷浩阳说着。他脸上的怒气明显的还没有消,和刚才弹琴时候的安静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人。

谷浩阳并没有理她,反而一下子把她横抱了起来。“喂,你要干嘛?”她吓了一跳。但是他就好象没听到一样,朝着她的房间走去。陈心宁被他抱的紧紧的,他好似也有意的避开她受了伤的右臂。在他的怀里除了紧张,还让她有一丝丝的心跳,这种心跳是她根本无法控制的。她的耳朵几乎贴在了他的胸口处,甚至听得到他强劲而有力的心跳,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谷浩阳把她一直抱到她的房间里,直到把她放到床上,才低下头好好的看了看她:“你哭过?”她的眼圈红红的,明显还有眼泪没有干。

“不用你管!”陈心宁把头扭到了一边。

“是吗?”他无所谓的说着:“不用我管可以,但是以后不要大半夜的随便乱走了。”

“不让我乱走?那么让我离开这儿不就好了吗?”她理直气壮的说着。他这个人还真是不讲理,又不是她要来这里的,明明是他强行把自己带来的。

她的话还真是惹怒了他,他伸出手抬起了她的下巴,用那双阴森森的眼睛盯着她的好半天才说:“走?你就那么想念少飞吗?是不是想要回到他的家里去住呢?我这里比不上他那对吗?

陈心宁真是被他搞糊涂了,无论她与何少飞是什么样的关系,都与他无关不是吗?为什么他总是在纠结着她和何少飞的关系呢?他们必竟是表兄弟呀?为什么谷浩阳看上去却是那么的不友好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如果自己说是,那么他会不会真的如他所说的会对付少飞呢?她已经给少飞惹了这么多的麻烦,不想在继续给他添麻烦了,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总有一天会让他们兄弟反目成仇。如果说少飞是爱自己的,她相信,可是谷浩阳又是怎么回事呢?她明明已经结婚了,在说他也说过他心里有一个最爱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呢?也许她该走的更远一些,从他们的视线里彻底的消失才能解决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关系。

“想什么呢?被我说中了吗?”他仍然没有罢手的意思。

“谷浩阳,你是个疯子!”这几个字象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就是个疯子,他做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情,正常的人才不会这么做呢?

谷浩阳听到她说自己是疯子,不由的愣了一下,疯子,自己是疯子吗?他不由的放下了捏着她下巴的手,喃喃自语着:“我是疯子吗?”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回身缓缓的走出了他的房间。也许她的话真的是伤害了他对吗?陈心宁不由的又有些后悔,虽然他很霸道不讲理,但是也曾经帮过自己很多次,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呢,看着他的背影,她想叫住他跟他道个歉,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

王阿姨来敲门请她下楼吃早饭,陈心宁打开房门看着王阿姨小声的说:“谷浩阳也在吗?”因为昨晚她说的话可能真的伤害到了他,所以她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他。

“在餐厅了,陈小姐,下楼吃饭吧。”王阿姨笑了笑,这个陈心宁按说也不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了,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女人,虽说漂亮,但也不是出奇的好看,若说起来,还未必配得上谷浩阳,但是奇怪在少爷怎么独独会对她那么的特别。虽然他的行为有时候让人很不理解,说的话也不太好听,但是她在谷家这么多年,她看的出来少爷对她不仅仅是关心,眼神里明明还有一份情感在里面。这么多年了,除了在面对她母亲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眼神,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吧。

“我可以等一会儿在去吗?”陈心宁小声的说着。

“我看你还是马上去吧,免得少爷一会生气。”王阿姨看的出来陈心宁可能不太想和谷浩阳同桌吃饭,所以提醒着她,如果她不去吃饭可能会有其他的后果的。

陈心宁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下了楼,来到餐厅。谷浩阳坐在桌旁正在看着电脑,听到有声响,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明显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吃饭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电脑推到一边,拿起眼前的筷子,看那样子好象在等她一起用餐一样。

陈心宁坐在他对面,他的表情还和往常一样,淡淡的,看不出喜怒来,不过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说:“对不起。”

谷浩阳看了她一眼,夹了一口菜送到嘴里,“对不起?”他明显不太明白她在说什么?

陈心宁看着他,反而不知道下一句话该说什么了。她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这个连吃饭都异常优雅的男人。他明明就是一个正常人,自己怎么会说他是疯子呢?她默默的叹了口气。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吃饭的欲望,直到谷浩阳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青笋,她才反应了过来。他是在给自己夹菜吗?这个高傲的如王子般的男人是在为自己服务吗?她一时之间有些愣神。

“看我就饱了对吗?”他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

陈心宁听他这样说忙摇摇头,拿起了筷子,低下头吃着饭。他们一直都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把她带到这儿来就是他的不对,可是现在她也没有再指责他的想法了,或许在她内心深处也有一种相要和他独处的欲望吧。她知道自己真是一个坏女人,明明都答应了做何少飞的女朋友,心里却始终不踏实,因为他的心里不仅装着当年那个傻小子,还有谷浩阳的存在。也许她是个骗子,感情上的骗子。不过想到何少飞,她还是很担心他,于是在他放下筷子的时候她才小心的说:“我可以给少飞打个电话吗?”

谷浩阳抬起了头凝视了她很久,她的心里始终还是有少飞吧?想到她会无时无刻的想着自己的表哥,他的心里居然是那么的不舒服,不过他还是点点头,淡淡的笑了一下:“可以,去我的书房打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穿好西装外套,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家,他该去上班了。他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陈心宁得到了他的允许,忙上了楼,看到他的书房,他的书房宽敞的很,超极大的办公桌上摆着厚厚的各种文件,她来到桌旁,看到了昨天晚上自己曾经用过的手机就放在桌上,于是拿了过来,手机是关着的,她坐在椅子上,打开手机,拔了何少飞的号出去。

只响了一声,何少飞那边就接听了电话:“喂!是心宁吗?”昨晚他接到了心宁的电话,虽然知道她没事了,也很好,稍稍放心了点,可是她究竟在哪呢?为什么要躲着自己呢?

“少飞,我没事,你放心好了。”她特意微笑着说,人们不都说嘛如果你笑着和人说话,即使看不到人,也能感受到你在笑,所以她的脸上要保持着笑容,会让他更加的放心。

“心宁,你在那?我过去接你好吗?你一声不响的走了,真的让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是不是你认为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呢?”这一夜他想了好多,可能自己真的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所以她才要离开。浩阳的话始终在他的耳边环绕,也许浩阳说的对,但是这句话从浩阳的嘴里说出来总是让他感到怪怪的,究竟是哪里怪,他也说不清楚,本来他就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陈心宁一边笑着,一边翻着眼前的文件,突然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这些文件和资料居然都是关于何氏集团的,为什么谷浩阳有这么多关于何氏的信息,难道他真的想要对付何氏吗?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吗?她吓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宁,你说话呀!”何少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她突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呢?

心宁忙回过神来故作平静的说:“没事,少飞,我这边挺好的,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啊?”

何少飞被她说的莫名其妙:“心宁,你在说什么?怎么突然之间有些怪怪的。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陈心宁忙回答着,她知道她必须挂上电话,否则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被他发现有什么不对,于是她忙说:“总之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有点事,以后在聊吧。”她说着忙挂上了电话,随手关了手机。

何少飞拿着手机愣在了一旁,心宁她是怎么了吗?她究竟在哪呢?

陈心宁放下电话,翻看着桌上的资料,这可真是太详细了。从何氏最初创立那天开始,所有的资料都在这儿,有很多连她都没有见过,这个谷浩阳他不是说着玩的,他是来真的。那么他允许自己到他的书房里来打电话是故意的了,他故意让自己看到这些,是要警告她老实一点吗?否则他不惜与何少飞为敌。

她正在想着,王阿姨出现在了门口:“陈小姐,该给你检查身体了。”

陈心宁吓了一跳,看到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王阿姨,给自己检查身体?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骨折而已,用得着天天检查吗?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还是站了起来,回了自己的房间。是不是自己不惹怒他,他就不会对少飞动手呢?她暗暗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