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四章 他太凶残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放下电话,闭上了眼睛,小来,你是有什么瞒着我吗?他在小来的声音里听到了一丝的起伏,这不是平时的他,平时的他就算是跺掉别人的手脚都不会眨下眼睛,就象不是他做的事情一样,但是今天却有些不同了。他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眼前的照片,他心里有了疑惑,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解开的。

秘书于小姐敲门走了进来,抱了一大堆的资料放在谷浩阳的面前:“谷先生,这是何氏集团的所有资料,全都在这儿了。”谷浩阳看着眼前这厚厚的资料,淡淡的说了一句:“好的,你出去吧。”于小姐依言退出了他的办公室,可是她的心里却有种不太好的感觉,老板不会是单纯的想要何氏的资料,也许他有更深的意义,更大的动作。从他回国以来,只要求过她整理了秦氏的资料,而且她把资料理交到他的手里没几天,秦氏就破产了,这一次,他居然想要何氏的资料,可是何家与他可是实实在在的亲戚关系,难道他又看上了何氏,于小姐如此想着不由的摇摇头,不会的,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谷浩阳拿起一沓资料埋头看了起来,还真是没有想到,何氏这几年发展的这么好,看来少飞还真有本事,房地产,酒店,商场,娱乐界各方面都做的有生有色,他冷笑了一声,做的是不错,但是换成是他,他会把他做的更加强大,因为少飞太善良,不够狠!他回到了郊外的大宅,为了能更好的研究透这些资料,他需要安静下来。

陈心宁来到公车站,准备坐车去孤儿院上班。这里本来离市区较远,现在的时间还早,车站也没有人。她站在车站旁四下打量着,早晨的空气还真是不错,她深吸了一下鼻子。突然她看到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衣着破烂的人在看着自己,好象在哪里见过,对方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让她浑身有些不自在,她只希望公车快点来,好把她带离这个地方。她本来就很害怕,可是那个人却一瘸一拐的朝她走了过来。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心宁忙转回身想跑。

“你害怕了对吗?你这个害人精!”对方开了口。声音沙哑,却充满了愤怒。

陈心宁一愣,自己又不认识他,他凭什么说自己是害人精呢?她站住了并回头看着他不解的问:“你说什么?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对方冷笑了一声:“不认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可能变成现在的样子?”他抬起了一只胳膊,却没有了手。这样的情景让心宁不由的头皮发麻,这也让她想起来那天自己在公园里遇到的乞丐,是他?可是她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看来你很健忘,前段时间你不是被两个人抢了包吗?”他提醒着。

陈心宁忽然一下子想了起来,对,是有两个人抢自己的包,而自己的包里有他送给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当时还是谷浩阳救了自己:“你就是那个抢我包的人?”

“是的,我们抢了你的包而已,你用得着这样报复我们吗?”他看着自己的腿,还有残废了的手。他永远忘不了那天被人跺去了手,打断腿的情景,他还是好的,那个兄弟因为受不了自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最后自杀了,而他则沦为了乞丐,他在这个地方待了好久,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报仇,当然他是不敢去找跺掉自己手脚的人了,他只能来找她。

“报复,你在说什么?谁在报复你们!”陈心宁被他说胡涂了,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她几乎都要把这件事情忘了,为什么他会说是她在报复他们,难道他的手脚被废以为是自己做的,她哪有那个本事,她也狠不下那个心。

“别装了,你和救你的那个人是一伙的,是他打废了我们的手脚,你会不知道,现在我的兄弟死了,我为了活命沦为了乞丐,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没有手脚的滋味。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刀,闪着白光的刀在心宁眼前晃着,她的心里害怕极了,但是真正让她害怕的却是谷浩阳,是他对吗是他打断了他的手脚,是因为他们抢了她的包吗?可就算是他们不对,他怎么可以动用私刑呢?这样的事情可以交给警察处理的,他救了她,她一直很感激他,可是如今知道了他的凶残,她真的怀疑这个谷浩阳是不是有人格分裂,他做事情怎么会这么的极端。看着对方的刀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恐惧也在一点点的加剧着。

突然公车驶了过来,他一看,忙转回身一瘸一拐的跑了,他的心里也明白,如果被警察抓到,那么他的罪行可就大了,说不定还要把自己关进监狱,就算他可以反过来举报谷浩阳,可是无凭无据,警察会相信他说的话吗,何况他们还是有前科的人。

心宁看着他跑远了,可心里的那份恐惧却依然没有散去,她上了公车,他那天晚上掐住自己的脖子是有多么的危险,说不定他真的会杀了自己,越这样想着,她的后背忍不住的发麻。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心宁吓了一跳,忙用颤抖的手拿起了电话,是何少飞打来的,她忙按在了接听键。

“心宁,你起床了吗?我马上过去接你。”他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温暖,听到他的声音让她紧张害怕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她松了一口气:“不用了,我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

“你在哪上班呢?我下了班去接你好吗?”何少飞依然温和的说着,他觉得一天看不到她自己的生活里就好象少了很多的东西一样。

“不用,我可以住在那边,休息的时候再说吧?”她拒绝着,她不想让何少飞知道自己在孤儿院那边帮忙。

何少飞叹了口气:“心宁,我觉得我们这个样子真的一点都不象是在谈恋爱?”他有些伤感的说着。

“你后悔了吗?和我这样的女人谈恋爱?”心宁知道这样做对他还真是不太公平,可是她真是没办法,她尊敬他,甚至是喜欢他,可是就是爱不起来,如果放弃他,她的生活是不是又重新开始混乱了呢?

“没有,那么你可以一直保持通话吗?下了班我想和你聊聊天。

心宁嗯了一声,这个当然可以。挂上电话之后,她忍不住回头看着后面,刚才那个人狰狞的表情一直浮现在她的脑海,她真搞不懂,谷浩阳是一个这么残忍的人,为什么有时候她还会有那种错觉,认为谷浩阳和他很象,究竟是哪里象呢?他温柔善良,连只老鼠都不舍得杀死,而谷浩阳呢?他凶残的可以随便剁掉别人的手,打断人家的腿,她努力的晃晃头,还是不要想他了,越想自己觉得越恐怖。

她来到了孤儿院的门口,确切点说这里已经不叫孤儿院了,而是重新起了一个温暖而又俗气的名字“幸福之家。”这是当初她随便和谷浩阳说的,没想到他早就把名字改过来了,韩冰还觉着奇怪,这孤儿院的名字叫了这么多年,怎么一下子说改就改了呢?不过改了也好,听着现在的名字就没那么伤感了。

英子远远的看到陈心宁走进来,忙跑了过来:“阿姨,这几天你去哪了?我都想你了?”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陈心宁忍不住一笑,拍拍她的头:“阿姨这两天有点事,所以没有来,现在没事了,以后可以每天都陪着你们玩了。”英子高兴的扑到她的怀里:“太好了,又可以和阿姨在一起了!”小孩子总是单纯的很,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开心的不得了。

韩冰走了过来,看着心宁对英子那副宠爱的样子,不由的一笑:“你那么喜欢小孩子,还不赶快把自己嫁出去,自己生一个。”

陈心宁让英子自己去玩,看着韩冰长叹了口气,孩子,她也是多么想有自己的孩子,可是这辈子自己还能有自己的孩子吗?就算可以,她也只想给他生孩子,可是要到哪里去找他呢?就算找到了,他也许结婚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能怎么办,去破坏他的家庭吗?就算当年他们在相爱,可是这漫长的十年,他们的感情还会和以前一样吗?

韩冰不知道心宁心里想什么,她只是一笑:“说来也奇怪,你这几天没有来,吴楠楠到是来过。”

陈心宁一愣:“她来了,她来干什么呢?来看你的?”象她那样害怕人家知道她过去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呢?心宁感到有些意外。

韩冰长叹了口气:“是呀,说是来看我的,但是来了就要求看一下当年她被抱回来的信息,说是想要找到她的亲生父母,我看她还真是变了,和小的时候真的是不一样了。”

“我也变了。”陈心宁自言自语的说,是呀,她变得何止一点呢?

韩冰拍拍她的手,和蔼的笑笑:“是呀,你也变了,但是除了变漂亮以外,其他的却一点也没变。”这是她的真心话,她除了比以前好看了以外,心地也还是那么的善良,人也还是那么的安静稳重。

陈心宁笑了一下,韩冰应该知道自己整容了,但是她却什么也没问,因为在她眼里,一个人漂不漂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感恩的心。

她安心的在这待了下来,她从小就是在这长大的,对这里特别的有感情,可以和英子还有那么多的小朋友在一起,她也觉得很快乐,只是苦了何少飞,他不知道心宁在哪儿?只能每天给她打电话一解相思之苦,他们这个样子还哪有一点谈恋爱的感觉呢?本来何少飞想找谷浩阳打听心宁的行踪,因为上次自己被绑架就是他出面找到她的,可是浩阳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想想还是算了,心宁答应可以做他的女朋友就已经很不错了,他也不能要求的太多了。

好在周末的时候,心宁答应了和她一起吃饭。何少飞带她来到一家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有情调的餐厅用餐。陈心宁看着何少飞一眨不眨的总盯着自己,不好意思的提醒他:“喂,你别这样好吗?这个样子我觉得怪怪的。”

何少飞一笑:“那有什么不好的,你是我的女朋友,重要的是除了周末我还没有办法见到你,还不能趁现在多看几眼,把这一周的损失都补回来。”他说的还真是深情款款。陈心宁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呀,她说过要试试的,可是这种尝试真的会有结果吗?她之所以答应他可能更多的是希望能够把自己从对谷浩阳那种错误的思念中解救出来,所以她利用了他对吗?

“怎么了吗?怎么不吃东西呢?”何少飞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忍不住的问。

“没事。”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筷子吃着饭,她无法面对他那真诚的目光,事实上她是一个骗子对吗?

何少飞见她不爱多说话,也不勉强她,反正她一直都是这样,他就是喜欢这么安静的她。

“今天晚上在我家住好吗?”他又提出了这个问题,好不容易见个面,还要分居两地吗?

陈心宁想着在自己家附近那个样子狰狞对自己充满了仇恨的人,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她看着正在开车的何少飞点点头:“好吧。”

何少飞高兴的笑了起来,她终于答应了去他家了对吗?这是不是说明他们的关系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呢?他不由的喜形与色,陈心宁见他那开心的不能自以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她笑过之后,心里却莫名的涌上了一丝担心,她看着何少飞,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感觉因为自己的关系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呢?

何少飞的家宽敞而明亮,屋子里种了很多的绿植,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他把心宁带进屋子,特别殷勤的给她倒水,又帮她放好洗澡水,一切都准备好,他才走到她身边:“先去洗个澡吧?”

心宁点点头,刚想去浴室,何少飞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腕,用那双充满魅惑的眼睛看着她,她显得有些疲惫,这一点让他很心疼,可是这是让他们的关系能够更近一步的最好机会,他不想放弃:“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可以……。”天哪,他一个三十岁的成年男人居然会害羞的说不出口。他就是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这个问题还用问吗?一般正常的男人都应该是直接扑倒才对,可是他却不确定心宁她是否愿意。

陈心宁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她轻轻推掉他的手,红着脸:“你会尊重我的对吗?”

何少飞急着点点头:“当然!”他可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讨厌。

“我还没有想好,所以……。”

没等陈心宁说完,何少飞先点着头说:“我明白,就当我没说,你洗澡去吧。”

陈心宁笑笑,去了浴室。她之所以敢和何少飞来到他的家,就是因为她知道何少飞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不是她早已经心有所属,说不定现在也早就爱上了他。

而更为暖心的是,她洗完澡出来,何少飞把她送到了卧室,还亲自给她热了一杯牛奶。陈心宁看着床头柜上的牛奶,心里禁不住一阵的感动,无论以后谁会成为他的妻子,都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吧。何少飞嘱咐着她:“喝完牛奶早点睡吧,记得盖被子,晚上有点凉。”

陈心宁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也早点睡吧,忙了这么多天,快好好休息一下。”她知道,何氏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跟他这个老板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虽然他每天只工作八小时,可是这八小时却被他安排的满满的,没有一点空闲。

何少飞对着她笑笑,摸摸她的秀发:“好,你也早点睡,我在你隔壁房间,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叫我。”他不放心的说的。

陈心宁觉得他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她微笑着点点头:“好的。”何少飞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