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章 定不负你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坐在沙发上对着忙里忙外的心宁说:“心宁,你别忙了好不好,坐下来陪我说说话?你知道我这几天有多么的想你吗?”

陈心宁走到他身边笑笑,把电话递给他:“马上给你的母亲打一个电话报平安,一会水热了你再洗个热水澡,脏兮兮的。”

何少飞接过电话:“知道了小老太婆,都听你的。”他满足的笑笑,自己虽然被绑架了,但是他也没有太多的痛苦,相反的还有些高兴,因为这个原因心宁才会出现的对吗?他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何妈妈那边早就等急了,她听到是儿子的声音一下子哭了起来:“少飞,你这几天去哪了?为什么一直找不到你。”

“没事的妈妈,我一会儿就回去看你。”

“被你吓死了,好的,你快点回来,我等你!”何妈妈放下电话,靠在老公的怀里松了一口气,何向天擦去老婆脸上的泪水安慰着她:“好了,儿子这不是没事了吗?”

“这小子他去哪儿了?一下子就失踪了,连浩阳都找不到他,难道他真的为了找到陈心宁那个女人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了,你说这个陈心宁是不是个妖精,她怎么会把咱们这个懂事听话的儿子迷成这个样子。”沈君仪不太明白,一贯冷静并且对女人不太感兴趣的儿子怎么会对陈心宁这么着迷。这几天她也一直在后悔,自己强迫儿子和陈心宁分开是不是真的错了,必竟爱一个人是一无反顾的。

“也许我们不该插手他的事情,必竟儿子长大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你说上次你给儿子介绍的那个秦露,居然心肠那么歹毒想要伤害陈心宁,如今也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家也败了,听说她的母亲疯了,父亲也自杀了,说到底,也和我们是有一点点的关系的。”何向天叹了口气。

沈君仪皱了一下眉头:“她的失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在说秦氏的破产又不是我们做的,好象是浩阳做的,那小子是这个脾气,看谁不顺眼就会用尽办法对付对方,也可能是为了给少飞出气吧,但是这必竟不是我们授意的,再说商场本来就是战场,输了就是输了。”

说到谷浩阳,何向天叹了口气,看着老婆好半天才说:“你有没有觉得浩阳这孩子有点不对劲?”

沈君仪愣了一下,她好象没有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年他被人绑架了,以谷家那么强大的势力都没能救他出来,最后不得不妥协,谷名川用自己的全部身家换回来儿子的一条命,可是这小子却从来没有和咱们提过自己在那些人手里经历过什么?没有人知道那两年他是怎么过来的,这次再见到浩阳的时候,我总觉得他的眼睛里不止有那副凶残冷酷,有的时候还有一些迷茫在里面,这一点居然和他的妈妈当年很象。”

沈君仪不由的吃了一惊,回想起当年妹妹那因为找不到儿子而绝望的眼神,以及后来崩溃之后的空洞,她居然也害怕了:“你是说浩阳的心理也出现了问题,不会吧?”沈君仪嘴上虽然不太相信这件事,可是这么多年的事实摆在了那里,谷浩阳用了多少凶狠残酷的手段打击了那些他在商场上的对手,逼得对方倾家荡产,甚至因此自杀的人也大有人在,他赚了那么多的钱,而他又是一个对钱不感兴趣的人。可对钱没有兴趣却还是要不停的发展事业,把一个一个他认为会成为自己对手的人踩在脚下。这难道不矛盾吗?如此想着,她的身上不由的打了个冷战,难道说浩阳他真的不太正常了吗?

何向天看到了妻子眼中的担心,忙拍拍她的手安慰着:“好了,也许没有我想的这么严重,他都结婚了,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儿子一会儿回来了,还不快给他准备些吃的。”他知道她们两姐妹的关系很好,如果浩阳真的有什么事情,妻子最担心的应该是她的妹妹,因为她再也承受不了任何的打击。

经丈夫的提醒,沈君仪才反应过来,忙站了起来去了厨房吩咐佣人做饭,做儿子最喜欢吃的。

当何少飞和陈心宁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还是让何向天沈君仪感到了些许意外,不过何家人一向这么有修养,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嘴上却很是客气,何妈妈微微一笑:“陈小姐,你也来了,快请进。”

陈心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必竟何妈妈亲自找过她,希望她离开何少飞,只是没有想到,短短几天她又会出现在她的眼前。何少飞牵着陈心宁的手:“进来吧,这里你也不是第一次来哟,别客气。”他把陈心宁带进了屋里,何妈妈和丈夫互相望望,彼此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儿子真的陷进了这个爱情的井里而无法自拔。

“少飞,这两天你去哪儿了?你公司的人说你几天没去上班,浩阳也含糊其词的说你可能出国了,你不知道你那天那个状态妈妈可被你吓死了。”何妈妈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儿子说着。“你怎么好象瘦了这么多,没有好好吃饭吗?”

何少飞温和的笑着:“妈,我没事,只不过这几天真的遇到了一些事情,不过多亏心宁和浩阳,所以现在没事了。”

“什么事呀?怎么不告诉我们呢?”何向天有些奇怪,虽然自己现在处于半退休的状态,可是如果儿子有什么应付不来,他也该来找他这个当父亲的才对。

“这个以后慢慢说吧,妈,我饿了,我都好几天没有吃饭了。”何少飞看着母亲转移了话题。

何妈妈点点头:“好,等着,我去看看饭好没好。”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不由的看着一直坐在少飞身边不说话的陈心宁一笑:“陈小姐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陈心宁愣了片刻,又看看少飞,见他微笑的冲自己点着头只好站了起来:“好的。”她随着何妈妈去了厨房。

这边何向天看到妻子离开了,忙询问了儿子这几天究竟出了什么事,何少飞一五一十的对父亲说了这几天的经历,何向天听完之后到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必竟儿子如今安全回来了,再说在这个地面上,还没人敢不给他们何家面子,这几个小贼一定是被钱冲昏了头,再说钱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看到儿子那一脸得意忘形,他笑了笑,这小子,可能觉得自己因祸得福了吧。

沈君仪带着陈心宁从后门离开了屋子,后院是一座很大的花园,各种花草修剪的很是整齐美观,花园的中央还有一座游泳池,清澈的池水泛着海一样的颜色,她带着陈心宁来到泳池旁边的太阳伞下:“陈小姐,请坐。”

陈心宁心里似乎明白何妈妈之所以把她叫出来可能是有话要单独和她讲,算了,不管她说什么自己听着就好了。她温和的笑笑,看到何妈妈坐了下来,她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沈君仪打量着陈心宁,她很漂亮,如果不是通过她的调查,她也不相信陈心宁真的整过容,因为这张脸是那么的真实,丝毫看不出动过刀的痕迹,看来这个整容医生的医术还真是很高明。她优雅的笑笑:“听说陈小姐辞职了?”

陈心宁点点头:“是的。”

“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陈心宁强调着,她始终认为何妈妈没有做错什么,因为做为一个母亲她这么关心自己的儿子很正常,她从心里羡慕少飞。

“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我不愿意让别人和我一起承担我曾经的痛苦,所以我不想说。”

“少飞他不优秀吗?”沈君仪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盯着陈心宁,在她的眼中,儿子是最优秀的,可是这个陈心宁却明明拒绝过儿子,虽然她反对他们在一起,不希望儿子爱的太深而无法自拔,可是这个女人却对自己这么优秀的儿子毫不动心,这个让她的心里还真是不太舒服。

陈心宁忙摇摇头:“不,当然不是,何先生是一个好人,无论是人品还是才华都是佼佼者。”她不太明白何妈妈的意思。

“我希望以后你能够好好的对他,我的儿子,虽然他拥有这世上无尽的财富,也拥有上天赐予的英俊容颜,但是在爱情上他还是个小学生,到目前为止,我知道他就只对一个女人那么在意过,这个女人就是你,你辞职的那天他对我说过,没有了你,他觉得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你知道我的心里有我么的害怕吗?我害怕我会因此失去我的儿子,所以,以后我不会再干涉你们的事,我的心脏不好,受不了太大的打击,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要好好的对待少飞,因为他为了你几乎可以放弃一切。”何妈妈认真的说着,这两天她找不到儿子,她也想了好多,如果陈心宁就这样消失了的话,儿子会不会因此而想不开,在做出什么让她痛苦一生的事情来,那个时候她岂不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陈心宁被何夫人的话惊到了,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让步?看来何少飞在她的心里比她自己的生命都还要重要。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可是她不想要这样的让步,她的心如今已经乱了,被谷浩阳已经彻底的扰乱了,她的心不能被分成好多份,她想要守住它。她刚想反驳何妈妈的话还没说出口,何少飞已经微笑的走了过来:“你们聊什么呢?还躲开我。有问题呀?”他来到心宁身边一副好奇的样子。

何妈妈慈祥的一笑:“妈妈只是希望陈小姐以后能够好好的对待你。”她看着自己这个帅气又懂事的儿子,曾经他是自己的,如今被眼前这个女人分走了他的关心和爱,当妈的还真是有些吃醋呢?

何少飞看着陈心宁,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目光,他低下头,凑到陈心宁的面前,看着她略微羞红的脸温柔的笑笑:“你呢,愿意做那个好好对待我的人吗?”他的眼中充满了渴望,他希望她能够痛快的点头答应,他不要她在犹豫,就算知道她心里还有一个人,可是他一定会想办法把那个人的位置压缩到最低,直到有一天,她的心里只有他,没有别人。

“我……。”陈心宁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何妈妈却先说了话:“陈小姐当然愿意了。”陈心宁看着何妈妈对儿子满脸的笑容,没说完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她不能当着一个母亲的面这么的伤害她的儿子,从她为儿子做的事情中,她感觉得到何妈妈有多爱她的儿子。而她呢?对于生了自己的人而言,她可能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何少飞开心的握住心宁的手:“心宁,你放心,这一生我定不负你。”陈心宁心里苦笑着暗暗的说:少飞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想伤害你吗?

“我的父母很喜欢你。”吃完饭在回去的路上何少飞说着。

“他们也很好,很让人尊重。”心宁应着。

“今晚去我家住吧?你也看到了,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你来我家住,我可以更好的照顾你。”

心宁吓了一跳,忙摇摇头:“不用麻烦了。”

“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何少飞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冒失。他其实真的只是想和她天天在一起,想好好的照顾她。

“没关系的,我还是回家吧。”

何少飞点点头,他知道心宁是个保守的人,随随便便去一个男人家里住不是她能干出来的事情。

“那么你明天来上班吧。”

“我又找了一份工作,而且我也很喜欢,所以……。”陈心宁没有说完,何少飞点点头:“好的,我不勉强你。但是你不可以再让我找不到你你知道吗?因为找不到你所以我才去借酒浇愁,才会被人绑架的,下次如果你再要失踪之前一定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行吗?”象他这样高贵而富有的人说的如此低声下气还真是可怜的很。

“好的,以后不会了。”她轻声的说着,也许她和他注定也是要纠缠不清吧。

这几天电脑也不知怎么了?无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