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七章 不爱任何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自嘲般的浅笑了一下,对于他来说,有些事情自己都解释不清楚。陈心宁坐到一边,打开电脑,搜索着关于何氏的所有资料,她也明白,何少飞之所以会特别提醒谷浩阳来找她,一定有着特殊的意义,只是暂时她还没有想通而已。谷浩阳坐在沙发上看着皱着眉头,明显焦虑异常的陈心宁,她真的在乎少飞吧,可是那么在乎又为什么要辞职呢?而且还躲在孤儿院里?虽然他不太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看到陈心宁这么着急的样子,他的心里还是那么的不舒服。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了,谷浩阳低垂着眼帘,他在思考着少飞在电话里说过的话。小来出门了,否则这样的事情恐怕都不用他亲自来做。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谷浩阳回过神来,看到手机上显示着卓雅的电话,他有些不耐烦的接起了电话。

“浩阳,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卓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明显是有些不太高兴。是呀,谷浩阳是她的男人,可是她却连他的影子都抓不到,每天他都会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就回自己的房间,连话都不爱和她多说一句。她知道自己太失败。

“今晚不回去了。”他简单的说了一句,便挂上了电话。

陈心宁看的出来一定是卓雅打电话给他,她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原来天已经这么黑了,也难怪卓雅会着急,一个妻子关心自己的丈夫这是应该的。可是谷浩阳的表情却明显是觉得对方多此一举的样子,她叹了口气:“你应该对卓雅好一点,其实她已经够能容忍你了。”心宁说的是实话,虽然她知道谷浩阳并不爱卓雅,但是他们结婚了这是事实,重要的是卓雅一直那么的爱他。虽然她也知道在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内心里也有些小小的不舒服。

“这是我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他看着她那一副善良加同情的样子,心里居然有些烦躁了起来,她为什么会替卓雅说话,难道她真的认为自己做错了,就应该好好的对待卓雅,这一瞬间他在想如果她不是替卓雅说话,而是劝他不去理她,可能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些,他怎么了?他用手指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太阳穴的位置。

陈心宁依然无奈的笑笑,是呀,她管不着他的事情。她走进厨房,煮了两碗面,端给他一碗:“吃碗面吧?都这么晚了,你一定是饿了?”她把面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谷浩阳抬头看着陈心宁,可能因为担心,所以她的表情也显得僵硬了许多。他低下了头,看着面前这热气腾腾又异常清淡的面,想来这个女人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好吃的东西了,否则她自己怎么会这么的憔悴苍白。不过他还是拿起了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陈心宁知道自己的手艺不怎么样,不过看到他什么也没说,还吃得挺快的样子她觉得可能谷浩阳真的是给自己面子吧。

一夜无眠,两个人都在想着事情,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何少飞的电话,陈心宁和他对视了一眼,谷浩阳才接起了电话,只听对方凶巴巴的说:“钱准备的怎么样了?”

“哪有那么快?”谷浩阳冷静的说着。

“你骗我!臭小子已经说了他手上就有五千万,你怎么会这么慢,是不是报警了,想拖延时间,告诉你,老子的脾气不好,惹火了我,我要他的命。!”

“那么大一笑钱,银行也要打声招呼的,你把电话给少飞,我有事情要问他。”谷浩阳想知道何少飞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要像他自己当年一样,被人打得面目全非,必竟少飞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

“废什么话!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见不到钱,我就杀了他!”对方恶心狠狠的说完,粗暴的挂上了电话。

陈心宁忙走到他身边:“怎么办?报警吧!”不然何先生会有危险的。她焦急的说着。

谷浩阳摆摆手:“你别紧张,刚才我听到电话那边有轮船的汽笛声,少飞的位置应该离海边不远才对。”他冷静的说着。他看着手机似有所悟。

“离海边很近?”陈心宁重复着,好象想到了什么?忙来到电脑旁,迅速的流览电脑上的资料。突然她叫了起来:“是这儿!”

谷浩阳忙走到她身边:“怎么了?”

心宁指着电脑上的一行资料:“我调了公司所有房地产开发的资料,你看这个晴海家园的位置就在离海不远的地方,而且它竣工的时间就是……。”她抬头看向了谷浩阳。

“就是保险箱的密码!”谷浩阳不禁脱口而出:“这么说少飞知道他自己的位置,所以用这种方法告诉我们他在哪儿?他还真是聪明。”谷浩阳一向沉静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些许的兴奋。

“没错!”

谷浩阳笑了起来,一下子抓紧住她的手:“我说少飞为什么让我来找你呢?原来你真的可以帮到他。”他居然笑的这么的开心,和以往的他有些不同,心宁不由的看的痴了,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而且这样的笑容会让她有种错觉,好象在哪里看过一样。他的样子明明就是很关心何少飞才对,所以他之前说的会伤害少飞的话只是吓吓她而已对吗?不知为什么,看着他,她的心居然砰砰跳着,看他高兴的样子,她居然那么的想要接近他。

谷浩阳笑过了,才发现她离自己如此之近,两个人互相望着,这个女人真的有点吸引他,他抬起手,抚摸着她圆润的下巴,手指划上她微启的嘴唇,有些暧昧的说了一句:“你在勾引我吗?”他强作镇定,他的身体已经向他发出了某种信号,而他必须强迫自己压住这份冲动和欲望。

陈心宁脸一红忙低下了头,后退了几步,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的情不自禁,她羞红了脸,转回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捂着自己狂跳的胸口,谷浩阳,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让她这个心如止水的人平静不下来了呢?

谷浩阳盯着她的房门,这该死的女人,是在勾引他还是真的有点喜欢他,那眼神充满了感情和渴望,最要命的是他的心也在跳个不停,尽管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还是控制不住的为她心动。

他坐回沙发,她在他们两兄弟间徘徊,或许本来就目的不纯,尽管这种想法并不是他的本意,可是不这样想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对她做出的种种事情呢?

他冷静了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能够安全的把少飞救出来,少飞明知道只要他一个电话,自己就会拿钱去救他,可他还是大费周章的要他去找陈心宁,这说明他的处镜应该不是很危险,至少现在还很安全,也许他想通过这件事找到这个女人才对吧,看来他对陈心宁真是爱的太深了。爱,他也曾经有过,他自嘲的笑笑。

天有些濛濛亮的时候,心宁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他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看着她,而且还很不开心,她想走近他,可是他却一点点的后退,直到在她的视线里彻底消失。

“不要!你别走!”她尖叫了起来。

谷浩阳听到叫声,忙推开门闯进来,发现她坐在床上低垂着头:“你没事吧?”他走到她身边,看着她从腮边一滴滴滚落的汗水,他真有一种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为什么不理我呢?我没有变心,我一直都没有变,除了你我的心里真的装不下任何人,你真的不相信我吗?你想要抛弃我对吗?”她低着头自言自语。

谷浩阳听的有些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

陈心宁抬起头看着他苦笑了一声:“没事,做了一个梦。”她说着,眼泪却不知为何流了下来,她的心好酸好苦。

谷浩阳注视着她,眼睛低垂,睫毛上挂满泪水,他突然生出一种冲动,好想就这样把她揽在怀里,用手拭去她的眼泪,可是,她之所以会这么难过,也许是因为少飞吧,她太担心他了。而自己又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他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他又把她当成了谁呢?是姐姐?她怎么能和姐姐相提并论呢?

“一会儿我去一趟永春路,看看那里的情况,我想有把握的话我们应该采取主动。”他冷静的说着,必竟少飞在他们手里已经两天了,在拖下去可能对他就不好了。

“我也去!”心宁忙要求着,必他一直那么的关心,照顾自己,她认为她也应该多出点力。

“我只是去看一下环境,你待在家里吧?”他看着她苍白并且挂满泪珠的脸,心里有些堵的慌。

“不,那样我会更担心的……。”她极力反对他。

“你爱他?”谷浩阳忍不住的问,她的表情明明就是爱他的样子。

“我……!”陈心宁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她也在问自己,爱少飞吗?他是一个好人,可是她不爱他,她爱的是那个每天晚上拥她入眠,在她面前哭鼻子的小孩,是那个把她吻地透不过气来的男人,可是她该去哪里找他呢?

谷浩阳见她发愣,那种妒忌之火又生出来,想到她的心里装着只有少飞,他恼火了,他伸出手把她从床上抓起来,双手撑着她瘦弱的肩,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他好想用目光刺透她的心里,看看她的心里除了少飞究竟还有谁?心宁惊呆了,他的眼神好凶残,她好怕,她躲闪着他锐利的目光,他又是哪里不对劲了吗?还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喜欢的是少飞,让他如此生气,他会伤害少飞吗?但是应该不会呀,少飞被绑架了,他明明很积极的救他的,还是说他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要对付他,本来她都离开了,不希望谷浩阳所说的事真的成为现实,他不希望少飞受到任何伤害,除了不能爱他,她希望他一切都要好好的。

“你真的爱少飞吗?”他恶狠狠的说着而且还不依不饶。

陈心宁挣脱不了他的钳制,更躲不开他那复杂的目光,这个野蛮的人,他没有少飞的和蔼可亲,更没有他的温柔体贴,连她自己都奇怪怎么会对这样的人有感觉。

看着谷浩阳越来越阴沉的脸,心宁摇着头:“我和少飞说的很清楚,今生今世我不可能再去喜欢任何人,谁都不例外!”

谷浩阳一愣,她以前承认过喜欢少飞的,可是现在怎么又这么说呢?他顿时觉得脑子里面乱了,好象有什么事情在搅弄着他的神经,让他的头瞬间剧痛了起来。她是真的不爱他还是因为爱他而怕自己伤害了他呢?他扭曲了脸,手指的骨结都因为太用力而发出了咯吱的声响。

他们彼此望着,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就好象静止了一样。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他才缓过神来,丢给陈心宁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才接起了电话:“少飞,是你吗?”

“浩阳,找到心宁了吗?”何少飞在电话那头问着,听声音好象很疲惫。

谷浩阳看着陈心宁,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你怎么了少飞,他们在折磨你吗?”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何少飞呵呵笑了一声:“我没事,浩阳找到心宁的话告诉她,我想她,我爱她……!”他刚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陈心宁看着谷浩阳那一脸愣神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忙问道:“少飞说什么了?他怎么样了?”

谷浩阳扭头看着她,一脸的苍白,实在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好,让少飞那么死心蹋地的爱着她,还有自己,总是在关于她的事情上无法做到淡定冷静。她既然不爱,又为什么要出现打扰他们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