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章 没有他我会死的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卓雅坐在咖啡馆里,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她和浩阳订婚也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对她来说却是那样的孤独。谷浩阳从来没有进过她的房间,甚至都没有和她说过话,自己就象是不存在一样,还有十几天他们就要举行正式的婚礼了,到时候她可就是他真正的妻子了,以后她还要过这样的日子吗?整天被人家无视?

陈心宁下了班匆匆赶到了咖啡馆,看到卓雅象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靠窗的位置,怎么显得那么的孤独呢?是她过的不好吗?陈心宁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自己真是不善良,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谷浩阳有这么优秀的女朋友,对她好还来不及呢?她走到她的桌旁:“卓小姐,不好意思,是我来晚了。”

卓雅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看到陈心宁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打扰你工作吧?”

“没有。”陈心宁摇着头,坐到好的对面。

“喝什么?”卓雅问她。

“果汁吧。”陈心宁微笑着说。卓雅挥手示意了一下服务生,不一会一杯果汁就送了过来。

“卓雅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陈心宁看到她的脸色不好,怎么会这么的憔悴呢?

“没事,一直想找个时间和你聊聊,总是没空,今天终于有时间了。”她看着陈心宁,在她的眼里陈心宁算不上是那种绝色的美女,可就是她这样一个公司的小白领居然会让何氏的掌门人对她情有独衷,她真是想要好好的向她讨教一番了。

“是呀,平时都很忙。”陈心宁喝着果汁。

“听说你和少飞的那个爱心救助基金会做的很不错?”

“哪有,其实是他的主意,我只是帮他而已。”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和少飞相处的怎么样?什么时候会结婚呢?”卓雅充满善意的说着。

“啊?”陈心宁愣了一下,看了卓雅一眼,她的眼神里怎么会投来羡慕的光芒,她这样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呢?“这件事情还没想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所以只好含糊其词了。

卓雅笑了,笑的很是优雅,在她看来,这也许正是热恋的样子,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体会,她不由的叹了口气。“爱一个人,就不要放弃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牢牢的拴在自己身边,少飞是个好人,你可一定要把握住他啊。”

“哦。”陈心宁看着卓雅的样子,心里怪怪的。“卓小姐,你不也是很爱谷先生吗?”

“是呀,我真的很爱他,从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这一辈子最想嫁的人,没有他,我会死的,而且会死的很惨。”她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微笑,而这笑容中有多少无奈却是别人看不到的。

陈心宁的心里居然有了片刻的不舒服,她握紧了手里的杯子,强做镇定的喝了一口果汁。

“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上一次订婚的时候少飞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没有空,希望这一次你能来。”卓雅邀请着她,也许因为她们都是这么安静的人,所以彼此才会更有好感吧。

“好的。”陈心宁点头答应着,可是她也在问自己,真的要去吗?看他和这个漂亮的女人结婚,她的心不会乱吗?

英子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可以出院了。陈心宁带着她出去好好的玩了一天,傍晚的时候,她把她带回了家,给她洗澡,并哄着她上床休息,对于这个小患者的护理,心宁可是驾轻就熟。

“阿姨,我的病已经好了,可以回家了吗?”英子用稚嫩的声音问她。

“英子,你的家里没有什么人了,你回去的话谁来照顾你呀?”陈心宁握着她的手问她。

“可是我也不能总是待在这里,给阿姨添麻烦。”别看她年纪小,可还是真的很懂事。

“你不喜欢和阿姨在一起吗?”陈心宁冲她笑笑,抚摸着她的小脸。

“喜欢,可是阿姨平时要上班,不能每天都陪我。”

陈心宁想了想才说:“英子,如果有这样一个地方,有很多的小朋友,还有很好的阿姨,他们可以和你一起玩,一起学习,你愿不愿意去呢?”

英子眨眨眼睛想了想:“我愿意,可是阿姨,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当然有了,阿姨小的时候就在那里生活,那里的阿姨可好了,每天带着小朋友做游戏,给小朋友讲故事,然后每个周末阿姨还会去看他们的。”陈心宁小心的说着,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会不会伤了孩子的心,可是就这样把她关在家里真的好吗?

“那我好想去看看呀?”英子天真的说着。

“阿姨明天就带你去,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和阿姨回来。”陈心宁把她搂在怀里温柔的说着。

“好。”英子一边说着,一边就睡着了。明天她要去一个新的环境了,那样的环境对她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心宁也不敢确定。

第二天,当陈心宁出现在韩冰眼前的时候,韩冰可高兴坏了,一下子握住她的手:“心宁,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孩子们可想你了。”她看着心宁身边这个漂亮的小女孩的时候,不由的眼前一亮:“这个小姑娘是谁呀?好漂亮的。”

陈心宁笑着说:“这是我从山区里带回来的孩子,也是个孤儿。”她把英子交给了一个阿姨,让她带着她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英子高兴的跟着阿姨走了。她说完了英子的来历然后才说:“我一个人没有时间照顾她,所以想把她送到这儿来,又不知道这样对她好不好,心里也真是很矛盾。”

韩冰拍拍她的肩膀和蔼的一笑:“心宁,你怎么了?你小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难道你觉得这个地方很恐怖吗?应该不是吧?再说现在孤儿院有人在帮我一起建设,你看看,现在这里哪还象孤儿院呀,简直就是孩子们的乐园呀,要什么有什么?你不知道,谷先生给这里配备了最好的医护人员还有美食专家,现在这些孩子每一天都可高兴了,你还要上班,确实没有时间照顾她,再说你一个人带着她对她未必是好事,也许在孩子们中间长大她会更健康的。平时你多来看看她就行,放心,把她交给我吧。”韩冰丝毫没有把这看成是负担,反倒是一种乐趣,她的一生都给了这些可怜的孩子,为的就是让他们有一天不再觉得自己可怜。

听到韩冰这么说,心宁总算放下心来,看着远处英子和其他小孩子玩的那么开心,她也觉得这可能是对英子最好的方式了。她笑了笑:“我看到了吴楠楠了,她没有来孤儿院看您吗?”

韩冰笑着摇摇头:“没有,除了你,从这儿走出去的孩子没有回来看我的。也许他们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曾经有过这么痛苦的童年吧,回来只会触景生情而已。”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为了这个孤儿院,您付出了这么多,真的就没后悔过吗?因为你为这个地方付出了所有,青春,爱情……。”陈心宁知道韩冰一辈子都没结婚,只为了让所有的孩子有个家,这么做值得吗?

韩冰笑笑叹了口气:“这有什么后悔的,当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被人丢弃在路边的时候,如果你不救他,他就会死,一个鲜活的生命你怎么忍心就这样置之不理。所以没有什么后悔可言,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她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却让听到的人为之动容。

陈心宁低下了头,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敬佩的人,她不明白那些生下孩子的父母怎么能够这么狠心丢弃自己的孩子,难道他们的心是铁打的吗?”

“心宁,你还想找你的父母吗?”她记得心宁小的时候总是在问她的父母是谁,不停的说要去找他们,可是从十三岁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个话题,她是想开了,还是将心事埋在心底独自承受呢?

陈心宁笑了笑:“不想找了,小的时候不懂事,现在长大了也想明白了,他们丢下我的那一天就是抛弃了我,如果不是你们大家的帮助,可能我早就死了,所以找他们又有什么用呢?又何必去打扰他们呢?”

韩冰笑了起来,难得她想明白了。英子高高兴兴的跑过来:“阿姨,这里真的很好玩,我可以住在这里吗?我认识了很多的新朋友,我不想和他们分开。”英子的小脸上满是开心。

“你真的愿意待在这里吗?”心宁又问了她一遍。

英子点点头:“我愿意,阿姨,让我留在这儿好不好?”她摇着陈心宁的手,是呀,小孩子,除了玩和交朋友,再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了。

韩冰弯下腰对着她笑笑:“好啊,你陈阿姨同意了,去玩吧?”

英子高兴的又跑走了。韩冰舒了一口气:“孩子高兴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陈心宁抬头看着英子的方向,是的,也许韩冰是对的,而且把英子交给她,她才真的放心。临近黄昏,陈心宁和韩冰还有英子告了别从孤儿院离开,她站在孤儿院的大门外看着,现在这里的条件可比以前好的太多了,什么都有,而且伙食还那么好,有鱼有肉的,也许这个地方不应该在叫孤儿院了,可以换个名字。

她低着头沉思着,忽然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她吓了一跳,慌忙转过身来,果然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脸是那么的难看,凸凹不平,只是眼睛却很亮,而且还闪着仇恨的光芒。陈心宁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对方凄惨的尖叫了一声,伸出那双满是伤痕的手向她抓了过来,心宁吓得忙转回身向马路上跑去。那个怪人好象脚也不太好用,但是还是在后面不停的追着她。心宁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不巧前面过来一辆车,一下子撞到她的面前,刹车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车子都横了过来,只差几厘米,就碰到了她。心宁看着车子停在了路中央,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他走到陈心宁身边,看着她因为惊吓而苍白的脸,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他抬起头四下看了看,这条路本来就是通向郊外,平时车很少,由其是这个时间。他抱起了她,把她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开车掉头离开了。而他的车一走,便从树后闪出了一条丑陋的身影,而他的眼中依然闪着仇恨的光芒。

谷浩阳把车开到了自己郊外的大宅,把陈心宁从车上抱了下来,迅速的上了楼。

王阿姨吓了一跳:“少爷,陈小姐她怎么了?”她看到少爷把陈心宁稳稳的放在床上才开口问他。

“不知道,她一下子冲到我的车前就晕倒了。”谷浩阳也真是后怕的不得了,眼看着她从前面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丝毫没有看到有车开过来,幸好他开车的技术高超,否则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王阿姨松了口气,看来这陈小姐只是吓到了吧?

谷浩阳看了王阿姨一眼:“先熬点粥吧,她醒过来的时候说不定会饿。”

王阿姨点点头出去了,在她离开房间的那一刻,她看到谷浩阳的脸上写满了大大的紧张和害怕,少爷居然也会害怕,看来这个陈小姐对少爷来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存在。这么多年了,她对少爷的性格摸得极为透彻,在他被绑架前,他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不良少年,每天吃喝玩乐,打架生事,这样的问题少年是连他父母都管教不了的。可是自从他被绑匪放回来的那天开始,那个可以做尽天下坏事的坏孩子就不见了,他变得沉默寡言,冷静而残酷,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的嗓子被毒坏了,这两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许是他的语言功能退化了吧。王阿姨想着过去的种种,不由的叹了口气,少爷的人生就这样改变了,从此他就没有过快乐过,也没有什么事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了。

谷浩阳坐在床边看着她,轻轻的抚上她的手,她不会有事的对吧。卓雅电话打了过来,谷浩阳把手机直接关了,这个时候他不想和任何人联系,只想静静的坐在这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