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九章 少飞回来了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一夜,有好多人打来电话,有卓雅的,还有陌生人的,她都听话的没有去接,虽然她不知道谷浩阳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他说能救少飞出来,她只能选择相信他。天刚亮,她便钻进厨房做早餐,老实说,她已经不习惯做饭了,对她来说,吃的一向都是非常简单,今天早上突然想要给他做些好吃的,可手忙脚乱的还是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

“你好像根本不会做饭。”谷浩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门口,淡然的表情和昨天判若两人,没有了昨晚的无助和绝望,好象又恢复正常了。

陈心宁被这突出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不小心被滚开的水烫了一下,她忙缩回了手,手背上已经红了一块。

谷浩阳皱紧了眉头,这个女人,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他的心居然也有了一种被烫伤的痛。他走进厨房,关了火:“不会做可以不做吗?真搞不懂,少飞怎么会喜欢上你。” 他明显语气有些酸溜溜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她红肿的手看着,居然这么的刺眼,他冷冷的说了一句:“收拾一下,先去看医生。”

“只是烫伤而已,不用麻烦到看医生吧?”心宁摇着头,实在觉得这样是大惊小怪。

“不行!必须去!”他的话总是这么强硬而且不容反对。

“你不是说今天我们要去少飞的家里等他吗?”心宁忙调转了话题。

“先去看医生!”他说的依然坚决,不给她反对的空间。

“这个人真是霸道。”她心里暗暗的想着,转身回屋收拾了一下,乖乖的跟他出了门。

女护士一边给陈心宁的手上涂药一边说:“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这点小伤都要送你到医院来。”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谷浩阳,她不禁有些脸红,这个男人真是有点让人想入非非,由其是他那双冷酷的眼睛。

陈心宁只能淡笑了一下,不想多做解释。出了医院的门,谷浩阳驾车带她向何少飞的家驶去。“你用什么办法救少飞出来?”心宁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谷浩阳淡笑了一下:“我报了警……!”

“什么?”心宁瞪大了眼睛,明明早就应该报警的,可是他偏偏没有报,如今又为什么会想到报警呢?:“你有把握吗?不会把她们惹急了?”

谷浩阳扭头看着她一副紧张的样子:“你这么紧张他,还说不爱他?”

“当然紧张了,就算是你被绑架了我也同样会紧张的!”她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说出口之后才觉得自己的话好象有些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忙低下了头。

谷浩阳愣了一下,她也紧张自己对吗?看着她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样子,他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他淡淡的笑了一下:“其实很简单,少飞遇到的绑匪一定是些笨蛋,否则少飞也不会说那句话,他会用他的电话跟我联系。”

“那又怎么样?”陈心宁还是不解。

“昨晚我打电话给绑匪说我已经凑够了钱,今天去和他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然后我报了警,警察让移动公司停了少飞的手机……,他就会用别的电话和我联系,但是我拒绝接听所有陌生人的电话,绑匪一定很着急,今天是交易的日子,为了能和我联系上,他们一定会去给少飞的手机充值,昨天我发现在晴海家园附近就有移动营业厅,警察埋伏在大厅里,看看是什么人在给少飞的手机充值,然后跟踪到他们藏匿的地方,我想那几个笨蛋会被警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他说着,嘴角显出一丝狐狸般狡猾的笑意。

“可是如果他们用微信或银行卡交费呢?你怎么找到他们呢?”陈心宁觉得这个方法还是有些冒险。

谷浩阳笑笑:“这几个一定是笨贼,否则少飞不会这样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可能暂时还不知道这样的方法。就算他们能够想到这样的方法,警察也不是白给的,少飞的手机有定位的,很容易找到的。”

陈心宁叹了口气:“可是明明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复杂呢?”她真是不理解,本来用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又何必要走这么多的弯路。如果要报警,为什么不早一点呢?非要少飞在他们手里待好几天。陈心宁也真是不能理解这件事。

谷浩阳看着她满脸的疑惑,是呀,是他和少飞的心都乱了,所以才走了这么多的弯路吗?少飞想要通过自己找到陈心宁,而自己是不是更自私的想要和她多待一会儿,他自嘲的冷笑了一声:“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陈心宁重复着,也许他说的对,自己只丢给何少飞一封辞职信就没了踪影,可能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可是少飞他怎么就不明白呢?不仅是你的家人不希望我们有任何结果,就是她自己也不能给他他想要的结果,她本以为就这样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到了何少飞的家,他打开门和她走进来,陈心宁还是第一次来少飞的住处,他的家是一幢三层别墅,很气派也很明亮,阳光照进屋里,显得非常的温暖。“他一个人住,你可以在这等他,我马上去接他……。”

“你确定他一定能够安全的回来?”陈心宁还是有些不放心。

谷浩阳看着他,他的心里是有多么的矛盾,他见不得她那么关心何少飞的样子,可是少飞他又不能不救,把少飞接回来,他们两个人是不是会有更好的发展呢?虽然她嘴上说不喜欢少飞,可少飞那样的人哪个女人能不为之动心呢?她陈心宁就是一个凡人,她真的能守住自己的心吗?他走到她面前,一下子抓住她的腰,把她拉到眼前,低下头在她的额上,鼻尖,腮边轻吻着,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嘛,想要什么,她是少飞的最爱,他怎么会这么做,可是他仍然管不住自己。

心宁愣愣的任他摆步着,她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接爱,她只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她居然都不讨厌,而在他即将碰到她的嘴唇之际,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两个人都浑身颤抖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铃声让他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放开了她。谷浩阳一个转身头也不回的出了门,留下她一个人愣在了屋里,她怎么了?以前她只是想要他的拥抱而已,可是现在,在面对谷浩阳的时候她居然想要的那么多,她是一个坏女人,很坏很坏的女人,明明知道人家都结婚了,可为什么还要和他纠缠不清呢?她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她一个人坐在宽敞的沙发上焦急的等待,虽然对于何少飞自己的心里只是感激而没有爱,可她真的不希望他有事。

门铃响了,她忙跑到门口急切的打开门:“你回来了?”可是门口却是卓雅,她那么的憔悴,看了就让人心疼。“卓小姐,你怎么到这来了,快进来。”她把卓雅让进屋里。

卓雅四下打量着屋子:“怎么?浩阳他不在这儿吗?少飞呢?”卓雅勉强挤出点笑容。

“哦!”陈心宁愣了一下,她知道谷浩阳这两天没有回家,卓雅一定是太担心他了:“你休息一会儿,他们大概一会儿就回来,我也在等。”

“是吗?”卓雅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沙发上。心宁打量了一下屋子,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她倒了一杯:“他好几天没在家,我想应该没有开水,你先喝这个吧。”她看着卓雅,她明显的比上次在婚礼上的时候要瘦了一些,而且显得很疲惫:“卓小姐,你好象很累的样子。”

卓雅听到陈心宁这么说不由的苦笑了一声:“你也看出来了,所有的人都能看的出来,可就是浩阳他看不出来,我是那么的爱他,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可是他呢?却根本不在乎我,他说他心里有喜欢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在哪呢?也许死掉了呢?否则为什么不来找他呢?我已经嫁给了他,他还这样对我你说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也是一个女人,他为什么要这样的伤害我。”卓雅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爱会这样的痛苦,无论付出多少都没有回报。

陈心宁低下了头,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她,谷浩阳,他对自己好象满在乎的样子,可是对面前这个已经是他妻子的人却如此的冷淡,她能怎么说呢?

“陈小姐,其实我好羡慕你,少飞表哥他对你那么好,他允许你待在他的家里,他允许你每天这样陪在他的身边,你真的好幸福,可我就边靠近他都会成为一种奢望,是我不好吗?”卓雅想从陈心宁这里得到答案。

“当然不是,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也许你们缺少的就是沟通吧。”陈心宁忙摇着头安慰她,是呀,卓雅这么优雅高贵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的待遇呢?

卓雅叹了口气:“他哪里肯给我这样的机会,只是不知道他要找的那个女人在哪,我真想问问她,如果真的爱他,为什么要把他抛弃这么多年,让他一天天的痛苦着,她没办法给浩阳幸福,又为什么不从他的心里消失,他结婚了,他有了自己的家庭,就算她出现了她也只能算是一个第三者,很无耻。”卓雅越说越生气,心宁心里一颤,是呀,现在谷浩阳结婚了,什么人和他在一起都是一个不光彩的小三,可是明明在这之前,他们也在做着那个有些暧昧的事情,她是一个第三者吗?她有些混乱了,也许她真的该远离他,否则也许有一天她也会伤害了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两个人正说着,门一下子开了,谷浩阳和何少飞走了进来,何少飞憔悴的不成样子,灰头土脸的,胡子也长出来那么长,与以往那个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男人简直是判若两人,心宁和卓雅同时吓了一跳,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少飞表哥,你这是怎么了?”卓雅有些意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何少飞淡笑了一声转对陈心宁说:“心宁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最想的就是你,没有你我才会做出那么多失礼的事情,我知道,你是唯一能管住我的人,不要在拒绝我了好吗?”他说着,走到她身边,狠狠的把她抱进怀里。

“你受苦了!”陈心宁小声的说着,她有什么本事,能让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死心蹋地,他的身体在颤抖着,并且把自己搂得那么的紧,差一点就能限制自己的呼吸了,可是这一刻她却不愿离开,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有意安慰他那颗受伤的心灵。

谷浩阳看着他们两个,眼中明显充满了嫉妒,他实在容忍不了心宁就这样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就算这个人是他的表哥,他依然无法忍受,他看到卓雅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眼神中那明显有些羡慕的成份,不由的加重了语气:“你在这儿干嘛?不想回家了吗?”

卓雅听他这样说,才反应了过来,他们在这儿好象有些碍事,可是几天没有见到浩阳,他也好象憔悴了好多,她走到他面前,钻进他怀里,她对他的思念一天天变得强烈,尽管他从来不给自己什么好脸色,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只要她爱他,还是他的妻子,无论做什么她都愿意的。

谷浩阳并没有推开她,他只是看着被少飞抱在怀里的陈心宁好一会儿,看到她眼里簌簌而落的眼泪,他的心会痛,可是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他能够让这个女人走进自己心里从而取代姐姐吗?他不能。他转回身,带着卓雅离去。看着谷浩阳和卓雅离去,陈心宁忍不住哭出了声,不知就理的何少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哭,我已经没事了,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不哭,听话,以后我在也不这样了。”

陈心宁紧紧地抓紧着他后背的衣服,放声痛哭起来,她真的喜欢上了谷浩阳,真的背叛了那个呆头呆脑的他吗?

昨天电脑出些故障所以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