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四章 可怜人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谷浩阳一直沉默着,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什么话?此时他站在房间里看着眼前的卓雅,眼睛里闪着一丝复杂的光芒。尽管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心里的那份酸痛却怎么也无法去除。

“浩阳,你怎么了?从刚才就一直这样,你是不舒服了吗?”卓雅走到他面前,在婚礼上她就看出谷浩阳不太对劲,虽然平时他都是一副淡淡而无所谓的样子,可是现在她明显的能够感受得到他心里的那一丝不安,不安,他为什么事情而不安呢?卓雅不解,她伸出了手,抚摸上了他精致的脸颊,这个男人总是让自己如此着迷,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眼睛,就算他不爱她,现在她也是他的妻子了,这个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谷浩阳用冷冷的眼光看着她,这世上也许没有什么更好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美貌,她就是美,美的动人心魄。而他的脑子里却浮现出了何少飞与陈心宁接吻的画片,他真的愤怒了,怎么会这样,这个女人爱少飞对吗?可是他为什么却是这样的生气和难受,为了摆脱他,她愿意和表哥在一起?他皱紧了眉头,看着卓雅那细长而柔软的手指一点点划上他的脖子,伸手解着他衬衫的扣子,这个女人,该惩罚她不是吗?他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腕,粗暴的把她拉进了怀里,低下了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卓雅愣住了,他这是第一次主动吻自己对吗?她开心的不得了,伸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希望加深这个吻。可是这种片刻的激动过后,她却觉得自己的唇很痛,似乎有种粘粘的东西粘在嘴角,他的吻那么野蛮霸道,又显得怒气冲冲,却没有半点的爱怜。她哭了,他怎么了,是如此的不待见自己,还是用这样的方式惩罚她呢?这样的亲吻不是她想要的,但是她能拒绝吗?如果拒绝了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能顺理成章成为他的女人的机会。

谷浩阳把她按在床上,心里咒骂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拒绝少飞,你到婚礼上来就是来向我示威的吗?看到少飞那么深情的吻着她,那一刻他居然希望那个能把她拥在怀里好好亲吻的人是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她吗?他如此想着,脑子里不由的一机灵,猛然抬起了头,他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卓雅,她的嘴角流着血,可是却什么也没说,依然用那多情的眼神看着他,她要他,无论他的粗鲁让自己有多么的痛,她都要忍着。可是看着谷浩阳那好象一下子清醒的样子,她的心真的醉了,难道刚才他只是在做梦吗?把自己当成了梦里的人了?

谷浩阳看清了卓雅的脸,居然惨笑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一步步退到墙角,坐在了地上,他抱紧了自己的肩,好象犯了什么大错的小孩子,颤抖着嘴唇喃喃自语着:“我错了,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卓雅走到他面前,看着他倦缩着身子,这样的谷浩阳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平时的他总是一副高傲的不可侵犯的样子,现如今这么的软弱甚至是猥琐,他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自责,他在怪自己,怪自己什么呢?他只是想做一个正常男人都会做的事情而已,还是有什么人在无形之中威胁他,让他害怕呢?看着一直都那么强势的他如今变成这个样子,怎么觉得他这么的可怜呢?也许在他强大外表下,内心深处他更是一个可怜的人吧。她苦笑了一声,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和自己在一起让他倍受煎熬,自己究竟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会让他真的爱上自己呢?她蹲下身子,看着他好半天才轻声的说着:“今天你累了,好好休息吧!”她无奈的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这就是她的新婚之夜对吗?她流着泪回了隔壁的房间,就算浩阳他不喜欢自己,但是也不能让他讨厌自己对吧。

沈清仪看着卓雅从浩阳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皱紧了眉头,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她不由的走到儿子的房门口,轻轻的推开门,扫视了一周,床上根本就没有他的身影,她轻轻的走进来,环视了一周,只见儿子缩在墙角,象个迷路的小孩一样,需要大人的关心和安慰,她走近他,看着儿子呆滞的目光,她的心猛的跳了起来,这样的儿子像极了当年的自己,每天抱着儿子的衣服靠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碰她,不让任何人碰儿子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宝贝,谁拿走了它就象是抢走了儿子一样。难道儿子……。她不敢想了,一下子跪在儿子面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摸着儿子的脸轻声的说着:“浩阳,你怎么了?”

谷浩阳听到了母亲的声音,缓缓的抬起了头,他看着母亲,突然愣愣的说着:“妈妈,你说她会原谅我吗?她不会怪我吧?我不是故意的……!”他竟然有些语无伦次,谷妈妈听着他嘴里说的话居然有些糊涂,但是她仍然笑了笑:“不会的,她不会怪你的,她那么爱你怎么会怪你呢?也许是你今天太累了,上床休息一晚吧,明天也许就好了。”在她的感觉中,可能儿子和卓雅的洞房花烛夜不太顺利吧,所以她安慰着他,并且把他扶了起来。

谷浩阳扭头看着母亲仍然眼神空洞的说:“真的,你说她会原谅我的对吗?”

“是的,她会原谅你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扶到床上,并且看着他躺在床上,为他盖好了被子,看着他闭上了眼睛,儿子眼中的那种空洞和自责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她不希望儿子变成和她一样的人,可是这又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改变呢?她一边思索着一边退出了房间。

陈心宁躺在床上却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何少飞那毫无预兆的亲吻,只是增加了自己的内疚,她当时怎么会什么也没做,应该躲开他才对的,而她不但没有躲,反而一直在那傻站着,自己这是怎么了?她蒙住了自己的头,陈心宁,你是个坏女人,说好了这一生只爱他一个的,可是为什么除了内疚,居然丝毫不讨厌何少飞的吻呢?她坐了起来,脑子里闪过谷浩阳和卓雅在婚礼上的画面,看到谷浩阳她居然会心酸,难不成她喜欢上了他。她拼命的摇着头,这是怎么了?好象谷浩阳一出现就改变了很多的事情,包括她一直坚守的内心。

眼看着时钟指到了凌晨三点了,她还是瞪大了眼睛睡不着,本想着下床来喝杯水,这时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很奇怪这么晚了是谁打的电话,她接起来送到耳边:“哪位?”

对方却没有说话,只是听到了电话那头重重的喘息声,陈心宁愣了一下,是他,她又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他,今天他不是结婚了吗?这个时间了,怎么还会给自己打电话来,还是他也和自己一样睡不着,心里也在想着那个他最爱的女人,人还真是矛盾的很,明明心里早就有了别人却还要和其他的女人结婚,这样的折磨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她沉默了好久,最终没有忍住,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怎么,睡不着了?”

“嗯。”过了好半天,对方才传过来一声沉重的声音,这一声在陈心宁听来却是那么的无奈和不安,她的心也跟着拧在了一起,她怎么会那么在意他的感受,明明他都差点掐死了自己,应该离他远一点才对的,可是自己的心却好象不受大脑的支配一样,互相拉扯着她的思绪。

“有事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终于冷笑了一声:“你爱少飞对吗?”

陈心宁从心里叹了口气,少飞是个好人,可是她并不爱他,而如果自己说不爱他的话,是不是他随时都有可能掐住自己的脖子,要了自己的命,这条命,她还要留着找到他呢?所以她不能死。“是!”她平静的回答着。

听得出对方发生了一丝沉闷的冷哼,他在生气吗?好了好半天他才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也许他会因为你的爱死的很惨!”他说完,一下子挂上了电话,他的胸中聚集了那么多的愤怒,这个女人,非要惹怒自己对吗?

陈心宁听到他的话吓了一跳,他不会是说真的吧,难道他真的会连自己的表弟都不放过吗?就因为自己爱他?就算自己爱他,这又与他有什么关系,他都结婚了,还是他真的疯了。不管自己究竟是不是何少飞的女朋友,他都不会放过自己的,可是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他呢?

第二天心宁上了班,看到何少飞还真是尴尬的很,必竟自己是一个保守的人,她始终认为接吻这样的事只能是相爱的两个人才可以做,他们就是一个错误,而谷浩阳昨天晚上的话也真是吓到了她,听着他说的话,他应该不是开玩笑,看他那个凶残的样子,何少飞这么一个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呢?他和少飞是两种人,少飞心里有亲情,而他却冷情的很,可能只要他不高兴,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吧。所以为了少飞的安全,也为了他们两兄弟能够好好相处下去,她是不是该选择离开呢?离开他们的视线。

何妈妈居然给心宁打了电话,并且约她出来吃饭。陈心宁不知道何妈妈约自己有什么事,但还是答应了。中午下了班之后,她来到公司附近的茶餐厅,沈君仪早就等在了那里。她看到心宁走过来,忙摆摆手:“陈小姐,这里。”

陈心宁看到何妈妈坐在相对安静的地方,忙一笑走了过去:“何夫人,您早来了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她的对面。

沈君仪一笑:“我也刚到,陈小姐还没吃饭吧,我点了两份套餐,你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她优雅的说着。

“可以了,我不挑食。”她客气的说着,看着何夫人的表情,尽管她还是那么的优雅,知性,但是在她的眼中心宁看到了一丝的怀疑和不悦,她也很是不解,不由的问道:“您找我有事?”

何夫人一笑:“陈小姐,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她看着陈心宁那漂亮而礼貌的脸蛋:“你和少飞是真的在谈恋爱对吗?”

陈心宁愣了一下,而后一笑:“我想您是误会了。”她也知道,何少飞在谷浩阳婚礼上做的那些事,怎么不让他的妈妈怀疑呢?

“这个误会可太大了,你没看今天的新闻吗?你们俩可是上了头条,风头都盖过了结婚的新郎新娘了。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你们两个谈恋爱的事。”何妈妈明显语气有些变化,她好象是真的生气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何先生这么做,我也所料不及的。”陈心宁紧张了起来,是呀,像他们这样的豪门,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天下皆知的,所以何少飞明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还是要这么做,他在自己身上真是花费了太多的心思。

“陈小姐,我对你的印象很好,在我看来,我何家的媳妇可以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有没有钱,有没有地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身世清白,陈小姐,我已经查过了,你之前整过容,而且还是在国外做的,我特别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去整容呢?”何妈妈开门见山的说着,这也是她不解的地方,因为在她看来陈心宁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太过丑陋,可能她这样的人是不会想到在自己脸上动刀子的。

陈心宁苦笑了一声:“何夫人,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的,其实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还是以前的样子。”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这是自己的事情,也是自己这一生最大的痛,她不会和任何人说,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那好,陈小姐,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就实话实说了,我觉得你和少飞不合适,我这个儿子是个死心眼,如果你继续留在公司的话,恐怕他还是会和你纠缠不清的,我和少飞的爸爸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所以希望你能主动离开公司,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去其它的城市发展……。”

陈心宁听懂了她的意思:“我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理解,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到点上班了,我先走了。”陈心宁说着,礼貌的站起来,对着何夫人笑了笑,才转身离去。她知道,也许真的是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她并不怪何夫人,相反的她还很羡慕少飞能有这样的母亲,那么的关心他,疼爱他,想要保护他,帮他解除一切对他不利的事情,而自己呢?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这么多年了,他们的心里没有一点愧疚吗?没有一点觉得对不起她吗?

女儿做完手术一个月了,这两天去医院复查没有在家,所以文章也没有时间更新,请大家原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