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一章 救了她 杀了她
作者:枭娘无双  |  字数:93223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陈心宁躺在床上不停的晃着头,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糊话,也许她是在做梦吧。谷浩阳坐到她身边,轻轻的推着她的肩膀。

“不要!不要!”陈心宁惊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眼前的谷浩阳,紧张的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脖子:“不要伤害我,不要!”看的出她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谷浩阳被她这么一抱,一下子有点蒙了,她主动抱住了自己是因为自己能够给她安全感吗?而她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柔弱的身子在他怀里颤抖着,她究竟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他疑惑了。

陈心宁冷静了下来才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忙松开他的脖子,抬头看向了他,见他也在注视着自己,脸一红,低下了头。谷浩阳动了动嘴角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口,不过他却伸出手抬起了她的脸,她的脸上都是汗水,可见把她吓的不轻。她的嘴唇有些青白,却不知为何,他居然好想要凑过去温暖它。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这张男人的俊脸,心宁强压着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她并不排斥他对吗?可是有很多事情即使你想做却没有办法去做,就象谷浩阳这样,他明明想要吻她,可是在离她只有一厘米远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他把她当成了姐姐吗?他想要吻的是姐姐还是陈心宁,两个人的影像不停的在他的眼前转,他是要背叛自己最爱的人了吗?

他的犹豫终于让心宁清醒了,她愣愣的说了一句:“你要结婚了。”她是在提醒他他马上就是一个有婚姻约束的人了,不可以这样胡来的。而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他不是自己所能企及的。

谷浩阳闭上了眼睛,大概是冷静了几秒才睁开眼睛,直起身子离她远了一点:“你遇到了什么事吗?”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象她这样冷静如水的人不会不顾一切的跑到马路上来的。

陈心宁经他这样一提醒,猛然想起了在孤儿院外面遇到的那个可怕的人,可是因为自己晕倒了,她居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当时的情景有些不现实了呢?而自己真的可以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他吗?她摇摇头:“没事,就是遇到了一条很凶猛的狗。”

谷浩阳皱了一下眉头:“狗?”他的眼神里明显的有些怀疑。

陈心宁点点头:“是的。我很怕狗的。”她撒着谎,不过看到他那精明的眼神,她还是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忙转下话峰:“那个英子的手术很成功,谢谢你。”

谷浩阳见她不愿意在多说,只好不问下去,听她提起了英子,他微微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我把她送到韩冰那里去了,不知道她在那里能不能生活的更好?还有我觉得那里的环境真是越来越好了,真是不应该叫孤儿院了,明明是一个孩子们的乐园,却叫孤儿院这样的名字太伤感了。”她一直觉得孤儿这两个字是让人很心酸的,并且让人同情的两个字,所以她希望从此以后在那里的小孩子不会在有这样的负担,认为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她们应该更快乐的生活和成长。

“那么你认为叫什么名字好呢?”谷浩阳很有兴趣听到她的想法,也许她的想法会与众不同吧。

“我想想啊?”她垂下眼帘思索了老半天,看不出她认真起来的模样还真是挺可爱的,谷浩阳很有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幸福之家怎么样?”她想到了这个名字,不由的高兴了起来,本来吗?小孩子就需要一个幸福的家,他们因为父母的抛弃而失去了家,可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一样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谷浩阳觉得她说的这个名字太土气了一点,不过见她这么高兴也就不反驳她了。王阿姨敲了敲门:“少爷,粥好了,陈小姐饿了吧,出来吃点饭吧?”她听到房间里有人说话,陈心宁应该是醒了。

谷浩阳从床上站了起来,看了她一眼:“你不饿吗?”

心宁这才觉得肚子里空空的,看来是饿了。她下了床,跟在谷浩阳的身后下了楼。餐桌上摆着一碗粥和几样小菜,虽然简单,倒也精致。陈心宁坐在餐桌上吃了几口饭,看到谷浩阳坐在她对面只是看着他,她忙对王阿姨说:“可以再给我拿一只碗吗?”

“当然可以。”王阿姨笑着,去厨房又拿了一个碗递给她,陈心宁盛了一碗粥,放到他的面前:“你也吃吧!”她说完,又低下头吃自己的饭了。

谷浩阳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粥,又看看她只顾埋头吃饭的样子,抬头看了王阿姨一眼,王阿姨会心的笑了一下,转回头离开了。这个女人的行为让他觉得很贴心,当然愿意为他做这些事情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只有她这么做才会让自己不厌烦吧。他拿起筷子,低下头和她一起吃着饭。王阿姨站在角落里看着他们两个人,心里还真是感慨万千,虽然他们不说话,但是这样和谐的场景是她在其他的场合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少爷会和那个叫卓雅的女人结婚,可是那个女人却怎么也无法走进少爷的心里,她只会成为他的负担,不会成为打开他心结的钥匙,也许这个女人会改变少爷的一生的,这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那个,你怎么会刚好出现在那条路上的?”陈心宁吃饱了,放下筷子问他。她很好奇都那个时间了,天都要黑了,他为什么还会出现在那条路上的。

谷浩阳看着她,他怎么会告诉她因为他知道她去了那里,所以他才忙完了手上的工作立即赶过去,只希望能在孤儿院见到她,可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而已。“只是路过。”他淡淡的说着。

陈心宁点点头,看了看这座空荡的大宅:“你结婚以后不住在这里吗?”她总是这么不识好歹的说话。

谷浩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是给我最爱的那个女人准备的,她有什么资格住到这里来!”他明显的很生气,特别讨厌这样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而她总是有意无意的来破坏这种气氛。

陈心宁愣了一下,他说最爱,难道他并不爱卓雅吗?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呢?她一时之间有些脑子短路了,不过这里即然是给他最爱的人准备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呢?她小心的说:“那么我是不是该离开这儿了?”

谷浩阳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个特意为姐姐准备的地方来呢?是的,她也没有资格住在这里,但是看到她晕倒的那一刻他只想着把她带来这里,只有这里才最安全不是吗?自己一直都处在矛盾当中,而陈心宁却让这样的矛盾一点点尖锐了起来,他站起了身冷冷的说了一句:“门在那边,不爱待在这儿可以自己走回去。”他说完,气冲冲的上了楼。

陈心宁愣了一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精神不好,一会儿一个样,他都这样说了,如果自己还在这儿待着不是自讨没趣吗?她站起了身,看了看他离去的那个方向,扭回头走向了门口。

王阿姨忙走了过来:“陈小姐,少爷说的是气话,这大晚上的,你怎么走呀,这里连个车都没有。”她拦着陈心宁,是呀,这里这么僻静,而且还是被谷浩阳买下来的私人地方,平时根本没有人出入的。

“没事,我可以走回去的,您别担心。”她轻轻推开王阿姨的手,开了门走了出去。王阿姨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怎么都这么倔强呢?她看着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少爷,不知道该怎么办?

谷浩阳站在楼上的窗子前向下看着,他看着陈心宁走到院子里,站在楼下停了片刻,才朝着大门口走去,他握紧了拳头,这个女人,搅乱了他的心不说,还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真是太可恶了。他就这样看着,直到她出了大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心里的怒气才一点点平覆下来。

陈心宁出了大宅才觉得自己真是太冲动了,因为之前都是谷浩阳带她来的,所以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安静,风景很好,可是如今在这么晚的路上行走,还真是觉得有点阴森恐怖,尽管路边安着路灯,把四周照的很亮,可是就这样一条长长的路上除了她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此刻她倒同情起了这条路来,这真是一条孤独的小路,它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这个地方,无人问津,没有人陪伴,这样的孤独和寂寞怎么像极了谷浩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他吧。想着他说这一切都是给她最爱的那个人准备的,他心里有了最爱的人,这个人不是卓雅,当然更不可能是自己了,可为什么她会如此的失落和心疼呢?卓雅呢?她说过没有了他,她会死的,可见她爱他爱的有多么的强烈,而这种爱却只是一厢情愿对吗?

夜晚真的有点冷,她抱紧了肩膀。突然她听到身后传来了汽车声,她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也许她可以搭个便车回城里。可车子停在她身侧的时候,她低头一看,原来是谷浩阳,他冷着一张脸:“上车!”他的话总是让人无法反对。

陈心宁站起了身子,没理他继续向前走。没走几步,她只觉得一个人影挡在自己面前,象座冰山一样,自己立刻被寒冷包围住了。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帅到360度无死角的男人,正怒气冲冲的看着她,这让她感到了危险的来临。果然下一秒他就把她按在了车上,而且是把她整个人都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

心宁吓坏了,她扭动着身子,可是他的手臂却是那么有力的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这样的姿势看上去那么的危险而且还让人脸红。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呀?她不是卓雅,也不是他嘴里口口声声说爱的那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谷浩阳伸出手抚上了她的眼睛,鼻子,嘴唇,一点点他的手滑上了她的脖子,陈心宁觉得这样的动作真是好暧昧,他不是想和自己在这里发生什么关系吧,这怎么可以呢?可是她想错了,谷浩阳的手在她的脖子上停留了片刻,不由的一下子掐住了她的脖子,他的手那么的有力,好象要把她的脖子拧断一样。随着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感到死亡的临近。现在她知道了,谷浩阳他就是一个疯子,他可以拿出那么多的钱来做慈善,也帮了自己很多次,可是只要他不高兴,他还会杀人不是吗?她看着他眼里的那份纠结和凶残,视线一点点的模糊了起来,直到失去知觉。他救了她,同样也杀了她对吗?

谷浩阳静静的坐在车里,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的陈心宁,心里好半天才平静了下来,他反复的看着自己的手,自己真的会杀了她对吗?就象他之前一直想的那样,用自己的手掐住她的脖子,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冷笑着,也许这就是他要的结果,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感到很危险,他怕有一天他会因为她的关系而忘了姐姐,这是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他可以和卓雅结婚,但是他不会爱她。而这个女人呢?她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让他念念不忘也是一个错误,如果这个错误在继续下去的话,说不定哪一天他会连自己都杀了的。

陈心宁咳了几声,才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原来自己根本没死,她还活着。她忙扭头一看,谷浩阳像座雕像一样坐在身边,她吓得忙从车上跑下来,头重脚轻的差点摔倒,她必须尽快逃离他,因为他是个疯子,他会杀了自己,而自己还不能死。

看着陈心宁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她的家,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心脏靠在了椅子上轻声的说着:“姐姐,对不起,我错了!”他错了,他就不该让这个女人闯进自己的心里,最后想杀了她自己居然还会心软。

陈心宁站在窗子的旁边看着他开车离去,她知道自己真的不可以在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她应该想个最好的办法保护自己才对。可是面对强大的他,谁才能有这个能力保护她呢?