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八章 与魔鬼说话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处理着公司的业务,一边安排人去找自称是心宁父母的陈家人。他必须要和他们谈一谈,他一定要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非要搞得心宁身败名裂,关键是这些事情还都是捏造的。他除了想要警告他们不要得寸进尺以外,另外还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心宁的家人,因为他们自己声称要做亲子鉴定,也许他们的心里有这样的自信。如果真的是心宁的家人,他会好好的安排他们的,只是让他们不要再闹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也想知道那个鼓动他们来找心宁的那个女人是谁?什么人会对心宁的事情这么了解?

整整一天,他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却一无所获,他要找的人居然一下子人间蒸发了,他们是躲起来了吗?明明他们还气势汹汹的说要做什么鉴定的,怎么会一下子就不见了呢?他陷入了沉思,当初秦露用开水伤害了心宁,他要找到她,可是没有找到,并且连警察都没有办法。如今陈家人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他想找他们,他们又不见了,这就很奇怪了,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替心宁出头吗?他思索着,如果有,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谁会有这样的能力把人藏起来连他都找不到呢?

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失踪的不止陈家人,连陈心宁也一起失踪了,他在医院安排了十几名保安,时时刻刻关注着她,可是人还是不见了。他站在医院的监控室,仔细的看着电脑屏幕,心宁她不会自己走出去的,一定是什么人带走了她,听说是陈心宁在医院里散步的时候不见的,当时还有两个保安在她身后跟着,可是人是怎么没的他们居然都没有看到。而监控里也没有丝毫的线索,他真的急了,难道是陈家人带走了她?他们会有这样的本事?他表示怀疑。他吩咐了下去,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心宁找出来,她受了伤,动作不便,没有人照顾她可怎么行呢?他简直都要急疯了。

突然他想到了浩阳,他的手段比自己多的多了,也许他会有办法帮他找到心宁,他如此想着,忙拔了个电话过去。

“喂!”谷浩阳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浩阳,我跟你说,心宁她失踪了,而且她还受了伤,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你办法多,快帮我想想办法。”何少飞开门见山的说,对于浩阳,他不需要拐弯抹脚。

谷浩阳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办法呢?表哥,这一次你真的该好好想想了,你真的有能力保护她不受伤害吗?”

他的话不由的让何少飞一愣,是呀,自己有这个能力吗?他什么都没有做到不是吗?昨天被人围堵,今天又被人袭击摔断了胳膊,现在人还失踪了,他根本就没有保护好她!

“想清楚了在说吧!”谷浩阳挂上了电话,留下了在电话这头的何少飞一脸的自责,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笨,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说爱她呢?

谷浩阳放下电话,看着睡在床上的陈心宁,她的胳膊打着石膏,被纱布缠着,洁白的颜色刺眼极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受伤了,可是每次她受伤,他的心都会极其的难受,他说过,不许她在受伤,否则他会让少飞失去她。他说的出就做的到。当他在网上看到了她被人推倒在马路上的视频的时候,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似乎都能听到骨头因为太用力而发出的咯吱声,如果他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打爆对方的脑袋。

不过他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总是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人也时不时的有些恍惚,有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又觉得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而唯一能让他平静下来的就是看到面前这个睡在床上的女人,只要见到她,他才能感觉的出自己还是活着的。现在他能确信的就是他不喜欢她和表哥在一起,他心里可能更加的明白,任何一个女人跟少飞在一起久了都会爱上他的,因为他是一个那么完美的人,无论是家世,样貌,财富还有性格,是所有女人都喜欢的那种类型,陈心宁她是一个凡人,她总有一天会被少飞打动的。如果有一天她真的一无返故的爱上了他,那么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怎样?

人真是矛盾的很,他不让她爱上少飞,可是自己又可以去爱她吗?他拍了拍快要疼爆了的头,站了起来,从房间里出来,王阿姨站在门口,在她身后还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和一位美女护士。他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好好照顾她,有半点闪失,我可不会饶了你们!”他说的很平静,但是在他们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恐怖,他是一个不好惹的人。如今又都有些后悔,当初只听说有人出了天价请他们来照顾一位病人,听说还只是一个骨折的患者,以为捡到了大便宜,但是现在看来这未必是便宜。医生和护士看到谷浩阳回了另外的房间,他们两个人不由的互望一眼,轻叹了口气。

王阿姨似乎看出了他们的顾虑,微微一笑忙安慰着他们:“没事的,只要你们尽心尽力做事,先生他不会为难你们的。陈小姐还睡着呢?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看看吧。恐怕两位要在这儿住上一段时间了。”她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两个人下了楼,安排了两个房间给他们。交谈中王阿姨知道了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李诚,是本地出了名的骨科专家,那位漂亮的女护士叫冯雪,是骨科病房里最优秀的护士,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冯雪必竟年轻,始终还有着一颗八卦的心,她对着王阿姨笑了一下:“王阿姨,那位陈小姐是什么人?”虽然没有见到对方,但是看到一个这么帅气又冷酷的男人对她那么呵护,是个女人都很好奇吧。

王阿姨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好一会儿,把她都看毛了,冯雪不解的看着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不妥吗?“冯小姐,不该问的不要问,我只能告诉你,如果这位陈小姐有什么事,那么大家谁也别想好了。明白吗?”

冯雪看到王阿姨一脸严肃的样子,忙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也许她的话是太多了。

陈心宁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觉得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梦。她梦到了那个有山有水,鸟语花香的地方,梦到了他,他就那样傻傻的站在自己面前,拉住她的手,在她的手上写着他要说的话。看着他垂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卷曲着,如果不是因为脸被打的变了形,可能应该也很帅吧。她一个人偷偷的笑着。

笑着笑着居然笑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她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在医院发生的一幕,她躺在床上实在无聊,想到院子里走走,院子很大,她看到不远外有个小树林,一个人走了过去,不知怎么的,在一颗树的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把她拉进了怀里,她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他,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搂在了大衣下,之后就失去了知觉。他是又把她带到了大宅吗?她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真的是这里,这个疯子,他想干嘛?她摸了摸身上,她的手机根本没在身边,应该是落在了病房。

这时候门响了,王阿姨微笑的走进来:“陈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她的身后跟着李医生和冯雪。“给陈小姐检查一下吧?”王阿姨说着。

李医生走到了陈心宁的身边,抬起她受了伤,并打了石膏的右胳膊看了看:“没事,我想这位小姐的伤不严重,应该是轻微的骨折,休息两周就没事了。”

陈心宁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不由的看向了王阿姨:“王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你受了伤,少爷不放心,所以请了医生和护士专门来照顾你的。”王阿姨表情温和的说着。

陈心宁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谷浩阳呢?他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呢?”

王阿姨看着陈心宁,她的眼里充满了不解,同时也充满了愤怒,她一定在责怪少爷把她带到这儿来。可是少爷的心里有多苦,她知道吗?他从来都是一副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的样子,唯有对她,尽管有些霸道和不讲理,可终究和她在一起少爷才活得象个正常人不是吗?她想她有必要提醒她一句,不要去惹怒他。“陈小姐,少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希望你不要惹他生气,我想他只是关心你,没有一点要伤害你的意思。”

陈心宁冷笑了一声:“没有伤害我的意思,那么又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呢?我同意了吗?王阿姨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会这么的不讲理,他就这样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吗?”

王阿姨叹了口气:“陈小姐,你别生气,睡了这么久,你一定是饿了,我准备好了晚餐。”

“我不吃!”陈心宁还哪里有心思恋吃饭,她就这样被他不声不响的带到这里来,少飞找不到她会急成什么样子呢?

王阿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那好吧,我去把饭端到你屋里来。”她说着,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有人进屋来,应该是王阿姨把饭端来了吧,她摇着头:“说过我不吃的吗?”

可是没人说话,直到有个人走近了她,把饭放到床头柜上,陈心宁才觉得屋里的空气好象一下子冷了很多,忙抬起头一看,居然是谷浩阳,他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不说话,却让她有些紧张,他想要干嘛?在医院的时候她光紧张去了,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同,现在看他,还真如王阿姨所说他好象真的病了,脸色苍白的很,眼底的黑线说明他这些天的睡眠应该不是很好。

“怎么了,一天没吃饭,你不饿吗?还是这些饭菜不合胃口呢?”他依然淡淡的说着,但明显语气中多了些关切。

陈心宁无法否认见到他自己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跳,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的,可是却怎么也无法控制,但是她还是为他的行为感到了气愤:“谷浩阳,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总这么霸道不讲理呢?”

谷浩阳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居然觉得非常的好玩,这个样子在很多年前他好象看过一样,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拿起了床头柜子上的碗递给了她:“吃饭吧!”

“不吃!”陈心宁把脸扭向了一边。

“不吃?”谷浩阳重复了一句:“是不是少飞在你就会吃呢?”他的语气有多酸,他自己是感觉不到吧。

“当然了,除非你放我离开!”

“离开?”谷浩阳冷笑了一声:“既然我把你带到这儿来,怎么会让你离开,除非我让你走。”他阴森森的说着。

“那要怎么样你才可以放我走呢?”陈心宁被他弄到无语了。真不知道这个谷浩阳是有多么的变态,他又想要怎么样?在他面前她感到了自己时时刻刻处于危险之中,就象那个乞丐……。她想到了那个乞丐,不由的心里一颤,当初那两个人抢了自己的包,是他救了她,帮他抢回了包,可是他却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把他们逼上了绝路,想到了那个乞丐狰狞的脸,她眼里一下子充满了恐惧,面前的谷浩阳在这一刻变成了一个魔鬼,她是在与魔鬼说话对吗?

“这个我还没想好,也许过几天我烦了,就会放你离开,也许这一辈子都不烦,那就没办法了?”他依然波澜不惊的说着。

“我可以给少飞打个电话吗?我不想让他太担心?”陈心宁小心翼翼的说着,她知道何少飞是会满世界找她的。

谷浩阳看着她笑了笑:“当然可以,但是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希望少飞能够平平安安,就要乖乖的听话呀。”他笑的很诡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自己不老实的话,他也会对少飞下手的吗?他们是兄弟,他真的可能这么做吗?

陈心宁注视着他那不同寻常的笑容,笑容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深遂与空洞让她不得不小心一些。谷浩阳果然递给了她一个电话:“打给他吧。”陈心宁有些意外,缓缓的接过电话,看着谷浩阳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只好硬着头皮把电话打了过去。

“少飞吗?”

“心宁,你现在在哪儿?快告诉我,我去接你!”何少飞有些意外,但同时也是十分着急,他把她弄丢了对吗?

“我没事,我想一个人出来散散心,你不用担心,过段时间我就回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谷浩阳,他一脸淡笑,却让人极不舒服。虽然他不说话,但是心宁也知道自己没办法告诉何少飞自己在哪?何少飞是一个善良的人,可谷浩阳不是,他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做伤害任何人的事情,少飞不会是他的对手,如果为了自己让他们兄弟反目成仇,她觉得这是一种天大的罪过。

“散心?散心怎么不打声招呼呢?心宁,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快告诉我?”何少飞急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没有,我真的只是因为这两天太累了,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再见了。”她说着,忙挂上电话,她担心何少飞的追根究底会让她无法隐瞒他。少飞你可知道,之所以这么做我也都是为了你,我不想看到你们兄弟相残。她从心里默默的说着。

心宁把电话递给了谷浩阳,谷浩阳接过电话:“他还会再打来的。”他话音未落,电话果然响了起来,谷浩阳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号码,无奈的笑了一声:“你要接吗?”

心宁忙把电话拿过来,按了关机键。

“吃饭吧!”他看着她。

陈心宁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吃了碗里的饭,看到她把饭都吃了,谷浩阳才满意的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