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五章 离你的心最近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何少飞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就睡在自己隔壁房间,换作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不淡定了吧。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希望有一天心宁能够完完全全的把她交给自己。他知道,心宁对自己很好,可是这种好却不是男女之间的好,他也明白要想让心宁彻底爱上他,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没关系,他会一直努力下去的。

一大早他就起床做早餐,他这个人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虽然手艺不是很好,但是他却做的很用心。陈心宁看到他把早餐摆在餐桌上,心里还真是有些恍惚,有这样一个能每天为自己做早餐的男人其实也不错,她冒出了这个想法,又瞬间觉得自己好贪心,明明知道自己不一定会爱上他,会和他有结果,却愿意享受他给予自己的关心和疼爱,她摇着头,她从心里鄙视自己。

“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他看着她微笑着说,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可能无论她是什么样子,他都是那么的喜欢看她,就好比陈心宁现在,头发乱蓬蓬的,脸也没有洗,妆也没有画,但不管怎样,在他眼里她就是最美的。

陈心宁笑了笑:“你不也起的很早。”

“那吃饭吧?”

“好,我去洗个脸。”

“心宁,今天你有什么好的去处吗?”何少飞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她。

陈心宁愣了一下:“什么?”她没有太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你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想今天带你去个地方。”

陈心宁一笑:“好啊,反正今天休息,你来安排吧。”

何少飞开心的笑了起来。她没有拒绝自己他就认为这都是好的开始。

当心宁被他带到珠宝店的时候还是让她有些意外,她不解的看着何少飞:“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呢?”

何少飞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可是我却从来没有送过你一件象样的礼物,所以今天就是带你来,想给你买一些。”

“以前你不是送过我一条钻石项链吗?那个就很好啊?”心宁不想要这些东西,那么贵,而且如果是他送的,这里面的意义她也很明白。

“那个不算,那时候我们不还只是同事吗?现在不一样了,好了,你就好好的选一些吧,如果选不到,我们可以去别家选。”他把她拉到柜台前,柜台里的各种首饰简直都能闪瞎人的眼了。心宁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看他那一副有些乞求般的表情,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舍。她点点头,在柜台前认真的看了起来,反正她知道她不会选太贵的就是了。何少飞自然知道心宁的心思,他只在一边陪着不说话,这个女人,你知不知道他其实想把世上最贵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你呢?

“少飞表哥?”有人在他们背后叫了一声,何少飞和陈心宁回过头来一看,身后站着卓雅和沈清仪。看她们手挽手的样子,看来是结伴来逛街的。卓雅一如既往的微笑着,稳重而得体,也难怪谷妈妈会那么的喜欢她。

“阿姨,卓雅,你们怎么有空了?”何少飞热情的打着招呼。

沈清仪看着陈心宁和气的一笑:“许你陪女朋友来就不许我带儿媳妇来吗?听说他们这家珠宝店新到了一批货,好象还不错,我就带卓雅过来看看,怎么,你们也是?”

“是呀,没想到阿姨你足不出户,消息还是满灵通的。”何少飞真是佩服自己的这位阿姨,坐在家里还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卓雅,你和这位陈小姐一起选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沈清仪拍拍卓雅的手,卓雅点点头,走到陈心宁身边:“陈小姐,我们一起看看。”

“好啊!”陈心宁不太自然的笑笑,看卓雅笑的那么灿烂,这个谷浩阳也许在她的面前没有那么凶吧,希望是这样。她们去了柜台选各自的首饰,何少飞把沈清仪带到贵宾休息区让她坐了下来,关切的说:“阿姨,您最近身体怎么样?姨夫再忙什么呢?”

沈清仪慈祥的一笑:“我很好,浩阳结婚了,了了我一桩心愿,我觉得我的病也好象好了很多,你说名川,谁知道他一天到晚的在忙什么,明明已经退休了,可还是闲不着他,反正我也管不了他,随他去吧,浩阳就和他爸爸一样,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让人知道。少飞,浩阳这几天有和你联系吗?”

“没有啊?”何少飞摆摆手:“这几天我也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怎么?他没上班吗?”

“班到是上了,只是晚上也不回来,问他吧,他就说自己很忙,你说他有什么可忙的,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快点给我生个孙子让我带,他到好,一副不是他的事的样子。”

何少飞叹了口气,阿姨怎么可能知道浩阳他的心思呢?他的心里早就被另一个女人占据了,对于这段婚姻,他只是在帮妈妈完成心愿而已。不过他还是往好处想,因为必竟卓雅是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也许相处时间久了,会改变他的想法的,那个女人不在了,他还真的要为她守住一辈子的爱吗?

“你怎么样?看来和女朋友相处的不错。”她拍拍何少飞的肩膀,这小子,温润如玉的样子,还真是人见人爱,连她这个做长辈的都从心眼里喜欢他,她有多么希望浩阳会有一天也象他这样,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快乐。

何少飞不好意思的笑笑:“还可以了,我会努力的。”这是他一直坚定的信念,总有一天,他会让心宁彻彻底底的爱上他。

“她们两个好象很谈得来呀?”沈清仪看着坐在柜台前的两个身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们,她居然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好象三十多年前,她和姐姐在一起的场景,她们俩个就是这样,干什么都要一起去,买东西都要买一样的,虽然她们相差了两岁,但那个时候好多人都以为她们是双胞胎呢?

“是呀。”何少飞看着她们,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这两个同样优雅的女人同框,还真是很养眼。

“看来你和少飞表哥也好事将近了吧?”卓雅看到何少飞那脉脉含情的眼神始终都在注视着陈心宁,心里还真是很是羡慕,什么时候浩阳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呢?也许这只是奢望吧。

“啊!”陈心宁被她问的一愣,忙摇摇头:“没有,我们刚开始呢?不会那么快的。”他们这个样子很让人误会吗?她们两个坐在椅子上,服务小姐热情的向她们介绍新到的珠宝,陈心宁虽然不想要,但是女人对于珠宝似乎天生的喜欢,由其这些看上去就很华丽,做工又相当精细的珠宝,至于价格应该是相当不菲吧。

这时一款水晶手链映入了她的眼中,这款水晶晶莹剔透,看上去很简单也很干净,简约的设计还真是符合了她的性格,她伸出手指了指这款水晶手链:“小姐,可以把这个拿给我看一下吗?”她说完,扭头看着卓雅,因为卓雅也在同一时间说了同样的话,看来她们是看上了同一款了。卓雅抱歉的笑笑:“陈小姐看样子也很喜欢。”

陈心宁摇摇头:“也不是,随便看看。”

“喜欢的话可以买一样的呀?”何少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们身后。微笑的看着她们俩个。

服务小姐戴着手套把手链拿了出来礼貌的笑笑:“两位小姐还真是有眼光,这款水晶手链是法国著名设计师设计的,二十九颗水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品。只是这个手链全世界只有这样一条。”她如此说着,相信这一定是一件昂贵的并且是独一无二的奢侈品了,卓雅不好意思的笑笑:“陈小姐,既然你这么喜欢,还是让少飞买给你吧?”

“不,我觉得这个和你更配,我只是看看。”她推辞着,就算自己在喜欢,她又怎么可能和卓雅抢呢?再说这东西一定很贵,她可不想花何少飞那么多的钱。

看着两个女人都想要成全对方,何少飞笑了:“好了,别让了,既然卓雅喜欢,那么就由我买来送给你好了。”

“这怎么好意思?”卓雅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何少飞是说要送给自己吗?虽然她知道何少飞有的是钱,可是送自己这么珍贵的东西好象总是有些不妥呀?“表哥,不用了。”

何少飞对着服务小姐说着:“麻烦包起来吧。”他转回头看看卓雅:“别客气,我呢,给心宁准备了其它的礼物,这个时间应该快到了吧。”他看了看手表。

陈心宁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他给自己准备了礼物吗?可是他不是说要自己来选的吗?难道还提前准备了什么吗?她的心不由的跳了起来。

沈清仪走了过来,看着他们一个个愣愣的样子,不由的一笑:“好了,卓雅,你呢别客气了,既然是你表哥送的,你就收下,反正这小子有的是钱,他自己又不会花,不过我到是很有兴趣知道你会送件什么礼物给陈小姐呢?你这个小傻瓜。”她说的是实话,这小子赚了那么多的钱,除了会投资他还真的不会干别的,换作其他的有钱人,多找几个女朋友帮他败败家也行,可是他呢?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三十岁的人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她记得当年的浩阳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送女孩子东西,出手那可叫一个大方呀,那时候她这个当妈的还有些担心呢?儿子这么败家,还不早晚把家败没了,可惜,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也许他现在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吧。

卓雅刚想反对,却见珠宝店的经理走了过来,他来到何少飞面前客客气气的说:“何先生,您订的东西已经到了,请您去贵宾室看一下。”

“好啊!阿姨,卓雅,一起去啊!”他诚心诚意的邀请着她们。

“我们就不去了,不在这碍事了,我们先回去了,改天来家里坐坐。”沈清仪看着他们两个,说不定这小子想借机说点什么?

看着她们离开了珠宝店,陈心宁不禁从心里感叹了一声,随随便便就送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也只有他们这些有钱人才干的出来。可是他能送自己什么呢?带着疑惑,陈心宁被何少飞带到了贵宾室,经理拿起摆在一个精致的小箱子里的一个金色盒子,不大,但是应该是一件什么首饰之类的,他把盒子递给了何少飞,何少飞笑着接了过来。经理很识实务的离开了。

陈心宁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不会是想送自己什么戒指之类的东西吧?如果是她该怎么办呢?她看着何少飞一脸意味深长的笑,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何少飞把盒子举到她的眼前:“不想看看吗?”

陈心宁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少飞,真希望你不要这么做,她怕她会伤害了他,他这么好的人本不该承受这些。何少飞见她没有要打开的意思,笑着自己伸出打开了盒子。陈心宁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一下子就愣住了,这盒子里不是戒指,而是一个用钻石雕成的钥匙吊坠,闪闪发光,夺人眼球。这是什么意思?陈心宁不解,抬起头注视着他。

何少飞把钥匙坠拿到手上,把环住吊坠的细绳展开,亲自把它戴在陈心宁的脖子上,看着在她胸口处闪闪发光的钥匙,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他认真的说着:“心宁,这把钥匙是我从法国专门为你订做的,我希望它真的能打开你心里的那把锁,让阳光照进来,让我也能走进来,能够让你忘记悲伤,忘却烦恼,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你要相信,我就是这把钥匙,是离你的心最近的人。”他深情的说,他对她的爱都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对吗?他只想守着她,看着她一天天的快乐起来。

陈心宁好感动,面对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场景,哪个女人会不感动呢?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她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肩膀:“你好傻!”说完已经泣不成声了。他干嘛要对自己这么好呢?自己的心都快要被他融化了对吗?

何少飞抱住了她,只是这样抱着她就让他很满足,除了想要得到她的人,他更想得到的是她的心和她的依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